从奀到老儿——宿松男人的一生(转)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2-10 16:06:34

1. 添个毛伢是个奀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我们知道又一个小生命诞生了。宿松人习惯称之为“毛伢”或“小毛伢儿”。

有面子些的人,可以抢先从喜家(ɡǎ)[1]婆[2](接生婆)那里约略知道这毛伢的性别,不过不能当真。碰见遇事沉稳的喜家婆,她的脸色就是不会说话;碰见喜讲喜笑的,你的心也要跟着花。生儿育女本是很敏感的事情,谁好讲话?谁讲真话?真话也不直讲。故意卖关子,还怕你不逐着。善意地开玩笑,也不用缴皇粮国税呀。再怎么着都没人见外的。你也莫急着猜男猜女,总能正儿八经确认信息,只是往往要到喝三朝酒与散各食的时候。

毛伢出世了,照例要立即派人到毛伢家(ɡǎ)婆(外婆)家去。没进门先自放一挂长长的编炮,于是人们知道:报喜来了,这家的女儿在婆家添毛伢了。这可是一件顶大的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今儿个女儿在人家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了。随后,家婆就把早先预备的,毛伢的衣帽鞋袜、箩窠被服等等家儿伙东,收收寻寻,拾拾掇掇,务求备至。淑德的年轻舅母娘(舅母)又识趣,——自己也是过来人,哪个娘老子不痛女,——给嫩家婆(这里指才做家婆的自己的婆婆)面子,看事而行添补着吧,十样八样不嫌多,一样两样不嫌少,针头钱脑也是一点心意呀。三天过后,家婆舅母娘诸人等,就高高兴兴带着三朝礼,来喝三朝酒。其他亲戚六转,也如期来贺。

开席之前,先给毛伢洗三朝。妥当了,长炮一放,一屋(整个村庄)的孩子闻声蜂拥而至。亲房(同姓而未出五父)里德高望重的婶娘奶奶,就端筛子出房门散各食。万头攒动,都是接各食的仰面童子花。说是接,其实是抢。不停地挤,不停地嚷,“还有我哝!”“还有我哝!”心急的,憋红了脸抗议:“渠[3]散两到(两次)呔,还不散我的个!”接着自己分内的了,有的还嚷着帮哥兄姐弟要,帮没到场的要,霸道些的就硬抢。没人计较的,散者只是散,散重(重复)了也还是散:有得散的,点着人头备的,超额备,大大超。差不多散周全了,再把剩食高抛空中,撒得四散。争抢着的基本得匀的孩子们,疯抢着一团。疯狂的人气从房门外往大门外飙升而去,一屋子欢,一屋场(整个村庄)欢。

三朝酒与各食的规格,总叫乡民们跟他家平日的经济实力、消费水平、生活作派等综合评估,过后一般都能准确地判断出毛伢是奀(男孩)是妹(女孩)。大凡家婆家的三朝礼厚重,自家的三朝酒与各食上档出汗(出了血本),我们就可以料定添的是奀。像其他地方一样,旧时的宿松人也只认男孩子传宗接代续香火,头上(头胎)添奀自然高兴不过。当然,现在“计划生育”,“女儿也是传后人”,生儿生女一样喜欢。

添了男孩是新丁,等到清明族中公祭,这家还要把奀抱到公墓前祭拜。照例又是放长炮。同时给小孩子们散喜糖,给妇女们散糕点,给大老爷们散喜烟。而且跟先前散各食一样,一例是双份的,期冀好事成双。你也不用推辞,这个时候用不着客气,只接一份是断乎不可的。然后隆重地请清明会登记,以备来日修宗谱时正式上谱,——当然上谱时还要取一个谱名,此为后话。有能力的人家还要出资请班子唱清明戏,也有人家修谱时请唱谱戏。无非都是答谢祖宗保护,祝福人丁兴旺。

宿松男人一出世,就搞得赫煞,这是“奀”才有的赫煞。


2. 抓周初卜三生愿

到了满周岁的时候,又要大搞周岁酒。你请客他送礼还在其次,最闹热的要算抓周。

堂境(堂屋)大方桌上,铺床毯子垫子什么的,上面撒满五颜六色的物什,雅的俗的都有,吃穿住用玩乐等等俱全。为母的在奀头上罩一方红丝帕;为父的配合默契,一把从她怀里揭出奀来,麻麻利利放在桌中央,顺手退下罩头红。奀本来就努力掀扯那红,现在恍若天光,憋得越发红润的脸蛋更加嫩秧,牙牙而语,手脚划得不歇。

方桌周边,围观的尊者长者眉眨眼笑,却不着一语;他们的身后,里三重外三重的围人,莫不踮脚伸颈,屏气凝神。他们的心或身,抑或心和身,都被奀那双小手牵着扯着攥着,仿佛盯着摇奖的大转盘,审时度势,心潮起伏:到底在哪里停留,要抓什么,抓了什么,又放了什么。要是奀抓捏什么低的贱的,大家自然有点不高兴,前途似乎是“彩云追月”,不甚光明。要是抓的尽是些脂粉花钗,说不定真要成个不成器的花心公子,那可真是急死人,再怎么着最起码也要做个正子(走正路,行为方正的儿女)大家稍得心安吧。谁不巴望孩子有出自,桁齿足,那才皆大欢喜。

有人说,抓周仅是一种游戏,所谓的预测无根无据。可是,虔诚的宿松人宁可信其有,而不信其无。据说,上个世纪30年代,无锡周家奀抓了一本书,这孩子因此叫钟书,他就是现代著名学者钱钟书。据说“一岁看一生”,此时抓什么,就意味着他来日好什么,操什么为业,靠什么吃饭;趣味、情味、品味,高下初见端倪。

宿松人喜欢给孩子抓周,衷心祝福“奀”有一个灿烂美好的前程。

3. 称兄道弟规矩长

等到有了小弟弟,你这个“奀”就成了“老大”,小弟弟叫你“哥哥”,你管他叫“奀”或“老弟”。做哥哥的也还可以被家人叫作“奀”,更多的时候称“大(tāi)奀”。不过叫的人一定是比自己年龄大,或辈分高。与“大(tāi)奀”对称,小弟弟就被家人排行为“的(滴)奀”。

也有人家把老二修正为“二奀”,往后就是“三奀”、“四奀”不等。也有人家把老三叫“点滴奀”,再往下就只好叫“毛奀”。要是再有小的,“毛奀”往往默认作“大(tāi)毛”,或“大(tāi)毛奀”;小的接着叫“的毛”,或“的毛奀”。再往下就叫“点滴毛”。

年龄大的可以对小的称“奀”叫“毛”,小的对大的则要规矩叫“哥”。妹妹也要叫你“哥”,不过在姐姐面前你却生死是“奀”,

箩窠里的小毛伢儿,稍长大些的“滴滴伢”,都这么奀呀毛呀地叫。有些地方,再长大些,“滴滴伢”长成“伢泼头”了,还这么叫。甚至终生被人叫这么着,似乎干脆成了某人的名字的,也大有人在。宿松男人一声“奀”,叫得规矩,叫得长久。

叔伯的孩子管你叫“叔伯兄弟”(堂兄弟)。比你小的叫你“哥哥”、“堂哥”或“堂兄”,你管其中的男孩叫“奀”或“堂弟”;比你大的叫你“奀”或“堂弟”,你管其中的男孩叫“哥哥”、“堂哥”或“堂兄”。

姑姑的孩子管你叫“老表”或“家婆家老表”;你回叫他们“老表”也可以,更明白些叫“姑娘家老表”。比你大的叫你“奀”或“表弟”,比你小的叫你“表哥”;你管其中比你大的男孩子叫“表哥”,管小的叫“表弟”或“奀”。舅舅的孩子管你叫“老表”或“姑娘家老表”;你回叫他们“老表”也可以,更明白些叫“家婆家老表”。阿姨的孩子,跟你是“姨老表”关系。

4. 上学取名正经叫

到了七岁上,家人就要为奀念书的事操心。

原先是上私塾,拜先生,拜孔子,就跟“三味书屋”里的情况差不多;还要拜祖宗。奀和奀们有书念了,妹和妹们羡慕不已;然而他们也有打驮,似乎又让妹和妹们聊作安慰。宿松人信奉“严师出高徒”,“先生”几乎就是“恶”和“严”的代名词。从破蒙起学,戒方就不仅要求莘莘学子谨记先生的教诲,孔圣人的经典;还要求谨记家传祖训与先人阴德:务使养成学习和生活、做人和做事诸方面良好的行为习惯和思维习惯。后来是上正规学堂,自然一切更规范,更文明。

上学前,几乎叫什么都不离谱。上学了,总不能再这个那个都叫“奀”,怎么区分呀;狗儿、铁钯诸多小名小号,乱叫也不成体统。于是,正儿八经取个学名提上了议事日程。

取名查典,不是什么人都能胜任的,得喝过墨水,得有学养。我有一个堂侄叫“其华”,他家人说“其”字弄错了,当日学校整理档案时弄错的,那时地方上档案管理较混乱。学校解释说,叫“其华”也不差,《诗经·周南·桃夭》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有人说叫“奇华”,显出出类拔萃。而家里呢,妈妈说叫“徐华”,她姓徐;爸爸说叫“齐华”,“齐华”的姐姐叫“淑华”,哥哥叫“德华”,妹妹叫“年华”,四个人名字的首字连起来是“淑德齐年”。可见,取名时还要给先生提供孩子的诸多信息,例如生辰八字、五行,算命先生叮嘱的讳避;还有谱系辈分,兄弟姐妹排行与名号等等,需要综合考虑。例如,鲁迅《故乡》里,那个长工的儿子叫闰土,闰月生的,五行缺土;曹雪芹《红楼梦》里,元春的三个妹妹都抱着“春”叫,依次是迎春、探春、惜春。

不管怎样,这个学名一取,就会让你脱胎换骨,仿佛一夜长大,用起来颇神圣。别人不依着叫还真不行,否则就会被人说多话,甚至被骂,轻则骂他不晓得事,就是重骂他“冇得大(tài)人教(ɡào)得”(没有大人[成年人、家长]教导教育)也不为过。

5. 说亲成戚序长幼

一般意义上,未成年的“奀”统称“伢”,“男泼伢”。找对象了,就成为某人家的“姑爷(yɑ)”。

她的哥哥叫你“妹婿”,弟弟叫你“姐夫”;兄弟的孩子叫你“姑爷(yɑ)”,兄弟的孙辈叫你“姑爹”。她的姐姐、姐夫叫你“妹婿”、“姨妹婿”,妹妹、妹婿叫你“姐夫”、“姨姐夫”;姐妹的孩子叫你“姨父”,孙辈叫你“姨爹”。她的父辈叫你“女婿”、“女婿伢”,祖辈叫你“孙女婿”;侄辈叫你“姑爷(yɑ)”,孙辈叫你“姑爹”。

一屋两头的人,可笼统地背称你“某某人家的女婿”,比方“佳怀老儿的女婿”,“赵家女婿”;或“某某的郎”,比方“三妹佬的郎”,“菊梅的郎”。同辈的低龄的,面称则要尊重些叫你“姐夫”,低辈分的则要叫“姑爷(yɑ)”、“姑爹”不等。

上辈(包括上几辈)叫你“妹婿伢”,这是人家客气,礼多人不怪,爱怜你,尊重你;你千万不能傻冒地当同辈回叫,要晓得事,礼尚往来嘛,你敬我一尺我则敬你一丈,越发礼周些。

要是你姐姐说了人,你叫他“姐夫”,他叫你“舅太”、“舅太爷”,——“太爷”够级别吧。要是你妹妹说了人,你叫他“妹婿”,他叫你“舅哥”。

我们可能都知道“国舅爷”厉害,民间也有一说:“除脱郎舅无好亲。”“郎”就是姐妹的“郎”(丈夫),“舅”就是“舅太”“舅哥”,意思是说姐夫妹婿跟“舅太”“舅哥”的关系最铁。所以,出嫁过后的姊妹们,待自己的哥和老弟是“最高级”。重媳妇的人家也格外重“舅太”“舅哥”,长炮接媳妇进门,几乎同时又长炮接“送郎舅”(送姊妹出嫁的兄弟)。派专人侍候,陪吃陪喝陪玩,而且玩时不是入乡随俗,而是一切就“送郎舅”的习惯走。婚宴,堂屋祖宗堂前的最东角一桌,招待家婆或老家婆家;第二桌就安“送郎舅”恭坐东角一席,第二天则是头桌头席。要让“送郎舅”喝好,但不能喝倒。要是他酒量有限,其他陪客还要陪喝,还要继续敬酒,轮番敬;而“送郎舅”可以少喝,真不行的话意思一下也行。“送郎舅”打道回府,自当近送远送,不停地招呼“莫一回来怕了喔”,意思是下回来勤些。哪里来得怕,隆重招待又隆重打发,塞厚实的红包,还要从头到脚包装,兼赠上好的食物与实物。

姐妹的儿女叫你“舅舅”或“母舅”;你回叫他们中的男孩为“甥”或“甥儿”,回叫她们的女婿为“外甥女婿”。她们的孙辈叫你“舅爹”;你回叫他们中的男孩为“外孙”,回叫她们的孙女婿为“外孙女婿”。

6. 结婚生子做父亲

等到你结婚了,你就是新娘子(过后可叫堂客或马马)的“男子汉”。从此,正儿八经是大人了,要在外面打拼,养家糊口,怪不得妻子叫你“外头人”。

生了孩子,你就开始做人家的“爷(yá)老子”,孩子叫你“爹”、“父”、“父哇”、“伯”、“达”。要是你的弟弟生了孩子,你就是孩子们的“伯伯”,或依你的行辈叫你“几伯”“几伯”。要是你的哥哥生了孩子,你就是孩子们的“叔叔”、“爷爷(yáyɑ)”,或依你的行辈叫你“几叔”“几爷(yá)”。

要是你接了儿媳妇,你就是她的“公公(ɡōnɡɡōnɡ)”,她背地里也叫你“公(ɡōnɡ)家(ɡa)老儿”。要是你女儿说了人,你就是他的“外父”,通常叫“岳父”。女婿孙女婿等,也可以随他们各人的对象叫你。男女双方的父亲彼此是“亲(qìnɡ)家”,双方的母亲管对方孩子他爸也叫“亲(qìnɡ)家”。要是你侄女说了人,你就是她对象的“叔外父”,他是你的“侄女婿”。要是你兄弟多,依你的兄弟辈分序列,你这个“叔外父”还要排成“几外父”,如“三外父”。也有女婿随她叫。

要是你成了人家的后爸,那些孩子可以叫你“伯伯”“叔叔”,也可以还跟叫他们的老爸一样叫你;外面人背称你是孩子们的“继父老子”,“后爷(yá)”。异姓或不是亲房,而关系特好,两家的孩子管对方的孩子他爸叫“亲爷(qǐyá)”,男孩子被亲爷(qǐyá)叫“干儿子”。

千事万事,婚姻大事;要是到了婚龄却没有成家,人家就叫你“寡汉佬”“老麻雀”。婚姻大事,非同儿戏;要是没有正式的婚姻关系,生下的孩子就被人骂作“私伢宝”。

7. 称公呼老上年纪

要是你儿子生了孩子,孙儿孙女、孙媳妇孙女婿都叫你“爹爹”(爷爷)。曾孙辈都叫你“宗公(ɡong)”,亲切些叫“公(ɡong)公(ɡōng)”。

要是你女儿生了孩子,按现在通行的叫法孩子们叫你“外公”。这多生分呀,还是我们宿松人叫你“家(ɡā)公”来得亲切,像一家人一样。要是你孙女说了人,你还被他随她叫,他是你的孙女婿。侄孙女婿也可以走直,按你的行辈叫你“几爹”,如三爹。

人一上了年纪,人家就泛称你“老儿(er)”,相当于北京话的“老头子”。老夫老妻的,妻子可面称丈夫“老儿”,不过在儿女面前常常指称“你家老儿”(你父亲)。成年男子也可以用“老儿”来背称自己(或他人)的父亲,如“我家老儿”(我父亲)、“你家老儿”(你父亲);儿媳妇可以用“我家公家老儿”来背称“公ɡong公ɡong”。无亲属关系的老年男子,无论辈分高低都可以互称“老儿”;不过人多的时候,往往冠之以姓名、别号或特征,以示区别,如“张老儿”“金田老儿”“长子(高个子)老儿”。同一个村庄里,有亲属关系的老年男子不能互称“老儿”。辈分高的男性,从孩提到老年,一直会被比自己辈分低的年长者或同龄人尊为“某某老儿”,如“叔老儿”“家公老儿”(外公)。儿童不能面称老年男子为“老儿”或“某某老儿”,否则会视作不晓得大(tāi)和小,缺乏教养。有人把“老儿”叫“老驮头”或“老驮头死的个”,那就太恶毒,为人所不齿。

跟“老儿”类似的是“老子”。背称自己或他人的父亲,可叫“老子”,如“我家爷(yá)老子”(我父亲)。不过,一般是彼此熟悉的同龄人(或长辈对晚辈)之间,以示随便些。要是跟陌生人或长辈交谈,则不能这样叫。就即或是做了人家的“爷(yá)老子”,也不宜动不动就在人面前自称“老子”;否则有蛮横之嫌,显得自己比听话人年龄大,辈分高,资历深,根本不把对方放在眼里,或是对所提及之人极端鄙视与恨之入骨。

8. 年龄地位让辈分

宿松男人的一生,随着年龄变化,叫法也跟着变。但要明确一点,宿松人特别重辈分。如果你的辈分低,就是碰见可作你孙子的低龄而高辈分的人,按辈分你该叫他“爹爹”(爷爷),你不得不叫他“爹爹”(爷爷);绝不能造次称名道姓,直呼“奀”呀,“儿”呀,“孙”呀的。如果你的辈分高,就是碰见了可作你爷爷的低辈分的高龄人,按辈分那人该叫你“爹爹”(爷爷),他不得不叫你“爹爹”(爷爷)。总之,在辈分面前,年龄要退居次要地位。

在辈分面前,社会地位也要退居次要地位。对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外乡、外姓人,跟其他地方的叫法一样,宿松人用职务或职业名称来称呼,以示尊重,如“某校长”、“某医生”;而对同屋、同姓的人则不然。你打马过街,衣锦还乡是好事;不过回到家乡就“你非你”,或者说“你还是你”,还是原来的那个你。不管你在外面多么有权有势,有名有望,人们一例“目中无人”,一律序派定位——按辈分排定大小,先前怎么叫,现在还怎么叫,该叫你“奀”的还叫你“奀”,你该叫他“爹”的还叫他“爹”。你官职越高,权势越大,名声越响,钱财越多,还真越要谦虚谨慎,低调序派,妥帖叫人。如果倚恃着自己权高位重乱开口,那就万万要不得;稍不小心,怕也会得罪一屋、一姓的人,骂你“屌”(狂妄自大)个么东西,架子啷lɑnɡ当,不喝井水忘了本,硬了翅膀丢脱宗。

这就是宿松男人从奀到老儿的一生。


TAG: 男人 宿松 信息 婴儿 接生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王焰安

王焰安

王焰安,韶关学院学报编辑部编审,曾出版有《桃文化研究》,获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山花奖”理论著作三等奖

日历

« 2020-03-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72450
  • 日志数: 413
  • 图片数: 13
  • 影音数: 1
  • 文件数: 138
  • 建立时间: 2009-01-01
  • 更新时间: 2019-07-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