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翁声》 怀清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2-06 23:44:16

  • 文件版本: V1.0
  • 开发商: 本站原创
  • 文件来源: 作者提供
  • 界面语言: 简体中文
  • 授权方式: 本站共享
  • 运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翁声》怀清水

若水

远在十年前,我和一般朋友们在韶关创办了一个小刊物,这刊物定名了《呼声半月刊》,那时抗战未起,僻居粤北的古城——韶关,谈到文艺问题还很生疏。大小报馆合计起来不过两家,至若什么大型小型的什志出版,更是谈不到了。所以当《呼声半月刊》一经问世,的确曾轰动了这座荒芜的古城,并且成为这粤北古城空前的、唯一的文艺读物了。

当《呼声》第一期出版的时候,张清水先生已从南京回到广州了。在通讯中他知道我有创办《呼声》的意图和决心。谁都知道清水先生是一个酷爱文艺的人,当他一听说我要做这种文艺工作时,他就表示十二分的同意。并且还写过许多信来鼓励我。同时不厌其详的把他自己以往从事文艺写作的经验,以及编辑刊物时如何选择稿子等问题很尽心地提出来和我讨论。这样,在我编写“呼声”的进行中得此宝贵的提供,的确纠正了许多不必要的错误和减免了许多工作上的困难,现在回想起清水先生这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无不诚”的精神来,是永远值得青年人崇仰和效仿的。

由于时间急速的关系,清水先生来不及为我们的《呼声》第一期撰稿了。为了这事,我曾去过信埋怨他。而他的回信除了表示“歉意”外,并郑重保证第二期无论如何必写篇稿来。果然,在“呼声”第二期里他的一首“祝……”登出来了,而且是登在首篇的。然后,“呼声”第三第四……各期,我们自然希望他能继续寄稿,可惜那时他在广州的工作着实太忙了,再也腾不出时间来给我们写稿子。所以我们盼望他为“呼声”写稿的“希望”,直至“呼声”停刊为止,这个希望始终是种希望而已。

广东无文人”、“广东无文化”!的确被外江佬骂得令人太难堪了。清水先生为了要替广东人争回面子,于是把南京时候的勇气全部拿出来,决心从事广东文艺的振兴运动,希望能替广东同胞撑撑面子。并且很自责的说:“在南京、上海的时候,外江佬不是很瞧得起我张清水吗?我张清水不就是广东人吗?他们为什么竟说广东无文人呢?放屁,放屁,简直是放他娘的屁!好,让我把广东文人介绍出给你们看吧。”因此,协助整理广东文协会辣,邀集同志创办“中国诗坛社”啦,以及协助黄文山先生主编《广州日报》文艺副刊等等,处处卖力,处处辛劳,莫不把成功与失败都视为己任。这种伟大的精神和魄力,虽未完全把广东人的面子争回来,但事实的表现,广东确已有了文人,广州也已有了文化了。不过半年后的清水先生,比起在南京时候来,他脸部的那两块颧骨,是高耸得更加清瘦了。

但是,清水先生是不会有这个感觉的。即使有人坦白的提醒他要注意身体健康的时候,而他总是付之一笑了事。果然,在抗日战事快将结束的前一年——民国三十三年夏天,清水先生的身体,终于挨不下去了。在高度操劳的工作与营养不足的影响下,便结束了他的生命。

胜利复员后,翁源留省的人又逐渐地增加起来,差不多又快恢复到十年前的境况了。最近他们的留穗同乡会提议复刊《翁声月刊》。该刊主持人并且要我写点东西,而且最好是有关纪念清水先生一类的文章,不论长短都表示欢迎。这当然是件好事,而且真的一谈及“翁声”便不禁使我更加怀念起清水先生来。我知道“翁声”和清水先生在十年前是有过一段亲密的关系的。也许没有人会忘记——指当时留省的翁源人——清水先生在十年前主编“翁声”时是如何的苦心努力吧。记得当民国廿六年我每次走到西关南木排头翁源同乡会去拜访清水先生时,不论是早晨、中午,或者晚间,总是看见他为“翁声”而奔忙。有一次他还感慨地跟我说过:“人家说编普通的什志副刊难,我以为编这种——指‘翁声’一类东西尤难。因为它没有经费。每期的印刷费都靠筹来的,所以别人写稿来,无法给人以报酬。既没有稿费报酬,外稿自不易拉,县内来稿又属寥寥,留省同乡做事的人,多数推说忙而不肯写稿,做学生的,虽是比较热情,但也缺乏继续为‘翁声’写稿的恒心。所以往往为了赶编‘翁声’,三催四请的向他们讨稿,差不多鞋子都走破了,还是寻不足稿件应编。没奈何,只好又是自己动手来补足了。……”事实上清水先生是太爱惜“翁声”了,他不仅为它的内容而操心,时时更为它的印刷费而不知向人说过多少好话、卖过多少的情面呢。记得有一次,清水先生为了筹募“翁声”印刷费事去见同乡某团长,竟吃了团长太太的“闭门羹”,而闹着一肚子的气回到翁源同乡会去。

今天“翁声”又复活了,曾为它呕过心血的清水先生却再也不能亲眼看见它了。但泉下有知,相信清水先生一定是含笑欣慰的。因为他平日所心爱的,所培植的树儿,在事隔十年的今日,仍然有人肯承他的努力而继续灌溉呢。

最后,让我这样的祝句:

“翁声的前途无限,

清水先生的精神不死!”

                               卅八年元月十五日写于广州教育所寓次

分享到:
相关阅读:

TAG: 清水

施爱东博客 引用 删除 施爱东   /   2010-02-07 12:37:04
清水先生实在是当代的唐吉诃德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王焰安

王焰安

王焰安,韶关学院学报编辑部编审,曾出版有《桃文化研究》,获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山花奖”理论著作三等奖

日历

« 2022-05-2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85745
  • 日志数: 417
  • 图片数: 13
  • 影音数: 1
  • 文件数: 138
  • 建立时间: 2009-01-01
  • 更新时间: 2020-04-2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