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民间故事搜集整理史的回顾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8-27 21:46:33

 摘要:民间故事的研究,需要有丰富的民间故事文本作为基础性资料。除此之外,由于民间故事主要靠民众的口头流传,富于动态性。要使它得以长久保存便于我们查询,自然也需要重视它的搜集、记录和整理,这是一个连贯性的基础性工作。在长期的实践当中,人们不断摸索着搜集、记录民间故事的方法,积累了丰富有益的经验。他们的努力是后来中国现代科学意义上的民间故事搜集与研究得以开展的先决条件之一。

 

一、 民间故事搜集整理的历史回顾

   北京大学歌谣征集处的成立,歌谣研究会的成立和《歌谣》周刊的创办,主要为搜集歌谣,后来扩大到包括神话、传说等各种民间文学形式;中山大学《民俗》周刊的创办;抗战时期的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尤以西南为重,1942年解放区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后也带动了民间文艺发展的热潮;建国后1950年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的成立, 以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为代表性成果;到1958年中国民歌运动再至文革十年的中断萧条;1979年恢复正常,1984年“三套集成”普查工作的开始到1998年成果的逐步出版;到新世纪后启动的“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又成为一个标志事件。从少数人零散的搜集到全国性的“文化万里长城”这样的巨大工程,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史经历了曲折艰难的道路。

(一)1918年歌谣运动的兴起

1918年在北京大学设立歌谣征集处,在当时《北大日刊》上发表了《征集全国近世歌谣简章》[1],发起在全国范围内征集歌谣,并开辟专栏登载歌谣。1920年冬成立歌谣研究会,1922年创办《歌谣》周刊,刊登歌谣材料和理论探索文章。后期则扩大到民间故事、传说、民间习俗方面。在《歌谣》周刊的发刊词里明确提出了征集歌谣的目的:“一是学术的,一是文艺的。”当时除了征集歌谣外,文人的眼光也同样顾及到民间口头文学,在1923930发行的第26期《歌谣》上有这样的话:“本会事业目下虽只足以歌谣为限,但因连带关系觉得民间的传说故事亦有搜集之必要,不久拟即开始工作。……选录代表的故事,一方面足以为民间文学之标本,一方面用以考见诗赋小说发达之迹。到1924105出刊的《歌谣》第26期上也申明要扩充采集范围。到19256月,该刊共出版96期,增刊一期,搜集歌谣13908首,发表了2226首。虽然该刊也发表了一些民间传说故事,但是确是很有分量的研究成果。歌谣研究会还出版了个人搜集的作品集,歌谣学运动的实践对后来的民间文学搜集产生了长期的重要影响。

歌谣运动就具体采集而言,有四位值得称道的学者:刘半农、顾颉刚、周作人和胡愈之。刘半农不仅仅是歌谣运动的主要发起者,还在征集、选编、审定、注释和研究方面做了许多开拓性的工作,还是歌谣采集的积极实践者。有集子《江阴船歌》,周作人称其为“中国民歌的学术的采集上第一次的成绩。”[2]而顾颉刚则于1918年在苏州养病时开始采集吴歌,一年之中记下了三百余首,并开展了吴歌的整理和研究,著有《吴歌甲集》。“在北大歌谣运动的影响下,进入20年代之后,搜集和选登歌谣等民间文学作品及开展相应的研讨成为全国报刊的热点。据不完全统计,近百家报刊参与其事。同时出版界和一些教育机关也竞相整理出版中外民间歌谣及童话故事类的书籍,有的学校还开设了歌谣专题讲座。各界连动,此呼彼应,一时间形成全国性的民间文化热潮。这正是歌谣运动积极作用之一。”[3]随着搜集整理的展开,也迫切需要理论的探讨。而顾颉刚所研究的孟姜女故事,开始于1921年,也是通过广泛搜集材料,并将其按照历史和地理两种系统加以整理排列,做出了研究的典范。

(二)1927年中山大学《民俗》周刊的创办

   1927年末在广州中山大学成立了民俗学会,阵容强大,对当时风俗、民族和民间文学的调查都很重视,搜集和研究民间文学还是较重要的任务。并办了《民间文艺》周刊(后改名《民俗》周刊),大量登载故事,而这段时期也是民间故事采集与出版最兴盛的时候,以林兰编选的故事集最为有名。其汇编成果主要见于《中山大学民俗学会丛书》。

援引刘守华教授《中国民间故事史》中的例证,他指出这一时期“在采录故事的方法上,已有学人明确提出了要‘忠实’于口述风貌的要求”,并列举刘万章在《民俗》第51期《记述故事的几件事》的观点:“民间故事的叙述,总要能够把故事平直地、完满地叙述得逼真,不要采用小说家的手法来形容描写,整理人也不必把自己的意见参加到故事里面去。”这里凸显的是要尊重作者原意,将整理人处于一个客观位置上。另外,他认为周作人在为林培庐采编的《潮州七贤故事集》所作的序言中讲得最为明确:“就故事来讲,搜集故事的缺点是容易把它文艺化,本来是民间文学,搜集者又多是有文学兴趣的。所以往往不用科学的记录而用了文艺的描写,不知不觉中失去了原来的色相。这当作个人的作品固有可取,但是民俗学资料的价值反未免因而减少了。”[4]这里明确提出记录故事要用科学的方法,不能失去原有的本真,周作人还是比较客气地指出这样的做法可以当做个人作品,但对于作为民俗学资料的价值却是有所减少。

在中山大学这一时期到抗战爆发前夕,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工作进入了高潮期,同时也出版了大量的歌谣集、故事集等等,随着整理工作的完成,在此基础之上的研究工作也进一步深入,长期积淀的材料得到运用,也为后人留下了一大批珍贵的学术遗产。在中山大学民俗学会的影响下,厦门、福州、杭州等地也成立了相应学会,一时间民间文学、民俗学到达活动的高峰期,各地多有刊物登载各类相关文章。以中山大学民俗学会为基础的三十年代民俗学运动,把民间文艺的搜集和研究向前推进了一步,留下了光辉的业绩。

(三)抗战时期的民间文学活动

   民俗学运动有所中断,但并未因此停止工作。19373月由上海北新书局出版了方明整理的《民间故事集》,同年8月上海儿童书店出版了王统照选编的《山东民间故事》。抗战时期,由于时局动乱,原先比较活跃的东南沿海一带的采风工作,出现了沉寂与停顿。地战区的民间文学调查与研究基本停顿,而在国统区和解放区,民间文学的调查、研究仍有进展,并出现了新的局面。

如果说“在中国现代民间文学运动的早期阶段,采录与研究队伍主要由汉语文、史学家组成,但是当民间文学运动向少数民族地区延展、深入时,语言成为采录的主要障碍。于是,研究队伍开始发生结构变化,一批民族学家、语言学家加入到民间文学的采录与研究队伍中来。民族学家、语言学家以及到边疆考察的自然科学家,甚至作家、记者的加盟,使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的采录与研究出现了空前繁荣的景象。”[5]这部分民族学家、语言学家的加入,使得民间文学作品的采录更加科学和规范,但由于当时他们的主要研究任务不在这个方面,故而像对民间故事采录的系统性较差,几乎没有专集,只是散见于一些论文之中。从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参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作品采录的我国学者人数众多,采录的作品也异常丰富,丰富了我国民间文学的宝库,从而大大改变了我国民间文学内容的构成。刘锡诚在《中国新文艺大系·19371949民间文学集·导言》中这样认为:“西南地区的民间文学的调查与搜集,较之20年代和30年代初期所进行的个人的搜集来,不仅范围有了较大的开拓,而且学术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这种在调查的基础上的搜集,以其卓著的成就,揭开了中国现代民间文学运动史上崭新的一页。”这一时期对于各民族民间文学的采集和研究做了较多的工作,尤其是对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民间文学作品的采录,这大大丰富了学科采录民间文学的内容,同时对于民族民间文学的重视和保护程度也大大加深了。

   而在解放区的民间文艺活动,主要是以毛泽东1942年发表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开端,讲话中指出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并向工农兵学习,并且明确提出文艺工作者要喜爱工农兵的“萌芽状态的文艺(墙报、壁画、民歌、民间故事等)”。同时党的文艺政策重视文学对革命工作的宣传促进作用,工作人员注意搜集、运用底层民众中流传的歌谣、故事等来发动群众或鼓舞斗志。这使得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大规模地展开,广大的革命文艺工作者深入民间、发动群众,搜集了大量的民间文学作品。比如在晋绥根据地,政府曾发动乡村干部、小学教师等广泛搜集民间文学作品,在《晋绥大众报》登载。代表性成果主要有何其芳等人编的《陕北民歌选》,李季编的《顺天游》,东北合江鲁艺文工团编的《民间故事》和马烽、束为等搜集整理的民间故事集等。在1945年以后陆续出版了《水推长城》(张友编)、《天下第一家》、《地主与长工》(马烽编)三个故事集。这一时期的搜集整理工作也大都遵循较为严格的原则,并有一定的成绩。这一时期虽然国家饱受战火,动荡不安,但是收获颇丰,成果辉煌,并且对建国后民间文艺的活动走向产生了深远影响。

(四)新中国建立后五六十年代的民间故事采录

   新中国的成立,给予民间文学事业蓬勃的生机,1950329,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成立,并于同年冬天创办《民间文艺集刊》,到次年出至第3期停刊。19554月创办《民间文学》杂志,成为中国民间文学活动的主要阵地,1966年停刊,共出版107期。19791月复刊,到1997年底出至323期。《民间文学》刊物主要刊载中国各个民族、各个地方的民间文学作品,出于对民间故事搜集整理情况的不满意,民间文学界还在这份刊物中展开了大讨论,后来结集出版。[6]书中选录的文章主要围绕搜集整理的问题展开,作者也根据自己的研究和实际经验发表了自己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

1958年,全国民间文学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会上确定了“全面搜集、重点整理、大力推广、加强研究”的工作方针。同年,经过毛泽东的倡导,在全国范围内兴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搜集民歌的运动。但由于处在当时大跃进运动背景下,这种搜集和创作受到了较大的负面影响。但不能排除还是有一些优秀的作品被采录上来。建国初期对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的采录整理工作也有较大的成绩,发掘出很多长篇叙事诗和抒情诗。而50年代国家组织进行大规模的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和语言文字调查,其成果《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书》中,记录了各少数民族的民俗和民间文学方面的许多珍贵资料。

这一时期搜集成果最丰富的是:反映农民起义和反帝斗争以及现代革命斗争的歌谣、传说,比如关于太平天国、义和团的歌谣和传说;再者是搜集整理了大量少数民族民间文学资料,主要是民间史诗和叙事诗就有上百部。[7]另外,在刘守华《中国民间故事史》中专辟一节内容介绍了“五六十年代的民间故事采录”,主要介绍了肖甘牛、陈玮君、张士杰、李星华、肖崇素等几位民间故事搜集家的小档案,另外重点评价了董均伦和孙剑冰两位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还选取了他们所记录整理的故事原文加以分析,介绍了其采集和写定过程中的一些做法。[8]对于这一时期的调查采录内容,刘锡诚在其巨著《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中有专门的讨论。[9]作者主要搜集了遍布全国范围历史材料,给我们一个较全面的历史回顾,并罗列了众多经搜集采录整理后出版的民间文学作品名和出版年份,史料价值很充分。但是,一场声势浩大、旷日持久的运动整整将民间文学活动打压了十年,许多珍贵的资料被直接送进了造纸厂,民间文学被视为低级、下流的东西,禁止搜集、出版。民歌不准唱、民间故事不准讲,就连许多民间故事讲述者,民间史诗、叙事诗、民歌的讲唱者也受到了不同程度地迫害和摧残。包括民间文学搜集者、整理者也难逃噩运,以致在新时期重新采录故事时遇到了讲唱者在心理上担忧害怕的情况。

(五)新时期的开始与《中国民间故事集成》的编纂

197911月全国第二届民间文学工作者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会上贾芝就建国后十几年民间文学采录研究工作中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失误作了总结性的报告,提出:“我们必须大声疾呼:坚决反对不忠实记录和乱改乱编的做法。”及时改正了搜集整理的一些错误做法,使得民间文学采录、研究工作逐步走上正确轨道。这一时期发表民间文学的刊物也迅猛增长,其中有几种专门的故事刊物,故事集也出版的比以往要多很多。[10]姚居顺、孟慧英《新时期民间文学搜集出版史略》一书,主要围绕着文革结束后的1977年到1989年这十余年间的民间文学搜集、作品出版工作展开,将其分做恢复期(19771979)、建设期(19801983)、开拓期(19841986)三个时期,并在最后一部分论述了十余年间中国民间文学搜集出版事业的发展规律及对今后的展望。[11]而刘锡诚则将《民间文学的考察与采录》放至20世纪末之前,延伸了前者的时间,分为3个阶段:1979~19831984~19871988~1999。并详细介绍了各个阶段重要的调查活动和相关情况。

为了抢救某些地区濒临失传的民间文学,中国文化部、国家民委和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于19845月联合颁发文件,要求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一次民间文学普查,在普查的基础上编纂三套大型丛书,即《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国歌谣集成》、《中国谚语集成》。中国民协会员、省分会会员、基层文化干部、教师、民族工作干部,几十万人参加了这次前所未有的民间文学调查工作。截至1987年底,全国已有1900多个县基本结束了普查,1100多个县(城区)编印出了县(区)的民间文学集成。民间文学集成工作在全国各地区、各民族进入全面的普查阶段,发动了从十几岁的娃娃到八九十岁的老人数以千百万计的队伍。从中央到地方文化馆站的数十万名文化工作者为这一工作默默奉献着。全国搜集采录民间文学资料逾40亿字,编辑出版县卷本4000余册。1994年,中国民协承担了由我国政府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签订的用现代化手段记录保存中国民间文学遗产的《项目实施计划协议书》,对吉林、湖北、四川云南数十个县、市的民间故事进行了五次考察和实地采录,采访故事家100多位,记录民间故事、民歌900多篇(首);制作专题片《伍家沟故事村》一部,出版了《走马镇民间故事》、《王洪海故事集》《中国民间文学遗产》等书籍,并于199812月召开了项目成果汇报会。

全国性的民间文学普查工作在1987年基本结束,三套集成的编纂也陆续开始。至20世纪末,钟敬文主编的《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已出版11卷,而在这个过程中,民间文学研究者的研究对象和搜集者的搜集对象逐步转向故事家和其所讲述的故事,这可以说是在民间文学史中一个很大的进步。而当时民间文学采集成果的丰收,与当时普查中发现的故事家和故事村不无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民间故事家的大量发掘与深入研究。

(六)21世纪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启动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民协在冯骥才主席的倡导下作出了用十年时间在中国境内实施“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战略决策。其内容是对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56个民族的民间文化作一次“地毯式”的大普查,后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在这其中,“中国民间文学全书”被提上日程,因为这项工作重要基础的“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的工作组织系统仍然存在,省卷本编纂工作仍在进行;大多数地区已编定有关县卷本。20044月,在杭州正式启动了《中国民间故事全书》专项编纂工作,并且分批实施,先编出云南大理12卷示范本和湖北当阳示范本;对未曾编过县卷本的地区进行普查并编纂县卷本等。这套丛书的一部分成果已由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无疑是新世纪以来一份沉甸甸的收获。



[1]简章里明确指出了搜集、记录歌谣应有的科学态度和方法。

[2]见周作人为《江阴船歌》作的序文,题为《中国民歌的价值》,刊《歌谣》周刊第六号,1923121版。

[3]贺学君:《关于歌谣运动的文学考察》,见中国民俗学会、上海文艺出版社编:《中国民俗学年刊(1999年)》,上海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第74页。

[4]参见刘守华:《中国民间故事史》,湖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743页—746页。

[5]张炯、邓绍基、樊骏主编:《中华文学通史:第七卷·近现代文学编》,华艺出版社1997年版,第602页。

[6]详见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编:《民间文学搜集整理问题》(第一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62年版。

[7]藏族《格萨尔》、柯尔克孜族《玛纳斯》、纳西族《创世纪》、彝族《梅葛》、苗族《苗族古歌》、傣族《召树屯》、彝族撒尼人《阿诗玛》、蒙古族《嘎达梅林》等等。

[8]见刘守华:《中国民间故事史》,湖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764页——775页。

[9]见刘锡诚:《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河南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602——620页。

[10]相关文献资料请查阅刘守华著《中国民间故事史》(784——787页)

[11]姚居顺、孟慧英:《新时期民间文学搜集出版史略》,辽宁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分享到:

TAG: 故事 民间 世纪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9-11-20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24862
  • 日志数: 117
  • 图片数: 8
  • 影音数: 1
  • 建立时间: 2009-05-16
  • 更新时间: 2013-11-2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