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周记之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1-27 19:56:05

     因为所谓宣传任务,前天采访了作协主席李登建。此人凝视大平原,书写乡土,却没有同代人所谓的“无产阶级文艺腔”。让我有持续做滨州文艺报道的愿望。
    昨天专访的是文联主席,高先生直白的说,滨州文艺界不存在指导思想的错位,只是水平能力的不够。没有方向性原则性的偏差,其实意思一来没有所谓三俗,而来没有叛逆的骨头。
    后者我想,他指的就是西方摇滚乐代表的青年文化。过于中庸,没有锋芒,没有个性,青年人文艺的缺乏是滨州的现状。毕业四个月,没有听到一首原创音乐。难道滨州没有摇滚乐的土壤?
     好象是的
    摇滚乐在今天还是被认为不良文化。
    摇滚乐还是西方的成熟,技术、力量、经验,中国摇滚确也不及人家。可除了列侬,真让我感动的,还是苏阳 野孩子 痛苦的信仰 ----------
      听野孩子,就想到小索的离开。中国最好的乐队就悲伤的流在了兰州。
听唐朝,就想到张炬,小窦至今怀疑他是被港台公司谋杀。这是有点神经质的疑问了。可张炬的死确是中国摇滚乐莫大的损失。
    这个说的大了。其实看小索,质朴的歌者。张炬,爱笑的孩子。
   所以听到《纪念小索》《礼物》还是很有些悲伤。
   是有些矫情的。可小窦这些人,如果真与世俗与金钱妥协了,这些天才当然会是巨星。但他们没有。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文化的脊梁。

     张炬去世了,上千个青年默默地来到墓地。小索去世的时候很安静,也有圈里百十个人去送行,医院的大夫护士感动的不行:他们从没见过那么多年轻人来送行。传说中长发吸毒的摇滚青年,其实质朴干净的很,为自己的朋友悲伤,是日渐冷漠的青年人中难得的一群。

      很多人把摇滚妖魔化,可拒绝商业流行的他们,有几个人有钱买所谓毒品呢?有几个能包养小三呢?白岩松说了老实话:自从有了娱乐圈,你再看摇滚圈,干净的很。

       我们老是教孩子诚实勇敢,可又害怕真正抨击阴暗的摇滚乐。宁愿去听“无产阶级文艺腔”“商业流行麻醉药”也不愿意听一点孩子由乎真心的东西。

      记得一个老文人评价某领导的讲话精神:市长对咱文艺界谈的最多的就是稳定------其实就仨字:别捣乱!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2-07-04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1667
  • 日志数: 47
  • 影音数: 1
  • 建立时间: 2010-01-01
  • 更新时间: 2013-01-3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