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是干活的营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0-09 11:15:42 / 个人分类:321

人,就是干活的营生!

如果说草原上的牧民是逐水草而居,那么蜜蜂的放养人就是赶着花期跑,追着鲜花而流浪。选定一处鲜花盛放的水草,一块空地、一顶帐篷,就支起了一个放蜂人的家。

在滨州城区的五岳广场,就有着这样一个忙碌的放蜂人李兆鑫。抚育着千万只小生灵的老李为了躲避农药的喷洒,为了寻找到更鲜美的花丛,终于在这个物欢草长的城市绿化带找到了一块待拆迁的荒地。这块小小的水草,这块短暂的荒野恰恰成了一个蜂群的“救生园”。

从中华蜂到蚁蜂,从散居乡野到蜜蜂进城,这些小生命始终为着甜蜜而忙碌。一只工蜂只有一个月的生命,却在不间断的吐露着人间最甘甜的美好。虽然酿造的蜂蜜大多被人类所“掠夺”,大多被“蜂王”所独占,小蜜蜂依然恪尽生命职守,仿佛它的生命只是为了“劳动”。

关于劳动,我常常听到一种诗意的过分赞美,一种歌咏汗水的夸张表达。小学生的作文也经常说道:我的母亲语重心长的教育我,孩子啊,你要热爱劳动!但在现实生活的困境里,身为劳动妇女的妈妈真的热爱劳动吗?事实上,自小生长在农村的我,从未听到有农妇这样讲述她的劳动态度。那些过分诗化劳动的人往往是没有经历艰苦庸常劳动生活的人,假如给他一把镰刀,让他割完那一望无际的麦子地,他会真的发现:劳动一点也不诗意。那么劳动者真正的劳动态度是什么呢?

记得那一年,哥哥从高中休学回家,对日复一日的劳动感到厌倦,经常发牢骚:见天(每天)干活啊!爷爷扭过头来骂:人,就是干活的营生!

这句话让我倍感震撼。爷爷是个干了一辈子庄稼的老农民,临终的前一天还在地里劳动。他这句简单的责骂,却隐含了一个精彩的哲理:劳动的真相。“人就是干活的营生”,是一种农民对生活的坚韧和诚实,他不美化劳动,他不做作的夸张劳动的美好。他知道劳动是艰辛而枯燥的,他知道干活是日复一日的庸长机械的重复。但他仍然诚恳的相信,劳动是人的基本义务,劳动给人以尊严。在任何文化时空里,不劳而获永远是可耻的,这就是一种健康的文化底线。

爷爷是经历了日寇强拉“华工”,国军强拉“兵丁”的那代人。上过战场经历过血肉横飞的那代人,更深刻的感触到安稳劳动、自食其力的幸福。这种幸福在今天看来标准太底,可有了奢侈品的现代人,你的幸福感高了吗?

从“我爸是李刚”到“我爸是双江”,背后折射出的是富裕后了的人们,丢失了文化良知的底线。什么是底线?不劳动是可耻的,这就是一种文化底线。经常行走在乡间的我,经常听到那些不识一字的文盲告诉我:为人要勇敢,对父母要孝顺,做事要讲义气,干活要实在。我深感这是一种世代相传的深厚的文化教养,它们没有形成文字,却流淌在农家人的血液里。在脸朝黄土背朝天、一个汗珠子摔八瓣的农夫身上,我感到的是比所谓知识分子和权贵更可尊敬的文化尊严。


分享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4-04-21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4220
  • 日志数: 47
  • 影音数: 1
  • 建立时间: 2010-01-01
  • 更新时间: 2013-01-3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