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江西】赣方言的民俗文化(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5-09 05:14:56 / 个人分类:江西地域文化

【摘要】方言是民俗文化的载体,也是民俗文化赖以留存、传承的媒介。小编通过整理赣方言中的词汇,列举南昌方言中颇具特色的词语,探讨赣方言中蕴含的各种民俗文化。

三、南昌俚语

普通话里的很多歇后语,是人们对生活实践中的现象的一种提炼与概括,幽默且生动,语句浅显但意蕴深长,听后令人豁然开朗、嘻嘻一笑。南昌话里也有类似的语言。

“活命活得精,裤头子改背心”。精,精明之意;南昌人称贴身短内裤为“裤头子”,短内裤穿破之后,居然有人能将其改成背心,上下调换位置,继续使用,真是厉害。不知这改出来的背心,穿上之后会不会有“走光”之忧? 太夸张了吧?!不错,夸张是产生幽默的一种方式。这句话有双重意思。褒义,是夸奖他人处世处事精明。贬义,是说他人交朋待友小气吝啬。这句话还可以说成:“活命活得辣,裤头子改背褡(背心)”

 “瓦西里”南昌话和俄语没什么关系,只是语音上的牵强,南昌话里“说”是wa,“吃”是qia,“什么”是xili, 于是就有了“瓦西里”“恰西里”,更绝的是那些骄傲得不得了的人在南昌话里被称作“醒得罗维奇”。

“驮了搭子”说某某“驮了搭子”,就是落入了别人善意或恶意设下的陷阱、中了别人公开或暗里实施的诡计,可大可小,视语境而意会。“驮了”一个“搭子”是幸运的,连“驮”几个“搭子”的人就真的辛苦了。南昌话中的“搭子”其实就是普通话中的“褡裢”,是一种背在肩上的口袋。“搭子”驮在背上,自然累人,自然负担不轻。所以由“驮了搭子”一句可以看见南昌话表音表义的真实与幽默。

如:“倒霉,前几天朋友请我吃饭,买单的却是我,花了好几百,这个搭子驮得大。”、“嫩冒驮过搭子犀吧?鼻涕!”(你没有吃过亏是吧?)。“兄弟,咯吒搭子驮不起啊!”(兄弟,这个亏不能吃啊!)

    “汤头” 汤头“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解释为”中药多为汤剂,所以中药的配方泛称汤头。将常用的汤头编成歌诀,以便学习记忆,叫汤头歌诀。“在中国传统的中药方剂中,煮熬一剂中药都要由几味中药材组成,手续较为烦杂,因此,在南昌话中就将”汤头“的烦杂手续引申到对人的形容上,主要是指某人做事行为罗嗦。

如:我今日陪木根去买脸盆,他好多的”汤头“,对每个脸盆都要问清生产厂家和地址,结果还是没有买。木根这个人硬是好多”汤头“,叫他出去吃餐饭硬要半日。

“玩脑浆” 外地人第一次听到南昌人说“玩脑浆”时,肯定会吓一跳:“脑浆” 怎么能拿来玩?呵呵,“脑浆”就是指一个人的脑子,而脑细胞越多当然也就越聪明。顾名思义“玩脑浆”就是指动脑筋、耍花招、用手段,她的意思有褒有贬,通常是暗示对方“此路不通时,也可以想想其他办法”,所以往往又和“得转”、“不得转”连用,当然也有聪明过头的人,耍的小花招被对方一眼识破。

“发轮子” 所谓发轮子,南昌话就是看你懂不懂眼,识不识相。

“老坐” 这个“老坐”跟“你老坐在凳子上”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意思,在南昌话中,“老坐”可算是个尊称,叫你一声“老坐”就是称你一句“师傅”的意思。一天到晚“老坐”着不动的人,肯定是在认真钻研什么大学问,坐久了、学久了,自然也就成了行家里手,“老坐”等同于“师傅”的原因大概就源于此吧。当然,并不非得是“师傅”级的人才有资格叫“老坐”,在现实生活中,对那些年级较大的老者,小辈还是会老老实实地称他一句“老坐”。

“恶屑”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没有这个词组,是南昌话中依据字意硬造出来的。“恶”含有恶心厌恶之意,“屑”有不值得的意思。因此,“恶屑”就衍变成南昌话中讨厌而又不值得留下的废物。

“作兴” “作”在南昌市井俚语里单独使用是指“乱搞”“作怪”的意思,“作”与“兴”组合在一起和分开用的意思却天壤之别,“作兴”含有赞赏、崇拜之意。某人办事特别利索,事事都能摆平,用普通话来表扬这个人可用“能力强”,用南昌话则可说“作兴”。如:我好“作兴”他,头都不能谈下的业务,他做下来了。与“作兴”相反使用的是“扒了窝”。某人办事效率不高,形容这个人可用“巴了窝”。如:这事给都不晓得怎么弄,真是扒了窝哟。

“斗把”这个词在南昌话中的出现频率还是蛮高的,两人一言不合,就常把这个词“搬”出来。“把子”就是把手的意思,要将“把子”安到另一个器物上,即把两个东西“凑起来”,南昌话称此为“斗”。“斗把子”难免要使劲,一使劲就要“运气”。因此,“斗把”在南昌话中就逐渐引申为双方对着干,最后惹得大家都动了气上了火,也叫“兜老尿”。

“兜老尿”至于为什么叫“兜老尿”,有人解释:存着隔夜的小便故意不倒(熏你),当然就是在与人作对啦。

“猴子”这是一个让外来人哭笑不得的词,而南昌人一直把“猴子”一词当成对外来人的”昵称“,频频当作礼物奉上,不管他们接不接受。

初进南昌城的外来人,路况不熟,难免东张西望、问长问短,隐约还会听到有人说自己是只”猴子“,搞得一头雾水。“猴子“就是指对方不够“高级”,还需“进化”才能达到“人”的水平。多用在从小地方到省城来的外地人身上,他们语言不通,路线不熟,看什么都新鲜,现在”猴子“多用于朋友间的玩笑。比如很简单的事,你却不懂,就会有人笑话你是只”猴子“了。

“扎戏”南昌话中的“扎戏”意为抓紧时间、赶紧或快点,常用在人们心急催促某人之时,发出的命令式的口吻。 “扎戏”是正宗的南昌地方土话,现在大多数南昌人在表达焦急催促意思的时候多用“快些”等等,只有南昌县等地人用“扎戏”较多。

如:“坐犀利位子嘛!还不扎戏上班,去晚了要扣奖金!” 其意思就是赶快有车就上,抓紧时间。

“倒瞌”在普通话中,形容一个人遇事不顺时,一般用“倒霉”一词。可是在南昌话中,“倒霉”这个词却被“倒瞌”所取代,而且“倒瞌”一词的使用频率相当高,经常弄得外地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倒瞌”起源何时已无处可考,但这个词“瞌”字的运用或许与瞌睡有关,因为打瞌睡容易栽倒,栽倒就被南昌语言引申为倒霉了。

“硬驼”是形容一个人在倒霉后所带来的后果必须全部由自己来承担的意思。“硬”是强制的含义,“驼”即承受。

“夹沙糕”  原来是形容行为怪异,不可理解的人。现在发展了,骂这话比骂祖宗八代都难受。

“彭家桥倒了墙”众所周知,彭家桥附近有所精神病院,于是“彭家桥”就是“精神病”脱不了关系了,你想想,要是精神病院的墙倒了会是什么情景?那还不得病人满街跑呀。所以当一个南昌佬满脸怀笑地对你说“彭家桥倒了墙”时,可千万别以为真在说倒墙的新闻,那家伙正在损你呢。如:你今天怎么先吃饭后刷牙呀!是不是“彭家桥倒了墙”哟。


TAG: 江西 特色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梅联华

梅联华

南昌市民俗博物馆馆长,研究馆员 ( 南昌大学教授 )。中国民俗学会理事、中国民俗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社会学会理事、江西省民俗与文化遗产学会副会长、江西省社会学会副会长、江西省民俗社会学研究会会长、南昌市第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届人大代表、南昌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委员、南昌市西湖区第九届政协委员,南昌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南昌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所长、南昌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江西省文化艺术学科带头人、江西省文化名家、全国优秀社科普及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日历

« 2020-07-15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25930
  • 日志数: 575
  • 图片数: 9
  • 文件数: 7
  • 书签数: 4
  • 建立时间: 2008-12-28
  • 更新时间: 2018-11-2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