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赏文】可怜时过境迁,此去已经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4-12 05:14:36 / 个人分类:民俗江西

【编者的话】2016年3月19日在南昌大学“前湖之风”第173期周末讲坛上,编者完成了江西文化之旅”讲座。这是学生撰写的并获二等奖的心得文章:可怜时过境迁,此去已经年”。同学们对本土民俗文化的如此兴趣,让人感到意外。同时,编者注意到:前湖之风”周末讲坛的组织者们(大学生志愿者),他们周密的讲坛宣传计划、严谨的工作态度,非常令人感动。在讲坛上的互动环节中,同学们的热情参与,提出的一些民俗问题,有思考有高度有担当,让人深感民俗文化的保护与传承的紧迫性。这是一次很有意义的讲座。在此,编者真诚地感谢同学们的参与和关注,特此刊登。 

可怜时过境迁,此去已经年

梁倩玮(档案141班)


初春的寒气不肯善罢甘休,趁着夜晚又弥漫在香樟小路上,我趁着夜色赶到梅联华教授的讲座现场,虽前来听讲座的听友不少,但并未如我所想座无虚席,不禁感到惋惜。想到公益广告上,戏台上的戏子咿咿呀呀唱着京剧,台下只有一个发鬓斑白的老人,拿着旧蒲扇,没有人一起欢呼鼓掌,当年一起看的人,多半早已不在人世间。民俗文化为主题的讲座,能来一半人,或许对比来并不该惋惜。

若我生在古时,江西最开始称作“江西”的古时,须得翻山越岭,乘舟渡江,带着一身风餐露宿的风尘仆仆,才能够踏足此地。如此这般是为什么?为借地灵人杰之势,春风得意马蹄疾?为同隐士而居,夜夜共斟酒,朝朝悠然见南山?惋惜之所以惋惜,是因为今时今日,人们来到江西,早已不是为了这些。

梅联华老师所说的为世人所称道的文风古韵,在今日,在我轻而易举几个小时就能来到的江西,就如同是年迈的颤颤巍巍的老人,岁月的沟壑陷进他皮肤里,让我不住地想扶他一把,这哪里还是当初那个舞文弄墨、意气风发的书生。

梅联华老师说江西一直是独树一帜,所以今日才未能成为经济发达的省份。但我仍不禁思考,究竟是什么,让一个在古时各地青年才俊都向往的风水宝地,变成了今日的江西。独树一帜是不是原因,或许没办法用三言两语尽述明白。但从历史看来,江西一直是文人墨客居多,其民风淳朴,又有着天然的物质优势,不能说是桃花源,也算一个与世无争的悠闲去处;不能说是往来无白丁,但也是书院聚集、人才济济。

到了近代也是革命的孕育之地,但是这样看来就发现了一个特点,江西在政治管理上的思想是淡泊的,因为文人墨客隐世的思想居多,代代影响之下,此地虽富足充裕,才子佳人数不胜数,然而到了今日市场经济的冲击下,显然江西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文风古韵不善留存,而又未成为当代中国的突出现代化省市,这时想独树一帜,也不知道从何树起。

我是这般怀念最初的江西,尽管今生今世我从未去过那里。文风雅颂,古韵葱葱,朝时拜访好友,漫步山林,低身挽袖,一掌山泉与时漏;暮里对月共斟酒,灯烛笔墨,吟诗对歌,虫鸣透窗把春嗅,别时一再相行礼。可怜时过境迁,此去已经年。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梅联华

梅联华

南昌市民俗博物馆馆长,研究馆员 ( 南昌大学教授 )。中国民俗学会理事、中国民俗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社会学会理事、江西省民俗与文化遗产学会副会长、江西省社会学会副会长、江西省民俗社会学研究会会长、南昌市第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届人大代表、南昌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委员、南昌市西湖区第九届政协委员,南昌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南昌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所长、南昌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江西省文化艺术学科带头人、江西省文化名家、全国优秀社科普及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日历

« 2019-11-18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15637
  • 日志数: 575
  • 图片数: 9
  • 文件数: 7
  • 书签数: 4
  • 建立时间: 2008-12-28
  • 更新时间: 2018-11-2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