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吉民俗之性质、特征与长期传承之原因探析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1-06 17:31:36 / 精华(1)

  • 文件版本: V1.0
  • 开发商: 本站原创
  • 文件来源: 作者提供
  • 界面语言: 简体中文
  • 授权方式: 本站共享
  • 运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择吉民俗之性质、特征与长期传承之原因探析

刘道超

广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广西桂林,541001

 

[摘 要]择吉民俗源远流长,至今传承不辍。本文从择吉民俗据以判断吉凶的基本理论和神煞系统探讨了择吉民俗的性质,指出择吉民俗中包含有敬顺天地、按自然规律行事的合理内核,但其中有许多迷信成分;探讨了择吉民俗所特有的赤裸裸的功利性、亦俗亦术之神秘性、泾渭杂陈之理论性、文化内涵丰富之全息性,以及主观与客观、科学与迷信相杂糅之复杂性等文化特性;从文化学和心理学两大方面剖析了择吉民俗长期传承的根源。

[关键词]择吉 阴阳五行 黑道凶日 全息性 和谐 心理效应

 

择吉,俗称看日子、选日子、捡日子,古称涓吉、诹吉,又称选择。

择吉是一种亦俗亦术的复合性民俗事象。在我国,择吉民俗不仅历史悠久,数千年传承不辍,而且至今仍广泛流行于世。但对于信仰面如此广泛、流传如此久远的一个民俗或文化事象,国内学术界一直缺乏必要的研究,知之甚少。十多年前我开始涉足这一领域不久,受原来习惯性思维的影响,在研究还极不深入的时候,就轻率地对择吉民俗作出了否定性的结论。后来随着研究的逐渐深入,日益认识到原来的认识是偏激的,择吉民俗并不像一般人和我原先所认为的那样是不值一谈的“封建迷信”,择吉民俗大有奥秘!本文拟对择吉民俗的性质、特征以及长期传承的原因作一番探讨,以纠正前说并就教于学界方家。

一、择吉民俗之性质

由于择吉民俗是一种亦俗亦术的民俗事象,要探讨它的性质,必须从“术”入手。故本文即从择吉术赖以判断吉凶的基本理论和神煞两方面对择吉术的性质进行剖析。

(一)从择吉术所依据的理论看

我国传统择吉术主要是依据易学、阴阳五行学说、干支学说和神煞系统来论断吉凶的。尤为前三者,《协纪辩方书》谓之“本原”,我们叫做基本理论,乃择吉术赖以存在的根本,也是表明其基本性质之试金石。

现在,我国学术界一般都承认,易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活水源头,这已成为共识。而说易,则同时包括阴阳卦爻(含五行)、河图洛书和太极图三级符号系统。其中,太极图是图象符号,河图洛书是数字符号,阴阳卦爻是线条符号。这三级符号既各自独立,自成系统,又互相联系,具有同构同质、互动互补的明显特征,共同构成太极统一模型,代表中华文化特有的思维方式,影响乃至决定中华科技和文化的面貌与走向。[1]尽管迄今为止学术界对上述三级符号系统孰先孰后及具体象征意义仍见仁见智,莫衷一是,但对其本质,即揭示宇宙生命的物质结构以及发生、发展的运动规律这一点,则几乎是完全一致的。故无需赘述。这里仅对干支六十甲子系统略作说明。

先说干支。

十天干,古称“十日”,并有大尧之时十日并出和羿射十日的神话传说。《淮南子·本经篇》:“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楚辞·招魂》也有“十日并出,流金砾石兮”之句。

那么,这“十日”到底是实有还是纯系神话传说?据文献记载和当代人的研究,当为实有。

众所周知,古人将日月和金木水火土五星合称“七政”,其中不包括地球。七政之外,徐发圃臣曾在其《天原历理三书》中提及另外还有四星,名为“四隅星”。每星各有名称、方位及有关性质。此四星一曰盗星,位于西南;二曰种陵,位于东南;三曰天狗,位于西北;四曰女帛,位于东北。已故刘子华博士在半个多世纪前考证认为,这“四隅星”就是太阳系的外层四大行星。盗星即天王星,种陵即冥王星,天狗即海王星,女帛即太阳系的最后一颗行星木王星。[2]现在,天文学已经证明,太阳系中确实存在十颗行星(包括地球)。

古人一般不把地球纳入星系当中;同时把本身不会发光的冷的月亮与太阳分开,即在太阳系共十二个主要星球当中,不包括地球与月球。据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古人所说的“十日”,是实指太阳系中除了地月之外的十大星球,十天干就是这十大星球的别名或俗称,其后又被用以记日。正因为古人有此认识,所以在遇到特大干旱灾害的时候,很自然地就形成了“十日并出”和“羿射十日”的神话传说。(至于古人是如何发现太阳系有十大行星的,当另行研究)

十二地支通称为“辰”。

辰者何?《尚书·尧典》:“历象日月星辰。”注云:“日月所会,谓日月交会于十二次也。”《左传》昭公七年:“日月之会是谓辰。”意思是说,每年夏历十二个月的朔时,太阳与月亮处于同一方位,这时,月亮受光的一面背对地球,地球上的人完全看不到月亮,称为“朔”,而太阳与月亮相会的这个方位就叫“辰”。一年共相会十二次,于是就有“十二辰”。古人依次名之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与黄道十二次相对应。

因此,十二辰就是十二个朔望月。北斗星斗柄所指方位,正好是一个朔望月递进一辰,因而十二辰就同时成为表示斗柄所指之方位,称为“月建”、“斗建”。如正月指寅,为建寅之月;二月指卯,为建卯之月,……十二月指亥,为建亥之月。《汉书·律历志》上云:“斗建下为十二辰,视其建而知其次。”据此,古人创设十二地支的本义,当是用以表示每月日月交会即合朔的方位,以及斗柄所指即月建之方位。日月每年合朔十二次,因此,十二地支就反映了一年十二朔即十二个朔望月的周期变化规律。

十二支的本义是表示日月一年十二次之交会,正好反映了地球上万物一年十二个月的周期变化规律。而一年十二月周期变化之最明显者莫过于树木,所以古人就以一年中树木的萌生、滋长、繁盛、衰竭的周期变化来说明十二支,而实质则在于表示阴阳二气的运动变化。

由此可知,以十天干表示“天有十日”,以十二地支表示日月一年十二次之交会即合朔,同时表示斗建,此为干支之本义。以干支说明树木一年的生长变化,乃其衍生义。(古人虽然也用天干说明一年中树木生长的盛衰,但不及地支重要。术数学率取地支表示年中五行之发展变化)

次说六十甲子。

表面上,六十甲子是十天干与十二地支依次相配的最小公倍数,而其实质,乃是对以日与月为代表的太阳系星体天文六十年运动周期之反映。

当代天文学家研究发现,以太阳为中心的太阳系星体运动,有一个“六十年周期”的现象。譬如:地月系中月相会合有六十年周期;木星大红斑有六十年周期;太阳系中最大的两颗行星即木星与土星会合有六十年周期。张巨湘先生认为:六十年周期问题,本质上是天体运动的会合周期所致。地球极移六十年周期,地球气候变化六十年周期,地震六十年周期,都是天体运动六十年会合周期的次生效应。并为之赞叹:“古代中国天文学家制定六十甲子干支循环的纪年方法,实在是很高明和符合科学的。”[3]

由此,如果我们承认择吉术据以论断吉凶的理论依据太极易学系统是宇宙生命的物质结构与运动规律的反映而非迷信,承认择吉术据以推排时日的干支六十甲子系统是对天文现象和天体运动周期的科学概括亦非迷信,那么,我们就不能认为择吉术无根无据,是封建迷信。

(二)从神煞系统看

从择吉术的具体操作过程看,择吉术的理论是通过融入神煞之中来发生作用的。择吉术的神煞,既多且杂,吉凶参差,名称怪异,给择吉术蒙上一层诡秘莫测的神秘面纱。习其术者每以神煞之繁杂而视为畏途,不明其义理者每以其神煞之怪异而斥之为荒诞、不可信。故择吉术之神煞不可不明,不可不辩。

择吉神煞之实质究竟为何?清代大学者纪昀在《四库全书总目》中说过这样一番话:

“夫鬼神本乎二气,二气化为五行,以相生相克为用。得其相生之气则其神吉,得其相克之气则其神凶。此亦自然之理。至其神各命以名,虽似乎无稽,然物本无名,凡名皆人之所加,如周天列宿,各有其名,亦人所加,非所本有。则所谓某神某神,不过假以记其名,别其性情而已,不必以词害意也。”[4]

《协纪辨方书》说:

“夫神之有吉凶也,皆本年月日神所喜所忌之阴阳五行以为断,或以三合五合言,或以六合六冲言,或以纳音纳甲言,或以卦位方位言,或以旺相休囚言,千变万化,要皆不离乎此。”[5]

这两段话的意思是说,所谓神煞,源出于阴阳二气,以五行的生克制化理论为取用标准,相生相合者为吉,相克相害者为凶;所谓的某神某煞,不过是以示区别的一种名号,并非真有某某神煞。

譬如月建,正月在寅,顺行十二辰,所反映的实际上就是人类在地球上观察到的北斗七星斗柄变化的状况以及太阳与月亮相会的方位;与月建方位相冲者,称为月破,是因其被月建所冲而破;与月建方位相刑、相害者,称为月刑、月害,这是根据五行刑冲克害理论而来。还有三合、五合、六合、月德、月德合等,直接就是五行相生相合理论的反映。绝不是说有称为月建,或月刑、月害、三合、六合、月德、月德合的神或煞。

我们再以民间最熟悉的黑道凶日为例作进一步分析。

《星历考原》言黄道黑道起例:“黄黑二道者,黄道六,黑道六,共十有二,以配十有二辰。一青龙,二明堂,三天刑,四朱雀,五金匮,六天德,七白虎,八玉堂,九天牢,十元武,十一司命,十二勾陈。其法则寅申青龙起子,卯酉起寅,辰戌起辰,巳亥起午,子午起申,丑未起戌,顺行十二辰。月起日则建寅之月子日为青龙,丑日为明堂。日起时则子日申时起青龙,酉时为明堂。依次顺数。”古代术数典籍以黄道所值之日与时为吉,谓其宜兴众务;以黑道所值之日与时为凶,谓其不宜兴土功、营屋舍、移徒、远行、嫁娶、出军等。故有“黄道吉日”与“黑道凶日”之称。在旧时信用极广。

有关黑道的天文定义,最早见于《尚书·洪范》:“日有中道,月有九行。中道者黄道,九行者黑道二,出黄道北。”

公元727年,唐朝一行禅师在他主编的《大衍历》最后一段说:“求星行黄道南,各视其星变化入阴阳爻而定之。其前变入阳爻,为之黄道北,入阴爻为其黄道南。后变入阴爻为黄道南,入阳爻为黄道北。”

我国知名学者郭增建在他主编的《灾害物理学》一书提出:“黑道论是值得参考的。”首次将探求黑道之谜提上今日科学研究日程。张巨湘先生运用现代天文学学习周易,经过多年探索,终于揭开中国古代“黑道”与“凶日”联系的天文背景,破释了黑道凶日的实质。

张巨湘先生研究认为:一行禅师所说的“前变”,就是现代天文学所定轨道“降交点”;“后变”就是“升交点”。即古人所定义的“黑道二出黄道北”,就是专门指降交点前一个象限和升交点前一个象限。经我们制图和回归月运行轨道对照,正好是回归月北下降段(即前变)和回归月南下降段(即后变)。由此,可以做如下破译:黑道凶日就是指回归月中的南北两个下降段。由于回归月总是沿着严格的轨道在恒星间往返,古人便把二十八个天区用特征星命名为二十八宿,即古人所说“二十八宿日月舍。”又由于古人已经测知回归月的周期是27.3天,所以《开元占经》说:“用事又唯用二十七宿”。

回归月相与二十八宿对应图(略) 

 黑道凶日的统计对应事实,张巨湘先生利用国家气象局气象科学研究院和中国科学院云南天文台提供的月相资料,用回归月日序法,归纳统计九百例重大事故,发现“天文事故期”集中在每个回归月的北下降段八天和南下降段八天。这两个时段占全年总天数的58.63%,而事故数却占总事故的72.9%。统计事实表明,月球回归两个南北下降段正好是“天文事故高峰期”。

当把上述统计结果与中国古代二十八宿之间回归月恒星座联系起来分析时,发现月回归南下降段正是北方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之所在。而月回归北下降段正是南方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之所在(事故高峰日均为延后一宿)。统计并分析这个结果,正好和《大衍历》的阳爻为黄道北之说完全吻合。也和古代经典术数书指出危险时段(值日百忌)相吻合。在古代经典术数书中,明确指出的两个危险时段是:“牛星——奎娄”和“鬼——角亢”。对照如下:

《大衍历》阳爻:牛女虚危室壁奎娄 鬼柳星张翼轸角亢

术数书值日百忌:牛女虚危室壁奎娄 鬼柳星张翼轸角亢

现代天文事故期:斗牛女虚危室壁奎 井鬼柳星张翼轸角

对比发现,现代天文事故期提前一宿(一天),乃是由于岁差春分点在二千年中移动了三十度(二宿),在一千年中移动了十五度(一宿)的缘故。

由上述分析可知,中国古代黑道的天文定义是很明确的,有可靠的文献可以证明。而古代关于黑道凶日的论断,我们通过现代天文数据和大量的统计事实给以对照,使这一中国古代黑道凶日之谜得到破解,它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封建迷信”。黑道凶日对人类发生影响的物理机制在于,在月回归下降段时,地球极低频电磁波的频谱衰减,会引起脑电波共振性兴奋(表现为烦躁)和抑制性共振(休息型),使人的反应迟钝、失常,从而易于导致事故发生。[6]

《协纪辩方书》卷三云:

“举事无细大,必择其日辰,义欤曰敬天也。”

“凡以血气心知之性,必合诸虚灵不昧之天,而后天下之理得使足已。而不问,则未事而先失也。选择之义亦犹夫是。天地神祗之所向则顺之,所忌则避之。既奉若于宫廷以彰昭事之忱,又申布于闾左以协休嘉之气。凡以敬天云尔。如曰若是则福,不若是则祸,则术士之曲说而非其本原也。”

意思是说,择吉术反映的是一种阴阳之道、天地之道和自然之序。择吉的本质在于顺天、敬天,在于把握时空机遇,它与《周易》“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按照择吉的原则办事,由于顺应了天道自然,容易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反之,违背天道自然,事情的进展就不会那么顺利,甚至会出现挫折乃至殃祸。但这仅仅是一种逻辑结果,择吉术并无绝对的吉凶。如果说一定要如此则吉,不如此则祸,那就是庸俗术士的谬说而非择吉之本义了。

通过以上讨论,我们知道,择吉术据以判断吉凶的理论依据即太极易学系统,是宇宙生命的物质结构及其运动规律;择吉术中以月建和黑道凶日等为代表的神煞系统,是宇宙天体运动节律及其对人类影响的反映。当然,月建和黑道凶日不是择吉神煞之全部,但举一可以反三隅,我们可以据此认为,择吉神煞是以一定的天文运动为背景,是天地自然和阴阳五行运行的规律以及它们相互间各种关系的反映;神煞的吉凶,是依据它们顺应还是违背天地自然的运动规律及阴阳之道来决定的,顺天为吉,逆天为凶。由此,我们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出:择吉术根据神煞择日选方,其中蕴含着根据天地自然的客观规律及阴阳之道来办事的良好愿望;择吉术中包含着尊崇自然、顺从自然之序,讲究人类的行为与自然平衡和谐的合理内核,它同中国传统文化敬天顺时、追求天人合一的根本宗旨是相一致的。

择吉的实质在于尊崇天道自然,并无绝对之吉凶。它的立义,“无非慎微谨始,以昭钦若之忱”,因此,“不必以一事之无验而遽谓其可废也,亦思量其理之当否而已。”[7]择吉术中所蕴含的种种奥秘,值得我们抛弃偏见,进行深入广泛的科学研究。

二、择吉民俗的特征

择吉作为一种民俗,除了具有一般民俗所共有的诸如传承性、变异性、地区性、民族性、实用性等特点外,还具有为它所特有的许多特征。试述如下。

(一)功利性:赤裸裸标明吉与凶

在民俗分类上,择吉民俗属于信仰习俗乌丙安先生认为,信仰习俗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极其狭隘和直接的功利性。”“民间信仰中的所有迷信事象都与个人的切身利益或生活共同体的局部利益密切相关。”[8]择吉民俗同样具有这一特征,并且最为直接,毫无隐讳。它的所有事象或讲究,都无一例外地直接标明是吉或是凶,是宜或是忌。明白无误地向世人表明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求吉避凶。而其名称本身,就是这一民俗特征的形象反映。择吉民俗是信仰习俗功利性特征最突出的代表。世人佞信时日,“举事不考于心而合于日,不参于义而致于时,”[9]目的就在于避免“病死灾患”,获取吉祥。

(二)神秘性:与术数相结合,亦俗亦术。

乌丙安先生认为,信仰习俗具有多重性的特点,“这是民间信仰自发的、活泼的特征,又称作多层复合信仰或多层结构的特点。”[10]乌丙安先生所说这种多重性或多层结构的特点,主要是指各民族的民间信仰中,既保留有原始信仰的某些特点,后来又渗入了佛教、道教或伊斯兰教等观念。

择吉民俗则不同。一方面,择吉是一种民俗,是一种“历代相沿积久而成的风俗、习尚”,流传及其广远。另一方面,择吉又是一种术数,有一套相对独立的理论、方法和语法系统。民俗与术数相结合,形成一种亦俗亦术的复合性特征。

这一特征,至晚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形成。                                     1984年在甘肃省天水市放马滩秦代墓葬中出土的两种秦简《日书》,当时,不仅择吉民俗十分流行,专详择吉的术数之学巳经产生,并且非止一家。据两《日书》所载,当时的择吉方法即有建除家、五行家、结阳家、秀阳家、吉实家和十二月吉凶体系六大流派。战国时期择吉民俗的吉凶价值判断,就通过这些不同的择吉流派表现出来。此后,择吉民俗始终没有离开过术数。并且由于世人的热衷,发展十分兴盛。

与术数相结合,亦俗亦术,十分神秘,是择吉民俗区别于其它民俗事象(包括其它信仰习俗)最为重要的特征。

(三)理论性:理论流派众多,泾渭杂陈

由于与术数相结合,进而形成了择吉民俗的又一特征:理论性甚强。择吉民俗中的所有吉凶宜忌,都是通过一定的理论原则来决定的。战国时期的择吉民俗,主要是依据上述六大择吉流派而以五行理论为主。其后,发展日益兴盛。在汉代,以家而论,有五行家、堪舆家、建除家、丛辰家、历家、天人家,太一家等。汉武帝曾请以上各派选择娶妇吉日,各家各执一词,争论不休,致使武帝不得不发话:“避诸死忌,以五行为主。”[11]以事而论,据《论衡》等书所载,则有专详葬日吉凶的《葬历》,有专供祭祀用日的《祭历》,有还有专载修造与移徙吉凶日的《图宅书》,以及洗发沐浴的《沐书》和裁衣制裤的专书等。在唐代,仅专详丧葬的术家就达一百二十余家。[12]清代著名天文学家梅毂成主编的《协纪辩方书》,是理论体系最完整,内容最完备,论述最周详,观点也最有参考价值的一部择吉著作。稍晚于此的姚承舆,所著《择吉会要》也极受时人推崇。据这两书所载,其所涉及的择吉流派主要有:易学、五行、建除、丛辰、堪舆、太乙、六壬、奇门遁甲、历家、九星术(又称九宫算)、四柱星命学等,而以易学八卦为归依。

择吉流派的百家争鸣,确实使社会上呈现出择吉民俗一派繁荣的景象,但却造成了理论混杂,莫衷一是,无所归依的混乱状况,最终影响了择吉民俗的正常发展。由于缺乏严格的统一的择吉理论,给一些居心叵测者捏造作伪提供了一个极其便利的条件,使他们得以随心所欲地肆意捏造神煞,哄骗世人。这些人利用老百姓趋吉避凶心理捏造的大量伪劣神煞,其数量比正篇神煞,不知要多出多少倍。仅张祖同《诹吉述正》一书,所辑伪劣神煞即不下千数!同时,使各派之间互为矛盾。著名者如汉武帝请各家断某日可否娶妇?五行家说可,堪舆家说不可,建除家说不吉,丛辰家说大凶,历家说小凶,天人家说不吉,太一家则说大吉。令人无可适从。最后,致使许多择吉神煞,同位异名,或名异而实一,吉凶相违。譬如同为月厌所冲之辰,堪舆家称之为厌对,其日忌嫁娶,视为不吉。丛辰家以其冲破月厌而名之曰六仪,说月厌主暧昧阴私,那么月厌之冲必然是威仪正直之神,故为大吉。再如浮天空亡,又称之为头白空亡,再名之曰八山空亡。一个坐煞向煞,又名之曰翎毛禁向,再名之曰八山刀砧。而术士们也厌其重复,则于八山刀砧加上三合月,于头白空亡加上八卦山,后来又相互错伪,通书把它们不加区别地统统载列,就变成了几个不同的神煞。《协纪辩方书》斥责道:“夫神煞一也,而名号旁见侧出,惑人耳目,深可厌恶!”

由此,致使择吉神煞繁多,名称相异,吉凶同位,真伪莫辩。此以为吉,彼以为凶,聚讼纷然,迄无所据。无怪乎王充、荀悦等有识之士斥之为理之所无,弃而弗道。这是择吉民俗和择吉术遭受世人唾弃的主要原因,因而是择吉民俗研究中首先需要批判和剔除的糟粕,当然这也是最为复杂繁难的问题。

(四)全息性:蕴含丰厚的文化内涵

一般而言,民俗作为一种心态层文化,或多或少总会包含母体文化的若干内容。但亦俗亦术的择吉民俗,其吉凶价值观中所蕴含的文化内涵,比其它民俗事象要丰富得多。择吉民俗形成于春秋战国时期,产生于中国文化刚刚定型成熟的时代,其后不断发展。作为中国文化大系统的一分子,我们发现,在择吉民俗中凝聚着它所寄生的母系统的大量信息,几乎可说是母文化系统的全息反映。譬如:

1、崇尚发展,自强不息

在择吉民俗中,这一点从以下两方面反映出来。

一是以终极为凶。物极必反。当一事物发展到极点,就会转化到它的对立面,变成另外一种事物。例如,乾卦六爻,由下至上,发展到上九,即转化为坤卦。所以《周易》说:“亢龙有悔。”“亢龙”就是上穷,穷极,就要发生质变了,所以应有所悔悟,反思。“刚化而趋于柔者,进极而退也”;“否极泰来”等,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汉书·方术列传》也有“盈满之咎,道家所忌”之说。

天地间一切事物都在变化着。《周易》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是说天上日月星辰的明晦盈亏,地上山河草木的沧桑变迁,都处在不断的运动变化之中。社会人事也是如此。《周易》说:“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道有变化。”人生七十古来稀, 即令百年,与自然事物相比,人的一生仍是太过短暂。正其如此,人们才殷切地期望在这有限的人生中,无论什么事情(包括人的生命)都能延缓不断地发展下去,永远不要划上标志着完结的句号。

这个哲学上的辩证观点,生活中的良好愿望,反映在择吉术和择吉风俗中,就是对终极和穷尽的忌讳。

譬如:癸为天干之末,为阳绝之辰;亥为地支之尽,为阴绝之辰;癸亥为六十甲子之终,阴与阳俱绝;晦为月终阴之尽,都是不吉利的。择吉通书对这些象征终极、穷尽之数,均极为忌讳。据《协纪辩方书》十二月月表所列,凡癸日,亥日,忌讳最多。如癸巳、癸卯、癸丑、丁亥、己亥、辛亥、乙亥等日,有半数以上的时间,只宜祭祀、沐浴、扫除屋宇、修剪手足甲、补垣塞穴等事。特别是癸亥日,在十二个月中,“宜祭祀沐浴”者三个月,只能沐浴者四个月,“宜祭祀、沐浴、扫除屋宇”、“宜祭祀、解除、沐浴”、“宜祭祀、沐浴、修饰垣墙、平治道途”者各一个月,其余两个月干脆什么事也不能干——“诸事不宜”。

二是以发展为吉。人们忌讳“终极”、“穷尽”,因为事物到了尽头,就无法再发展了。而人们却期望事业和人生永远都红红火火,蓬勃发展的,所以“终”与“尽”自然就是不吉利的了。即使是好的吉祥的事,人们也不希望它们发展到极端。因为旺极则衰,物极则反,同样不符合人们期待事物永远向前发展的愿望。因此,在择吉民俗(术)中,最吉祥的并不是那些极旺之物,而是那种表示开始旺盛、方兴未艾的事物。

比如岁禄,因为处在五行十二种发展形态的次旺状态,紧接着就发展到最旺的“帝旺”阶段,所以最为吉祥。又如开日,居建后三辰,由开至建而成三,天地之道备,阴阳亦由此“渐浸而胜”,故以开为生气,号称“极富之神”,无所不宜。这一点,同《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亢龙有悔”等所反映的文化精神是相一致的。

2尚和谐,忌对抗

在本质上,择吉民俗是一种崇尚天地自然之秩,讲究与天地自然之道和谐平衡的社会行为模式。因此,它以易学及阴阳五行的有关理论为判断吉凶的基本准则,忌讳相冲、相克、相害、相妨,推崇相生、相合、相扶补。凡相克、相冲、相害之日,辄以为凶,不可用。如六十甲子中,干克支,称为“制日”,小凶;支克干,称为“伐日”,大凶。若夫妻五行相克,如金与木、木与土、水与火、火与金、水与土等,不是相打相斗贫穷多病,就是缺少子息儿孙灾亡,或是遭逻官讼破损钱财。其余如五墓日、五不遇时、探病凶日等之所以凶,皆因其日或时干支相克,天地失和。反之,凡五行相生相合,天地和合之日,即为吉利。如六十甲子中,支生干叫做“义日”,上吉;干生支叫做“宝日”,上上吉。若夫妻五行相生相和,如土与金、金与水、水与木、木与火、火与土等,则阴阳和谐,琴瑟和鸣,子孙满堂,富贵吉祥。其它如天赫日、三合、五合、六合等日之所以吉祥,均因其干支相生,或获五行生旺,五行合德,或月建与月将相合……

3忌孤单,尚对偶

统一体中的双方必须互相依赖,密切配合,事物才能存在和发展,由此导致了择吉通书“忌孤单,尚对偶”又一价值判断。因为不论是只有阴,还是只有阳,只有男,还是只有女,事物都无法生存和发展。所以择吉通书将六十甲子中无天干相配的地支称为“孤”,以支孤无偶,所以又称“空亡”。孤之所对为“虚”。都是不吉利的。凡在“虚”时,领兵打仗者特别要警惕敌方的偷袭和进攻。

由此一来,单数也就变成不吉利的了。因为它象征着男无妻,女无夫,象征着鳏寡孤独、悲惨凄凉。所以汉将李广命运乖舛,颜师古认为他是“数奇”、“命只不偶”。所以民间忌讳单数。新年伊始,逢单之日必不出行;嫁娶送礼,务必成对成双,忌送单数;嫁娶之日,忌用单日,要好事成双,而且是双的越多越好,最好是年双月双日也双。所以古代忌讳在五、七、九月婚嫁,谓之“恶月”。民间择双日结婚,其价值取向之根源,就在于此。

4慎初始,明哲保身思想

旧中国是一个人权缺乏保障的社会。长官意志就是法律,强权就是公理。于是,人类自我保护的本能,使明哲保身、消极避世成为了个人保护自己的法宝。每一个中国人都象乌龟培养自己的甲壳一样,培育起这种自我保护的品质。于是,在这个举世信从的择吉民俗中,其吉凶标准很自然地就体现着这种明哲保身的乌龟哲学。象征着初始的甲、子、甲子、月朔日以及带子的日子,均为世人所讳。据《协纪辩方书》十二月月表统计,甲子、戊子、庚子、壬子、丙子这几个初始之日,大多只能洗洗澡,扫扫房子,剪剪手足甲,烧香求神,或者是干脆什么事也不能干的。请看下表:

 

 

 

 

 

宜祭祀沐浴入学者

宜祭祀沐浴修饰垣墙平整道途者

宜祭祀沐浴扫舍者

宜沐浴剃头整手足甲者

诸事不宜者

合计

甲子

正二月

八月

四、九、

十一月

 

五月

7个月

戊子

TAG: 择吉 阴阳五行 黑道凶日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刘道超

刘道超

刘道超,1955年生,广西柳州市柳城县客家人。广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教授,主要从事民俗文化与客家历史文化方面的教学与研究。

日历

« 2020-07-16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08584
  • 日志数: 453
  • 文件数: 9
  • 建立时间: 2009-01-06
  • 更新时间: 2011-08-13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