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大年情味足 ——《春节旧事》絮语 之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1-14 11:43:33 / 个人分类:年节解读

东风剪剪拂人低   巧撰春联户户齐

 

  如果说净化仪式拓开了超凡入圣的文化空间,那么,祭祀仪式则是这一文化空间的实际展演。传统祭祀仪式的重头戏有祖茔与堂屋祭祖,小年祭灶,大年三十请灶神。而今活态传承下来更多的则是与之映衬的张贴门神、灶神、春联、春条、春牌和门笺等。

  笔者早年在凤翔师范任教,逢年过节,街头散步,见家家门口守护着神荼郁垒或秦琼敬德威武雄壮地持刀持笏分立一边。也见过柳丝依依之侧,柔波之上,楼桥旁苗条女子宁静而立,名曰鱼乐图,听说是家有女儿者便贴这样的图谱替代门神。而在四川等地,家有女儿者,门神就是穆桂英。陕西葭县,门神则是两盆如意炉中燃烧之火……门神、灶神及诸路神仙的画图都显得庄严而神圣,但年画不仅于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世俗类年画也渐渐时兴。半幅生绡大年画,是陆游《出游归卧得杂诗》中的诗句,说明当时年画的范围超出神祇。蒲寿宬《题纯阳洞》诗句烟郭多年画似也说明这一情景。清道光年间李光庭《乡言解颐》中新年十事里就有年画一说:扫舍之后,便贴年画,稚子之戏耳。然如《孝顺图》《庄稼忙》,令小儿看之,为之解说,未尝非养正之一端也。并附诗曰:

  依旧葫芦样,

  春从画里归。

  …………

  赚得儿童喜,

  能生蓬荜辉。

  年节总是应时而来,年画也是应景的模式化,但却不会引发审美疲劳。与诸神绘制的狞厉之美不同,更多年画因世俗叙事而使生活由文本式的呼应转为新鲜亲切与温馨,因为那是通地气的生活写照,那浓浓的年味儿仿佛从画中弥漫而出,新年的步子似乎就从年画中轻轻迈出。而且,它能给儿童带来狂欢般的乐趣,憧憬的小心灵会像爆竹一样响亮在天空,朦胧中的祖先与神灵会在袅袅盘旋而升的气氛中给平淡的家庭镀上亮色。

  门神桃符既能衍生年画,也会衍生春联。王安石《元日》: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即是这一情景写照。每到大年,家家户户门口无不春联红彤彤。在这里,中国文学以与岁时节庆结合而刷新自身,建构了诗意栖居透地气的新样式。《燕京岁时记》说:春联者,即古之桃符也。自入腊以后,即有文人墨客,在市肆檐下书写春联,以图润笔。祭灶之后,则渐次粘贴,千门万户,焕然一新。这一切不只是当时人们的理性叙说,更有诗性的歌唱。明人刘侗等的《帝京景物略》为元旦所作诗句:

  东风剪剪拂人低,

  巧撰春联户户齐。

  春联这一文化样式一旦普及到家家户户,神圣性与世俗性便并列而出。神圣性在于祖茔祭祀之后起封门作用。意味着孩子别随意来串门子,我们正式过年了!世俗性就如同花儿朵儿叶儿果儿一样,自然成为村舍院落的文化景致。一年一度模式化的春联定格,渐渐演为时尚,成为社会热点,吸引更多的人介入其中。陆游曾在诗歌《除夜雪》说自己痴迷于撰书春联而忘却杯盏的情境:

  半盏屠苏犹未举,

  灯前小草写桃符。

  对于陆游来说,春联的仪式性并不那么强烈,似乎只是一种创作意念的呈现,一种心情意绪的宣泄。夜晚降临,窗外雪花纷纷,在别家可能春联早就张贴出去了,而自己半杯美酒一直在侧几乎忘了品尝,只沉浸在联语意境的酝酿斟酌之中。灯光闪射,诗兴如潮涌动不已,似成句在胸又似茫然无着,展纸挥笔,趁着夜色小草疾书……这是辞旧迎新的时刻啊,谁的思绪能不激扬飞驰?谁的笔端能不饱蘸情感而尽情书写呢?

  因为春联以贺年为旨,这就从根本上规范了它的总体走向与风致。春节是新年岁的一元之始,而在民间观念中,伴随着过大年的,不只是团圆的一家老少,还有应时而来的神圣的各路神仙,除夕时请回家的历代祖先。因而大年期间一切言行都须谨慎,不说破茬话,不打碟子不摔碗,不随意训斥孩子等。总之在营造如同神仙一般的生活情境,融融乐乐,和谐美满,在敬祖礼神的氛围中更有崇高意味。为营造这一境界,作为这一喜庆氛围的门帘儿,春联的话语自然乐观吉祥,向着神祇祈愿,向着理想诉说,甚至会偏侧而模式化如某种吉庆联千家万户用、年年用而不会觉得审美疲劳。古今春联因此形成了乐观的颂歌模式。它从某个层面彰示人们祈福扬善、珍爱人生的心情意绪。这或许是陶冶于农耕文明的年而复始播种希望的生产生活模式,或受惠于《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或浸润于儒家知其不可而为之的乐观态度等等,知道了这些,便知春联中多无凝重反思、石破天惊式的作品,自古而今,人们似也没有这样的创作传统与欣赏准备。

  春联是艺术性的,仪式性随即而来。纯文学是超越时间与空间的,不在乎载体的色彩与质地,欣赏阅读也不会受时空限制。素不讲究的文学阅读甚至会成为文坛佳话,如欧阳修所标榜的三上等等。而春联偏要较真,有着仪式的规定性。如质地是石是木是纸不可敷衍,色彩是红是白是蓝界限判然。它艺术层面讲究的是意境情感,是平仄对仗,仪式层面强调的是时间性、空间性与现场性俱在,这一文化空间的主人为抒情主体。哪怕他只是一介草根平民,平素轻似微尘小似蚂蚁,此时此际也要辞旧迎新,以顶天立地的形象,唯我独尊地将内心的向往以联语形式写于天地之间。

 


分享到:

TAG: 春节 仪式

耕田书童 引用 删除 耕田书童   /   2017-01-16 22:24:0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