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陕西古民居砖石雕》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12-11 10:10:06 / 个人分类:序跋点滴

序《陕西古民居砖石雕》

 

张志春

 

木雕、砖雕与石雕是中国古民居的三大雕刻艺术形式。民俗摄影家王山水先生以超越常人的毅力,以二十余年岁月之惨淡经营,出版了厚重的《陕西民居木雕集》之后,又将搜集来的陕西古民居砖雕及部分石雕集为一册,将付梓出版。在我看来,其砖雕部分尤为突出与系统,真是难得。

我们知道,在中国,砖雕艺术渊源可以追溯到鸿濛之初的古远。如果说陶砖是否与玉雕石雕8000年前共生还须文物支持的话,那么,新石器时代之初的白家文化陶器与后二者同在则是不争的事实。近日灞河东岸发现的距今5000年的六件烧结砖块,为彼时彼地玉雕艺术与技术波衍到砖雕层面提供了悠远的材质基础。再说砖雕的优势显然可见,它比木雕寿命悠长,比石雕易于取材更易于雕刻(历代的砖雕多存留于远离石山的平原地区)等,先民琢玉磨石之际再雕砖应该是顺理成章的选择。虽然至今还不易说清先民何时何地何故将加工的凿刀第一次伸向砖块,但砖雕问世之后未曾间断的历时性传承却是凿凿有据的史实。早年周原遗址曾出土西周残砖,正反面均绳纹,反面四角有乳钉;周原春秋战国墓室曾发现大量印纹砖;汉画像砖颇为普及,砖模印压之外,更有阴刻阳刻高浮雕浅浮雕等技巧与造型;魏晋以后,砖雕工艺逐渐拓展并与建筑结合,始现仿木构件的砖雕;宋代《营造法式》所记“事造剜凿”即指砖雕;元代砖雕开始用于建筑的多个部位;明为繁盛期,计成《园冶》记述砖雕“历来墙垣,凭匠作雕琢花鸟仙兽,以为巧制……”;清更是登峰造极,砖雕成为专门行业,从业者称为“凿花匠人”……,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寄意砖雕亦堪传。

过去一般说及古民居砖雕,大约言必称江南,陕西往往处于边缘状态或者遗忘的角落。其实这一方土地厚重的积淀是全方位的,最古老的。古民居中的砖雕自不例外。我知道,王山水在他的民俗摄影过程中对此陆续有所发现。吸引他的,是那些精致的构图与深邃的寓意;刺痛他的,是未拍刚拍的旧民居拆毀荡尽的情状;燃烧着他的,是老冉冉其将至兮人生不能白白来一趟的激情……,于是乎他义无反顾地上路了,无论是遍访于市井,还是搜求于散落的村镇,抑或奔波于千里外的山野与朔漠,他以一已之精力、能力与财力,踏遍三秦,叩访每一处古建遗迹。二十多年来,王山水以几乎地毯式摸排的方式将这一方土地的古民居砖雕网罗在手。一卷编定,所经历的一切辛苦辛酸似乎都可以释然。在这里,汉江泾水渭水乃至无定河流域种种形态的传统民居砖雕作品整体呈现出来,这种特殊的衔接精英文化与民俗文化的建筑“图谱一旦有序罗列便别有意味。它带着时间的脉络发言,也带着地域的风采发言;既有十三朝古都皇家建筑风范波衍之遗痕,又有民间文化大传统积淀的生意盎然的草根智慧与童心意趣;历代告老还乡的官宦们借此点缀家园,传播文化;古来有所追求的基层精英借此教育子弟,照亮前程……,谁能说如此浓郁的史诗格局与地域情调不是中国砖雕史与美术史上浓浓的一笔呢?

事实上搜集与编纂的过程,也是王山水化蛹成蝶由摄影家转型民俗学家的历程。他喜爱摄影,早年研习数理化,一辈子职业是管理自来水,缺少人文研究训练,但他目光高远,立誓自学,敢于下棋访高手弄斧到班门!每拍摄一幅图,不顾年岁高迈,奔图书馆,寻找文献,请教专家,乐意和天下第一流学者对谈,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到彻悟不罢休。不少学者被这种狠透铁精神所打动。与王山水素不相识的古建筑学大家罗哲文先生曾欣然为其木雕集写序,就是典型一例。在彼此智慧的碰撞中,在刻苦地钻研与颖悟中,王山水的古民居摄影序列便不只是简单的图片汇聚,而是涵融弥漫着厚重的人文意味。在这里,选图罗列有序而精致,编选体例侧重于文化而新颖,每图都有相应的时间地点记录及历史文化的阐释。在我看来,这部著作即将成为陕西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构成部分。

 

黄土出身,未经水火难成器;

精灵入髓,幸遇琢磨始为珍。

 

这是我曾撰拟砖雕的一联。此时此地,植入此情此境,其意味或许可以延伸开去,更深一层。

                              2014.11.27


TAG: 古民居 陕西 砖雕

秦岭醴泉──张志春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志春   /   2014-12-11 16:09:40

谢谢宁老的鼓励和支持!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4-12-11 15:12:26
快当!好!好!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