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邮漫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11-20 21:09:35 / 个人分类:昔日文字

博主按:有时不经意间发现过去似已遗忘的文字, 甚至有惊喜的感觉,这是我写过的文字吗?见到了,就汇集在这里,让不同语境中的感觉互相对谈,或许还会滋生出新的感觉来。

 

集邮漫忆

 

 张志春

 

上小学时就与邮票有所接触,当时颇为惊异这小小的四方充满齿孔的画张竟与钱币所示的面值相同,而且它的神奇似乎和古代的关防大印一般,一封信件贴上它,汽车火车也坐得,轮船飞机也上得,便走州过县,畅通无阻。但知道集邮却是恢复高考之后的事体了。班上有几个同学集邮,看了真漂亮,集邮也成为话题,说起来也生面别开,趣味横生。但自己囊中羞涩,衣服鞋子都要姐姐一一手工缝就,遂逢年过节到街头坊间集联。后来在联语方面搞出了一点名堂,大约是因了集邮的激励罢。而我不知道的是,我的妻子——当时彼此还不认识——她却在集邮了。后来她拿出邮册一页页地翻给我看,惊喜、亲切、温馨。谁能料到集邮之外还有那么多的人生感触?那精致的小邮票上下翻飞,如夹在书页中的树叶与花卉,让我们忆及曾经的经历、憧憬与氛围。

大学毕业便到凤翔师范任教。同事王科勤先生知道我有一点邮票,遂慨然将他的几枚文革邮票相赠。经他的捐赠行为这么一包装,我似乎真的成为集邮家了。其实我只是欣赏,还不知邮票市场之门朝哪个方向开着呢。恰也在此时,出于对当时国内展开的轰轰烈烈的反奇装异服运动的反感,我开始了服饰研究。关注生活着装的同时,也渐渐关注起邮票中人物的服饰样态来。这就使得我在文献阅读中对传统服饰的不确定式朦胧想象在邮票图像叙事中得到了逼真与鲜活的确认,如看到了1990台湾版中华传统服饰邮票,那隋唐龙冠曲领具服;那唐宋钸头盘领杉袍;那金元瓦楞帽变线袄;那乌纱帽仙鹤服等等等等,庄严典雅、含蓄深沉、意味悠长,真真让人咀嚼不尽,沉浸并向往衣冠古国的神韵与风采。那也算是为我的中国服饰文化研究奠定了一点基础罢。继而看到了1999年版的中国56民族全套服饰邮票,那喜庆的气氛,歌舞的意态,除却汉族是演出优雅的便装,其他民族都是美轮美奂的具有标志性的代表性服饰,觉得倘若以“百花齐放”一词来这里描述服饰,再恰当不过的了。后来的服饰研究中除却关注文献,也特别关注图像,似也是在这里受到的熏陶吧。

不久我调回西安,恰也是一个以服饰教学研究为专业特点的西北纺院。在学校一次集邮展的时候,我突然兴致大发,遂将自己数年来积累的服饰邮票集为一组,将能够联想到的古诗词或古人话语中与服饰相关的内容一一链接,“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周易》)”啊、“君子正其衣冠(《论语》)”啊、“却嫌粉脂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杜诗)”啊、“与人相应,与貌相宜(李渔《闲情偶寄》)”啊等等,图文呼应,活泼有味,似乎有着彼此阐发此呼彼应的叙述文体,一瞬间成为集邮展出的亮点。瞬即成为朋友们同学们交谈的话题。接着一发而不可收,一步踩过去,便有通往天边的一条路出现在眼前,我便在报纸、刊物、电台、电视台上谈论起了服饰;继而开出服饰文化课程,培养服饰文化研究生,我的著作《中国服饰文化》也被列入国家级十一五教材。倘若追溯起来,自己的服饰文化研究之树,或许就是从集邮这儿起根发苗的呢。

                原载《文化艺术报》2010.11.24


分享到:
相关阅读:

TAG: 集邮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