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谓•原型•意义世界(上)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7-27 16:48:22 / 个人分类:饮食意象

 

 

称谓·原型·意义世界

——饺子文化

 

张志春

 

   饺子说起来,似只是面食的一个品种。可是它并非仅仅以实用功能,以呈现美味、递补热能和传送营养为自足目的,而是源远流长,不同时期的文化信息积淀其中。在其历史性的

演进中,或挪移其称谓,或隐显其原型,从不同层面构成了饺子文化独有的意义世界。

 

 

今天,人们会觉得饺子与馄饨虽相似而仍是两种面食。倘若诉诸文献,就会知道,在古代,馄饨为饺子初名。而且这一命名即切入了饺子的原初意象。

从文物角度来看,饺子源于我国有2600多年历史。1972年在新疆吐鲁番地区的阿斯塔那村的唐墓中发掘出了一些完整的饺子。此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人们就以为那是发现的最早的饺子。1978山东滕州春秋墓葬中的铜器中发现了几个饺子。19815月,在重庆市忠县的三国古墓中,出土了陶制饺子,且是花边饺子。

而在文献上,饺子亦可追溯到先秦。儒家经典之一《礼记》:“稻米二、肉一,合以为饵,煎之。”似是今日煎饺的记载。过去春秋时代饺子未出土时这一记述为人忽略,现在看来应重新细读了。而汉代的文献原为馄饨起源的共识。汉扬雄《方言》:“饼谓之飥,或谓之餦馄。”这餦馄就是后来馄饨的转音。据三国魏人张揖著的《广雅》记载:“今之馄饨,形如偃月,天下之通食也”。这种偃月形的馄饨即是饺子的形状,后世学者据此而认为馄饨即饺子。既能在汉代三国时代成为天下之通食,想来它出现的年代似应更向前追溯,因为一物由问世到成为天下通用的形式,那它的创制、完善与传播接受过程似应有相当的时间长度。

就是在今天,北方人叫“饺子”而南方不少地区却称之为混沌。馄饨在湖南长沙又名饺饵;湖北则是馄饨饺子混在一起叫;福建闽南一带又名扁食或扁肉的,都是饺子的别名;江苏则叫淮饺,从这些名称中便可看出两者之间的血缘关系了。.以致于《汉语大词典》“饺”词条下如此简洁明快地作二位一体的解释:“食品名。水饺,馄饨。”向前追溯,清厉荃《事物异名录·饮食》亦有如是记载。凡物须寻名而问实。因为一物的命名是大有深义的,原初的意象可能包孕其中。

国外的学者很关注这一奇异的现象。李约瑟《中国古代科学思想史》曾指出:“浑沌留下的最古老的遗迹,就是今天中国人普遍食用的馄饨,馄饨即混沌二字换上食字旁。这是一道汤菜,用很薄的面皮包肉做成。”他征引文献说其具有超自然功能,馄饨即以艾炸后有避邪作用。并且还深有感慨地说:“馄饨一定与上古的浑沌有关。一定与上古的祭祀和驱邪的风俗有关。今天爱吃馄饨的人,鲜有知道其上古渊源的!”

也许,饺子如此没眉没眼没鼻没嘴的面相且大肚能容的胸怀,与混沌大帝有些神似形似,这让人想到《庄子·应帝王》叙述的关于混沌大帝的故事

 

南海之帝为,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与忽时相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

 

后世文献直以混沌指开天辟地者,甚至直指盘古。南宋罗泌《路史》说:乃谓天地之初,有浑沌氏者,出为之治。《云笈七签.卷二》引《太始经》云:“昔二仪未分之时,号曰洪源,溟滓鸿蒙,如鸡子状,名曰混沌。”托为葛洪的《枕中书》:“昔二仪未分,溟滓鸿蒙,未有成形,天地日月未具,混沌玄冥,已有盘古真人。”则径以此鸡蛋状的混沌为开天辟地的盘古神。《太平御览》卷二引《三历五记》亦如是说:“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

还有学者从庄子神话出发,以为中央大帝混沌即指黄帝袁珂认定浑沌即黄帝。庞朴更作专文《黄帝与混沌》论证之。

于是更多的文献馄饨与混沌是浑然一体的,且指向了古远与崇高。清代的《燕京岁时纪》把它与天地原初的混沌景象联系起来:“夫馄饨,形有如鸡卵,颇似天地混沌之象。”这类文献不少,都无一例外地将饺子的意味指向了混沌境界:《齐民要术》卷九有“水引馄饨法”;《北户录》注引作“浑屯”,犹言“混沌”;《正字通》:“饨,今馄饨,即饺饵别名。俗屑米面为末,空中裹馅,类弹丸形大小不一。”;《食物志》:“馄饨,或作浑沌。馄饨像其圆形。”当代学者杨荫深更是直截了当:“馄饨之意或谓混沌,后乃加以食旁。”

于是乎,无论是混沌大帝,抑或是盘古与黄帝,这种种原型无不指向了天地未开时的远古鸿濛时代?饺子皮儿有讲究,或圆或方而裹挟馅儿在其中,这不是混沌天地一团包的格局么?古开天地的神话,讲天地一片混沌如卵,盘古、混沌大帝或黄帝界破混沌而开天辟地。吃饺子便是这一原型的模仿式传承么?

是的,混沌原型属于天地初萌开天辟地的期待与启蒙,是黑暗中走向豁然开朗的开拓与创造,这就是饺子原初的神圣意象。亦源于混沌的神话。于是便有了混沌破天地开的新境界新气象。在这种神话思维中,饺子初名馄饨的意味便清晰可辩。在中国人的观念中,它的食用重要性似乎不在于果腹充饥,而是一种庄严神圣的添福添寿添吉祥的仪式按照远古的风俗,馄饨并不是一年之中随时可以享用的食品,而是规定在正月初一第一餐时食用的;而包制馄饨(饺子)的时间则是在年三十的晚上。这一习俗在北方许多地区至今相沿未改,但其所蕴涵的神话本义却早已湮没无闻了。而北方民间大年初一吃饺子的一个重要讲究,或者叫仪式,一是大年三十备好料或包好(丰盛有余),二是全家聚集而餐(团圆相庆);三是各家比赛着抢吃早(开天辟地);四是吃饺子前要放炮(告知人神);五过去节日吃饺子之前,要上香点烛叩拜将饺子献于供桌祭神祭祖,然后全家人才能吃(天地人神共享)。如果将这些过程和讲究看作一个完整的仪式,显然意味着吃饺子成为一种惊天地的事件。

现在,除大年初一,冬至、破五、正月十五都讲究吃饺子。这里都有天地重开、万物初萌的特殊意味。在这里,饺子食用的时间也是那么特殊而意味深长,都是在除旧布新的大变化大转折的时刻:元旦,冬日过去春天来临的界点;冬至,太阳转向北回归线运行,冬天白日短到极限而变化,是寒冷已尽、春暖即开的时刻;破五是送祖先神灵归茔、自己独立开始一年生活之始;元宵节是神圣的年节与世俗的日子的交界点等等。甚至在“接风的饺子送行的面”这一习俗中,也可以感知那神圣意象的余痕,即劳顿风险的旅途已结束,咬破馄饨便开辟一道新天地。

艾利亚德曾在《神话与现实》中特别指出——原始部落社会的新年礼仪式几乎没有例外都是对于创世神话的象征性表演,一年一度的庆典活动具有促进宇宙的周期性自我更新的作用。神话的信仰者们也正是借助于新年的礼仪性活动强化复归乐园希望的现实性,体验重返初始之际的神秘与欢欣。新年第一餐的饺子让我们感受到这一点。于是,吃饺子便不只是一种饮食活动,而是一种庄严的仪式,一种神秘的图腾圣典(食之而具有图腾同体的功能),一种文化符码的演绎,它成为一人一家前途命运的预示与象征。吃饺子便是破混沌而开创出新的开地,这一刻,首先要有着天地初生的圆满与美好。便要抢着先吃,吃时要放雷子放几千长鞭,让天地知道让南天门内外云朵上的神灵知道,让九天之上的祖先知道。告慰天地,告慰祖先,此际一家庭情景要展开一片祥瑞的新局面了。吃饺子变成一种虔诚的仪式。似在追寻一种天地间初始的圆满。

2008春节期间,我在陕西洛川考察期间,主人端上了热气腾腾的单叶馄饨,即只以面片捏成近似饺子形状的面食。别无它物。见我好奇,主人介绍说这是古来年节中,给最尊贵客人的饮食。即便是上门的新女婿,一碗单叶馄饨就算是隆重的招待了。可见这一饮食在民间的集体记忆中仍是地位崇高,非同小可。

在古代,由饺子相似的正月初一吃鸡蛋习俗也有如此意味。据宗懔《荆楚岁时记》所载:“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燃草,以辟臊恶鬼。于是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各进一鸡子。”同书注引周处《风土记》亦云:“正旦,当生吞鸡子一枚,谓之炼形。”鸡子即鸡蛋。说是炼形,是在新年开始之际,如食用饺子一般,以鸡蛋之混沌期待塑造出一个理想天地呢,还是借助吞一“混沌”的神力而塑造出一个崭新的自我呢?由此可以猜知,饺子初名混沌,以及它所捏塑的形象,可能是模仿鸡子有所包孕的意象,甚至在创造之初也是受鸡子启迪的可能,试想,沸水中成形的荷包蛋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混沌状的“饺子”么?

 

 

后世文献中,饺子又称牢丸。

《初学记》卷二十六引晋束皙《饼赋》:“四时从用,无所不宜,唯牢丸乎?段成式《酉阳杂俎》:“笼上牢丸,汤中牢丸。形制与今日水饺蒸饺相同。

苏轼《游博罗香积寺》诗:“岂惟牢丸荐古味,要使真一流仙浆。牢丸,亦称牢九。有此异名,或是古人抄写遗笔掉点所致的错误,或是彰示三牲之礼最高级别的特指,待考。古代祭礼所用的三牲,牛羊猪各为一牢。牢亦称飨礼所用的三牲等。这样的称谓,既彰示以饺子所包蕴的馅料,又指出所谓饺子实为古祭礼与飨礼之余绪吗?

作为实物献祭,饺子出现在东海之滨,在春秋时代的山东古墓中;也出现在天山脚下,唐代的新疆古墓中;而在三峡急流之侧三国墓葬的铭器中,更有饺子陶制品的献祭出现。如此漫长的时间,如此博大的空间,小小饺子,全面覆盖,应是深有意味的。

作为饺子命名之一的牢丸是否意味着它是作为象太牢少牢之礼的配饰与点缀之类的物品,还须佐证,但这一命名本身却让我们有着这一方位的联想与想象。事实上,这种付食品以仪式感的现象只有置于神话思维的逻辑中释读才顺理成章。

 

 

至宋朝饺子又有了角子、角儿的称谓。宋吴自牧《梦梁录·宰执亲王南班右官入内上寿赐宴》:“凡御至第二盏,方进下酒酤豉,双下驼峰角子。”同时,《东京梦华录》也出现了“水晶角儿”的记载;《武林旧事》“蒸作从食”中有“诸色角儿”,说明宋代的饺子品种已经很多。到元明,品种更多,撇列角儿、驼峰角儿、烙面角儿等名称均在当时的文字记载中经常出现,大抵以角儿的馅心、皮子的性质和角儿的形状来命名。《金瓶梅》第8回:“妇人就问:‘角儿蒸熟了?拿来我看。’”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每届初一,无论贫困宝贵皆以白面做角而食之。”蒲松龄《聊斋志异司义郎》:“王大悦,师事之。使庖人以蔗糖作水角。宋啗而甘之。”等等等等。

角子的原型是什么呢?是儒学八宝图纹中的元宝纹饰,是金银锭。象征着富裕与恭喜发财的祝福。

1   儒学八宝图       选自《中国服饰文化》

2   金银锭

也许在后世看来,饺子既名角子,角儿,就是按元宝的形象捏制的。蒲松龄《聊斋志异司义郎》:“王大悦,师事之。使庖人以蔗糖作水角。宋啗而甘之。”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元旦》:“是日,无论贫富贵贱,皆以白面作角而食之,谓之煮饽饽,举国皆然,无不同也。富贵之家,暗以金银小锞及宝石等藏之饽饽中,以卜顺利。”近人徐珂编的〈〈清稗类钞〉〉中说:“中有馅,或谓之粉角----而蒸食煎食皆可,以水煮之而有汤叫做水饺。”有趣的是,虽然饺子拥有这一称谓,但一直延续到现代,角子仍是通用的小银币。鲁迅《而已集拟画象言——1929年出现的琐事》:“有博士讲‘经济学精义’,只用两句:云:‘铜板换角子,角子换大洋。’全世界敬服。”也许名称交叠的现象正是命名者原初要达到的境地。

直到今天,我们仍能听到陕西关中一带方言仍将饺子称角儿。千阳一带叫散角儿,合阳一带也叫角子,咸阳醴泉一带将蒸的大饺子叫角角儿,澄城蒲城一带直呼为吃角。吃角子,散角,角角,都是元宝碎银,含招财进宝之意。前些天课间,有位山东籍的学生告诉我,他的家乡方言中,至今仍称饺子为“角子”。后世民俗中有一普遍现象即饺子中包钱币,谁吃到谁有福的讲究,即是经饺子为元宝的意识在理性的餐饮中淡化后的又一次介入与强调。旅日学者周星曾撰文研究,搜集此类个案颇多,挪移以为据:

 

19937月,笔者在内蒙古赤峰市调查时,曾在大街上见到一家饺子馆的广告招牌,上面画着一盘盘“元宝”。清光绪十二年刻本《遵化通志》:元旦“昧爽,……以面做水饺,曰‘元宝汤’。”以东北地区为主,很多地方志记载,都说正月初一吃的水饺叫“元宝汤”,或称吃饺子为“揣元宝”。在老北京,过旧历年吃饺子被当作是“招财进宝”;山西省平鲁县一带,叫做“捞元宝”;在陕西省宜川,初一早餐据说吃的是“馄饨”,俗亦谓“吃元宝”;陕西关中一带,正月初一和初五吃饺子,因为形似“元宝”,据说吃了就不受穷。在黑龙江、吉林、辽宁等一些地方的民间,除夕夜或大年初一吃的往往是酸菜大肉饺,寓意为“酸宝”(谐音“拴宝”)河南省有一种“粉皮饺子”,把饺子与粉皮共煮,叫“玉带缠宝”;在三门峡一带,饺子往往配挂面、豆腐、凉粉、肉丁等一起煮食,称为“头脑汤”或“金丝穿元宝”。陕西省有些地方,把饺子和面条煮在一起,也美其名曰“金线穿元宝”或“金丝缠元宝”。在甘肃省中部,除夕夜煮饺子时,或要加少许面条一起煮,面条要细,饺子则要包成元宝形,名曰“银丝缠元宝”,喻意是长寿和发财。南方苏杭一带,除夕夜吃蛋饺和胖头鱼,鱼只吃中间留头留尾,蕴含的意思是“金银元宝”、“有头有尾”。从上述这些“民俗称谓”来看,视饺子如元宝实在是颇为普遍的俗信。

 

 

 


TAG: 称谓 饺子文化 原型

秦岭醴泉──张志春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志春   /   2013-07-28 20:19:33
谢谢宁老,这确是个值得注意的资料。阅读后再说。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3-07-28 13:44:20
临潼传说皎子别名饺耳与女娲造人有关。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