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6-25 16:51:12 / 个人分类:花园散步

三七

 

张志春

 

姐在西安一来就是多年。外孙女乐乐出生到现在——快上小学了,都是她照看。渐渐地也养了不少花花草草。而且比我养得好。她养的绿萝蓬蓬勃勃,如庐山瀑布,如李白滔滔不绝的古风;而我养的则似几案垂悬的流苏,似元人的小令。那天姐过来,说她养的三七蛮好,刚分过盆。问我要不?好养。

“是不是田七?”我想起刚在饭店吃过的凉拌的糯糯如木耳菜一般胖绿叶的美味。

不是。姐肯定地说。三七是一味药草,三年开花,七年入药。要是蚊子刚叮了,你拧一个三七叶子,揉汁要叮伤处,基本上就不咬不疼了。

哦,我还忘了姐是个乡村医生呢。

这几年苍蝇不多见,可蚊子不少。有的还随着实验室设备或留学或旅游的群体,从异国他乡,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是进口的呢。那黑白相间的花蚊,那黑黑如蚊沫的小不点,都曾给不少人以重创。那叮咬之处,或耳朵或手背或脚趾,又烧又咬又痛,种种难受只可为知者道而难为他人言也。常常半夜因此美梦变恶梦,再破梦醒来,若盼再入眠盼天亮而不可得,时间在这时候坚硬得不肯丝毫示弱,真是难熬啊。若真是揉一绿叶就能解除奇痒之痛,不是好事吗?就随口说好啊。

那天要?理想美好而单纯,但落到大地上就具体得多了。要去分盆,就得买花盆,还要腐殖质丰厚的土壤,还要侍弄……。我敷衍道,还要弄土呢,过几天再说吧。

清明时节驱车和姐回故乡。外甥女在果园里挖了一袋土。姐又说弄一盆三七吧。我急着上课去,推诿道还没有盆呢。

有次路过外甥女家,姐让等一下。须臾间,楼房拐弯处,小乐乐笑咪咪捧一盆三七盈盈而来。花盆精致如碗状,沿口和盆底茶色,而盆体大部是干净的米黄色。盆外一面有如剪纸如版画的田园风景,另面刻缕四字:“金玉满堂。”盆中三七翠嫩似水草,绿汪汪一丛。这就是三七,倘摄照一帧不就是立体的宋词么?

当晚仿佛为了验证似的,猛不防蚊子在胳膊上抽血一注。等觉察已是痛痒开始萌生的时候。急急步入阳台,拇指与食指环扣,掐下三七一叶。按在叮咬处,轻轻揉搓,只见绿汁涨溢,而平常那痛啊痒啊种种难受的感觉基本隐匿,仅余一丝回忆式的残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想那95%的痛苦都被三七化解了。

姐说刚叮就涂效果最好。哦,没想到还有个时间敏感维度。民间偏方智慧真是有趣且有效,遂想起幼年曾经亲身体验的种种治疗手段,如脚手破破了,揪一点刺棘叶子按住揉汁即可,甚至用路渠晒烫的面面土敷上就行;若出眼角(麦粒肿),或在夜里用冰冰的铁门闩子按在初肿处,或用指甲剔点牙垢涂涂就好了;头疼肚子疼捋一捋提一提揪一揪就立见效……,而这些,有的是我自己独立操作,更多的是母亲施治。是母亲的创造呢还是邻里乡亲互动习得的呢,是祖上传下来的还是某个医生播撒在村舍的验方呢?遗憾,当时没有问。

三七既是美景,又是妙药,当然要问问了。

 

                     2013.6.25


TAG: 三七

邵卉芳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邵卉芳   /   2013-07-01 15:19:45
妙招要学,美文更要读!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