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之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1-04 21:16:27 / 个人分类:我的记忆

百家之声

——上海行之四

 

张志春

 

晨,开幕式与大会发言。布置庄严大气。

刚进去,田兆元教授过来说介绍高春明教授认识一下。高个子的高春明即大步走过来,我们十多年前面谈过一次,算是重逢。高研究服饰几十年,特别是将出土文物中是服饰正面绘制展示出来,为当代服饰文化一大贡献。高说离开艺术研究所,开始筹建上海非遗博物馆,准备投资几个亿;想我多年就欲筹建此馆。无奈在陕西醒来早起来迟,至今仍是画饼一张;而对服饰颇多研究的高春明自然会对服饰颇多关注。倘若我的学生能进入此列,应是蛟龙入海虎入山,……,世事难料,许多美好的想法与意愿能有听众吗?

昨日是学者研讨。开幕式上多是领导与各界贤达的展演。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多年来的积习,不大喜欢听领导讲话。也许领导讲话不是低头对下的祈使句式,就是抬头面上的评功铺排句式,没有多少平起平坐的探讨语气。而上海各界的谈吐却听得入耳舒服。或者简洁而富涵哲意,或直通地气,或文质彬彬,或旁征博引,如沙海林致辞说,研究文化遗产,了解我们从哪里来;思考文化发展,知道我们向哪里去……;再如周汉民说,亚里斯多德说人们为什么来到城市,答曰是为了生活;人们为什么逗留在城市,答曰为了更好的生活;上海,一个没有生产出世界品牌的城市,这个城市本身却成为世界品牌……;他说中国城市化面临三大挑战,一是人口,二是资源,三是环境:当日本达世界产值9.8%时,耗煤占全世界的5.6%,油4.3%;而我们产值达9.7%时,耗煤达47%,油10.6%……。我知道他们工作在第一线,一切情况都清清楚楚,我们可能因宣传而振奋于另一端的成绩时,他们却清楚地看到了其中的问题。听了这个数字比对,久久不能平静。

阮仪三先生讲中国特色遗产的特色与保护,对千城一面万层一貌现象叹息,说是只讲科学性不讲人文性;寺院保护了,民居没有保护。神奇的具有防震功能的木结构建筑,源自7000多年前的河姆渡文化。1996年丽江地震墙倒柱不倒;汶川地震,维修的木结构房均未塌。李松讲两岸三地城市非遗保护的思考。说澳门的土地神未进入遗产系列,而是生活态的;内地活动多有报酬,港澳台则多是大学生,自愿的义务的。而我们多政府化、学者化。高春明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市场化进程。其中谈到亚洲非遗中心拟建三个分部,研究中心在日本,信息中心在韩国,培训中心在中国。而韩国亦准备将面条申遗。乌丙安先生谈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文化修复,直指现代文明与现代野蛮为双刃剑。指斥近半个世纪以来,城市文化遗产:物质——捣毁、损坏、没收、挪用、查抄;非物质的——禁止、监管、限制、变形、批判等等,造成严重的后果。应进行文化修复。如中元节解放后叫“鬼节”,这是为了否定而贬损的称谓。应将节日还给百姓,不许打造。……

真的,这就是上海,在这样的会议上,你会真切地感受到文化是直达心灵不可阻挡的力量。而我们平常习见的学术会上,领导们往往因为忙,或因只作附庸风雅在主席台闪现一下,便如华威先生另有赶场任务了。

                                      2012.9.14

 


分享到:

TAG: 上海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