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我曾经的学生 ——上海行之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12-23 19:14:20 / 个人分类:我的记忆

 

学生,我曾经的学生

——上海行之三

 

张志春

 

当拿到论坛指南,看没有一个时间空档,便知只有安心开会,无暇旅游或会亲访友了。可程华很早就知道了,电话从长安一路追到黄浦江畔。20多年前的学生,说要见一面,说李增秀也在,说20年不见了,要好好陪我上海一游,你说咋安排呢?

虽不是他的专业老师,可他认我,两班60多学生都喜欢我的课。多少年仍不时地传来问讯与念叨。他们本来是学工科的,一次散文大赛,个个却妙笔生花,篇篇文字写得让我爱不忍释。叫来作家朋友们评奖,赞不绝口。本来还有许多想法,后来因种种缘故只在广告栏里公布了一下。写的内容不记得了,依稀的印象程华二等奖,多反讽笔调,颇有成熟的思想力量;特等奖是李增秀,她文字灵秀飞动,水静流深。后来听说他们四级英语考试,两班同学一举通过。有这样的学生,就是圣人来教也会快乐,何况平凡如我辈呢?

其实我给他们代课时,是教师纷纷下海的时代。记得回故乡的一个月上树梢的夜晚,路遇一个出了五服的兄长,问:兄弟啊,现在干啥仕呢?答:教书啊。对方一惊,上前忙握住手:兄弟,没犯过啥事吧?干了十多年了,还教书啊!……过去盛传文革中某主任鼓励小学教师说好好干提拔你当售货员云云,人们只当笑料。而这位兄长的感觉折射出当时教师的社会地位。

而就在返校的途中,进城时路灯已四处闪亮。公交车刚停下来,忽听耳边一女子的声音:请问您是从某地上车的吗?抬头定神一看,一位年轻的苗条的女子侧立身边,微笑而面对,真的是问我。这是谁呀?天又这么晚,她又这么年轻!似乎感觉到我的犹豫,问:您就是张志春吧?直呼名字了,只有点点头应对了。她急切地说张老师我是当年你教过的学生啊!说上车时看着像您还不敢认呢。在她激情地诉说中,我知道,这是我做五年农民曾有的经历——以队请教师代理者任教半年时的学生。当时她应是小学四年级学生,不过9-10岁,而今20多年过去了。她说还记得我讲课时的情景,忘不了的故事,忘不了的语调,离别时读过都德的《最后一课》……。谁能料到,一个人20年前曾有过微弱地诉说,而今在却听到了那撞击到心灵最柔软处的回声。佛说一切因都不会消失,一切因都会以果报的形式出现。啊,我是教师,这就是我曾经的学生!

白天没有时间,晚上程华和李增秀来了。并告诉我他们是一家子!呵,祝贺!20多年的岁月,他们仍那么年轻,阳光!岁月在这里没有留痕,没有阻隔,彼此没有一丝陌生感,仿佛一直在身边,不用回想也自难忘记。没有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的体验。他们追忆西安校园的情趣;诉说着散落各地的一个个同学的近况,谁谁做实业,谁谁刚从国外回来在京谋发展;他们不断地变幻角色,现在做中外跨文化传通的事业,唯一不变的就是坚持学习,程华在攻读一门坚涩的经济学理论,还在学习西班牙语;李增秀说有时读书睡着了醒来再读,细想一下这不就是小时候的理想么?前不久同学杭州相聚,大家还说起我就是大学最难忘的老师;说到兴致处,遂打趣道:我一直想着你们,你们想吗,没良心啊!他们微笑着不反驳。而巧慧的李增秀则轻轻地说出当年校园里我的几个细节来。

聊至夜深仍无倦意。此时此刻没来由地彼此话题特别多起来,说起来也顺畅滋润。是因为他们风华正茂时我在场么?或者说我是他们心中母校的具体形象么?

知我翌日会罢即返长安,他们坚持作东而要辞掉会议午餐。一直到双双送我进侯车室而久久不愿离去。那挥动的双手,那微笑的面容,一直定格在我心中。

 

 

 


分享到:

TAG: 上海 学生

秦岭醴泉──张志春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志春   /   2013-01-04 21:30:59
谢谢宁老,谢谢麦子!
因感冒2012年底住院,出来已是2013年了.看到你们留言,真高兴!喜欢宁老的活泼厚重,老当益壮;喜欢麦子的巧慧叙事,清爽俊逸!
布谷布谷——麦子的成长空间 引用 删除 麦子   /   2012-12-30 10:33:09
我也想张老师了~难忘张老师。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2-12-25 06:35:22
可惜你不是我的学生,我的学生却不是你!感慨系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