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转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8-18 11:49:47 / 个人分类:服饰世界

                                                              衣服

 

 

                           郭勇坚

 

 

 

人每天都在穿衣,对于衣服早已司空见惯,习而不察,好似我们并不在意那不可须臾或缺的空气,一旦周围弥漫着古怪的味道或一阵香气袭来,在我们与存在之间撕开了一道裂缝,空气方才进入我们的意识。今天我突然心血来潮,准备去逛书店,出门照例要换衣,不巧妻子刚好不在家,只得自己到橱里找衣服,谁知翻了老半天,竟然不知道自己该穿什么出去才好,最后干脆取消了逛书店的意念。我这才发觉,衣服原来一直悄无声息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稍做思考,便发现衣服简直是人类所发明的最为古怪的事物之一。

为什么出门要换衣服?出门换衣服,不是为自己,完全是为他人,是为了使自己能够在他人的眼里留下较为美好的形象,保持体面,甚至吸引眼球。穿衣服本该是个人私事,但我们穿衣服似乎首先是穿给别人看的。我们从不为他人吃饭,为他人运动,为他人读书,但我们愿意为他人穿衣。

穿衣服出于需要。首先是防御的需要,如御寒以保护身体,防晒以保护皮肤;其次是遮蔽的需要。御寒与个体天赋的耐寒能力有关,因而是属于个人的事情,怕冷的不妨多穿,不怕冷的可以少穿,许多原始部落的野蛮人甚至完全不穿,坚韧的皮肤就是他们的衣服。防晒也与此类似。防御处理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遮蔽处理的是人与人的关系。归根到底,遮蔽当然也是防御的一种形式,但遮蔽是为了他人。只有在他人的注视下,我们才需要遮蔽自己。我们通过衣服遮蔽自己的身体,也隐藏了自己的内心。人类最早的衣服,大约是当初伊甸园中的亚当与夏娃用以遮蔽下体的无花果叶。亚当与夏娃吃了智慧之果,灵智顿开,立即意识到男女有别,羞耻心油然而生,便顺手扯过无花果叶遮住关键部位。一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其力量一如在牛郎和织女之间横亘着的天河。衣服形成了,男女之间的距离也一劳永逸地拉开了,从此男女天隔一方,所发的语言,好似一声声若有若无的遥远的呼唤,回声可遇而不可求。人类只能借助鹊桥达到沟通,而爱便是无形的心灵之桥。

人类发现爱的心灵能力想必在发明衣服之后。先有离别,后有相聚。衣服是防御,是遮蔽,爱则是交出自己,敞开自己。防御和遮蔽带来封闭和孤独,爱则使人超越封闭和孤独的处境。衣服意味着隔阂,爱则是对隔阂的消融。当我们爱与被爱,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突然弭合,当自我向他人完全敞开的时候,衣服便解开了,脱落了。羞耻、防范、拒斥、隔阂与距离,随衣服一起如土委地。

但是,衣服的古怪在于,它既是防御也是进攻,既是遮蔽也是显示。譬如旗袍。旗袍是一个大块面的整体,把除胳膊之外的全身从上到下团团裹住,却又在腰部以下大胆地开了一道细长的缝隙,让大腿如鲜花绽放般吐露出来,走动之间,遮遮掩掩,若隐若现,似有似无。旗袍本身就像是一个欲说还休、似迎还拒的成熟女人,还有比这种女人更具挑逗性更有吸引力的么?我特别欣赏女性穿短裙。短裙是遮蔽,也是显示。遮蔽的是女性最重要的身体部位,显示的也是女性身体的最重要的部位。判断女性的身段如何,只看她穿短裙的样子足矣。穿着短裙的女性走路最为引人注目,假如她拥有一双美腿,那腰腿间曲线的流动、变化与韵律,便是罗丹的速写也画不出来。穿短裙而坐的女性魅力无穷,裙子在并拢的腿间投下一抹阴影,宛如山谷间升腾笼罩着的云雾,山色之美,美在虚无飘渺间。    

防御或进攻,遮蔽或显示,都是为了他人,都是由于他人的存在。人是社会性的动物,我们被注定了要在社会中生存,而衣服,便充当了进入社会的一张门票。衣服的不同穿法区分了文明人与野蛮人。孔子说: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如果没有管仲,我们就和那些披散着头发、胸襟向左开的野人差不多了。不同的衣服或不同的穿法还区分了同一社会的不同团体。在一个社会团体或社会阶层中,人人都穿着同样的或相似的衣服,如球员、僧人、军人、警察、法官、空姐,现代西方社会有白领蓝领之分。人要在社会总是扮演一定的角色,衣服便具有了确定个体身份的功能。古代中国皇帝穿龙袍,朝官戴乌纱,三公九卿,士农工商,服色各不相同。在鲁迅小说《孔乙己》中,到咸亨酒店来喝酒的人们,有短衣帮穿长衫的之分,前者站着喝酒,后者坐着喝酒。孔乙己,是无论如何都要穿长衫的,因而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大约孔乙己只有一件长衫,平时居家过日子是舍不得穿的,到咸亨酒店买酒喝时才特意拿出来换上。

当我们不得不为某种社会角色而穿着,为他人的注视而打扮自己的时候,衣服便是一种包装,穿衣便是一种包装自己的行为。这样看来,各种形式的衣服就太多了。

名流、学者们自我介绍的文字,往往写上许多头衔或称号,如某某协会会长、名誉会长、秘书长、理事长、常务理事,某某公司高级顾问,某某大学特聘教授、名誉博士、访问学者,博导、院士之类。头衔或称号便是一种包装。包装自己,自然是为了向他人推荐、推销自己。我见过一个来中国讲学的日籍华裔教授,见面就递过来一张名片,上面赫然印着四科博士的字眼,我一看就吓了一大跳,立即将自己的心理频道调至必恭必敬的状态,低首下心,聚精会神,准备接受一番来自高山之巅的知识洗礼。和他聊了不到一个小时,我发现这个四科博士水平不过尔尔,不免大失所望,迅速将心理频道调回正常状态了。等他不住地吹嘘自己的成就,宣称自己在某些领域的影响和创价学会的池田大作相当时,我的心态已经完全居高临下,且暗中鄙夷了他一回。曾有一位教授送我名片,上面除了“××学院院长之外,居然还印着“××艺术资源研究课题主持人

博客也是我们在网络上的一件衣服。博客本属个人的空间,但它是为了来访者而设的。为了招徕顾客,提高点击率,博主想方设法使自己的博客显得有个性,于是花花绿绿稀奇古怪的博客遍布网络,争奇斗艳,各领风骚,在博客之间游荡,有如置身于闹市。博客相当于现实生活之外的海市蜃楼,一种世外桃源,可以让人生活在别处,可是我发现如今的博客,一点海市蜃楼世外桃源的气象也无,倒是和时装表演没有两样。

衣服形形色色,不计其数,在在皆是,荣誉、名声、地位、职务、头衔、权势、出身、财产……,凡此种种,都是衣服在社会中的表现形式。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服装崇拜的狂热情绪,将我们席卷而去,如同奔腾的河水带走一块浮木。我们本来把衣服当作通向社会的一张门票,结果却陷入衣服的重重包围之中,动弹不得。衣服差不多要将我们埋没掉了。衣服反过来支配了我们。这便是衣服最大的古怪之处:不是人穿衣服,而是衣服穿人。

譬如,为他人而穿衣,为包装、推销和兜售自己而穿衣,自然要追求花样繁多,追求新奇,追求时髦。我曾经是很喜欢穿新衣服的。我藏有一张兄弟合影的旧照片,照片上的我穿着一件暗绿色的夹克,眉头紧皱,满面愁容。那是大约十六七年前,大哥从日本回国过春节,大年初一上午,他兴致勃勃地呼吁照全家福,还要三兄弟合影,可是那天我情绪低落,一点也不积极配合,因为我没有新衣服。一件衣服就败坏了我的心情,照片上拍出来的是一张愤世嫉俗的脸,仿佛整个世界都与我有着深仇大恨。这张照片现在成了我的一篇《皇帝的新衣》,它见证了我当时的人生态度,记录了我永远的耻辱:我与生活、与世界的关系,竟然取决于衣服;我的生活质量之高低,完全被一件新衣之有无所衡量。

梭罗曾经到一家服装店定做一件衣服,女裁缝郑重其事地告诉他,现在他们不时兴这个式样了。梭罗感到,女裁缝说起他们两字的语气,好像她说的是命运之神一样的某种非人的权威。擅长脑筋急转弯的梭罗,当即决定用同样的方式来答复她,他也带着一种神秘的口吻说道:真的,近来他们并不时兴这个式样,可是现在他们又时兴这个了。

人们常为时尚牵着鼻子走。时尚往往是盲目的、带有欺骗性的,今天流行的,明天就过时了,最古老的有时就是最新潮的,新瓶常常装着旧酒。追逐时尚,与时俱进,无异于认影为形,认贼作父,舍己从人。时尚有如一位风情万种翻云覆雨的青楼女子,唯有具备了梭罗般清醒的理性才能不为所动。时尚是一种强大的外在力量,必须具备同样强大的内在力量才能与之抗衡。关于衣服的时尚总是不断变化的,可是穿衣服的人是不会变化的。

衣服就是外表,而时尚是肤浅的,过分关注衣服追逐时尚,使我们只能看到生活的肤表,使我们只能活在生活的表面之中,使我们看不见生活的本质和真相。走在街上,款式新颖花枝招展的衣服确实最吸引眼球,但在这种衣服底下的人,也许竟言语无味,俗不可耐。看得见的是虚假的,看不见的才是真实的。当我们只认衣衫不认人的时候,我们往往忽略了在西装革履道貌岸然之下,可能竟隐藏着衣冠禽兽披着羊皮的狼。当我们发现一个人沽名钓誉名不副实时,我们对他的敬意立即荡然无存,就像看到黄金般富丽堂皇的包装之下不过是破铜烂铁,就像买到假冒伪劣的产品一样大呼上当。梭罗说过:衣服没有了人,就可怜和古怪起来。

人并不等于他在社会上所扮演的角色。人的本质是他的人格,而不是他在他人眼中的形象。关键在于我是什么,而非我被看作什么。出门换衣服,这一举动把人的生活区别为两个,即面对自己的生活和面对他人的生活,或者说,本真的生活和非本真的生活。

一个人呆在家里,我们当然也穿衣服,然而这时是人穿衣服,而非衣服穿人。既然不为获得他人的赞美和羡慕而穿衣,我们自然不会选择最昂贵最时髦最新鲜最漂亮的衣服,而是选择那种穿着最为舒适的衣服。什么是穿着最舒适的衣服?《庄子》说:忘足,屦之适也;忘要(腰),带之适也。最好的鞋子是穿上便忘了脚的鞋子,最好的腰带是那种系上便忘了腰的腰带。能够让人穿上它而不妨碍任何自由活动,甚至让人觉得就是自己身体一部分的衣服,才是最舒服的衣服。这种衣服,常常是伴随自己多年的旧衣。在这种旧衣上面,打上了我们的性格的烙印,好似我们在反复阅读的书上作下记号,而旧衣,也清清楚楚地体贴入微地熟悉了我们的身体和每一寸肌肤,如同深入阅读过的书完全了解我们的思想。这样的衣服,扔掉或送人,都是一种极大的遗憾。我们与这样的衣服的关系,是树干与树皮的关系,而非花茎与花朵的关系。我们穿衣服不是为了体面,而是为了自在。

自在的生活是本真的生活。自在,意味着自我作主,不为外在的环境所左右。只有不为外在环境所左右的人,才能一劳永逸地征服衣服,避免沦为衣服的奴隶。这样的人便是出门换衣,便是梳妆打扮,也能够将外在的与内在的统一起来,把遮蔽的功能和显示的功能统一起来,衣服成了他的内在个性和内在气质的完美展示。这样的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也有着一种如入无人之境的洒脱。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摹本)中题有一句话:人咸知修其容,莫知饰其性。这句话给我的印象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十年之久未曾忘怀。一味赶时髦的服装膜拜者并不知道,真正打动人的,真正有风度的,却是那种不被外部和外表所左右的人,是那些无论穿着什么衣服无论处于什么场合都显得格外自在格外洒脱的人,如毛姆小说《刀锋》中的男主人拉里。

过着本真生活的人,有着洒脱情怀的人,即便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便装,也能够穿出贵族的风采。古希腊人的著名的图尼克衫,其实不过是一块平淡无奇的布,随随便便地披在身上,几秒钟之内便可以卸掉。然而这块简简单单的布,一旦搭在苏格拉底身上,却具备了雕像般的风范与庄严,剪短几分,搭在舞蹈家邓肯身上,舞动起来,竟透出几分自由女神的仪态,林中树妖的灵性。现在中国和尚所穿的普通袈裟,据说是明代百姓的日常服装,灰不溜秋,毫不出彩,可是僧人们穿在身上,配上芒鞋,行动起来,毫无挂碍,潇洒出尘,飘飘欲仙,而那些肥头大耳心宽体胖的大和尚,穿着披金挂彩的大红袈裟,反而没了这种出世感觉。牛仔裤超越了一切阶级和身份,男女老少皆宜,取消区别,抹煞等级,正因为一切归于平等,一切社会性的差别都被取消,才穿出了我们的本来面目。衣服隐去了,个性却显现了。内心越是丰富,穿着越是简单,这几乎可以视为一条规律。

衣服在日常生活中是重要的,但有时我们要忘掉衣服,超越衣服,才能回归自我,才能活出本来面目,活得自在,活得洒脱。   2007-5-26


相关阅读:

TAG: 衣服

去俗居——我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空里流霜   /   2011-11-29 20:09:53
如果当时发生的事情确实值得当事人开怀,那么这种搞笑就是好的,但如果笑声仅仅来自于看客对于当事人愚蠢、无能或尴尬的比较优越感,那就是赵本山之流的跳梁伎俩了。
衣服也一样。如果只考虑别人对自己穿着的感受,那就于丧失自我的小丑无异了。
蓝树叶—马丽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mali1898   /   2011-11-20 16:59:16
是人穿衣还是衣穿人
秦岭醴泉──张志春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志春   /   2011-08-18 17:02:04
,说得极是。虽非英雄,但所见略同。
瑶族小妹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瑶族小妹   /   2011-08-18 14:03:49
得体的打扮是对别人的尊重,也是愉悦自己。

刘老师是最好的榜样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