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世纪的随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6-16 10:21:45 / 个人分类:我的记忆

 

 

 

上个世纪的随感

 

张志春

 

有时突然看到过去写的文字,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即错谔惊异,这是我写的么?仿佛事过境迁,当时情景不复再现,当时思维路径也不能追踪。下边这段文字便是,没有日期,没有背景,只一段没来由的自白。只能凭存档知是上个世纪的文字留痕。

 

   

   

   当身体的某一部分以疼痛来显示自己的存在的时候,那么,作为生命的整体在无形中就受到了伤害。

   

   

   

   生命是实在的,时间也是实在的,虽然她们显得来无影,去无踪。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这虽是一个从古到今无数哲人思考过的问题,但仍值得每个能想到这一困惑的朋友再思考一番。在人生途程中,能有所惑的人是有福的了;对于惑能有所探究有所梳理的人,是在不自觉中拒绝着平庸,升华了生命。

 

   

   

   不可否认,老子的善处下,庄子的处于材与不材之间,都明晃有一个“忍”字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忍即韧,天下多有不平事,不忍何以持久?古训有小不忍则乱大谋,诸葛说淡泊宁静,普希金诗云不顺心的时候需要冷静,郑板桥讲难得糊涂,都是对一些事情看开看淡之后忍了,有什么了不得的?忍即仁,人常说有容乃大,容就是忍,容忍异已,能有有话好好说的雅量,也许就是厚德载物的宽阔仁慈吧。

 


TAG:

秦岭醴泉──张志春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志春   /   2011-06-16 10:45:33

呵呵,几年前和畅广元教授吴天明导演吃饭,话题引到吴曾来学校讲座,谈及为拍《老井》在山西太行山石玉蛟村的种种佚事,吴大手一挥,呵呵笑道:“那都是一百年前的事儿了!”
黄景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景春   /   2011-06-16 10:35:10
我们都是跨世纪老人了,沧桑!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