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 (刊于2021.3.5《教师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03-05 16:20:34 / 个人分类:春天消息


 

惊蛰节气到了。你听到那来自天边的隐隐雷声吗?大地暖意微微,冰雪消融,空气渐趋温润,冬蛰的虫蛹开始转动于地下……,古人敏感地察觉这一切,夏小正》曰:"正月启蛰"。而“启蛰”这一名称至今仍在汉字文化圈的日本得以留存。我们知道,一个生机盎然的自然舞台大幕开启了。

是呀,有立春旗帜似地扬起,有雨水清澈地浸润,经历了漫长而寂寞的冬季,郁积已久的花卉毅然绽放。“忍看节候变匆匆,花树交加怜白红”(东汉刘雄《惊蛰日街行》);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韦应物《观田家》)。也就是说,在这震启动物的节令之前,震启植物的自然律令早已神秘地颁布并令人敬重地践行着。你看:凌雪犯寒的腊梅仍然纷披枝头,浓郁的香雾布朗运动般弥漫开去;迎春花开了,起初散开的点点黄金早汇聚为一片灿烂;三九时节鼓起花蕾宣示未来的玉兰挺身而出,似云中君霓衣风马横空而来,又似白鸽子衔着严寒退却的微笑飞来;红梅满枝绽开朵儿,如含蕴着红日光芒的云霞从地平线升起;白梅静洁清雅,一团白云悬浮田野;杏花活泼泼岂能落后,花骨朵儿由红而白,粉粉嫩嫩的,似小姑娘纯美的脸蛋……更不用说自深秋开来坚守一冬还要盛夏结果的枇杷花了。这些应季而来的花朵,果敢宽宏,挫风雪的凌虐为滋润,深藏的抱负化为袭人的芬芳,化为柔和的瓣朵,化为赤澄黄白的愉悦之色……,为了世间的美好,定格为生命地绽放,美丽地喷薄。或许,她们早就知道太阳从冬至起身,向北回归线走来,可身边仍乍暖还寒。但季候到了,久久地期待,不就盼着此刻的来临么?于是乎,不需要恒温的气候暖场子,不借助绿叶前呼后拥陪衬助阵,就这样,豁出去了,一朵朵纯然盛开!把最精彩的展示出来,把最亮丽的呈现出来。无须依赖外在的别个,难道花朵自己,不就是早春最美的气象么?!

古来讲惊蛰三侯的第一侯为“桃始花”,似乎在告诉我们,花卉纷纷以美的直觉造型,就是植物界的“惊蛰”。花儿朵儿看似柔弱,实则风骨铮然,花形玉质,是动物惊蛰的预演,且为动物界展示了风范。

    事实上,大自然的呼唤自是无形的律令。陶渊明《拟古》就描述了这一奇观:促春遘(gòu)时雨,始雷发东隅。众蛰各潜骇,草木纵横舒。确乎这样。那些入冬藏伏于深土之中不饮不餐而蛰的动物,或许因外在的神秘话语,或许是内在的庄严使命,将在此时陡然惊醒过来。

难道不是么?“一声大震龙蛇起,蚯蚓虾蟆也出来”(张元干《甲戌正月十四日书所见来日惊蛰节)。蚯蚓将随着草根吸水而松土翻泥,让翡翠般的绿色从脚下漫延天边:蝉蛹将苏醒,一步步褪壳升华至更高的枝头吸风餐露,以悠长的嗓音唱响岁月;青蛙将从深眠的塘泥起身,惊叹般地融入酝酿丰收的合唱;燕子也听到了故乡的集结号,从天涯海角的南方回归,似乎摹拟着太阳运行的轨迹,而被古人命名为玄鸟的燕子,原本就是太阳鸟么?古来说惊蛰节侯除却花开,还有“仓庚鸣”、“鹰化为鸠”二侯。黄鹂(仓庚)鸣唱自因红肥绿壮,满目葳蕤;秋冬大地肃杀只见高空鹰隼的景象转换为耳畔身边布谷鸟儿(鸠)季节的歌唱,这是多么令人欢悦地节侯啊!我们知道,虽然远在两千多年前,中国二十四节气太阳历法,为了避讳汉景帝刘启之名,而不惜屈尊于天子之威更易这一节气的称谓。但是,惊蛰啊惊蛰,你恒定的意蕴何曾扭曲消隐,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不就是启迪所有的生命,在这冬去春来、乍暖还寒的时节,该发声的就要以自己的嗓音发声,该飞翔的就要以自己的翅膀凌空飞翔么?因为在宇宙间,有的是大地,有的是蓝天。更为重要的是,还有那无数期待聆听的耳朵和注视的眼睛。

“阳气初惊蛰,韶光大地周。”(元稹《咏廿四气诗·惊蛰二月节》)如此说来,惊蛰便是季节年年如斯的律动,便是生命无目的性而又合目的性的历程。在我看来,如果说立春是建构了百花齐放的舞台,那么,惊蛰则启动了百家争鸣的幕布。

                              2021.2.25

 


分享到:

TAG: 惊蛰

秦岭醴泉──张志春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志春   /   2021-03-15 20:32:48
谢谢宁老抬爱!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21-03-09 16:28:11
细声细气说惊蛰,满怀激情迎朝阳。春节故都话佼子,实在是个小伙子!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