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民俗学博客开通了!

我的QQ日志“序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27 22:57:10 / 个人分类:山爹日志

我当爷爷了

发表于:2008年11月24日 14时12分35秒

来源:http://user.qzone.qq.com/996590317/blog/1227507155

 

我当爷爷了

2008年11月20日悉尼时间9时我的孙女徐可为(英文名艾可)在悉尼呱呱坠地,来到人间。我儿徐武媳张袆凌创造了一个美丽的生命。6个小时后在医院见到奶奶。之所以过了6个小时,是因为她的爸爸抱她从产房后门上了八楼,看着自己的女儿竟忘了给自已在前门等候的老妈打一个电话。这一看就是二个小时。害得老妈急,我也在中国南宁急,她外婆杨敏在武汉急!

    媳妇说从来没有见过徐武这么耐心过!

    看来徐武这个爸爸一定能当好!

    生命说来很短,一眨眼我己65岁了;生命说来也很长,可可出生才第4天,她的生命史刚刚开始啊!

 

感谢同学们

发表于:2008年11月24日 21时49分31秒

来源:http://user.qzone.qq.com/996590317/blog/1227534571

 

感谢同学们

首开QQ日志,受到同学们的热情鼓励,热情祝贺,

 

 

可可

发表于:2008年11月25日 16时42分8秒

来源:http://user.qzone.qq.com/996590317/blog/1227602528

 

可可

题记:2008年11月25日,可可爷爷徐杰舜教授,在广西民族大学红豆轩餐厅,为可可举行庆生宴。徐老师和他各个时期的学生八世同堂,其乐融融。大家频频举杯,隔洋跨海,为可可送上美好地祝福;同时也恭喜徐老师升爷爷级。

 

举杯邀可可,隔洋跨海话祝福。

 

可可睁眼看世界,八世同堂齐祝福;山爹大笑竖拇指,觥筹交错乐融融。 (韦小鹏)

    

    哈哈!可可的诞生竟改变了我的生活规律和节奏,同学们也非常热烈地热情地欢迎可可来到人间。昨晚在QQ中王晓艳说要徐老师请客庆祝可可诞生。不少同学附议。我想对啊!人类生命史上这么大的“事件”一一可可诞生,我们何不为可可举行一个诞生宴呢?说干就干,今天中午十二点,可可诞生宴在红豆轩红竹包厢正式举行。

    这是八世同堂的诞生宴:我为一世 、罗树杰为二世、覃锐钧秦璞为三世、梁冬平为四世、黄兰红韦小鹏为五世、温美珍高烈波为六世、丘文荣王晓艳罗波为七世、宋兴列赵杨为八世。八世同堂贺可可,可可,你长大后懂事时,看到这些,一定会非常感动的。是啊!刚出世就得到这么多叔叔、阿姨的关爱,多么幸福啊!!!

    人生易老,天难老。生命的生生息息,息息生生,靠的就是人类的繁衍,可可就是人类繁衍生命链中的一环!祝福您,我的可可,我们的可可!!!菩萨保佑!上帝保佑!阿弥陀佛!阿门!

 

2008.11.27革家印象与可可的呀呀之语

发表于:2008年11月27日 20时42分6秒

来源:http://user.qzone.qq.com/996590317/blog/1227789726

 

2008.11.27革家印象与可可的呀呀之语

26日清晨5.30起床后赶乘8.05南航32753号航班,于9时抵贵阳。凯里学院徐晓光副院长派小张接了我后,将我送到机场旁的贵阳学院,见到法律系的刘书记,10.30给一百多位本科生作了题为《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思考》。效果很好。这次到贵州意外地到了贵阳学院,发现这是一个很现代的学校。

    小张接了日本釜山女子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北原康司后,十二时又来接我。与贵阳学院的刘书记、王主任等午歺后直奔凯里。下午近四时,到达凯里学院。没想到正在建设中的凯里学院这么漂亮。相比之下广西的百色学院这一类的学院就大不如了。

16.20我在徐晓光副院长和科研处周处的陪同下,给同学们作了题为《中华民族从多元走向一体论纲》。与学生有互动,效果也很好。

    今天上午与雷启义老师一起去黄平县重兴乡望坝村考察。考察革(革字应加一个单人旁)家人),这是我这次到凯里的主要目的。革家人被识别为苗族,但近60年来,他们不认同苗族,认为自己是“革家”族。雷启义就是一个革家精英。一路上他与我谈了许多有关革家的事。我考察了一户革家,父叫金坤,母叫杨秀英,儿叫金碧凯(望坝村二组)。访问了族长廖先生。中午在重兴乡一家狗肉店吃饭,巧碰乡计生委雷主任是雷老师的中学同学,抢着给我们买了单。

    在回来的路上我与雷交换了看法:我认为要确认革家为单一民族已不可能,因此,革家应放弃政治认同,而追求文化认同,如同汉族中的客家人。其理论根据就是族群理论。雷基本认同。我们商定写一篇论文:《革家族群认同的思考与建议》。

    下午4时到凯里学院学报座谈。我谈了学报的包装与内涵问题。他佰大有依依不舍之感,我也在犹言未尽之意。无奈明天是凯里学院50周年院庆,大家正快着,快6时了,也只好约好以后多联系。

    

    下面就是开心事了。当然是可可带来的啊!上车去凯里市区之时,接到可可妈打来的电话,阿兰接过电话后,忽然听到“依依呀呀”之语。我正在想是什么声音时,阿兰说:可可在向爷爷问好啊!哈哈!哈哈!我开心地在汽车上开怀大笑。忙说快代我亲一下可可!

    可可呀呀之语,向我传来了一个信息:这是可可的原生态之声啊!彷彿向世界述说:我来了,人们爱我吧!我是可可啊!呵呵!呵呵!

 

2008.12.2贵阳安顺之行想可可

发表于:2008年12月2日 10时30分55秒

来源:http://user.qzone.qq.com/996590317/blog/1228185055

 2008.12.2贵阳安顺之行想可可

    11.28.从凯里到贵阳,住进了贵州民族学院学术交流中心,参加中国文学人类学学会第四次年会。见到了老朋友舒宪、新建、兆荣,以及多年不见的集美大学的夏敏,还有许多我还没记住的上述诸位的第子们,如荆云波、罗安平、李菲、王立志、马卫华、谭佳、安琪、谢美英、杨丽娟、罗等美女帅哥们!好不热闹!这些美女帅哥们对我的评价竟是“眼毒”,评议中能一语中的;在评议中又不乏幽默,说我“好玩”,“心态好”,故最喜欢我,叫我“徐哥”!被这些美女帅哥们称为“徐哥”!这是青年学子们给我颁发的一枚“勋章”啊!哈哈!我很开心!荆云波在给我的邮件中说:“徐老师和蔼可亲的为人令人倍感亲切,更难忘的是徐老师看问题犀利的眼光和分析问题的独到深邃,还有徐老师年轻的心态、风趣的言谈,都值得我学习和敬仰。”

我的QQ日志“序曲” - 山爹 - 平安夜中诞生,永远是一个草根人……

我的QQ日志“序曲” - 山爹 - 平安夜中诞生,永远是一个草根人……

我的QQ日志“序曲” - 山爹 - 平安夜中诞生,永远是一个草根人……

贵阳奇冷,住的地方小还不说,卫生间是公用的,很不方便,代表仍怒声不绝。我劝他们忍一忍算了,人家举办一个会议不容易。最无奈的是没有网线,上不了网。28日下午兰打电话来说了可可的许多趣事:

    可可很乖,每天晚上吃了奶睡下后,直到清晨5时才醒,吃了奶,换了尿布后又睡了。可以一直睡到9时。乖极了!这样大人也不辛苦!

    可可很乖,每天吃了睡,睡醒了吃,然后睁着眼,看着人间世界!

    可可很运气,妈妈的奶水很好,只要?充一点点奶粉。

    可可与他爸爸特亲,徐武给她换尿布,她一声也不响;她妈一凌给她换,她就哇哇叫!我说这是因为她生出来后,离开了母体,被徐武抱去看了两个多小时。这小姑娘一出世接触的就是徐武,她的第一记忆就是她老爸!所以徐武给她换尿布她特别乖!

    大家都很喜欢可可。近日可可身上发出了一点红点,阿兰抱着她,一一开着车去医院看,见到医生,打开尿布,调皮的可可放了一个屁,拉了一泡屎!医生幽默地说这是可可给他的见面礼!  

     可可的这些趣事,我本想赶快写进日志,可惜贵州民院学术交流中心没有网线,30日下午安顺学院屯堡文化中心的吕燕平把我接到安顺,赶去看了看花灯之乡马官镇。回来后住进了福源宾馆也没有网线,还没有热水,只好用电热壶烧了水,利用垃圾桶洗了个脚入睡。昨天去了周官村见了秦发忠 ,下午给安顺学院作了《中华民族大背景下的屯堡文化》的讲演 ,从4时到6时,整两个小时。晚上8时又与普定县刘敏副县长、马官镇徐开琳馆镇长、侯副镇长就花灯课题问题作了商讨。晚10时回到宾馆与吕燕平一起草拟了《普定县文化建设研究方案》。当晚给刘副、徐镇长发了邮件。忙了一天,洗了个热水澡,倒下就睡了。

    今天上午才得空上网写了这篇日志。但还没写好,安顺学院的司机小赵来了,接着吕燕平也来了,要赶路去贵阳机场,只好先保存,晚上回到南宁接着写。

    回到南宁,阿兰来电话,又高兴地谈起了可可,说她长肉了,手舞足蹈多了。小姑娘真乖,真可爱!

    啊!这小姑娘的性格真会替别人着想啊!

2008.12.6.草根不易草根坚强

发表于:2008年12月6日 17时32分1秒

来源:http://user.qzone.qq.com/996590317/blog/1228555921

 

2008.12.6.草根不易草根坚强

    认识贵州安顺周官乡刘官乡的傩雕大师秦发忠己三年了。三年中我与阿兰去了三次,自认为对秦己有了解,并让我的硕士生熊迅去做了硕士论文。

    回忆初次认识秦是2005年8月底在安顺西秀区与阿兰一起出席屯堡文化研讨会,住在天瀑大酒店。会都结束了,送别晚宴也快结束了,正准备离席,华东理工大的一位研究生带了一位农民打扮的人来见我,介绍说这位是仰慕我己久,但不敢来认我的秦。我一听十分感动,便说为何不早点来认,明天一早我们就要走了,太遗憾了!但我太想去看看秦的傩雕厂了,便问秦刘官村远不远?秦说:不送。我问:现在去晚上回得来吗?秦说:可以。于是我与阿兰决定去刘官村傩雕厂去看一看民间艺人的生存状况。

    这时已晚上七时多了,西秀区的领导不让我们去,怕路上不安全。但我主意已定,非去去可!于是,我们三人悄悄出了宾馆,秦叫了一辆的士向刘官村驶去。上了路听司机说有知道大约有五六十公里,路程并不近。且路状越走越差,到了周官乡后路更差了,汽车车蹦蹦跳跳中好不容易到了刘官乡秦家,也就是傩雕厂。这时已九时有余了。

    参观了秦的傩雕厂和陈列室,看到各种傩雕和傩柱,十分震撼,便动了让熊迅来做田野的念头,为此与秦达成了共识。临走时秦送了一面九龙鼻傩面作纪念,再乘车回到安顺时已半夜了。

我的QQ日志“序曲” - 山爹 - 平安夜中诞生,永远是一个草根人……

我的QQ日志“序曲” - 山爹 - 平安夜中诞生,永远是一个草根人…… 

  2008.12.1摄于秦发忠陈列室

    2007年7月和今年12月1日在安顺学院吕燕平的陪同下又去了两次,并于2005年9月就聘秦为广西民族大学汉民族研究中心的特约研究员,我以为我一直支持着秦的傩雕艺术,秦也一直与我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我以为我虽然不取讲非常了解秦,但也有所了解秦了。但是,从我进入秦的QQ空间后,我才猛醒:啊!我并没有真正了秦啊!更没有了解民间艺人的心态!

    秦在他的空间中不仅表达了他对草根文化的爱,足见他内心世界的丰富多彩!更重要的是他对草根文化,即官方所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真知灼见,对民间艺人生存环境的呐喊!阅后方知秦真是有水平!深感草根不易,更感草根的坚强。千百年来,处于草根状态的草根文化之所以能生息不止,就是因为有千千万万千秦发忠这样的民间艺人在艰难中坚持着!坚持着!



 
分享到:

TAG: 日志 QQ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