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民俗学博客开通了!

人类学与民族戏剧研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1-31 07:47:59 / 个人分类:我的讲演录

查看( 1795 ) / 评论( 2 )

              

          人类学民族戏剧研究

            徐杰舜

 

时间:200911819302130

           地点: 陕西师范大学雁塔校区启夏苑第十一层会议室

 

 

       李强教授、何玉人教授、还有诸位老师、博士、硕士,我今天,没想到到这里来参加这个会议,还要作这一次交流吧。我本来讲是大家一起座谈交流一下,本来是和师大的老师同学交流一下。昨天吃饭的时候有一部分代表也想听,今天会开得比较晚,他们人来得也不多。我们还是一个交流。

我作为人类学高级论坛的秘书长,这么多年来在人类学领域里,在推进人类学的发展、推进人类学这个学科与其他学科的互动,跨文化的交流方面、跨学科的交流方面做一些工作。为什么我要作这个工作呢?我个人是从历史学学科走向人类学,在走向的过程当中,逐渐走进了人类学。这个是我自己的感受,人类学这个学科它确实是非常有用的。

昨天在主持会议前我已经拜读了李强老师的论文,今天要做这个演讲呢,我把又拜读了李老师和柯琳老师的大作。我觉得李强老师是很有开创性的,要建构民族戏剧学,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事情。因为我们中国就有56个民族,我昨天也提到,我们长期以来没有把汉民族当作为一个民族去研究,只是注意到中国国家史的研究。所以他们现在写的中国戏剧史,那能够叫中国戏剧史吗?它只能够叫汉族戏剧史,余秋雨写的中国戏剧史,那我们还有55少数民族的戏剧他们基本不涉及。所以我非常钦佩李强老师在建构民族戏剧学的过程当中,充分认识到民族这个共同体的戏剧。那么在建构这个过程当中,李强老师在他的文章里,这本书《民族戏剧学》,实际这本书是一个全面建构民族戏剧学的一个宣言,而且作了非常充分的论证。正像他们自己也曾经说的,本来要取名为戏剧人类学的,最后定为民族戏剧学,这就说明什么呢?说明人类学和戏剧学本来就是姊妹,叫戏剧人类学也好,叫民族戏剧学也好,实际上也还是姐妹。在这里,一个学科的建构,尤其是要创新,那么它的理论支撑就非常重要。

   今晚我想讲4个问题:

   一、民族戏剧学的学科建构不能没有理论支撑;

   二、人类学可以与民族戏剧学牵手;

   三、人类学如何与民族戏剧学牵手;

   四、在学科互动中建构民族戏剧学的理论体系。

讲这四个问题,跟大家交流一下也汇报一下吧!

我也是本来对民族戏剧学不太了解,这次来开会,看到李老师的几大本东西,在会上又听了一部分发言,有一点点想法。但这想法呢不一定是对的。所以我想你们听得有用的,就拣去用一下;没有用呢就把它扔掉,就当我没讲。

我为什么要讲第一个问题:民族戏剧学的学科建构不能没有理论支撑。

昨天老师也给我讲了在这本书里面最后这篇文章里也讲到了:

 

综合上述历史文学资料和专家学者学术考证,我们大致可将民族戏剧学 定义与特征可概括为:“民族戏剧学是戏剧学所属的一门专门研究与探索世界各国诸民族传统戏剧的理论学科,它的基本特征是将相关区域民族的传统戏剧置入该民族特定的自然环境和社会文化环境之中,通过对个体或群体民族成员是如何根据自身文化传统去构建,特此使用传播和发展这些戏剧形式的考察和研究,以期描述及阐述有关戏剧的发生,基本特征,生存与发展规律,及其民族文化的特质”。

 

那么李教授的这个论证和这个阐述也就说明了他对民族戏剧学理论架构的一个基本点。

那为什么昨天我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呢?就是我觉得这个理论的阐述并不清晰,我们知道任何一个学科,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清晰的理论阐述,那么他就等于是一个人没有骨头架子。

大家可以想象一个人如果没有骨头架子,那就站不起来了。你有再丰富的资料,你有再多的血肉,你就是一滩肉,所以理论它是学科的骨架。

我们可以看,李教授的学生作了大量的田野,包括这一本书,都是很好的从各方面阐述了民族戏剧学。但是为什么我有这种感觉呢,我感觉还没有一个骨架把它支撑起来呢?就是觉得他在理论阐述上不明确他自己的理论到底是什么。因为李教授在下面提到了学术构想,包括国外文化人类学、国内民族学、民间文学与艺术学;学科互动很多,有人类学、生态学、社会学、宗教学、历史学、地理学、考古学、民族学、语言学,还讲了民俗学、文学艺术等等,谁是你的主心骨?

所以,我今天的讲话发言很可能有点不礼貌。但是我呢我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我希望我的讲话给老师和其他的同学们、其他的朋友在建构民族戏剧学当中有所参考。我刚才也讲了,讲得对就捡来用一下,讲不对就当我没讲,甚至等下你们可以批评我。所以我觉得理论是学科的骨架,没有理论的学科永远站立不起来。

因为,你有理论的学术眼光,你才具有洞察力。我在去年年底12月份参加中国民俗学会在天津开的一个年会。我当时就讲,那个会主题是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问题。我就说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给你们民俗学来做了。因为大多数作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都是民俗界的人。当时我说你们准备好了吗?没有准备好,你们理论上没有准备好,所以造成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当中出现很多的问题。就像浙江省就把《三字经》当作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来申报。所以类似这样的问题,因为它现在变成一个政府行为啊,民俗学就等于捡了一个大馅饼。当然也不讲仅仅民俗学在做,其他学科也在做,但基本上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的那些专家大多数都是民俗学家。

最近我听说,人类学要作为一级学科。因为人类学本身的理论体系非常的完整、非常的成熟。所以你没有这个理论,你的学术的洞察力要不就没有,要不就很弱。那我们做民族戏剧学的话,如果没有理论,我们如何洞察我们民族戏剧学的各种问题呢?就算你到田野作了调查,你又如何能够把这些调查材料支撑起来呢?就是如何能够对它进行概括、提炼、升华呢?

这就是一个理论问题了。理论虽然是灰色的,但是它是你的骨架。

那么正在建构的民族戏剧学当然就不能没有理论的支撑。所以我就很关注这一点,我很想了解。因为民族戏剧学这个学科它和人类学的关系太亲切了、太密切了。那么我们下面再来讲这个问题。这只是一个引头,我的引头就是说:民族戏剧学在建构、构建当中它一定要有理论支撑。

 

二、人类学可以与民族戏剧学牵手

首先我要讲什么是人类学。

因为我知道我们的在建构民族学中都用到人类学的一些基本情况,尤其是在《民族戏剧学》这本书中专门有一章来讲这个问题。但这一章并没有将人类学是什么,它只是对人类学的历史情况作了一点介绍。也就是说没有对人类学的基本理论有所了解。如果不了解,你怎么借鉴?那么什么是人类学?你们在书里面对什么是人类学有这样那样的说法,包括文化的概念在内。

但是,人类学的概念也是有很多说法,我想我们不要那么复杂,我最简单的一个体会:人类学就是研究人和人类一切行为方式的学科。这是我教学十几年《人类学概论》这本书最简单一个体会,人类学就是研究人和人类一切行为方式的学科。

研究人,主要指研究体制人类学这一块。过去的体制人类学那就是你的头发、肤色、眼睛,你的骨头怎么测量,高矮等等。现在的体制人类学发展为生物人类学,包括对基因的分析,是分子人类学。所以现在分子人类学发展非常快,这个我就不扯远了。

那么,还有第二部分,就是人的一切行为方式,人的喜怒哀乐、人的吃穿住行、人的一切活动方式,它都是人类学研究的对象。那当然包括了我们的戏曲。所以对于人类学这样一个学科,它就和我们现在要构建、构建的民族戏剧学有非常直接的关系。

第二点,人类学它是一个千手观音。为什么人类学可以和民族戏剧学牵手呢?

因为人类学是个千手观音。现在学科的发展,可以说是学科界限、边界越来越打乱,边界越来越消失。但在消失的过程中,人类学这个学科的主位作用倒越来越凸显出来。

首先我要讲为什么人类学的主位作用它能够凸显出来,就是因为人类学是研究人和人的一切行为方式的一个学科。那么人的一切行为方式,我们如果用现代学科的分类就把它解构掉了。历史、文化、经济、哲学、心理等等,甚至自然科学还要分物理、化学等等。这样的一种解构实际上它都是就某一个学科而言的。就经济讲经济、就社会讲社会、就心理讲心理、 就历史讲历史、或者就物理讲物理、就化学讲化学,它没有能够象人类学一样关注的是人和人的一切行为方式,人类学主位的东西就是人。实际上所有的学科,它的理论也好、方法也好,都应该是和人有关系,而恰恰人类学站在这个位置上的。

   所以人类学它是个千手观音。大家可以看,为什么在现代、后现代以来,像在美国,人类学的分支学科越来越多。

我记得很清楚,是03年吧,非典。03年的时候,我们一下子对医学人类学重视起来了。为什么?因为非典问题不仅仅是一个医疗问题,不是你来,来我给你看病,给你点药吃你就回去了。它涉及到流行病学、涉及到各种预防;涉及到你的政治制度、政治体制、医疗体制、防疫体制,一系列的问题。这是医学人类学的问题啊。那年我们广西民族学院学报组了一组“医学人类学”的稿,他们重视得不得了。实际上,从此以后,医学人类学进入了我们的中国,不仅仅包括流行病,包括艾滋病。头一次在中国开艾滋病预防会议,参加的人全部都是医学家、科学家,没有一个社会科学家。这个美国、英国拿钱的单位,不是有一个中英项目办,英国拿了多少千万,美国拿多少千万,在中国预防艾滋病啊,那人家不干了,你们都是医生,不能解决这个预防问题,你必须有人类学家来。所以这个时候,清华大学的景军教授以人类学家的身份参与到中英项目办,这才有了人类学家进入到预防艾滋病。我们的人类学家在这个当中作了很重要的工作。对所有的干部进行艾滋病的培训。因为那些干部什么厅级、省级的干部一听到艾滋病,他们头都大了,一听艾滋病就怕得要命。我们要对他们进行教育,甚至在中央党校开课对他们进行教育。所以我们有一个中央党校的老师,由此得了联合国奖,预防艾滋病得奖。

所以人类学它与所有的学科发生关系。历史人类学很牛啊!历史学有危机,历史人类学没有危机。经济学有危机,但是经济人类学没有危机,因为经济人类学关注的是人,它不是纯粹的经济行为。我曾经讲,现在还没有发展出来,但我觉得它肯定会发展出来。好比讲,化学。化学人类学也要发展。现在的人从起床到睡觉都被化学包围。你们想想看,为什么我们食品不安全啊?因为食品里有很多化学物质,包括添加的东西。包括我们这个纸杯都有很多化学的东西,没有化学东西它就硬不起来。但是所有的化工产品的制造者们、生产者们,他们只管生产这些产品,你是不是按照规定去用,他们不管。但是这就是很大的问题了。所有的化工产品都对人有影响,对人的影响大着呢。现在我们讲猪肉不好吃,因为是这是化学饲料喂养的。为什么到农民家吃土猪肉那个肉就特别香。现在鸡肉不好吃也是这个道理。不然人会被化学灭掉。为什么现在很多人讲孩子突然得了白血病啊?好好的孩子怎么会是白血病呢?我们有一位老师,它的女儿四岁的时候得白血病死掉,从此以后他再没有生孩子了。所以他现在这是作医学人类学特别认真。化学的东西对人影响太大了。现在有一个问题非常的可悲,幼小女孩子是性早熟,七八岁、十二三岁,早就发育了、乳房也大了。开始家长还以为怎么身体这么好啊,后来一查都是性早熟,而且都是过早过多的吃保健品造成的。现在这个比例在中国是八点几,几乎要接近西方国家的百分之十点几了。西方国家也是乱吃,乱吃垃圾食品。早熟并不好,把她的寿命缩短了。

   物理也是这样。物理人类学也会发展,所以人类学就是一个千手观音啊。我们现在每个人都有手机,现在手机控制了人类。所以《手机》这个电影那就是这样。你有手机你就被定位了。还有,你就说我们装修。今天下午,你们学报主编说他们个个都在装修。我说你们装修用什么地板啊,千万不要用花岗岩作地板。花岗岩有放射性。我们就有一个年轻的朋友,家里装修得很好,所有的地板包括厕所都用花岗岩。结果结婚三四年都没有孩子。一检查,是那个男的没有精子。谁杀的?放射性杀死的!恨啊!回家把地板全敲掉。又过了三四年,现在已经生孩子了。那你说不是物理在包围着我们。我们人被物理控制了,还被机器人管住了。所以人类学就是一个千手观音。人类学是千手观音,就因为它的主位的地位。

那么,人类学可以和民族戏剧学牵手,也是这样的原因。我们甚至于还可以简单的分析一下:

首先,人类学可以和民族戏剧学牵手,因为这两个学科有天生的血缘关系。说起来,实际上民族戏剧学是艺术人类学分出来的,是艺术人类学这个学科上分出来的戏曲人类学。我们恰恰不用人类学这个学科点来切入,而是用民族这个学科点来切入。在我们的架构理论当中,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戏剧。我们要把他们研究好、把他们做好。可能我们在写一个综合的民族戏剧史,包括中国各民族戏剧史,甚至全世界那么多的民族都有自己的戏剧历史。这是一个很宏大的理想嘛。

人类学和民族戏剧学天生的血缘联系是从两个方面表现出来的。

第一个方面,人类学对民族戏剧的学术关怀。我为什么有这种学术关怀,是因为人类学家将艺术视为文化的表现。我们把艺术作为是一种文化的表现,因为把它作为理解、把握、研究文化的路径之一。我们研究文化有很多路径,其中艺术这个路径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 而这个路径中还有戏曲这个路径,又是很有特色的。由艺术表现探寻艺术与文化之间的相关性,这就是人类学对民族戏剧包括民族戏剧在内的艺术人类学的一种现实的学术关怀。人类学对艺术的研究包括对戏剧的研究,根据关注点和采用理论方法的转变可以一般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萌芽时期。那就是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以前,2030年代,主要从进化论的科学式研究到历史文化论。这个过程根据人类学的发展进程而言。古典进化论是泰勒、摩尔根,历史文化论是美国的博厄斯。

第二个阶段是兴起。这种关怀的兴起,采用功能主义和结构主义的大理论范式的民族志来探寻艺术在不同文化中行驶的功能和意义。那我们在不同的戏曲的研究同样是这个道理啊。

第三个阶段是反思。反思这个时期,随着学科主体从客观到主观阐释的转变,现在特别强调主观的阐释。前面都是客观的,现在我们转了,实际上转到心理这块去了。所以七十年代以来大量阐述异文化艺术为目的的深描民族志,就像我们贵州的何琼老师,她作仫佬族的花灯也是这样的一种描述。但是这种深描的民族志,以及近二十年来通过反思和拓展议题,使这个领域的研究更加积极深入的加入到人类学的主体的主题当中。所以这样一个人类学对艺术对戏剧的这种学术关怀使我们肯定可以牵手。

   从民族戏剧学的角度来看,民族戏剧学的人类学取向也是两者能够牵手的原因。

我刚刚也已提到艺术人类学、或者是叫文艺人类学,现在普遍叫艺术人类学。中国艺术研究院,何玉人老师那里,方李莉他们不是在作艺术人类学吗?他们不是做得挺好吗?艺术研究院举起艺术人类学的旗子,在全国的地位就更高了。研究会就放在那里嘛。这样一个艺术人类学在现在是迅速发展起来,是一个新型的交叉学科,它产生许多新的理论观点和学术成果。内容包括很多,包括艺术人类学的总论,包括文学人类学。文学人类学做得非常的好,还有音乐人类学、美术人类学、舞蹈人类学、戏剧人类学、影视人类学、建筑艺术人类学、艺术人类学的方法论等等。说明民族戏剧也有一种人类学的取向。

有一个戏剧评论家,你们可能都认识他,我是看材料看的。四川剧协的一个叫做廖全京的,他写了一本论文集,叫《中国戏剧寻思录》。在这里面他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他提出:“戏剧是人类生命的一种存在方式”。这个观点正好说明了我们戏剧的人类学取向。所以先生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对戏剧进行的思考所得出的这样一个命题,不但从理论上回答了戏剧的起源、戏剧对于人类的意义,而且对于认识当代的戏剧变革和发展的复杂现象也具有启示意义。在其宏观的文化人类学的戏剧视野中来看的话,先生通观了中国古今戏剧的变革,而对中国未来戏剧发展趋势做出推测,认为中国戏剧未来发展会出现一种整合的趋势:在历史悠久的中国戏曲与异域抛来的中国话剧之间已经出现整合运动的轨迹,以一种现代意义上的中国戏剧形态,渴望在整合当中诞生。

当然我最欣赏的是他认为戏剧是人类生存的一种方式。也就是我们回到人类学的理论上去了。人类学是什么?人类学也就是研究人和人的一切行为方式的学科。那戏剧本来就是人类生存方式的一种表达,通过戏剧来表达人类的生存,包括生存的状况,包括生存的心理、人类生存的变迁等等。所以我觉得,人类学和民族戏剧学之所以能够牵手,就是从两方面,一拍即合,人类学本身对民族戏剧的学术关怀,第二个方面民族戏剧学的人类学取向。

实际上,我们不管是自觉认识还是不自觉认识,我们只要是作艺术,只要具体是作戏剧,一定是离不开人。这个人很复杂。你是演员,是一面人,你扮演的角色又是一面人;导演是一面人,被导演的也是一面人;剧本的编剧是一个人,剧本的编剧所采取的原始材料就是他的生活,这都离不开人。所以人类学与民族戏剧学这两者的牵手是必然的。

而我们作为民族戏剧学,如果是自觉地去牵手,我们的人类学取向能够建立在更自觉的基础上,那你的理论架构就会自觉、就会明晰,就会对民族戏剧学的研究产生方方面面的影响。那我们看看,如何产生?如何牵手?

 

 

三、人类学如何与民族戏剧学牵手

对这个问题,我想讲三点:

(一)人类学的理论特征对民族戏剧学的学术价值

人类学的理论具有非常鲜明的特征,这个特征我们一般都归纳归纳为四大特征:即普世性、整体性、整合性和文化相对性。我们也叫做普世观、整体观、整合观和文化相对观。

那么,这四个基本观点我们如何看得清对民族戏剧学的构建具有学术价值呢?

我们讲普世性,这普世观它所强调的是人都是平等的。没有那一种人他最先进,或最落后。为什么我们说希特勒的种族主义是反动的呢?因为他认为只有日耳曼人是最优秀的,别人都是劣等民族,所以枪杀犹太人。实际上犹太人是很聪明的。现在获得诺贝尔奖的很大一部分,都是犹太人啊,物理的、化学的、经济学的。我们中国人这么优秀,只有外籍华人有,本土还没有。那我们就不能说中国人就不先进了。不要这种自卑。因为人都是一样的属于同一个种属。 

现在白人歧视黑人,我们黄种人也歧视黑人,这种也是不好的。最近上海有一个姑娘,叫娄婧。因为她的母亲和一个美国黑人发生关系后生下她的,最后又没结婚,变成私生女了。

但这个私生女也特别漂亮,皮肤黑黑的,参加上海的什么比赛,脱颖而出。一查她的身世,讲她是私生女。在网络上讲了很多不恭的话,对她母亲讲了很多不恭的话。但实际上最后把她给炒热了。坏事变好事了。反映了中国人的种族歧视的思想。

我们自己也有这种想法。我们那时候读高中,我是武汉大学附中的。我们武汉大学就有一批美国朝鲜战争的俘虏在那里读书,美国黑人不愿意回国。在中国读书,结果他们在中国找对象结婚。我们就很想知道他这个黑人跟中国人生的孩子是什么颜色的。他们就在我们附中旁边,我们总想去看又不好意思跟着看。中学生嘛,好奇嘛。后来有一天终于看见了,那皮肤是黑不黑、黄不黄,巧克力也不完全是巧克力。非洲的黑人,真正的黑人,黑得像碳一样的。黑人很厉害,肯尼亚的黑人长跑是最厉害的,跑不过他。

所以普世性强调这一点。如果这个理论我们来探讨民族戏剧学的话,我们民族戏剧用的理论就要很明确很坚定的认识到,所有民族戏剧都是我们世界文化的一部分。没有讲,好,你京剧很经典你就了不起,或者你意大利的歌剧你就多么不得了。那是你们发展的结果,我很原生态的,包括我们广西介绍的北路壮剧,可能看起来也不怎么好看,听起来也不好听,有些年轻人说像牛叫一样,像念经,不好听,主持人没办法。你要知道,这是文化的源头啊!源头都没有了,你拿什么来汲取啊。

朱哲琴唱的歌为什么特别好听,她到西藏藏区去采纳那种最原生的东西,然后她把这些  归纳啊、概括啊、提炼啊,再把它升华了。每一个音符都能找到它的源头,那才厉害啊!是不是啊!

杨丽萍,所谓云南的《云南的响声》,都是把原生的东西搬出来,放到农村里隆隆敲有什么用?把它归纳起来、概括起来,提炼出来了,把它升华了。现在大量支持的就是原生态文化。

所以普世性使我们的民族戏剧研究者坚定我们研究所有民族的戏剧是正确的。不能讲,你这个是落后的民族,各方面是比较那个的,听起来,不好听,看起来也不好看。最近朱哲琴,专门到云南去采风。傈僳族有一个和有名的歌舞,都是别人来叫他们演出,给他们多少钱,他们表演一段,但他们从来没有表演完。因为表演完非常辛苦,他们光是走到表演的地方——乡政府,就要走半天以上甚至一天。但是乡政府又不接待他们又不给他们住一个晚上。赶到这里已经三四点钟了,要跳几场给她看。朱哲琴说我请你们来不是让你们给我表演一下,给我看就完了。我要的是全部,把全部的过程表演给我看。农民不干了,说:我们跳了一天了,我们已经跳了三四场了。他们一天要跳五场。最后朱哲琴作了很大的努力。最后农民妥协了。农民被她感动,全部表演给她看。

我们作民族戏剧的人如果没有这样一种普世观,我们就可能放弃了。哦,我到这边来我也很辛苦了,我也跑了这边也很远啊。你不去追到底完整了没有,那你有可能就漏掉最重要的东西了。农民他也是很狡黠的,你看我就给你表演一段,最好的最重要的我不演了。

民族戏剧学要有这样的一种观点。我们很清楚,我们来做,我们一定要很尊重你啊!大家都一样啊。现在我可能比你有点文化,我学历高点;你可能文化不高,会跳啊。但是我尊重他了,我认为他也是很先进的。这样的一种观点确立起来对我们的研究会很有用。

还有整体观

 整体观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很难啊,尤其是贯穿到你的研究全过程中去也不容易啊。随便举个例子讲,你研究一个民族,好比讲你到云南研究彝族,或者四川的彝族,那么你有没有对整个彝族的戏剧有所了解?昨天我们就问了仡佬族的田野。有人问:你是不是对所有仡佬族的都有了解?她说她不了解别的仡佬族,仡佬族是很分散的,支系很多,广西的仡佬族人数不是很多,主要的仡佬族在贵州。那么就不了解。但是如果我们一个专门研究仡佬族戏剧的人,他能对仫佬族的戏剧情况又有全面的了解,那就不得了了。我这个地方的仫佬族的戏剧表演是这样的,另外的地方又是另外一种。如果能把仫佬族所有不同地方的戏剧都了解,再加以比较下去,你这个成果还得了啊!?

这是讲一个民族,如果放大来讲,几个民族呢?你有了整体观,你要把这个仡佬族的戏剧情况把他放在中国戏剧发展的背景上去看,可能你会有不同的感受了。我想我们有些作具体研究的人他往往只看到具体的东西。花灯在贵州一带很流行的,用整体观你会联想到,安徽的花灯也很有名,安徽的花灯会有什么联系啊,你就会想啊。那如果没有整体观,你研究的这个地方就是这个地方了。那我觉得你的研究的层次、深度、广度就会受到影响。你很明确的树立了整体观,你就可以把它的背景放得越来越大。如果你的学问做到了这样一个更成熟的高度,你甚至于和世界某些的民族的戏剧加以比较。这种整体观指导我们非常有利。

另外整体观可以决定你所站的高度,我们站在地底上我们看到就是只能看到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就是这个仫佬族。再高一点,这个仫佬族有好几个,它有不同,可能有异同有异化,大体相同或者具体又不一样。你再站得高一点,哦!这个仡佬族在贵州不仅在仡佬族之间,还跟其他民族,好比讲跟苗族、布依族之间有互相什么互动和有什么影响。又站高一点。所以我觉得整体观对树立我们研究视野,确定我们的研究的高度都非常有指导意义。

第三个整合观也是整合论

这个也是说起来容易,在研究中要真正去注意运用这个整合也不容易。因为整合在研究的时候要注意这个问题这个内容互相之间是什么关联的。整合在某一个层面在运动上它会涉及到其他层面同样一起运作。你不关注到这一点的话你只看到一方面的运作。也就是说,你到这个村子里去,你只看到这个表演。

我这次刚到到赣州去了,有一个赣州的硕士生,要研究这个地方的抬阁。我说你们怎么做的,要了解他们本土是怎么讲的。我说你去了几天啊,他说:四天。那就不行。就算你把这个活动过程全程完整的记录下来,你也还不行。这个村子这个乡镇,发生这样的一个活动,那么他的背景是什么?你了解了吗?你还不了解啊?他作这个活动,跟它什么节日有关啊?也就是说,这个本身的一个事像,是戏剧也好,是民俗活动也好,客家人的事像,它跟这个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有什么关系。

所以整合这个观念要树立起来了,对我们进行研究非常有帮助。

第四、文化相对论。

文化相对论它所告诉我们的是,文化的优劣是不存在的,但是它是相对的。在这个地方你觉得他很落后,但他在他自己来讲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你可以想想他以前是什么样啊,更古老的时候是什么样啊,我们如果看不到更古老,我们可以在一些神话里面不是可以看得出来吗?

所以文化相对论也是我们研究民族戏剧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

那么人类学的这些理论特征:普世观、整体观、整合观和文化相对观,对于民族戏剧学的研究它都具有学术价值。

  (二)人类学的价值取向对民族戏剧学的指导意义

人类学的价值取向是什么呢?人类学的价值取向:

第一、 以人为本。

这是人类学非常重要的价值取向,也体现了人类学的人文精神。当然现在也讲得很多了。因为党中央也把它作为执政理念了。

为什么人类学能够成为一个牵手观音,它的主位的地位决定了它。为什么它会是主位地位呢?就因为它的以人为本的基本的价值取向。所有的学科、别的学科都是从它的具体学科出发,最后才到人。而人类学不同,人类学的所有出发点都首先是从人出发,最后还是要回到人。我们可以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农民工进城以后,首先是社会学家有事情做了。中央邓小平当时叫费孝通赶快把社会学恢复过来。这个社会怎么管啊,社会控制怎么控制啊,所以就有了一系列的管理方式出来,包括收容所,甚至于包括当时在深圳那些住家的,把门都从木头门都改成不锈钢了。八十年代的时候,我那次跑到深圳我的朋友那里去,他正在换门,而我们的概念中门就是一个木头门,从来没想过用铁用钢。他正在换不锈钢的门,我说你怎么这么吓人啊,做坦克一样的搞不锈钢。他说:小徐啊(他年纪比我大),你不知道,我这栋楼已经有两户人家被撬掉了,东西都搬光。我说你这个门多少钱一个啊?一千二!我的妈呀,顶我们三个月的工资。那时候,八十年代,这就是管农民工啊,到处都防范他啊。但是你深圳也好广东珠三角也好,没有农民工他能发展吗?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人类学家就出来了,人类学家的研究结果,没有农民工你这个地方都是死的。北京如果没有农民工,早饭没有人做,送牛奶的没有了,送报纸的也没有了;都是安徽人,保姆也找不着。是不是啊?所以提出了善待农民工。任何一个国家发展迅速都是和移民有关,美国也是个移民国家,澳大利亚也是一个移民国家,对不对啊?这样才善待农民工,农民工的一系列问题才开始有人关注了,包括他们小孩子受教育的问题,包括夫妻同居问题,包括留守儿童的问题,包括空巢老人的问题,都有人来研究了。所以现在来说农民工现在的状况与十五年以前的状况已经没法比了。这是人类学的研究成果。它重视人,所以人类学以人为本。

我们的民族戏剧学本来就是研究人。首先是戏剧本身,戏剧本身都是人演的,无论是电影、戏剧还是话剧,都是人表演的。我刚刚讲了,人是个演员,又是一个人,人和演员之间就是两张皮了。这就是我们民族戏剧学研究的。我觉得这个研究很有意思。你研究那些经典的戏剧,好比京剧也好、秦腔也好,再就是原生态的戏剧,你去比较好了。这个情况比较起来,你这个人,这个演员和那个演员,这个演员和这个角色,甚至一系列的差异都会出来了,你研究的思路会打开了。

 我们有些朋友,读博士,读的不是我的这个学科。来找我,说:哎,徐老师,我现在这个博士论文怎么选啊,没有办法。我的一个朋友,要研究江苏的吴歌,我说:你研究吴歌,好啊,没错啊。但不能研究吴歌的文本。吴歌文本在6070年代抢救很多,都记录很多了。那个你没有什么的突破。是不是能研究吴歌的传承,那些人都七八十岁了,你再不去了解他们的状况的话,可能他们都死了。以后就没东西了,他后来就听了我的话,他的吴歌研究不是研究吴歌文本本身,而是研究吴歌传承人。他博士论文做得很好,所以他很运气,他华东师大毕业后被复旦大学聘去了,他现在在复旦大学。

我还有一个搞思政的,他读博士他也不知道怎么做好。他不知道选什么题目好。我说你就作网络对高校大学生的影响。你去采访,做二十个大学生,再去作网站的老板,再去做作网管,你去搞搞清楚这个关系你才能作出思政在高校、在网络这么厉害、游戏这么厉害的时候你怎么去管。他的博士论文就做得有突破性了。

所以人为本的东西它对所有的学科都能给他一个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指导。所以我们民族戏剧研究当中,我建议我们要明确:我们在研究这个民族戏剧本身的时候,除了要把它是什么戏,把各种程序搞清楚外,你是不是还要去研究一下,演这些戏的群众呢?主要的演员、次要的演员,他们是民间的啊。我的一个硕士学生曾经作出一个师公剧团,就是壮族和平话人,我们是平话人,他受壮族影响,师公剧团。团长就是村委会主任,他具有双重身份,官方身份是村委会主任、民间身份是师公剧团长。到处去演出,而且收费又不高,那些人都是乐哈哈的。女的年纪也是三四十岁,年轻的比较少一点,也有二十来岁的也有几个。人家作土地诞,整夜演下来,第二天上午还要演。而且这种演出是表演和老百姓的参与搅合在一起。你要是在了解研究师公剧的过程中,同时了解这些演员,这些身份,那就是会有不同的结果。当然还包括它的文本和剧本,我们曾经就是看的道公的表演实际上都是一种仪式,道公的表演我们全部都把他搞清楚。最后这个道公对我们很好,把全部的道公的经书,都给我们。我们现在全部把它整理出版,所以南宁市的道公找我,要我的书啊。

我们如果是以人为本的思考问题,在民族戏剧学研究当中这种指导意义非常重要。你们研究的出发点就不仅仅盯着剧本本身,你们就会开阔视野了,作的东西一定是非常鲜活的。一定是很好看的。做一个成一个。所以我觉得以人为本非常重要,这个理论对我们有指导意义。

第二、尊重他者。

人类学的这个理念、这个价值取向,是决定了人类学之所以成为以人文关怀,以人为本。要尊重他者,研究异文化非常重要。我不尊重他者,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他不理我,我来你这里调查,你不理我,不完了吗?你如果不理我,我所得的材料都是空空如也的东西,还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我们作民族戏剧研究,就要尊重所有少数民族的那些演员们、那些导演们、那些领队们。你尊重他了,他一定会把他的心都掏出来给你,他感觉到很光荣。我们没有人来关怀我们,是老百姓的自娱自乐。现在有你们这些学者来研究我们,他一定会跟你会很好的配合。我的一个学生做南宁杨村师公剧团田野的时候,她很尊重他们啊,师公剧团所有人也尊重我这个学生啊。我这个学生后朱作了王铭铭的博士,这个村比较大,有六百多户人家。那年我上的本科生有六百多个,带着全体学生进村进行调查。六百个学生啊,浩浩荡荡地进村。我们学校的大巴车都不够用啊。但是我一个学生只调查一户人家,一天就完了。就配合这个学生作了六百户的问卷。所以尊重他者很重要。这个是我们能够得到我们调查点的报告人支持很重要的一个理念。你只有尊重了他,他一定会配合你。

第三、批判精神。

人类学的这个理论对我们民族戏剧学也有指导意义。

人类学的这个理论之树为什么能够长青,很重要人类学它是批判的,它不把你当作权威。啊,你是权威我再也不敢动你了,你说什么我就是什么。没有的,你们去看人类学发展的历史。古典进化论泰勒了不起了吧,他的《原始文化》那么厚一本,我们到现在看起来还有点怕,因为它也不是很好读啊。摩尔根够了不起了吧,马克思都认为他自己达到唯物主义了,多牛啊!但是学术界并不留情,泰勒你的文化进化论是古典的,摩尔根你那是单线进化论,全把它给pk掉了。以后一直发展出现了传播论、功能论、结构论、社会学派、历史文化学派,到后现代的符号论、解释论、象征论。现在最流行的解释人类学和象征人类学,它不断在发展。

这种批判精神用到我们民族戏剧学的研究当中,它不是很重要吗?批判不等于是全盘否定,我们在了解人类学理论历史过程当中,一系列的东西,有些不好的东西批判掉了,但是好的东西我们不是继续在学,我们不是继续还在用吗?我们研究生作硕士论文就有一条经验,不要作太前沿的。你要作象征人类学、解释人类学,那些老师把你批得一塌糊涂。都说你根本没有搞清楚你来做什么啊,但是作变迁、作功能、结构就好做,那你没有搞懂你当然就作不了了。

这个批判精神如果运用到到民族戏剧学研究当中来讲,我们保持一种清醒的头脑,我们要很清晰的看到,我所研究的对象,无论是那个民族、无论是那个层面的,你都要很清楚它是个什么位置,那些是精华那些是糟粕。你将来在归纳、概括、提炼、升华的时候你就很清楚,如果你没有这种批判精神,糊里糊涂的一个,一个马勺舀来,一锅放在一起,都不知道怎么分。所以我觉得人类学的价值取向对民族戏剧学有指导意义。 

 

   (三)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对民族戏剧学的借鉴作用

人类学的研究方法中田野工作是它非常重要的一个。田野工作最重要的是参与式,是观察。你说我参与了,我天天跟他在一起啊,他唱我也跟他一起唱,他跳我也跟他一起跳,他吃饭我也吃饭,他劳动也跟他一起劳动。对,这种参与很重要。但是你要记住你不是一个单纯的农民,你是一个学者,你要学会观察,也就是要洞察。你观察他从中能不能够去感悟到什么东西。你感悟到的东西你如果能够概括、提炼、升华出来,那就是你的。所以人类学的田野工作方法为什么说是人类学的成年礼呢?你这个都不会做,其他的就更谈不上了。为什么真正的人类学家他不会去抄袭别人呢?他没有必要去抄袭,他所有的调查数据都是田野的。所以我们学校去年硕士研究生的所有论文要过机。什么管理学的最紧张了,一过机的百分之八十都是抄的。你还有什么戏好唱,根本没办法答辩。我们民族学人类学过机最多百分之二十二,其他的都是百分之十几、百分之五。因为他自己的田野调查没有办法去抄别人的。重复的就是这个地方的概况、文献回顾。所以,我觉得一篇论文如果在百分之三十五以下那都没有问题。但现在也规定太死,要充分吸收前人的研究成果也有问题了。

我觉得田野方法的确是非常非常重要。我们有这么多的民族。你就是去作京剧研究,你如果不是京剧演员,你都得应该去作田野。你到一个京剧团,首先要了解整个京剧团,然后你还有了解剧团的剧目,历史情况就不用说了;还要了解演员、主角、还有舞台各种不同的行当。如果你要把一个京剧团的田野做好,写一个民族志报告,我说你没有四十万字的调查报告,都写不完啊。今年上半年,我到乡村作调查,农村调查半年,我带的几个学生,半年我们最后完成了两本民族志,一个是前十天的转型,30万字;第二个是后五个月的发展,就是要作一个人畜饮水工程、道路硬化工程、卫生厕所工程。就作一个人畜饮水工程,就整整写了五十万多万字。

那我们要做一个剧团,不要做大了,做一个县京剧团,你没有五十万字打不住。最近还指导两个学生作报社的田野。从来没有人对报社去做过调查,这个报社老总感到奇怪,最后他慷慨解囊,同意资助。这个报社我们对它的所有从社长、总编、副总编到部主编,到记者到印刷厂全部作了访谈。光这个过程就作了十五万字。最后还做得不够深,但我们这本书也要出版。这本书也有二十万字。现在上网一查,在媒体人类学中,对报社进行田野的我们是第一个。这两个其中有一个是报社的记者,他高兴得要命。

那我们现在对一个剧团进行全面调查的,我觉得还没有,更何况对一个民族。就算是去做仫佬族的,你现在已经做得不错了,还可以扩大做,做得更好更细。所以我觉得田野它就是人类学的成年礼。一个优秀的人类学家,他的田野是不成问题的。因为田野涉及的问题太多了,我们今天就不讲了。

第二个方法、比较方法。

TAG: 民族 人类学 戏剧 研究

roseinvalley 代启福 发布于2010-02-23 14:57:57
徐老师
您好,启福手贱,本想编辑一下,让其格式更加美观,真不有想到,乱码了,还望徐老师再贴一次。十分抱歉!
roseinvalley 代启福 发布于2010-02-23 15:14:12
回复 2# 的帖子
幸好,我又编辑回来了。抱歉!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