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华夏精神之真味,开中华学术之新貌,传万世宝典之美文,继仁德大师之楷模,从空山细雨之逍遥。

合川梓桐庙村考察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9-02 12:51:50

        2014年8月28日下午,合川依然在下着下雨。不过我还是来到了位于合川区合阳城街道西郊的梓童庙村。
        对于梓桐庙村,合川区相关文献资料上并没有什么记载,我只是在合川区的地图上看到了这么一个村落。由于我所从事的主要研究对象在民间信仰上,而我国不少地名的缘起也与某些信仰有关,所以带着一种好奇之感,我向这个距离我工作地点并不远的小村庄进发了。
        其实,我并不知道梓桐庙村的具体位置,而地图所显示的坐标也不一定就是现实中的村落位置,所以,我只能根据这一村落周边的典型建筑或标志,通过手机GPS加以定位。我乘坐的301公交车的终点在重庆工商职业学院门口,而从地图和GPS全球定位系统显示,这个名叫梓桐庙的村子就在其北一里的地方。
        我从车上下来,一路向北,一路看着手机上所显示的位置。走了大概300米左右,一个土山包出现在我面前,上面有一些铺设着黑瓦的房子。我想这就应该是梓童庙村了。我迈开大步,顶着越下越大的雨,从一条铺有水泥板的小路向村里走去。然而,当我走到村口的时候就发现这里多处房屋已经倒塌,另有一些房子虽大门未闭,却已是人走屋空。这让我联想到其周边正在搞地产开发、修建道路,是不是这里也处在拆迁之列呢?转头一想,这里是一处土山包,看上去也有几十米高吧,对这里的开发应该构不成威胁,也许仅是部分村民在城里买了房子,搬走了而已。我顺着这条小路进了村子。
        我在距离村口仅有数米远的一个房屋下看到两位老人正在收拾东西,我便走上前去向他们问好,并询问到“这个村子是不是叫梓桐庙呀?”“是呀!这里是老梓童庙!”一位老妇人说到。“这里是不是有个梓桐庙呀?”“什么?”我突然意识到他们说的是重庆话,而我说的却是普通话,于是我转换音调说到:“勒里是不是有一个庙子?”“哦!有的。在后面山上!”“哦!谢谢!勒里能过去吗?”“村里都没得人喽,上面过是过得去,就是草多!不好走喽!”这句话一下把我刚才的想法打破了,我问到:“村里勒个没得人了哎?”“勒个村子在拆迁!都搬出去喽!”果然,这正中了我起初的判断。“村里人都搬到哪哈去了耶?”“义乌(位于合阳城街道义乌大道的义乌小商品城)!”“哦!”“你坐吗嘛!”那位老妇人说着从这座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的二层小楼中搬了把椅子出来,“你是干啥子的哟?”她问到。我告诉她我是这边的老师,是专门做民俗研究的。她又问到“你是哪个学校的?”我说“我是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的!”也许是忙着干活,她没有再问什么。
        我在这里坐了大概五分钟,向他们道谢并告辞。我顺着他们房屋左侧的一条小路向山上进发。果不其然,这座村子除了我所看到的这两位老人家外,已经没有人了。漫布野草的村子里零星的有几处房屋通过田埂相连。我打着伞在这个无人的村子里晃荡着,一路走来发现不少被丢弃在外的陶器和石器,如油盐罐、酒缸、水缸、石碓、石槽、石磨、石磙等。这些实用器虽然不具有什么文物价值,却对我们研究地方民众的生活有着一定的辅助作用,而这些东西虽然不够雅观却能成为我们了解当地社会发展水平的助手。我很想就此捡拾一些器皿,可是由于天下着雨,这些物件又不是很小很轻,而且身边也没有个同事或学生,故而只能暂且放下。
        我在村里转了一圈后,并没能从这里翻越山坡找到那个梓桐庙。于是我顺着原路返回,再次踏上那条刚修的大陆,向北走去。我一路走一路观察山坡上是否有寺庙样的建筑。可是走了半天也未找到。我顺着一条上山的小路向上走去,“站得高看得远”,也许这样就可以找到些蛛丝马迹。不过,顺着这条路我走进了几户相挨的农家小院。在哪里也仅有一户人家尚未搬离这里。我上前问道:“勒里是不是梓桐庙村呀!”一位抱着孩子的年轻妇女说到:“是呀!现在早就不叫勒个名字了!”我被她的这句话吸引住了,我继续追问:“不叫梓桐庙村,那叫啥子呀?“她说到:”“现在是东高村。都合并几年了。以前还叫过火焰村。”现在想来,怪不得那位老妇人会说“这里是老梓桐庙”了。
        经她介绍,这个村子改成东高村还没有几年,而火焰村也只不过是十多年前的事情。我问到:“勒个村里是不是有个庙子,叫梓桐庙?”她手一指,“就是上面勒瓦房。”我顺着她手指的方位,向上走去。不一会,一座石头垒砌而成的房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走近房子细细端详了一番,它一点没有寺庙的味道,倒像某户人家。我走到大门前,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一个小学,其门楣上赫然写着“东高火焰村小学”,然而大门紧闭的它令我难以进一步探查里面的情况,而通过门缝我发现,这座房屋已有部分坍塌,而透过窗户则发现里面果真有黑板等教学用具。
        我绕过这座长约20米,宽约10米的大房子,来到它背后的山上,从上看去,这座掩映在绿树成荫之中。而这座山则在挖掘机和推土机的“破坏”下变得越来越矮,房子所受到的威胁也越来越大。我从山上下来,一脚的泥在雨露滋润的杂草中渐渐被清洗干净。起初,我感觉着做房子怎么可能是一座庙呢?连个庙的形象都不存在。然而,正在我要离开的时候,我在最初面对这座房子的地方看到了一个简易的小石棚,就是这个小石棚让我看到了曾经所谓的神圣场所的痕迹。
        这个神龛位于这座房子的最左边的墙角处,由石棉瓦、石板和砖头搭建而成,其下有不少香烛残留物。我近前观看才发现,这里并没有任何神像或牌位可以证明这是什么神,只有被一条红布覆盖的半块(或三分之一/四分之一)宽约30公分的残碑竖在里面,上面的文字明显是被刮除的,因此对这神祇的定性也无从下手。只能说,对于当地百姓而言,这块“无字”之碑就是他们信仰对象的象征,是他们精神得以依托的力量。我并没有在那里停留很久,因为我想再去问问那位刚才给我指路的妇人,她是否知道一些梓桐庙的事情,毕竟她家就在这座“庙”的旁边。
        雨势还有要停下的意味。我走进这户人家,正看到她给孩子喂奶。我首先对自己做了一番介绍,并说明来历。而她则说,我年纪不大,对这个不是很清楚,可能自己的母亲会知道一些。于是她从屋内叫出了她的母亲,一位看上去有50多岁的妇人。在我的询问下,她告诉我,她我嫁过来的时候,这个庙子就有了,三十多年了。她来到此地时这里就是个小学,叫梓桐庙小学。后来改成了火焰村小学,前几年又和东高村合并了,就叫东高火焰村小学了。现在这个学校已废弃七八年了。她听她83岁的婆婆讲,她小的时候这个庙就被改成小学了,她那时还在这里上过学,而且那个时候这里面还有很多神像,还有和尚居住,后来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全部都给砸毁了,和尚也给遣散了。
        从她的讲述中我联想到民国初年寺庙改学校的运动,也许梓桐庙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成为一个村落学校的,进而在后世的发展中延续了近百年时间。当我问她是否知道这座庙里供奉的是什么神时,她说到,听老人讲这里供奉的是“梓桐帝君”。当听到这个神名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神祇便是有着“梓潼”之称的文昌帝君。虽然在名字的写法上与官方地图不同,而这也许就是讹化后形成的现代记述和理解。当我问到那个小石棚是什么时候搭建的,里面是不是也是梓桐帝君时,她告诉我,这个石棚是三四年前居住在村头的一户人家发起搭建的,里面的石碑则是从梓桐庙中挖出来的,就权当是梓桐帝君了。每逢初一十五、年节之时村里就会有人到这里来烧香。
       由于时间关系,我并未对梓桐庙及梓桐庙村的相关历史对这几位村民做进一步咨询,只是从表面知道一些有关此地的信息。也许日后也没有条件对之做进一步的窥探了,毕竟村里剩余不多的村民也将陆续搬入新居,如此一来,一座没有人脉气息的空村唯有那些尚未被彻底拆除的房屋和被丢弃的实用器才能得到一些反映,而相信在不久的某个时刻,这座村落就会在推土机、挖掘机的轰鸣声中从地图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什么现在还无从得知。而那座至少有百年历史的梓桐庙也即将消失在茫茫天际——可悲、可叹!









TAG: 公交车 重庆 全球定位 职业学院 合川区

刘畅的民俗家园 引用 删除 刘畅   /   2015-04-20 14:42:07
5
多多益善的民俗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多   /   2014-09-06 11:53:16
5
Robot 引用 删除 Robot   /   2014-09-05 23:18:23
5
Silver的小屋 引用 删除 silver   /   2014-09-04 00:45:03
5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4-09-03 06:49:43
而那座至少有百年历史的梓桐庙也即将消失在茫茫天际——可悲、可叹!
虾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虾哥   /   2014-09-02 17:45:1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孟令法

孟令法

孟令法,字弦德,号德才,别号超然居士、清廉素君;研究方向:区域民俗(民间信仰与口头传统)、畲族社会文化史;爱好特长:书法、中国画、篆刻;宗教信仰:佛教(禅宗)。人生信条:情执是苦恼的原因,放下情执,才能得到自在;人生立志:习华夏精神之真味,开中华学术之新貌,传万世宝典之美文,继仁德大师之楷模,从空山细雨之逍遥。

日历

« 2020-07-1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08316
  • 日志数: 239
  • 建立时间: 2011-05-09
  • 更新时间: 2020-06-2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