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华夏精神之真味,开中华学术之新貌,传万世宝典之美文,继仁德大师之楷模,从空山细雨之逍遥。

《中国风俗史》笔记(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9-10 23:08:51 / 个人分类:读书有感

第三章 

第一节 概论

明代刚开始的时候,“诈伪未萌,讦(jíe)争未起,纷华未染,靡汰未臻”,P205就此一时就像从冬至向春分的转变,一切都在起步阶段,因为明代是朱元璋从元蒙古人夺取的天下。

随着发展,明代的社会在正德(武宗)、嘉靖(世宗)初,则稍稍发生了一些变化,即“土田不重,操赀交接,起落不常。能者方成,拙者乃毁,东家已富,西家已穷,高下失均,锱铢共竞,互相凌夺,各自张皇。于是诈伪萌,讦争起,靡汰臻。”P205P206就如同是从春分向夏至发展一样。

在明代的中后期,即嘉靖末至隆庆(穆宗)间,则变得与以前更加不同了,“末富居多,本富益少,富者愈富,贫者愈贫,起者独雄,落者辟易。资爰有属,产自无恒。贸易纷纭,诛求刻覈(hé),奸豪变乱,巨猾侵侔、于是诈伪有鬼蜮,讦争有干戈,纷华有流波,靡汰有邱壑。”P206这时的明代就像是夏至到秋分一样,开始了没落。

在明末,最后的三十年,那可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富者百人而一,贫者十人而九。江河日下,不堪设想。”P206这已然是秋分到冬至,明代就此灭亡。

 

第二节 仕宦骄横

明代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官僚做派最为黑暗的时期之一,像张居正这样的贤臣,在其缝制归葬的时候,各地的官员都跪着相迎,车前车后都是童子、美女,并且有一个叫钱普的厨师,给张居正做吴菜,得到了赏识,一下子就将能做吴菜的人都招走了。像这样的官都如此,而汪直、严嵩、魏阉则更加骄横,不可一世。

 

第三节 才士傲诞

在明代,文人学士大都恃才傲物,但是这毕竟是有真本事的人,并且名声在外。他们很少与官场之人同流合污,对于那些不惜千金来购自己作品的人更是如此,但是他们同样也追求仕宦之路。如所谓的祝允明、唐寅、文徵明、祝枝山、王廷陈、谢榛等,如此一来,得罪权归是在所难免的,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唐寅。所以说“乃声光所及,到处逢迎,不特达官贵人倾接恐后,即诸王亦以得交为幸,若惟恐失之。可见明中叶世运升平,物力丰裕,故文人学士得以跌荡于词场酒海间,亦一时盛事也。”P208

 

第四节 势豪虐民

“前明一代风气,不特地方有司私派横征,民不堪命。而搢绅居乡者亦多依势恃强,视细民为鱼肉,上下相护,民无所控诉也。”P208很多的乡绅恶霸,不管朝廷的法律条文,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压榨乡民百姓,甚至是用暴力手段,甚至有时比强盗还要凶残,同时也有一些人为了不招惹是非而用田产等贿赂这些恶霸,但是这样的事情官府却不闻不问,让百姓们民不聊生,苦不堪言。这类人中有我们所熟悉的魏忠贤,还有梁储之子、蕉芳、姬文允等等。

 

第五节 官民交通

对于很多的“坐事当逮”的官员如周舟、胡梦通、郭伯高、李思进等,“部民乞留者”,“言多善政”。P210而统治者也都允许了。而在郭琎作吏部尚书,担心官员中有虚妄者希望能够核实,也同样应允,从此后就成了惯例。但是同样有些人是通过不法手段得到留任的,这样“驱迫人吏上言政绩,请刊石纪德者”是同唐代就有的,所以那些“重以贪官污吏,复从而贿嘱之,私托之,遂使民不能见信于上,而民情不得上达。循良知绩亦多壅于上闻,致可慨已!”P211

 

第六节 奸豪胥役与词讼

在明代,要害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事情,那些奸人就会“阴行贿赂,置伺间肆螫,名曰访行。市井恶少,恃勇力辩口。什伍为群,欲侵暴人者,辄阴赂之,令于怨家所在,阳相触忤,因群殴之,则又诬列不根之辞,以其党为证佐。非出金帛谢之,不得以解,名曰打行。告讦成风,一家有事,里中即成党,连数人为一党。连数十事为一词,非必真负冤抑,特为鱼肉之以为利耳,名曰连名投呈。”P211P212那些家里死了人的,要求官府进行检验,但是这样的检验没有不破家的,但是不管怎样,为了能得到一个公正的答复,原告一般都不会就此罢休,他们会到上一级,再上一级去告状,这样的行为就像是去赴死一样,家人都是掩泣而送。可是即使是到了官府,很多都是要拖上一段时间,随着时间的流逝就不在过问这些官司。而“漕折以来,田价倍增,故民间讼事多起于赎田。”这样的诉讼总是让双方都得不到什么好处。很多时候,民间总是稍微遇到点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就喜欢打官司,不打胜绝对不算完,有的时候因为一个官司而牵扯过出很多的其他的事情。“每越诉会城,人持数词,于巡院则曰豪强,于盐院则兴贩,于戎院则曰理侵,于藩司则曰侵欺,于臬司则曰人命强盗,于水道通则曰淤塞,随所在编投之。”P212可惜的是,这些诉讼并不能让人们得到自己所希望的东西,更多的则是让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得到最后的胜利。那些衙门中的官差,只认钱,而不认证据、不认理,只要有人送钱,他们还要看他们送的钱的多少来做出判断,那些送钱多的大都是有钱有势的人,而贫民百姓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失败,甚至是受皮肉之苦,而这也同样要看送钱的多少而定轻重。因此说,明代的狱讼就是一个奸豪胥役的黑暗时代。“士大夫垂首结舌,吏无所忌惮,城狐社鼠又从而为之釜 。情日壅塞,权日旁落,威日假借,而横民出焉。其种有六:曰土豪,曰市猾,曰讼师,曰访窝,曰主文,曰偷长。梗枝窟火,常相通为用。”而这些并不是一时间兴起的,而是一个长久积攒的恶习。

 

第七节 结社

“社之名起于古之国社、里社,故古人以乡为社。”在古代,社是一个社会中的一个单位,它以家为基础(或地盘大小),在不同的时代,家的数量也是不同,有二十五家为一社的,因此社的组成也是不同的。“又古者春秋祭社,一乡之人无不会聚。”即所谓的社日。在后来,“然后人聚徒结会亦谓之社。万历之末,士人相会课文,各立名号,亦曰某社某社。”崇祯中的张溥等,就就因结社而被降罚的。其实在明代以前就有类似的结社,如宋代的没命社、霸王社、亡命社,而在隋末时就有黑社、白社之名,元代则有扁担舍等。后来的“士子书剌(lǎ)往来,社字犹以为泛,必曰盟,曰社盟。”P215

 

第八节 风节

“明自中叶以后,士大夫峻门户而重意气,其贤者敦厉名节,居官有所执争,即清议翕然归之。然建言者分曹为朋,率视阁臣为进退,依附取宠,则与之比。反是则争,比者不容于清议。而争则名高,于是一时端揆之地,遂为抨击之丛。故当时不患其不言,患其言之冗漫无当,与其心之不能无私,言愈多而国是愈淆也。但其中公是非自在,亦不可尽委之沽直好事耳。”像海瑞、邱橓、吕坤、郭正域、马经纶、赵南星、顾大章等等,“守正不阿,直言不讳,其风节之愈峻者,其受祸愈烈,与东汉季年若出一辙。明社之屋基于此矣。”P216

 

第九节 朋党

朋党在任何一个时代应当都是存在的。在明代最为著名的是“东林党”和“阉党”,而在这两个党派之中,以东林党为一些朝廷大元,刚正不阿之士。“成弘以上,学术纯而士习正,其时讲学未盛也。正嘉之际,王守仁聚徒于军旅之中,徐阶讲学于端揆之日,流风所被,倾动朝野。于是搢绅之士,遗佚之老,联讲会,立书院,相望于远近。而名高速谤,气盛招尤,物议横生,党祸继作。”因此这些祸端都直指东林党人,其中著名的就有顾宪成、顾允成、钱一本、于孔谦、史孟麟、薛敷教、安希范、刘元珍、叶茂才等,他们都是清节姱脩,是士林的标准。东林党人和阉党之间的斗争由来已久,但是阉党毕竟是皇帝身边之人,明代的皇帝大都是求仙问道、纵情声色、不问朝政,但是却也不将国家大事交由大臣们处理,而交由阉党内臣,明代建立了全国最大的特务机构东厂、西厂还有锦衣卫,他们之间的斗争也是接连不断,而大权在握的却是阉党。他们用各种手段对敢于进言的大臣进行迫害,使得整个明王朝处在人人自危的混乱时代,这也为明朝的没落、清军的入侵奠定了一定的基础。他们中的代表就是刘瑾、魏忠贤等。因此“患得患失之鄙夫,其流毒诚无所穷极也”,“以致正气扫地,大丧国家之元神也。”P219

 

第十节 忠义

“从古忠臣义士为国捐生,节炳一时,名垂百世。历代以来,备极表彰尚已。”P219明朝初年,朱元璋为了感念那些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人而建了功臣庙。而在任何朝代,边疆战事都是忠臣义士的埋骨场所,而有时国家内部也会出现叛乱的事情,“故节烈之绩,咸得显暴于时。迨庄烈之朝,运丁阳九,时则内外诸臣或殒首封疆,或致命阙下,蹈死如归者尤众(《明史·忠义传》)。”P219P220

 

第十一节 衣服

明代人喜欢戴一种小帽,“以六瓣合缝,下綴以檐,如筩。”P220这种小帽有种很好听的说法叫“六合一统”;还有另一种方巾,被称为“四方平定巾”,是杨维桢立廉夫进见时戴的。对于衣服而言,在明朝刚刚建国的时候,“衣衫褶,前七后八。宏治间上长下短,褶多。正德初,上短,下长三分之一。士夫多中停冠,则平顶高尺余,士夫不减八九寸。嘉靖初服上长下短,似宏治时。市井少年帽尖长,俗云边鼓帽。宏治间妇女衣衫仅掩群腰,富者用罗缎纱绢织金彩通袖,裙用金彩膝襴,髻高寸余。正德间衣衫渐大,裙褶渐多,衫惟用金彩补子,髻渐高。嘉靖初衣衫大,至膝,裙短褶少。髻高如官帽,皆铁丝胎,高六七寸,口周回尺二三寸余。”P220P221

在万历初小孩子的头发就很长,但还是要有总角,年龄到二十余岁开始束发“戴网”,而在天启年十五六岁就“戴网”了。可是总角的仪式就已经不存在了。万历年间的庶民穿的是腃革及,儒生穿的是双脸鞋。而“非乡先生首戴忠靖冠着。不得穿边云头履(原注:俗云朝鞋)。”P221那些算卦相面的没有不戴方巾的,“又有晋巾、唐巾、乐天巾、东坡巾者。”“先年妇人非受封不敢戴梁冠,披红袍,系拖带,今富者皆服之。”P221又有穿百花袍的,但是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制作和穿戴的。同样在万历年间,辽东地区兴起了穿冶服,五彩炫烂,但是不到三十年就被封杀了。早在明初洪武二十六年,就禁止官民步卒人等穿对襟的衣服,为了便于骑马,才只在此时允许穿,如果违反就会负罪。明朝末年的时候,有种衣服叫“罩甲”,就是对襟衣,有士大夫穿它,然而它比甲稍长,比袄减短,是正德年间武宗时制的。在明朝的时候还有一种“”,“赵宦光曰:半臂衣也,武士谓之蔽甲,方俗谓之披袄,小者曰背子,即此制也。”P222当时皇帝也穿的。

 

第十二节 丧葬

丧葬是人生最后的一个时刻,当家人去世后,多要请亲戚朋友过来,置酒留客。“丧车之前,采亭绣帐,炫耀道途,聊夸市童”,P222并且“人死则举尸瘗室中,笃修佛事。”P222丧葬同样也很奢侈,这也是后来盗墓频频出现的原因。“火葬之俗,自宋时已盛行于江南,至明而移于浙江。”P223对这样的行为,顾炎武、黄汝成是很反对的。

“夺情之典不始于李贤,然自罗伦疏传诵天下,而朝臣不敢以起复为故事(见《明史》罗伦等传赞)。顾亭林云:三代圣王教化之事,其仅存于今者,惟服制而已。丧乱以来,浸以废坠。窃谓父母之丧,自非兵革不得起复,然则明之起复,多有不以兵革者矣。起复者,丧制未终,勉其任用,所谓夺情起复者也。”“今人不考,例以服阕为起复,误矣。”P223

 

第十三节 淫祀与巫觋

建祠立庙、巫术猖行,在各朝各代都是非常普遍的事情,有所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而人民也都是信以为真。人们有什么病痛灾难等,都喜欢请一些法师,设坛祈福避祸。在湘楚之地有尚鬼的风俗,这是从上古就流传下来的。湘楚之地原是三苗之地,对于很多的原始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加以供奉,视其为神,如盘古、女娲等,并有专门的巫师进行通神祈祷。巫师们在施展巫术的时候还有特殊的法器——鼓、绠帛,即“巫者以木为鼓,圆径斗一握,中小而两头大,如今之杖鼓。四尺者谓之长鼓,二尺者谓之短鼓。巫有绠帛,长二三丈,画自盘古而下三皇及诸神,靡所不有。”P223P224

祭祀之时,常常手舞足蹈,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傩舞。各地各处都有各种各样的祠堂寺庙,他们都称其中供奉的神位某某大王,都是根据当地的山川、物产而确立的。作者张亮采如是说 “愚忆惟天抚世曰王,主宰天下曰帝,大而化之曰圣,复而执焉曰贤,首五爵以无私为德曰公,长六卿辅其君曰相。今乃妄乱称呼,甚至加之土地所产之物,其为讹妄不经,莫此为甚。”P224P225

在湘楚之地还有信封女神的风俗,“岁晚用巫者鸣锣击鼓,男作女妆,始则两人执手而舞,终则数人牵手而舞,从中翻身轮作筋斗。或一人仰卧,众人筋斗从腹而过,亦随口唱歌。黎明时起,竟日通宵而散。”其实在各个地方的山川河流都有很多的神,这也是人们对于很多自然现象或者心理作用而约定俗成的,什么山神、河神、风神、雨神等等,并为其建筑祠堂寺庙,尽管有很大的迷信成分,但人们不安管其科学性,只是为了一种信仰虔诚,也是一种祈祥纳福,驱邪避祸的心理安慰。

明“太祖高皇帝许民间每里一坛,令祭五祀五谷之神。祭毕饮酒,其中为乡饮式,载在会典,今民间俱不行,而但取小大王龙王等神赛祷。杂奏妓乐,士女纵观,甚为不雅。”对此作者说:“司风教者,宜考古正今,尊制厚俗,庶使民不惑于匪类,骏骏然兴于礼教云。”P226一旦遇上什么不解的事情,就会请这些巫觋过来作法事,有时要持续三四天不等,男女老少无不跟从。巫觋和淫祀自古就存在,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也有很多有识之士,他们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他们还带头进行禁止,如知县蒋廷铨等,可是那毕竟是少数,因此说“今之淫祀巫觋遍天下,然禁之者几人哉!”P227

 

第十四节 奴婢

“明时士大夫之仆,率以色而升,以妻而宠。”P227并且这些家奴“不但招权纳贿,而朝中多赠之诗文,俨然与搢绅为宾主,名号之轻,文章之辱,至斯而甚。”P227在很多的士大夫家庭中,奴婢的数量就有一两千人,有一些家庭的家仆还仗势欺人,横征暴敛。“有王者起,当悉勉为良民,而徙之以实远方空虚之地。士大夫家所用仆役,并令出赀雇募,如江北之例,则横豪一清,而四乡之民得以安枕。”P227但不论怎样,取消奴婢制度,是势在必行的。

 

第十五节 赌博

“万历之末,太平无事,士大夫无所用心,间有相从赌博者,至天启中始行马吊之戏。而明末之朝士,若江南山东,几于无人不为。”P227其实在各朝各代都有各种各样的赌博游戏,而当权者对此也很是苛刻,对于那些赌博的人,在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惩罚手段,有时是杖责,有时是流放,对做官的则是罢官等等。我们所知道的在唐朝杨国忠因摴蒱而获相位,但是同时代的宋璟正好相反,最终成为一代贤相,而“明之士大夫不慕宋璟而学杨国忠,其官方之坏极矣。”P228对于那些通过科考进入仕途的人,则是“明之进士竟有以不工赌博为耻者。”P228这与宋代对科举进士赌博的以杖刑惩罚可谓是南辕北辙。赌博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情,更何况是君臣一处呢?所以说“君臣为谑,其祸乃不旋踵,此不详之物,而士大夫终日执之,其能免于效尤之咎乎!”P228在很多朝代,官府都有禁止赌博的,可是却无法杜绝。“夫以六朝尚清淡诙谐之时代,赌博之事,几为社会上人人必须之知识技能,而犹或引为官箴之玷。近今士大夫朝夕不离麻雀,公事废弛,不但无人议其非,而且以此为应酬官僚,交结权势,弋取虚誉,营谋差使之专门学问焉,亦可耻也。”P228P229

 

第十六节 拳搏

“拳搏之字见于《诗》与《春秋》(《诗》:无拳无勇。《春秋》僖二十八年传,晋侯梦与楚子搏)。而其术滥觞于蚩尤之以角牴(dǐ)人。秦汉之时乃有角牴之戏。”“而汉魏时人谓手搏亦曰弁(biàn),或谓之卞,或谓之抃。”“唐时犹谓之角牴”,“宋以来始谓之拳术。盖拳术之流行,自宋以来始盛。”“宋太祖、少林僧张三丰,皆以拳术著名者也。”P229很多拥有武艺的人,在古代都是守疆拓土的勇士,有时他们还会因为武艺的高强而被赋予较高的官职,同时在古代朝廷还开设过武科举,用以选拔将帅之才。

在很多的说法中,武术有外家功和内家功之分,各个门派,各种武术招式,其实都有各自的特点,应当没有高下之分,只有学习修炼者修习的程度不同而已。而武术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有人说是为了保家卫国、建功立业,有的人说是为了强身健体、锄强扶弱,有的人说是为了修生养性、休闲问道等等,各种说法都是有各自的理由,只不过是看客和当事者的区分罢了。

但是在古代,拳术对一个国家确实很重要的,它和八股文取士是一样的,一文一武皆是国家得以发展的保证。因此“拳术是尚武精神之一端,而为武备上不可少之事。”P230此则在戚继光之《纪效新书》中论述相当详细。

 


分享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孟令法

孟令法

孟令法,字弦德,号德才,别号超然居士、清廉素君;研究方向:区域民俗(民间信仰与口头传统)、畲族社会文化史;爱好特长:书法、中国画、篆刻;宗教信仰:佛教(禅宗)。人生信条:情执是苦恼的原因,放下情执,才能得到自在;人生立志:习华夏精神之真味,开中华学术之新貌,传万世宝典之美文,继仁德大师之楷模,从空山细雨之逍遥。

日历

« 2024-02-25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42558
  • 日志数: 240
  • 建立时间: 2011-05-09
  • 更新时间: 2022-01-0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