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华夏精神之真味,开中华学术之新貌,传万世宝典之美文,继仁德大师之楷模,从空山细雨之逍遥。

文学人类学的中西二例(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9-10 22:57:35 / 个人分类:读书有感

五、《文学人类学教程》与《虚构与想象——文学人类学的疆界》异同影响

(一)对于西方而言,伊瑟尔著作更为重要,叶舒宪著作势单力薄

   从著作出现的时间可以看出,《文学人类学教程》是《虚构与想象——文学人类学的疆界》之后的作品,而叶舒宪先生曾在英美做过访问学者,而我们可以猜测这一理论在英美早已形成风气,成为西方文学界和人类学界共同面对的理论课题。而叶舒宪所创作的这部作品是介绍式的教材,它是否在出版前后就已传向西方,这是未知之数。因此,对于西方而言,伊瑟尔的作品更为重要,而叶舒宪的作品却势单力薄,甚至是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力。

(二)对于中国而言,伊瑟尔著作更为突出,而叶舒宪著作并没有形成气候

   同理,我们中国文学界对伊瑟尔作品的熟悉度,应当大大超越叶舒宪先生关于此类理论的,因为叶先生作为一个神话学家,他的研究领域基本上在于民间文艺上(但我们不排除其他领域),况且这还是民间文艺学。因此,这一理论是否已经进入文艺学界,是待考之事。而中国民俗学界对民间文艺本身的民俗分化都拿捏不定,而现在的研究多以文本为标准,理论上多以表演和口头程式为准绳。因此,这一文学人类学的方法却没有在民间文艺学中激起波澜。并且,中国人直到现在还是将西方人的理论奉若宝经。因此,即使中国人做出新的东西来,我们依然认为这与西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因此,基于这种认识,在中国学界,伊瑟尔作品更为突出,而叶舒宪作品并没有走向真正的幕前。

(三)两部作品在中国都还处在起始阶段,尤其在民俗学界

  《虚构与想象——文学人类学的疆界》虽然在2003年就已经被翻译过来,而且可能在这之前文艺学界就已经接触了这一理论,但是这种理论在文艺学界影响起到怎样的程度,我们不能猜测,而《文学人类学教程》作为一个以民间文学为基础阐发的文学人类学,却基本上在民俗学界没有受到过多少影响,而这种影响一方面可能是我们现有理论的不成熟,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们自身研究过程中对理论认识程度的欠缺。所以就现在的情况看,这种理论还处在起始阶段,尤其是在民俗学界。

(四)两部作品皆为我们研究文学、民俗学提供了新的思路

   不管我们上面怎么说,这两部书在现在而言,对我们了解和认识作家文学和民间文学研究的新理论和新方法,提供了一些视野。并且民俗学与人类学之间的密切关系是不言而喻的,因此民俗学与文学人类学之间也并不是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恰恰相反,它们有着人类学的交集,并且有着大文学下的文学交集。所以,我们在研究民俗学中,可以充分利用相关学科之间以及即成文本的寻找,为我们自己的研究作出新的指导。

六、由《文学人类学教程》与《虚构与想象——文学人类学的疆界》所想到的

(一)“越界行为理论”和“虚构化行为理论”的民俗学借用(现实、虚构与想像)

在伊瑟尔那里,越界被认为是从现实世界跨越鸿沟跃进虚构化的世界的行为。而每一种情况都有一个越界:现实的决定性被超越了,想像的发散性被要求显出为定型的东西。虚构是以一种越界行为。虚构化行为包括三个各有其独立姓的行为,即选择、融合和自解。虚构之所以称为虚构,主要在于它有一些需要完成的任务,而想像的特征则是在认识变得无能为力时它被调动起来发挥作用。虚构化行为将再生产出来的现实转化为符号,同时也将想像变成一个形式,这一想像形式使我们能够由它而看出现实符号之所谓。虚构是一个意向性行为,也就是说,它具有一个认知的和意识的指向,目标是它无法描绘出其真意何指的某物。这一描绘反过来又为想像所实施,即想像唤醒了虚构所已经勾勒出来的东西。想像决非一种自我激发的潜能,而是需要有一个媒介才能被激发起来。因此,想像就是一种变化多端的潜能,可以取得任何一种形式,条件是只要有相应的刺激物。虚构化行为所起的作用就是一个媒介的作用,即将想像所具有的变化多端的潜能激发出来。作为一个被制导的行为,虚构的目标是这样的一种东西,它蕴涵有想像的需求,并因此将形式赋予想像,使之区别于幻想、投射、白日梦以及其他类型的空想,而在我们每日的经验中这类空想却通常显现为想像。

从以上对越界和虚构化行为的理解,我们能够看出,这种理论对我们的民俗学研究有着很强的相似性。例如,信仰,不论是宗教信仰还是民间信仰,它的想像是根本的基底,如果没有想像作为依托,信仰根本就没有出现的可能。人们通过想像对自然、人文、心理进行合理地解释,以之付诸于虚拟化的神灵和现实的泥塑胎骨、符号化的神像。因此这便出现了从现实向想像虚构的跨越。而其他的注入庙会、剪纸、木偶、巫舞,甚至是民间文学等,都具有这一特性。不过,我们要明白一个问题,就是越轨与越界是两个并行的概念,而非等同。越轨多是指人的行为与既定的行为规范之间的矛盾关系,是对集体所遵循的社会行为习惯的背离,它并不存在从现实到虚构的跨越,而越界恰恰正是从一种境界跨越界限的进入另一境界,而多以非现实的想象空间的转换。所以,越界行为理论和虚构化行为理论对我们进一步研究民俗产生的本质问题,有着深度地提示作用。

(二)“四重证据法”的民俗学应用(文献+考古+民族学资料+比较)

   “四重证据法”是叶舒宪在《文学人类学教程》中重点论述的方法论问题,它贵在解决民间文学所具有的历史性问题。它是在三重证据法的基础上兴起的一种民间文学的研究方法。所谓四重证据法,它是指以历史文献、考古实物、民族学田野作业的一手资料和跨学科、跨专业、跨民族(国家)的比较研究,从而寻求历史真实的研究方法。我们都知道,郭沫若曾经对民间文学说过,它具有很强的历史价值,因此,这一四重证据法更能以其实证研究的手段,构拟出原始社会的图景。其实,四重证据法是在以顾颉刚为代表的古史辩派的二重证据法和三重证据法的基础上所建立起来的,并且这也是基于各类边缘学科从母学科中分化的结果。而这类方法已经在民间文艺中有了实际的证据,但是它是否能在其他民俗事象中运用,是需要我们进一步尝试的。不过在我看来,民俗学事象的发生发展皆有其历史的特点,而正是这种历史性,在研究过程中,也是可以通过四重证据法进行研究的,不过这是需要进一步尝试的,以实际的例证予以证明的。

(三)学科比较与整合研究

   比较研究是现代学科研究中为学者们比较热衷的一个方法,而通过比较,发现其中的交合,从而进行整合式研究,以此形成新型的学科体系和理论体系,从而更加深入的研究人类文明的发生发展与变化的方向。在我们现在的民俗研究中,这种学科比较研究可谓是处处存在,例如曾有一篇论述《金翼》的文章《在平衡与不平衡之间——<金翼>所描绘的物理学图景的进一步诠释》她选择了物理学概念“单摆”和“熵”的模型进行论述,但是我却认为,这一选择似有不当,因为人际关系并不是单摆那样是左右同一振幅中摆动,而是一个在原本是匀速运动的基础上多重外力的作用下所形成的联动反映,因此我认为选择匀速运动的物理模型好于单摆。而在施爱东《中国现代民俗学检讨》中,他就使用了数学集合的模型来说明问题。而笔者也曾以地理学方法解决过问题,即《温州杨府爷信仰之神职功能差异的历史地理学阐释》。但是我们的速率却不那么的迅速,诸如“表演理论”、“口头程式理论”、“身体民俗”等理论,皆是西方学者在学科交叉研究过程中所获得的新突破,而且运用的相当恰当。因此对于我们的跨学科研究,我们一方面要大胆的尝试,另一方面则是要慎重选择自己要结合学科理论体系。

(四)民俗学学习的整体性反思

这一点是对民俗学学习中的一点反思,在我看来,我们民俗学的学习,似乎很乱,很不着调。我们民俗学的教育是从研究生才正式开始的,而所谓的本科阶段,仅仅是某些点的选修,甚至是根本没有开设。作为我们中华文化的最普遍的基础,这是需要普及的,但现在连我们民俗学的硕士生,甚至是博士生都无法从整体上把握我们的民俗的发展历史的基本脉络,而民俗史的学习,是我们认识中国现代民俗一条永远避不开的路。可是我们基本上只是揪住现在民俗事象的描述,却遗忘了它的历史传承性。我们从不否认民俗的现代性,可是现代性是建立在历史性的基础上的,所以,我们现在民俗学教育不应当仅仅注重民俗事象的单向学习和考察,而相应的应当加大民俗史的教学。

另外,我们国家民俗学发展至今不知道有多少民俗志被制作出来,而像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就是典型的一种民俗志的作品,但是这种民俗志仅仅成为我们现在的摆设,虽然它们的制作有着不少的缺点,但是它毕竟已经存在,因此,这份虽不完整的民俗志,同样可以作为我们研究的利用点,否则我们的工作不就是白费了吗?而现在,越来越多的民俗志被写作,但是这种描述背后的深层原因却不知道在哪里,因此,民俗志的泛滥,和民俗志的分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此我们现在应当提高对民俗志的利用率,而不能仅仅将其束之高阁。

(五)文学史学习的整体性反思

对于我国文学史的教学,一直处于不完全的状态。因为本科时的文学史教学集中在汉族古代文学史、汉族现当代文学史和外国文学史,而这种教学却也存在于不完全的状态,这是不言而喻的。而另一方面,我们却缺少了另外的文学——少数民族文学史、汉族民间文学史和少数民族民间文学史,而这四种文学史才是完整的文学史教学。但是就目前为止,这种理想的教学状态却只能是一个梦想。一方面中国教育就处在一个混乱的局面;另一方面是因为老师课程的安排和选择;第三则是这种文学史的写作存在缺漏,因此对我们的文学史教学产生了很大的缺憾。而文学史是文学学习者的基础,不论是谁,如果对文学史不了解,那么他们的研究再好,却并不能说他是个文学家,而只能是文学中的某个方面的研究家。所以通过这两部文学人类学著作的阅读,它让我认识到,我们对文学的学习只能从整体上把握,才能更好对局部研究的生发。而文学的发展同人类的进程一样,是历史性的,所以文学史的全面学习,才是我们文学学习和研究者最为基本的功课之一,只有从不同的角度的文学史学习,才能更清晰的认识我们这个国家文学发展脉络,以及在世界文学中的地位。

七、如何对待文学人类学的世界与中国发展

(一)对于新理论的发生,我们要追寻

    这一点,主要是对中西古今文本、事象、现象的重新认识,并不是所有的过往都是陈旧的“迷信”,在今天,不知道有多少人为着学术不懈地努力,所写作的作品中总有某些新颖的地方,不过,点的记述,还需要线的串联,面的展开,成为真正的理论体系。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这需要我们广泛的阅读。一方面是对西方理论的接纳,使其在“专利”的情况下,花点价钱,成为我们模仿的对象,另一方面则是最重要的,通过广泛的阅读和实际的身体参与,开动脑筋,发散思维,为我们自己理论的“专利”做好准备。这就是我们将在下面第三点要谈的一个问题——“创新”。

(二)对于新理论的东进,我们要消化

   就目前的情况看,我们国家许多的学科都是外来货,不论是人类学、社会学、人口学,还是民俗学,甚至古代文学之类的科目也大有外来之嫌。而我们民俗学上的许多理论和学派理论无一不是从西方借鉴而来的,就连我们所敬重的顾颉刚先生的“历史地理分析法”都有借鉴芬兰学派的嫌疑。而现在,我们所应用的几大理论,诸如“生活世界”、“口头程式理论”、“身体民俗”和“表演理论”哪个不是西方人的,但是,我们却没有将其消化,我们现在研究依然是我行我素,这其中以高丙中为代表的“生活世界”最为典型,而目前看,“表演理论”在安德明和杨丽慧夫妇的大力倡导下显得相应活跃些;“口头程式理论”在朝戈金等人的研究下虽然叫的挺响,但是却未见到实际的基础性专著,而“身体民俗”则是更令人所陌生。并且在我们的教育中也相对是缺位的,这只能在某些老师开的“民俗学前沿问题”中有所提及,因此这主要是靠我们自己的阅读,但是相对来说,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西方人的思维方式还是存在着些许差异,因此在这些理解度上开始有所欠缺,所以也导致了我们不能很快甚至根本无法自行将其消化,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沮丧的事实。我们如何解决这一事实,是现在乐此不疲吃残羹剩饭的我们所面临的重中之重,如果一个理论不能得以广泛的生发其作用,这种理论能说是一种好的理论吗?也许我的认识有些偏颇,但绝大部分却不是。只有我们研究者甚至是一些爱好者(我们不说除学界以外的人了,因为这对他们的益处也许等于零)在研究过程中将其消化成自己的研究理论体系和实践体系中的一份子时,才能说明这一理论对我们自己国家的民俗研究是有用的。也许这犯了“司夷长智以治夷”和“西为东用,洋为中用”的错误,但是我们也不能犯“拿来主义”的错误。

(三)对于新理论的创新,我们要探索

世界时时都在发生着这样那样的变化,在学术上同样也是如此。几乎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的论文在各种各样的刊物上发表,同样成千上万的学术专著在运行。然而面对这些作品,我们该怎样看待,诚然,大多数的作品有着陈词滥调的嫌疑,但相信,也有相当一部分的作品是新理论发生的温床,更有一些直接就是新理论的创造。理论本身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但是理论是让我们深入思考身边问题的,解决社会问题的思维方式,并且这也是反映一个社会群体创新能力的直观表现。从目前的学术发展看,新理论的发生多在国外甚至是西方,而国内的理论多是吃人家的残羹剩饭,我真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在说“创新”,我们的创新在哪里呢?不是我们不想创新,也不是我们懒惰的不能创新,绝大多数的原因在于我们这个社会的不允许。因此,我们不得不去模仿,并以此为乐。这是一个可悲的现象。因此,我们必须要不断地活动我们的脑筋,即便这种理论的源头来于国外,但是,我们是否有能力将其转化,变成我们的“专利”,而不是在付出高昂代价的单一的进口。

(四)对于新理论的介入,我们要反思

这一点主要是针对新型理论介入后,我们如何进行运用的问题,而运用的问题则主要集中在这一理论是宽泛的还是狭隘的,它是否适用于我们国家民俗的研究。因此,即便它是一个好的理论,然而却无法适用于我国民俗的阐释,我们又该怎样对待它,是将其抛之脑后,还是转移视角从另一个角度进行有利的扒梳。同时,新理论的提出,并非一开始就是完善的,而我们是等待其完善再使用,还是通过我们自己的研究,对其进行完善,从而变成我们自己的“专利产品”。这也就回到了我们上面所论述的三点。

总之,一个新理论的创立是不易的,而其运用同样是如此,因此我们不得不对之进行可行性的实证和深度的反思。


分享到:

TAG: 影响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孟令法

孟令法

孟令法,字弦德,号德才,别号超然居士、清廉素君;研究方向:区域民俗(民间信仰与口头传统)、畲族社会文化史;爱好特长:书法、中国画、篆刻;宗教信仰:佛教(禅宗)。人生信条:情执是苦恼的原因,放下情执,才能得到自在;人生立志:习华夏精神之真味,开中华学术之新貌,传万世宝典之美文,继仁德大师之楷模,从空山细雨之逍遥。

日历

« 2024-02-25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42558
  • 日志数: 240
  • 建立时间: 2011-05-09
  • 更新时间: 2022-01-0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