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研究的批评与反思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21 14:23:40 / 个人分类:故事研究

 

 

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研究批评与反思

 

林继富

 

 

20世纪是中国民间文学取得辉煌成就的一个世纪,人们不仅依凭丰富的民间文学资料发掘民众的思想和精神,更重要的是人们开始从学理上,通过多学科的参与更真实、更科学地阐释中国民间文学。尤其是1984年以后,在全国进行的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工作,用科学的方法搜集了大量的民间文学,据统计,截止1990年,搜集到的中国民间故事就达183万多篇,这是任何时候,任何国家无法媲美的。21世纪伊始,国家正在启动民间文化的抢救工程,这是保护民族传统文化令人激动和鼓舞的重大事情。然而,轰轰烈烈的搜集和抢救过后,面对数以万计的资料怎么办?这项迫切而棘手的任务摆在我们面前。为此,清理和借鉴相关成果就显得相当的必要。本文拟以20世纪学人对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研究为对象进行考察,或许对我们更科学地清理和保护民间文学提供一定的帮助。

一、历史钩沉

中国民间故事的分类法可以上溯到1876年伦敦出版的dennythe folklore of china,该书将中国民间故事共分8大类17型。他“依照过雅科布斯的型式应用到中国民间故事上去,不过只是一个发端”。[i]这以后的半个多世纪基本上没有关于中国民间故事分类研究的成果出现。到20世纪的20年代末,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编纂工作才逐渐引起国人的注意。1928年,钟敬文和杨成志合译出版了《印欧民间故事型式表》。[ii]该书只是夏洛特·索菲娅·博尔尼所著《民俗学手册》(C·S·BurneThe handbook of folklore,L ondon,1914)一书的附录。附录中有70个印欧故事类型的情节提要。该译文刊行后引起了我国民间文学研究界的广泛注意。正如钟敬文先生所说,“有些人珍爱备至,常用以为写作民谭论文援引的‘坟典’。但有些人,却很鄙薄它,以为全无用处,甚至把它视为断送中国民俗学研究前途的毒药。”从这些史实看出,中国民间故事分类研究是由外国学者首先发动起来的。

尽管如此,在后来的三年,中国学人就故事分类以及类型比较研究做了许多探索。如赵景深《中国民间故事型式发端》、《评印欧民间故事型式表》、[iii]钟敬文《中国印欧民间故事之相似》、[iv]《中国民谭型式》,[v]顾均正《关于民间故事的分类》、[vi]顾均正、清水《民间故事分类的几种方法》(通讯)、[vii]等均是富有见地的力作。

此后的一段时间,中国学者对民间故事类型的研究几近消失。直到1937年德籍学者艾伯华(W·Eberhard)在曹松叶的协助下编纂了《中国民间故事类型》。[viii]这是关于中国民间故事的第一部大型索引。这部索引在刊行后的四十年间,几乎成了欧洲民间文艺学界认识和研究中国民间故事的唯一的类型检索工具书。编者从300余种书刊里辑录了大量的民间故事资料,从中归纳出故事类型215种、笑话类型31种,共246个类型。

艾伯华索引编后的40多年,中国民间文学的材料越来越丰富,依凭这部索引来认识中国民间故事无论从广度和深度上已越来越不适应了。于是旅居美国的华裔学者丁乃通在1978FFC上刊印了所编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ix]这部索引所概括的书刊资料达500余种,几乎超过艾伯华索引的资料近一倍。资料较全,而且较新,大致包括了1966年以前我国中央和地方所刊印的绝大部分主要民间文学资料(台湾省1966年以后所出版的资料亦搜罗在内)。索引在附录中除刊有与艾伯华索引(FFC120)的编码对照表之外,还附列了与池田弘子所编日本民间文学作品类型索引(FFC209)的编码对照表。因此这本索引不仅具有较强的工具性质,而且为中日民间故事比较研究提供了不少的线索。

丁乃通先生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1983年和1986年两次翻译成汉文,引起了我国学者的广泛注意和极大兴趣。它不仅是类型研究者必不可少的案头参考书,而且许多学者开始意识到该索引的局限,纷纷发表对编纂科学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的种种看法。较典型的文章有刘魁立《世界各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述评》、[x]《历史比较研究法和历史类型学研究》、[xi]吴一虹《我国民间故事的分类研究》、[xii]苏韶芬《谈谈民间故事的分类》、[xiii]加藤千代《两种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简说》、[xiv]马学良《中国民间故事分类研究的回顾与展望》、[xv]高木立子《河南省异类婚故事类型群初探——兼及部分类型比较的尝试》、[xvi]金东勋《朝汉民间故事比较研究》[xvii]、刘守华《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研究》[xviii]等。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工作的展开,搜集的民间故事资料越来越丰富,编纂一部超越《中国民间故事类型》、《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著作的愿望日益强烈。于是以《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为基础编纂的《中国民间故事集成类型索引》[xix]在台湾学者金荣华的努力下问世了。

从钟敬文的《中国民谭型式》到金荣华的《中国民间故事集成类型索引》,经历了70多年的历程。笔者认为中国民间故事的三部类型索引是在不断地发展和完善之中。也就是说这三部索引对认识中国民间故事虽然具有重要的价值,但是也存在许多问题,人们在期待更科学、更完善的第四部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的出现的同时,对前三部索引著作的批判吸收就成为必不可少的步骤了。

二、解读传统

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的编纂和研究在19世纪已经引起外国学者的注意,但是他们仅仅将零星的中国民间故事填充在外国民间故事索引中,算不上对中国民间故事科学的分类研究。对中国民间故事进行类型归纳的探索,钟敬文先生做了首创性的工作。他在1930年—1931年所拟《中国民谭型式》中的45个中国民间故事的型式,作者“本拟等写成一百个左右时,各加修订,印一单行本问世”,但是“写的原定数目一半的型式”,便“中断”了。[xx]45个类型,尽管其目的主要在于学术,并没有追求索引的科学编纂。但在当时却是一项开拓性的工作。这一著作后被译成日文发表,在日本学界也受到相当的重视,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艾伯华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完成于阿尔奈索引、钟敬文索引之后的1937年,他采用AT分类法的分类理念,按照中国民间故事的特点进行归纳和概括。他的体例是在每一类型下首先按母题分述故事情节类型的提要;在资料来源部分列出有关的书目、卷次、页码等;最后对故事出处有详细交代,对故事中的母题以及情节的延伸、补充、替代、变异情况、比较对照、分布情况、附注等都作了说明。编者的这些交代是在对有关民间故事资料进行比较分析之后提炼得来的,因而对于进一步的比较研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另外著作还对中国民间故事进行了学理上的探索。因此这部索引不仅是一部工具书,而且还是一部研究中国民间故事的学术著作了。

艾氏根据中国的民族特点和民族文化传统,编制出自己的类型索引,将中国民间故事作为相对独立的对象来考察,这在当时乃至后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具有重要的意义。《中国民间故事类型》选录3000则民间故事,归纳出246个故事类型,其中有不少亚型。在今人看来似乎算不上什么,但他仅以东南沿海一带省份,主要是浙江的中部的材料为对象,归纳出这些类型就相当地不容易,钟敬文先生曾百感交激地说“30年代我费力所草成的中国故事类型,不过50余个;数年之后,一位外国青年学者,在短短的数年里竟完成了超过我将近几倍分量的专著。……实在禁不住感叹和惭愧之情。”[xxi]

艾氏这部索引的贡献除了给我们提供丰富的民间故事资料外,而且还为我们从科学的高度认识中国民间故事的独特价值提供帮助,他认为在中国的民间故事中每个母题都是非常固定的,同时也具有强大的生命力,然而母题链,即整个民间故事,又是相对不稳定的。在中国,民间故事的形成还没有停止,许多母题还是有生命力的。因此,这些母题在今天又能形成新的民间故事、轶事或其他的体裁样式,并在形成过程中继续存在下去。

南方和中原的民间故事比起北方和西北部的民间故事来说,要生动得多。中国南方,特别是浙江省,在这方面比起气质较为凝重的北方来说,似乎更富有艺术创造力,更善于编造故事。中国的精怪故事“似乎可以证实,这些故事主要是文学家的一种财富”[xxii]

这些论断,对我们今天的故事研究乃至中国的文学研究仍然具有启发意义和参考价值。

对于这部索引体例的形成过程,作者似乎在有意回避某些问题。但是从这部索引形成的学术背景和形式结构来看,艾氏索引显然是受到外来的影响:其一索引具有AT分类的叙述理念。尽管他曾表示自己的索引“并未以阿尔奈的索引分类为基础,但是EB索引完成于1936年,汤姆逊补订的《民间故事类型》(FFC74号)已发表了十年。爱本哈特(艾伯华)应该是熟悉这一材料的。……根据这些我有理由认为,EB目录的分类细部大纲除(5)(6)是以神话为对象这一特点之外,还是受了AT的影响,并以之为借鉴的”[xxiii];其二是受到钟敬文先生的影响。他在1933年给娄子匡先生来信说自己在收集中国古今的神话传说资料,准备整理成一部专门著作。同年他在写给钟敬文教授的信中说“从你的著作中学到了许多东西”。艾伯华1934年来到上海,1935年回国。而1928年到1934年的七年间,是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研究的高潮时期。艾氏不可能见不到钟先生的《中国民谭型式》。正是艾氏在吸纳AT分类理念和钟先生富有民族特点的类型归纳体系等优点的基础上,才编纂出当时第一部较为科学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

作者在多处表示这部索引能够反映中国民间故事的基本面貌,但是对于泱泱华夏来说,选材范围的过于狭窄不能不说是这部索引的致命弱点;因此对中国民间故事的研究结论也就值得我们批判地吸收了。而在对“中国民间故事”这一概念的理解上,编者似乎又过于宽泛,因而在选材上便出现性质不一、繁芜驳杂的情况。[xxiv]

丁乃通先生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主要是采用AT分类法的编码体系进行编制的,

这部索引分类编码的情况是:

I、动物故事:1299动物故事;II、普通故事:300749神奇故事;750849宗教故事;850999生活故事(爱情故事);10001199愚蠢的魔鬼的故事;III、笑话:12001349傻子的故事;13501439夫妻的故事;14401524女人(姑娘)的故事;15251874男人(男孩子)的故事;18751999说谎的故事;IV、程式故事:20002199连环故事;22002299圈套故事;23002399其他的程式故事;V未分类的故事;24002499未分类的故事。

该索引的编写体例较钟敬文和艾伯华的描述更为精细,这里试举“忘恩负义的蛇再度被捉·中山狼”为例:丁先生将其情节归纳为:

I  [追赶]a)国王(b)猎人或(c)凶恶的动物追赶(d)狼(e)或蛇(f)或其它凶恶的动物。另一种开头:(g)一个人或动物救出一个凶恶动物。

II [恩人]a)年青的学者(b)马或(c)另外的人或动物起了怜悯之心(d)说得追赶者不再去追赶(e)把逃亡者装在一个袋子或(f)箱子里。

III[以怨报德]a)当狼(或别的动物)脱险后,立即要吃掉救命恩人。(b)双方请动物树、人作裁判,他们站在凶兽一方,指责人们平日多么的残酷。

IV [再度被擒] 最后他们遇到(a)一个老人(b)一个猎人(c)一只兔子(d)别的动物或人,把凶兽重新装进袋子(箱子)里,弄死这忘恩负义的东西。[xxv]

后面列出了26中故事异文的详细出处。并且还将该类型故事的亚型也按上述体例列述出来。使研究者更加完整而清晰地了解中国该类型故事的面貌。艾伯华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第二大类“动物与人”中,也收有这个类型的故事,艾氏将这类故事命名为“中山狼”,并把它的情节概括为:

             1)书生救了一只要死的狼。

           2)这只狼获救后,想要吃掉它的救命恩人。

           3)狼被打死。[xxvi]

其故事的出处只有一篇。比较两部索引,足可以看出丁氏索引与艾氏索引的特点了,对此刘魁立先生说“丁乃通先生用功最勤之处,也即此索引特长之处,在于资料出处罗列详尽,因而令使用者极感检索之便”。[xxvii]该索引采自古代的,也有“五四”后的,更多的是全国解放后的,有600多种书籍。十年间,丁先生遍访西方各大图书馆查阅了能找到的1978年前出版的几乎全部故事。即使对此书提出批评的艾伯华也不得不赞叹使用四倍于自己资料,特别是利用42种有关少数民族的故事资料表示赞许。[xxviii]同时一些国外学者对丁氏索引在AT索引基础上介绍每个类型在中国的传播情况、不同的故事结构成分、能够获得的文献资料和题材来源称道不已。[xxix]

丁氏索引不仅仅是一部工具书,更重要的是它为中国学者提供一种历史类型学的研究方法,使我们更好地从世界文化背景下来认识中国民间故事的巨大价值。著作中涉及7344件作品,归纳出843个类型。他说“百分之几的中国故事类型可以认为是国际的故事呢?本书列入了八百四十三个类型和次类型,仅有二百六十三个是中国特有的。”钟先生对此颇为惊讶,但同时“感到在这种学艺上国际亲缘关系的喜悦”。[xxx]因此丁氏索引不仅是对长期在西方流行的东方故事特殊论的有力驳斥,同时也为各国学者进行民间文学的比较研究提供广阔的舞台。

这部索引问世后,艾氏从五个方面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排除神话、传说和佛教故事、寓言故事问题;把口头文学限定在特定的阶级之中的问题;民间故事的发生地与传承路线的简单指定;使用AT分类法归纳中国民间故事的困难;采集地点的省略是最大的欠缺。[xxxi]

艾氏的批评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似乎有将个人的学术观点强加于对方身上的嫌疑,诸如对民间故事的理解,孰对孰错则是个人学术追求的事了。

加藤千代对丁氏索引的局限性也发表了意见,他认为“首先丁氏的民间故事观是狭义的,而他遵循的AT分类索引是持广义标准的民间故事的定义相悖,二者无法一致。其次,如果二者一致,那么丁氏的索引岂不成了AT坐标轴的机械运用?其所持的狭义民间故事观作用于索引的结果,很可能被艾伯华言中,即对民间故事断其手足而取其肢体。”[xxxii]

刘魁立教授认为“提要部分,编者或因考虑到使用者可以借助于其他同类索引,所以在归纳和表述时,部分类型似有过分简略之嫌。倘译为中文供我国民间文学工作者使用,或应略作增补和调整为是。”[xxxiii]

“此外因沿用AT分类法,丁著对某些故事类型的西方名称也只好予以保留……还省略了一部分类型的情节提要说明文字,让读者对照AT分类法原书查考。这对熟悉AT分类法的国外学人来说不算什么障碍,而中国学人使用此书就感到十分不便了”[xxxiv]

分享到:

TAG: 类型 民间故事 批评 索引 中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