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本加小说研讨会上的发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10-28 22:30:56 / 个人分类:会议

人生歌谣》的民俗关怀

林继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藏族文学有一种来自内心的喜爱,现在想起来,大概是大学阶段选择到西藏工作的缘故。当时我订阅《西藏日报》不仅了解西藏,关涉到藏族的文学成为我大学文化生活的重要部分,于是益西泽仁,扎西达娃,阿来,丹珠昂奔,色波,白玛娜珍以及汉族作家在藏地生活的马丽华、叶玉林、秦文玉等作家的作品成为我的最爱。

   早就听说用藏语创作的许多优秀的作家,但是苦于无法用藏语阅读。我一直想了解藏族作家用藏语创作的作品。这个愿望在不久前钟进文教授转给我德本加创作的《人生歌谣》,满足了我的愿望。拿到这部作品,我很欣喜。跟着作品的文字,进入到当代藏族的生活世界,品味到藏族文化的大美。

   《人生歌谣》的作者德本加1966年出生于青海省贵南县森多草原。19867月毕业于海南州民族师范学校,同年参加教育工作。现任职于贵南县民族中学。德本加与我是一个年代的人,无论藏族还是其他民族,同样经历了我们共同走过的时代。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尽管年龄很小,但还是有深刻的记忆;经历过文化饥渴到如饥似渴吸取文化的年代,我们已经懂事,已经求学,我们融入到这个洪流之中;我们经历过工作上、观念上的转型,我们彷徨过,但是我们选择了坚持。

   德本加大学毕业就一直选择的在家乡生活,这种事业上的坚持成就了他的创作,先后发表了中、长、短篇小说100余篇。这些小说是藏语的而显示出特别的价值,像他的短篇小说《像是一天里的事》被选入青海师范大学民族师范学校和海南州卫校藏文教科书中;短篇小说《恩惠》被选入藏语文专业全国高等自学《藏族当代文学》教科书中等等。他的小说还翻译成汉语和法语,受惠于更多的民族读者。

   德本加是我省母语作家群体中一位多产的作家,同时,作为一位生活在基层的作家,他独拥丰富、厚实、浓郁、鲜活的生活素材,在一种朴素的底层经验和平民视角下,以一种禅定的心态,观照藏民族波澜壮阔的历史与当下不断裂变、丰富多彩的现实,以一种近乎静态的笔触,描摹充满魔幻色彩的藏民族生活情状。其文字游走于奇幻与本真之间,细腻、隐忍、克制,又充满了超凡的想像力和深藏不露的张力,形成了一种极具个人风格的标识与特色。[1]

   在阅读德本加的作品时候,我对德本加作品中的民俗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对于民俗表象下的深层的民族文化关怀有着浓厚的兴趣。

   《人生歌谣》体现了作者以特殊的视角看待人生,藏族人的生活是幸福的,他们在祖先的规矩中生活,他们在歌唱中完成自己的一生,他们的歌唱是积极的,也是现实的。“尼玛大叔七十岁那年的除夕,她从心底里感觉到自己最终也没有逃脱掉一种惯常的生活方式。”“晚饭后,尼玛大叔像往常一样捻着佛珠想心事。偶尔也蠕动着嘴唇想发出一些含含糊糊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自言自语。”这种惯常的生活方式,就是藏族世世代代延续、遵守的生活方式,尼玛大叔的生活不可能有大的波澜。

   尼玛大叔爱唱歌,阿爸爱唱歌,阿爸把歌谣传给我。这些动人的歌谣,是自由的,在寂寞的旅程上还在想念酒歌的温度,歌声是温暖的,歌声是美妙的,在歌声中体会到人生的乐趣和希望。歌声中的祝愿、歌声中的希望、歌声伴随人的一生,这就是藏族,这就是会唱歌的藏族。

   藏族有唱歌的天性,也有讲故事的天性。德本加在小说创作中自然少不了这样的形象。《一个朦胧的黄昏》中的故事大叔生活在依然保留了一千多年风俗的古老村庄,“那里的牧民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以放牧为生。偶尔几个老头子聚在什么地方,对村庄里的某个孩子去汉地读书发出无法容忍的抱怨声之后,又数着念珠向孩子们讲述那些超乎想象的古老故事,就如祖先曾经向他们讲述的一样。”在这样的山村里,到处都是故事,并且有一位特别喜欢讲故事的“故事大叔”,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他的故事充满了神奇的情节,也落地于现世生活的道理,“我们也应该在他的每一个故事中吸取一点经验教训,找到一条通向未来的新的道路……”。是的,故事大叔的故事不仅是故事,而是人生,是这个山村里祖先们走过的人生,在这里沉淀了祖先的历史。故事伴随他们的祖先,也伴随着自己,这就是藏族,这就是爱讲故事的藏族。

   德本加很会讲故事,很会利用家香的歌谣和故事来阐发生活的道理。这让我想起了藏族的一句俗语:“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说话就会唱歌”。藏族人是为歌、为舞而生的,藏族人会说唱,也会讲述,唱着祖先的歌,讲着祖先的故事,德本加自不例外。他小的时候,喜欢听 “格萨尔王”的故事,百听不厌。识字后,把《格萨尔王传》和《尸语故事》捧在手里,一遍又一遍地咀嚼和品味。这些为他后来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营养。至今我们阅读他的作品。《格萨尔王传》和《尸语故事》的影子随处可见。

   德本加生在青海省贵南县,毕业后在贵南工作,并且长期在贵南藏区生活,对家乡的文化熟悉,对家乡的情感,非一般人能够相比,他深厚的生活积淀,敏锐的家乡视角,他的作品中流淌出的文化和生命的意识纯纯的、清清的。从这个角度上说,我倒愿意把他的作品当做贵南藏区文化传承的一种方式了。  

   德本加对家乡的爱在他的文字里随处可见,他曾经说:“我总是利用一些空闲时间,重返故乡的每一个角落,把那些曾经有意无意地藏在心底的文字找一个恰当的时机写在纸上变成为形象。每当这些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2]是的,德本加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他在文字的驱使下,一遍又一遍的呈现家乡的美,这种美是平凡中的大美、是地理与人文交织中的大美。

 

   在中央民族大学藏学院、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文学中心举办“德本加小说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21027



[1]展示藏族文学的靓丽底色》,载《青海日报2012-08-10

 

 

[2]德本加《人生歌谣》,第1——2页,青海民族出版社,2012年。


TAG: 小说 研讨会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