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镇湾民间故事巡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9-01 08:45:04 / 个人分类:故事研究

都镇湾民间故事巡记

 

 

都镇湾,一个中国普普通通的土家村寨,在21世纪初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运动中,因为民间故事引起了国人的注意。

都镇湾地处清江中下游,国土面积518.29平方公里,人口约56605。境内沟壑纵横,重峦叠嶂,复杂多样的地貌类型,构成了瑰丽多姿的自然景覌。都镇湾人依山而居,山是都镇湾人的生命依托,山铸就了都镇湾人的精神魂魄。清江从都镇湾流过,美丽的清江滋润着勤劳的都镇湾人,培育了灿烂的都镇湾文化。巴人祖先廪诞生地的武落钟离山座落在都镇湾的清江岸边,为土家先祖的发祥地。

都镇湾人重视文化,重视知识,虽然地处深山之中,却常常听到朗朗的读书声。清代诗人彭秋潭曾写道:“莫道都镇地方村,总是嚣嚣市井尘,若把人文较儒雅,近来似有读书人”。数千年来,生活在都镇湾的土家人,世世代代饥歌其食、劳歌其声,男女老幼、相从而歌。都镇湾散发着浓郁风情的山歌、吹打乐和民间故事讲述与碧波荡漾、山岚叠翠交相辉映,构成了一幅幅引人入胜的风情画廊。

都镇湾,因故事而名闻天下,这个曾经承载无数代土家人梦想、化解无数土家人忧愁的传统艺术寄寓着都镇湾人丰富的精神世界,深藏在都镇湾人的记忆之中让人魂牵梦绕而不能释怀。这些世代传承的民间故事,汇聚成都镇湾人生存的血脉,成为深植于泥土中民族的根和民族的魂。

19973月我踏上都镇湾的土地考察民间故事,就被那里的故事深深吸引了,此后,几乎从未中断对都镇湾民间故事的调查,直到20107月,共有14个年头。14年来,我在与讲述人的交往,与村民的聊天和恳谈中,对都镇湾故事有了全面的认识。调查显示,当代都镇湾人能够讲400则以上故事的有孙家香、李国兴、刘泽刚、刘维芬等4位老人,能够讲300个左右故事的有5人,有18人能讲200个左右的故事。这里的民间故事讲述人既有年届91岁高龄的“孙家香”们,又有稚气未脱的小孩子;既有孑然一身的故事高手,也有其乐融融的故事家庭。在都镇湾的故事传承人中,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土家族老婆婆孙家香。

孙家香,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土家族妇女,一个平凡朴实的长阳都镇湾农民。在那里,她与乡邻一起耕种劳作,生儿育女,维系着简单、贫困,又不乏快乐的生活。孙家香的一生起起落落,无数的悲欢离合谱成了一曲人生的歌。在都镇湾的田边地角,洒满了她勤劳的足迹和辛勤的汗水。虽然生活屡受打击,屡遭坎坷,但是,天性乐观的孙家香从不屈服于命运,在家中,在户外,总能见到她与乡邻相聚讲古说经的情景,总能听到阵阵的笑声和扼腕的叹息。在洒满星辉的日子里,她不断吸收先辈的故事,用自己的智慧创造故事,经过心灵洗礼的故事弥漫在都镇湾的山水之中,活跃于都镇湾人的口耳之间。孙家香究竟有多少故事,她自己都算不清;孙家香究竟给多少人讲过故事,她自己也道不明。但是,在都镇湾,只要提到孙家香,人们就知道她会讲故事。孙家香热爱民间故事,她兴致勃勃地听故事,不厌其烦地讲故事,她认为故事是有用的,她坚信故事中的人就是现实中的人,故事中世界就是真实的世界,故事的神奇也能在现实生活当中发生。她痴迷故事,爱恋故事,相信故事。她91年的痛苦用故事来化解,91年的快乐有故事来陪伴,下地劳动时要讲故事,农闲休整时也要说故事,她用故事传播美好的品德,用故事教人们为人处世,珍惜生活,爱护他人。孙家香讲演故事的美妙场景构成了都镇湾日常生活中最绚丽的风景。

为了让辛劳一生的孙家香老人晚年生活舒适、舒心,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将她接到县里的光荣院,享受一系列资助政策。孙家香因讲故事受到乡民的尊重,也因讲故事得到政府的关怀。1997年出版了《孙家香故事集》,20017月,孙家香被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湖北省群众艺术馆授予“湖北省民间艺术家”称号;2007521,被中国文联认定为“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2008年被选定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都镇湾的民间故事讲述人多,民间故事储存量丰富目前采录的故事计3500多篇,尽管存在不少异文。这些故事涵括了民间故事的不同类型,渗透到都镇湾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诸如天体、大地、山川、河流的起源,人的来历、牲畜的驯养与农作物的培植,动植物、名胜古迹、婚丧习俗等的解说,以及神奇魔法、鬼狐精怪、呆女婿傻儿子、巧女巧媳妇、机智人物、革命斗争等应有尽有。这些民间故事的逻辑结构映现在都镇湾人的日常言行和思想观念之中,构成了都镇湾特色鲜明的民间故事种类。当地人常常把讲故事以及与讲故事有关的活动称为讲古、讲经、日白和日牯子四类。

讲古即讲述古老的故事,主要包括神话历史性故事。都镇湾人认为,这一类故事有根有绊,真实可信。人们在讲述这类故事的时候比较尊重故事承传的真实性,讲述时即兴发挥不多,故事改变较少。

讲经是讲得比较圆满,有头有尾,有人物,有情节,具有完整故事结构和象征意义的叙事文类。精怪故事、鬼怪故事、嫁匠故事、巫术故事和生活故事、三姨佬故事等均属于典型的讲经。

日白也叫粉白,一般指说谎话、说大话、假话、讲狠话,喜欢讲无根无据的话也称为日白。日白的内容有头有尾,能够构成独立的故事,具有民间审美叙事的完整性。

“日牯子”是关于男女之间的性故事。这类故事在都镇湾很丰富,短小又取笑,大家喜欢听。但是,讲日牯子有特殊的规定性:长辈在晚辈前不讲,在未婚姑娘面前不讲,年龄相差太远的人之间不讲。只有年龄相仿,同辈的已婚男女在场的时候,大家才特别喜欢讲。

都镇湾民间故事具有多、广、奇、趣四个特点:

都镇湾故事的“多”包括讲故事的人多,目前已发现的能讲故事的人有近700人。这对于一个文化村落来说,令人震惊,在中国也不多见,尤其是今天显得弥足珍贵;都镇湾故事类型多,这些类型闪现着浓郁的地域色彩,同时在很多国家和地区、民族中流传同类型的故事。

都镇湾民间故事的“广”涵盖两方面内容:故事讲述人涉及面广。上自90岁的老人,下至几岁的儿童都能讲故事;都镇湾的民间故事渗透到老百姓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凡是都镇湾人的生活都有故事表达,与都镇湾人日常生活相联的民间故事的文类在都镇湾无一缺失。

都镇湾民间故事的“奇”指神奇故事多,与民众信仰相关的神灵故事,像桌子神、筷子神、磨子神应有尽有;从四千年前的土家族先祖廪君民间叙事传统开始,民间故事讲述在这里从未中断。

都镇湾民间故事的“趣”,主要指老百姓围坐一起讲故事,他们相互熟识,彼此了解,能够心灵相通,趣味相投。他们的讲述风趣,把紧张的情节、严肃的话题、深刻的道理化解在轻松幽默的讲述当中,寓教于乐,寓理于情。

都镇湾人生活的丰富性,造就了都镇湾民间故事的多样性,也导致了都镇湾民间故事特点的多层次性。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现代化浪潮、新技术革命已经波及到都镇湾,冲击着每个都镇湾子民的生活。当我们看到一个个电视“天线锅”矗立在屋顶的时候,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大众传媒对都镇湾文化的影响之深刻任何时代无法媲美。当我们看到村民的年平均收入大幅往上翻升,经济往来渠道不断拓展,年轻人想尽办法往城镇迁移的时候,才清醒地意识到都镇湾民间故事传承又一次面临革命性的变化;当我们目睹一个又一个民间故事传承人相继离去,一批又一批的民间故事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的时候,才切切实实地感受民间故事传统面临日渐式微的的窘况。


分享到:

TAG: 民间故事

瑶族小妹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瑶族小妹   /   2010-09-29 02:14:38
林老师紧跟时代潮流哇,连某某喊某某干嘛这样的句式也用得游刃有余
林继富博客 引用 删除 林继富   /   2010-09-01 21:30:05
刘慧同学,谢谢!相信你们在孙老师指导下,定会有所成就。祝福长江大学非遗社的所有成员!
林继富博客 引用 删除 林继富   /   2010-09-01 21:17:17
对不起,这篇文章是《中国文化报》的特约稿,他们近期刊出,以后再为贵刊提供稿件吧。谢谢!林继富

感谢爱东对该文的首肯和推荐,弟兄们喊你回国!老林
林继富博客 引用 删除 林继富   /   2010-09-01 21:11:55
谢谢锡诚老师。都镇湾故事研究得到您和许多先生的的指教。从1997年至今,我每年都会挤出一定时间去都镇湾调查故事,去长阳看望孙家香婆婆。在那里,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民间故事,什么是民俗。
施爱东博客 引用 删除 施爱东   /   2010-09-01 17:55:56
原帖由女巫于2010-09-01 16:02:13发表
林老师:我是《中国社会科学报》人文地理版的编辑,觉得您这篇文章很适合我的版面,不知您是否愿意将此文.

老林不常来这里,你要用就先用着吧。
老林,很大方的人。
引用 删除 女巫   /   2010-09-01 16:02:13
林老师:我是《中国社会科学报》人文地理版的编辑,觉得您这篇文章很适合我的版面,不知您是否愿意将此文惠赐我报?非常感谢!
引用 删除 女巫   /   2010-09-01 15:57:47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0-09-01 12:30:01
乡下老年人说;“故事越讲越多哩,不讲就没咧!”民歌受的冲击更大!新传说故事还在不断产生!现在不是边远山区的人,只能在电视广播录音带上听民歌!
刘慧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刘慧   /   2010-09-01 10:43:25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T9Bu_ozPjYs/
这是我们的纪录片上传网址,请老师多多批评!
刘慧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刘慧   /   2010-09-01 10:40:54
林老师好!
我是长江大学非遗社成员,孙正国老师的学生。
去年寒假在老师的指导下我们一行人也到都镇湾镇进行了不太成熟的社会调查活动。有幸拜访了孙家香老人,也寻访了十五溪村,亲身感受了一番土家族风情。后来我们根据实地取景,制作了一部土家族纪录片,收获颇大!
老师们的调查可谓是数年如一朝啊,童鞋们当学习老师们那份执着和坚守!
刘锡诚的博客 引用 删除 边缘人   /   2010-09-01 10:13:56
几个著名的故事村,都逐渐显得形色暗淡了。耿村,在袁学骏编了《一千零一夜》之后,再也没有听到新消息。伍家沟的情况令人伤感,李征康想再重振雄风,但我以为难度不小。辽宁的几个村子形势较好,江凡刚发表了何钧佑的文章。走马镇的代表性人物魏显德已老迈,差不多失掉了讲述(当然也就是传承)的能力。从您的文章里看,都龙湾的情况还不错,尽管潜在危机也不小。民间文学(故事)的传承如何保护,真是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问题!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