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经历,底层的视角,他乡蜗居中守望热土人生

“外国”的教育好不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8-08 20:41:13

总能看到一些说法,说外国教育有多好,孩子们自由地成长,快乐受教育。相比之下,中国的中小学生功课负担太重,煞是可怜。其实这些泛泛而谈的印象有时候是很有误导性的。因为我自己有个在德国上学的孩子,对德国的教育情况有些略微的了解。

从国际评估的结果看,德国的中小学教育水平处于欧洲的中等水平。今年有所改善,但还不够良好。

德国的家长在培养孩子上也挺上心的,也有请家教辅导的,也让孩子上各种课外班,“望子成龙”的心也不比中国人差。

老师在学校上课,也有教学大纲,学生平时也得写作业,也得考试。考试前学生也提心吊胆,学年结束发成绩单那天也是大事。成绩单不漂亮的,想到回家得拿给父母看,得让父母签字,心里也发怵。

不久前德国教育部发布了两年一度的教育调查报告,其中有几个数字还是挺值得关注或者说让人感到忧心的:一是教师年龄老化,50岁以上的教师比例达到48%;二是6,8%的学生在离开学校时拿不到毕业证书,这是说他们连最初级的毕业证也没有,这些人基本上没有机会接受任何职业培训。在合法的劳务市场上,除了纯粹的靠出力气的体力劳动以外,这些人没有其他的职业前途;三是20%的15岁青少年无法正确阅读理解一篇简单的文字。两个比例放在一起,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出现了:为数不少的获得了法定义务教育毕业证的人,也缺少基本的阅读能力。

与此同时,读到高中毕业获得大学入学资格的人越来越多,想上大学的人越来越多——教育上的两极分化日趋严重。

参加阅读能力测试的正好是尤尼的年级。他说,其实那阅读文章非常简单,是关于日常生活中直接与间接的水消耗问题。直接水消耗如刷牙洗澡冲厕所很容易一目了然,间接水消耗则不那么引人注意了,比如你喝一升牛奶,间接消耗130升水,一杯咖啡140升。如果你穿纯棉T恤衫,你自己觉得很环保,对大自然很友好,其实这后面消耗掉很多地球上最宝贵的水资源。不光如此,最大的不公平还在于,这些耗水量大的产品,基本都来源于经济不发达水资源缺乏的地区,那里的人们连安全饮用水都成问题,却生产高耗水的产品供原本水源丰富地区的人们日常消费。富裕地区的人们享受这些廉价产品,意识不到他们的消费行为间接引发的资源掠夺。

听了尤尼的转述之后,我只好承认说:这不光是字面上的理解问题,这还需要一点儿逻辑,需要一点儿超越具象的想象力,所以应该算是综合能力测试吧。

根据尤尼在中国上学的经验,我们可以说,即便是农村的小学,如果遇上一个能力和责任心都靠谱的老师,学习语言的效果是绝对一流的。用尤尼自己的话说,和他在中国期间汉语读写方面的进步速度比起来,他在德国学校里学英语的成绩就是个笑话。数学方面就更不用说,在中国上完二年级,回德国上四年级一路绿灯。老师说:还没讲呢,你怎么都懂呢?他说:我在中国学过了。

综合印象,中国学校里培养基础读写算术的教育真不差。获得运用语言文字的基本能力之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把语言文字当工具,读些有知识营养锻炼逻辑能力,而且实用性强的文章,这本事以后什么时候都能用得上。

在德国,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不太好说出口的担心是,这20%的缺少基本阅读能力的人(柏林的比例是25%),基本上是会被职场淘汰的。依靠纯体力的工作会越来越多地被机器取代,知识技术更新太快,学习能力缺失就意味着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些人的生计得靠社会供养,而且他们还是潜在的现有秩序的破坏者。为避免社会秩序被破坏采取的预防措施以及对被破坏了的秩序进行修复,整个社会需要付出的代价甚至比供养不能自食其力者的消耗还大,这也是为什么社会救济的接受者也有可能与政府的社会政策进行博弈。政府一直在力图改善尤其是低收入家庭孩子的教育条件,加大对幼儿园的投资,都与这种对未来的社会治理成本担忧直接相关。

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的话,中国教育当务之急的改变不是在学校的课堂里,而是在学校外,即应该让每个适龄儿童都能进课堂,不管用什么办法,千万别耽误任何一个孩子的学习,别因此为难孩子的父母。比如北京,哪怕政府没钱,需要借债也得让农民工子女有学可上。社会应该比他们的父母还着急办这件事。道理也简单,有一天一个人真的生路无着成了害群之马的话,他(她)肯定不会首先祸害自己的父母。

这个道理,原来社会主义的东德比西德想得明白做得好。

 

后记:这篇写于一个多月前,不愿意贴出来,觉得不该对孩子和教育说三道四的。其实很多时候很怀疑,到底谁有资格谈教育,谁有资格批评那些学习不上心的孩子。至少我对自己这样做的资格表示怀疑。

在塞浦路斯38度的高温太阳下,我们曾经一起做骑自行车旅行。有一段路是慢上坡,大约800米左右。我只好推着自行车步行,老潘陪我,尤尼穿着黄T恤在前面骑在车上,离我们越来越远,再后来就只剩下一个黄色点。我决定闭上眼睛往前走,免得看见遥遥无期的上坡路身心同时受折磨。等过了一阵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尤尼就在前面10米远的地方。他说:我下来迎你们一点儿,看,不远了,我自行车那就是最高处,马上就到了。快到城里的时候,又有一个小上坡,这时我都累得眼冒金星了。尤尼仍然远远领先,这次我让老潘去追上他,因为快到城里路上车多,我自己歇上一会儿再走。十分钟后,尤尼跑来接我,说:“妈,让我喝口水。然后我给你推自行车。”三人会齐之后,尤尼去一家小卖店,给自己买了罐可乐,给老潘买了瓶啤酒,给我买了瓶矿泉水。他说:“知道你还有水呢,还是给你买了一瓶,不是让你喝,让你放在脖子上凉快一下。”我从来不吝惜表扬尤尼的,这天的赞美多得他都不好意思了。吃晚饭时,我的总结发言是:“今天咱们俩的帐就算清了。有今天这一天,养你这十四年的付出就扯平了。反正我的本已经收回了,从此以后,你每次对我好,都是我的纯利润,我只能赚不会赔。”能被儿子这么善待,我多么心满意足,管他学习成绩如何呢。

所以,我很“幸灾乐祸”地想:那些替孩子学习操心的家长,还都没清账呢。

还是那句话:将来孩子有出息,受益最大的不一定是父母;孩子成了小混混,受害最大的一定不是父母。想明白这个道理的地方,都是国家逼着家长送孩子去念书;没想明白这个道理的地方,都是家长求着政府别让孩子失学。

TAG: 教育 外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4-03-0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1003
  • 日志数: 89
  • 建立时间: 2009-11-13
  • 更新时间: 2012-09-1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