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经历,底层的视角,他乡蜗居中守望热土人生

政治的想象与技术的现实——塞浦路斯街头印象之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7-24 03:09:57

Lanarca是塞浦路斯东海岸中部的一个小镇。这里曾经是个小小的港口渔村,人口二万左右。1974年南北分离之后,附近修了个飞机场,旅游业也慢慢发展起来,现在有人口八万左右。但是新来的人口大多并不住在老城。如同几乎所有的人类聚集地一样,传统的核心地带总是教堂和广场。晚上老城的市中心冷清安静,热闹的是新修起来的海滨路。沿路建筑大多是宾馆,度假公寓等,底层是餐饮娱乐设施和各种纪念品商店。

我发现这里有个类似麦当劳的快餐店,叫Goody’s。麦当劳的主色是黄色,Goody’s的主色是红色。这个名字让我想到社会人类学的大腕杰克 古迪(Jack Goody)。因为是下午,店里几乎没人。我在二楼找了个临街的位子坐下,面朝大海。从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近邻的两家店。这里的各家店都在主店门前搭起凉棚设置座位。一家是个Casino赌场娱乐厅,起的名字叫“哈瓦纳俱乐部”,他们用来招揽顾客的节目是“间谍表演”(Spy Feat)。当然这和实际上的古巴没有任何关系,这只是迎合着大众关于社会主义古巴的想象,是残余的冷战思维的投射而已。另一家店是星巴克咖啡店。星巴克除了自己的店标以外,什么广告都没有,它们的凉棚顶上放的是海尔空调。

一个叫“哈瓦那俱乐部”的赌场,提供“间谍表演”做招牌节目,古巴躺着也中枪

塞浦路斯的星巴克用中国的海尔空调


我想说的是,在这个以欧洲人为主客的旅游地,人们关于古巴还有保留着政治的想象;而关于中国,已经没有政治的想象,只有技术的现实。两相对比,从意识形态角度去想象社会主义显得多么幼稚可笑。

在冷战还没结束的时代,杰克 古迪就提出欧亚大陆作为一个整体的想法。在他看来,欧亚大陆包括北非具有历史悠久的同一性,可以追溯到柴尔德所说的5000年前的“城市革命”,与欧亚大陆相对应的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大陆。沿着古迪的思路走下去,我们不得不问:欧亚大陆出现大面积的社会主义,是一种巧合吗?仅仅用意识形态的胜利,这一现象是可以解释的吗?从人类的文明史上看,社会主义应不应该被看成是追求更合理的社会秩序的尝试?Goody踢了“从人类学看世界史”这个大门一脚,他的两个高徒则继续拍打下去。他们一个是研究非洲“非正规经济”的Keith Hart,另一个是研究波兰和匈牙利“后社会主义转型”的Chris Hann。两个人各自去挖掘古迪想拿来比较的两块大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