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文化与吴越文化关系研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2-31 12:12:29

齐鲁文化吴越文化关系研究

田兆元

 

 

【摘要】吴越文化和齐鲁文化在春秋时有着广泛的交流。楚占领吴越鲁地后,吴地文化形象被覆盖。汉武帝崇儒,吴越人在把自己纳入儒家文化体系的过程恢复了自我的形象,有意识地将吴越文化与齐鲁文化结合起来。齐鲁文化与吴越文化的结合,创造出了有活力的东部文化区。

【关键词】 吴越文化 齐鲁文化

 

 

齐鲁文化与吴越文化均为古代中国东部的区域文化,其间因长江的阻隔和文化差异而个性鲜明。但是,两种文化间有着广泛的交流和相互影响。典型的齐鲁文化和吴越文化是西周以后,特别是东周时期形成的,它们以齐鲁、吴越几个诸侯国的名称分别组成联合词组而命名。这些诸侯国的存续期是其文化形成的核心期,在两个地区文化的早期阶段是构成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的重要基础,而在齐鲁吴越这些诸侯国消失以后,这些地区还沿用原来的名称作为地方文化的标志和称谓,从战国以后一直到今天。本文所涉及的两地关系时间范围是史前到汉代时期的两地关系,主要是对汉代吴越地区的文化选择中,吴越文化对齐鲁文化的一种主动亲善行为的分析。

早在新石器时代,江南的崧泽文化就有来自大汶口文化的彩陶。传说时代的舜帝,主要活跃在今山东一带,其支系后来进入今浙江余姚和上虞等地,在当地留下了传说。考古文化和神话传说里,这两个地区的远古文化是相互交流的。

春秋战国时期,吴越之地在文化上与齐鲁齐鲁之地相互影响,如孙武南下,教吴人兵法,而孔子门人也有来自吴地者。吴季札北上观礼,闻《齐风》,大加赞叹,曰:“美哉!泱泱乎,大风也哉!表东海者,其太公乎!国未可量也。“(《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在军事和经济方面,吴越进入齐鲁之域。春秋后期,吴国争霸,曾向鲁国征求贡赋百牢,给鲁国带来很大的压力。越国范蠡,弃官经商,改名换姓,在齐国发展经商事业。鲁国、越国和吴国的地盘在战国时期被楚人占领了。吴越之地于是一时失去了自己的文化形象。

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说:“彭城以东,东海、吴、广陵,此东楚也。其俗类徐、僮。朐、缯以北,俗则齐。”吴的整体形象被覆盖了。这是因为自楚占领吴越之地有百年之久,楚于吴地设立治所,成为楚贵族封地,吴越人未来得及向楚人报仇,就要面临秦人的压迫,吴越楚三者以楚的旗帜展开了反秦的斗争。等到秦国灭亡,汉统治者的核心圈子是丰沛楚人集团,吴越之地就被以东楚相称了。司马迁还提到越,但吴是被吞没了。他提到“楚越之地,地广人稀”,“越楚则有三俗”,在司马迁的时代,吴地确实被冷落了,没有了自己的称谓,并且,东楚之地,染上了齐国的风俗。当然,反过来说,齐鲁之地的一部分,在汉代初年,也是打着楚的标记的。

作为太湖流域最有代表性的学术成就——兵学,在汉初不再受到重视。汉初休养生息,无为而治,对内轻徭薄赋,偃武修文,对外和亲,不尚武力,兵学自然遭到冷遇。也就是说,太湖流域最优秀的学术文化在汉王朝尤其是汉初没有用武之地。同时,汉代实行重农抑商政策,商人遭到打击,范蠡计然之策也自然无所用之。故经济商业上的学术文化积累也被置之一旁。王朝所崇尚的学术文化是太湖流域原先所缺门类,而太湖流域的本来优势又不得其用,太湖学术在秦汉时期得主流市场上徘徊沉寂就是必然之势了。汉初,齐学其实和吴越之学一样,是难兄难弟,没有被王朝所看重,因为汉初在王廷里流行的是楚学。

齐鲁之学在西汉前期在朝廷里还是有些影响的,这些学说不是后来显赫的儒学,而是颇有些帮闲色彩的方仙道,如鲁人公孙臣说阴阳,齐人少翁以鬼神方见皇上,齐人公孙卿说登仙,等等,齐鲁的方士在秦汉时期的王廷里非常活跃。但是,这些方术主要行于朝廷,民间有神仙信仰,但像到海中求仙,寻仙药,则除了皇家,一般人也是没有办法办到的。因此,这些方士没有对吴越民间带来大的影响。

汉武帝亲政后,启用董仲舒等儒生,以儒学夹杂各种学派,如阴阳刑名,混成为一种新的带有神秘色彩的儒学,作为国家的主流思想。其中的主干是齐鲁之学。楚学则演为词赋之学,其命运如汉初的齐鲁方仙道,带上了帮闲色彩,走向了边缘。

朝廷的这一动向在吴越之地似乎产生了影响。他们的地位开始提升。我们从东汉班固所撰《汉书·地理志》看出,吴回复到平等的地位。如,班固说:“楚地,翼、轸之分野也。”“吴地,斗分野也”。这是平等地对待两个文化单位的。不像司马迁,用东楚把吴越吞没掉。在班固时代,三楚之名已经不见称呼,这可以明显看出,楚文化在东部有所削弱。但是,班固依然看到:“吴、越之君皆好勇,故其民至今好用剑,轻死易发。”这说明,经过了西汉时期,吴越之地的风俗还是尚武的,这和入居的楚人的风尚是一致的。尽管汉武帝时尊崇儒术,吴越还是影响不大,他们只是有些张扬自我,他们凭什么争得失去的自我呢?我们从东汉时期,吴越一地发达的地方史学看到他们张扬自我的强烈愿望和策略。

地方史在吴越之地兴起来了,是汉代文化的大事。

汉时东南与太湖流域的地方史独多,如有杨方撰《吴越春秋削繁》五卷,皇甫遵撰《吴越春秋传》十卷,此二书后人罕见。唯会稽人赵晔的《吴越春秋》及吴越贤者的《越绝书》流传至今。为什么其他地区的地方史没有这样大的发展,而唯独太湖地区的学者这样重视自我历史的张扬呢?这实质上是太湖学者的一种自觉的文化行为,他们要传达的是这样的理念:太湖地区同样属于中国文化的总框架,太湖文化与中原文化的价值是同一的,太湖地区承担了同样重大的责任,因而,太湖地区的文化是不能忘记的,也是不可忽视的。它的第一目的是要说明吴越地区没有游离于主流文化之外。

《越绝书》在第一卷中这样说:“勾践之时,天子微弱,诸侯皆叛。于是勾践抑强扶弱,绝恶反之于善;……以其诚在于内,威发于外,越专其功,故曰越绝。”又说:“桓公,中国兵强霸世,威凌诸侯,服强楚,此正宜耳。夫越王勾践,东垂海滨,夷狄文身;躬而自苦,任用贤臣;转死为生,以败为成。越伐强吴,尊事周室,行霸琅邪;躬自省约,率道诸侯:贵其始微,终能以霸。”显然,作者将勾践的事业与齐桓公的霸业相提并论,是要极大提高东南一隅的地位,把吴越的争霸及北上会盟看做是“尊事周室”的崇高行为。或许越王勾践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很合乎周礼,也与传统的道德规范相左,如,勾践公开发假誓,把当年的盟誓所具有的一点诚信精神完全扫荡干净了,也很难说他为周王室做了多少好事。

但是,吴越之地的学者就不这么看了,他们认为,吴越二霸十分了不起,吴越的事迹要传下去,于是,把写吴越历史也看做一项崇高伟大的事业。“贤者辩士,见夫子作《春秋》而略吴越;又见子贡与圣人相去不远,唇之与齿,表之与里。盖要其义,览史记而述其事也”。(《越绝书》卷一)那么写作吴越史乃是继承《春秋》的事业,司马迁作《史记》,本应该将吴越历史扩而充之,可是他所作有限。于是,一部补正史之不足的史书就这样脱颖而出了。     

《越绝书》原来有25篇,现存15篇,保留了许多吴越之地的珍贵历史资料。

赵晔的《吴越春秋》也张扬传播太湖流域的事迹,宣扬其价值观,并把这种价值观提升到与古代礼仪道德具有同等价值的地位。他们要发出吴越太湖流域的声音,吴越地方史的出现,改变了吴越地区的文化形象。

值得注意的是,二书都提到一个重要的人物,那就是子贡。二书有很大的篇幅论及子贡受孔子命安鲁的系列外交之行,并称赞说,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霸越。《越绝书》并称说该书之撰就在于子贡去圣不远,与孔子互为表里,是为了表彰子贡的业绩。那么这就意味深长了,这就是在争取文化中心的地位。吴越霸王事业的演绎,是孔子及其弟子的旨意下的行为。在儒学一统的背景下,太湖的历史纳入了大的儒学框架了。显然,这种儒学不是思孟学派的心性之学,是子贡之学,王霸之道兼而有之,且和以前的货殖经济一脉相承。这种内涵与汉代武帝后的主流意识形态相一致,表达出吴越之地的学者弘扬区域文化,并积极参与主流文化的用心。

子贡被认为和孔子是唇与齿的关系,表与里的关系,相去不远,其角色就是亚圣。他是一个在吴越地区被重点张扬的孔门弟子,吴越文化实际上是子贡之学的主要继承者。子贡之学除了王霸之道,还有货殖之功,这又和吴越之地的商业传统相吻合,只是子贡之货殖是圣人门下的举动,那就不同凡响了。吴越人的地位一下子便提升起来,以前干的好像是见不得人的事,现在可以挺起胸膛。

这时,我们便清楚地看到吴越人张扬自我的逻辑,他们实际上借光齐、鲁,打出儒学门徒子贡的旗帜,把太湖吴越之地的文化纳入正统主流文化之中。齐鲁文化给了吴越文化一个自立的机会。吴越人也有选择有改造地吸取了齐鲁文化,从此,吴越之地开始了由尚武向修文的重大转变。吴越的文化身份不是原样恢复,而是在新变中再生。它在固有的吴越楚的基础上,吸取齐鲁文化的养分,创造出了与主流文化一致,又有鲜明个性的区域文化。

齐鲁文化与吴越文化的结合,经进一步发展,使这片蛮荒之地逐渐成为经济繁荣,人文荟萃的沃土。东部文化区成为中国最有希望的文化区之一,为华夏文化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今天的齐鲁与吴越地区,更是中国较为发达的经济区和文化区,江浙沪鲁合在一起,是创造着今天中国繁荣的主要力量,历史上的交流与竞争,为今天的合作与发展积累了经验。继续这种有益交流和借鉴,两地将会走向更辉煌的明天。

 

作者:田兆元,1959年生,男,湖北宜都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通讯地址: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

邮政编码:200241

email:  suntree@126.com

论坛http://www.seawn.cn


TAG: 齐鲁文化 吴越文化

子不语风花雪月 引用 删除 刘宗迪   /   2009-12-31 14:01:26
齐鲁文化是先秦文化的一个高地,向邻近的吴越扩散,正如高屋建瓴,自是情理之中事。
吴越春秋、越绝书成书虽晚,但其中的故事,必保存不少早期的吴越地方口碑资料。
谈古代地域文化关系,一定要摆脱现代的行政地理区划观念。
当初秦皇汉武巡守东土,都是把燕、齐、吴的海疆一路走下来的。
蜥蜴残梦──田兆元之suntree 引用 删除 suntree   /   2009-12-31 13:56:36
文章已经发表在 齐鲁文化研究 上。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0-07-15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3098
  • 日志数: 34
  • 图片数: 3
  • 建立时间: 2009-01-25
  • 更新时间: 2019-05-1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