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储粮,不打墙。广交友,笑满堂!

【民俗人物】被誉为“花儿王”的朱仲禄(珍藏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10-30 05:35:16 / 精华(1) / 置顶(1) / 个人分类:民俗人物


朱仲禄,生于青海同仁县,老一辈河湟花儿歌唱艺术家,人称“花儿王”,风靡全国的《花儿与少年》创始者之一,自幼学唱花儿,博采众长,形成了自己的演唱风格,声音明亮挺拔,刚柔相济,韵味地道,歌声山野气息浓厚,给人以天高气朗的高原感受。新上日志《被誉为“花儿王”的朱仲禄一笑堂采编


朱仲禄 男,1922222日出生于青海省同仁县保安村。1950年考入西北人民革命大学。曾任西北歌舞团、甘肃民族歌舞团独唱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青海分会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民间歌手。自幼喜爱“花儿”。发表有《花儿的创新与破格》、《花儿演唱风格的探讨》、《花儿演唱技巧的探索》等论文10多篇和《传统花儿百首》。中国唱片社灌其演唱的花儿唱片花儿磁带6盒。整理出版有民歌集《花儿选》(西北人民出版社1954年)。被誉为“花儿王”。200712221410分在青海省西宁市逝世,享年86岁。

 “文革”期间,“花儿”遭到禁止,朱仲禄在受到批斗后被遣返青海监督改造。1978年平反后被安排到青海省群众艺术馆工作。1986年甘肃音像出版社为他出版了《朱仲禄演唱专辑》、《尕妹给了我半个心》等四盘花儿录音带。朱仲禄自幼学唱花儿,博采众长,形成了自己的演唱风格,他的声音明亮挺拔,刚柔相济,韵味地道,歌声山野气息浓厚,给人以天高气朗的高原感受。

朱仲禄的祖父朱成林出生在甘肃河州大北源朱家破,清末同治年间的战乱中逃亡到青海同仁,当时年仅13岁。

同仁位于青藏高原的边缘。是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相接壤的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多文化的碰撞交流之地,也是“花儿”音乐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

有三个人对朱仲禄的影响最大,首当其冲的就是朱仲禄的父亲朱端。朱端不仅擅长祖传的皮匠手艺,而且也是唱“花儿”的高手。朱仲禄的父亲每每外出,都要将尕成娃(朱仲禄小名)带在身边,这便使他从小就接触了花儿”,使他对“花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朱端教给朱仲禄的第一首歌就是河州大令《上去个高山望平川》。”

在永安村还有一个唱“花儿”的高手人称百歌阿爷,此人姓王,唱的“花儿”多且好听,不少研究朱仲禄的人都把他称之为王百歌。还有一个民间艺人瞎佛保,这位瞎佛保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跟着他朱仲禄的视野得到了极大的开拓。跟着这些民间艺人他唱“花儿”的水平迅速提高,少年时,就成为名扬四乡八里的“花儿”把势。朱仲禄在12岁左右时上了村里的小学,几年后朱仲禄以作文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同仁县办学堂,一年多后,又考入了青海西宁的昆仑中学。朱仲禄在这所中学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认识了在学校担任音乐教师的王洛宾。在昆仑中学朱仲禄创作了不少诗歌和小品,也填了一些“花儿”词。

朱仲禄之所以能被称为“花儿”王,与他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密不可分,这得益于在昆仑中学的学习。

19499月,西宁解放后不久,朱仲禄报名考入了中国人民革命大学三分部(简称革命三部),这是一个专门为培养少数民族干部而成立的速成机构,设在邓家花园。19508月,他们这一期革大学员就要毕业了。在毕业晚会上,朱仲禄大展歌喉。他的歌声引起了参加毕业晚会的“西北文协采风团”成员音乐家关鹤岩、陈川静等人的兴趣。在他们的帮助引导下,朱仲禄对“花儿”这一民间艺术有了全新的认识。在这之前的194910月,朱仲禄就已被刚刚成立的甘肃人民广播电台邀请去进行直播演唱。这是“花儿”第一次通过电波传向外面的世界。

他不仅是一个好唱家,而且也是一个好作者和研究者。在他的一生中,正式发表于各种刊物的论文,评论至少在150篇以上。像朱仲禄这样集演唱、创作、研究于一身的三栖‘花儿’艺人,在‘花儿’艺术史上前所未有。”

实际上,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他创造了多个“花儿”之最:

1950年国庆,朱仲禄在北京先农坛举行的“各民族大团结联欢会”上,唱了他新编的青海“花儿”《毛主席如咱亲爹娘》,第一次将“花儿”带入了北京的正式场合。1952年,他为电影《太阳照亮了红石沟》配唱了三首“花儿”,第一次让“花儿”走上银幕。

1953年,作为西北地区的代表,他将“花儿”唱进了中南海,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中国唱片出版社也发行了他演唱的“花儿”《上去个高山望平川》和酒曲《尕老汉》,这是“花儿”史上的第一张唱片,汇演后,他又在中央音乐学院讲授了“花儿”,第一次将“花儿”带进了高等学府。

1954年,他又选编了一本《花儿选》,这是中国出版史上的第二本与“花儿”有关的书。

1957年秋,朱仲禄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花儿与少年”受到了外国友人的赞赏,为祖国赢得了声誉。在第11亚运会闭幕式上,“花儿与少年”大型歌舞又展现在亿万观众眼前,为国争了光。

朱仲禄之所以能被称为“花儿”王,与他所做的这些“花儿”之最的事密不可分,也和他对“花儿”进行的一系列整理工作密不可分。在关鹤岩等人的大力支持下,他对“花儿”中流传最广、变体最多、影响最大的《河州令》进行了分类。

这次分类,将《河州令》按照乐曲风格等进行了初步的类型划分。在朱仲禄的建议下原来的长令《上去个高山望平川》被命名为《河州令》的同时,又把其他一些曲调分别划分为《河州二令》、《河州三令》。在朱仲禄改编创作的众多“花儿”曲调中《下四川》和《花儿与少年》最引人注目。

《下四川》原是流行在甘肃东部及宁夏六盘山地区的一首山歌,1953年朱仲禄从甘肃礼县采集到了这首山歌,当时原词是这样的:

“羊吃路边的青草哩,我唱山歌调调哩,掌柜手拿菜刀哩,要宰我的羊羔哩。”

“这首歌经过朱仲禄先生的改编完全变了一个样子,虽然旋律原曲调主题形成了常见的三段式结构,而歌词则用河州花儿’的形式进行再创作,表现了全新的内容。”

1956年冬天,为了迎接即将举行的全国专业音乐舞蹈汇演,朱仲禄又与作曲家吕冰舞蹈家章新民等人创作了歌舞《花儿与少年》,这部抒情歌舞的基本素材取自于民间音乐。其中的舞蹈动作来自民间社火‘八大光棍,音乐则来自于民间小调《蓝桥相会》、《四季调》和《五更调》三首歌曲。

朱仲禄提供了上述音乐舞蹈、服装、道具等素材,并以他最熟悉的河州花儿‘格式编写了歌词,全曲中除了《四季歌》是由石殿烽配词外,其余大部都采取了河州’花儿‘的形式。

如果没有对甘青民间音乐、民俗文化的熟悉和了解,就不能提供适当的创作素材,对当时的西北歌舞团来说,没有朱仲禄,也不会有今天的《花儿与少年》。

张君仁博士曾经多次采访“花儿”王朱仲禄。他说:“朱仲禄不仅性格直爽,而且富有激情。我清楚地记得每次拜访朱仲禄先生的情景,走路腰板挺直,说话直爽且嗓门很大,但这并不是耳朵不灵敏,而是性格决定的。尤其是富有激情,容易动感情,像所有的具有天赋的音乐家那样,语言、演唱、手势并用,讲到感情激动时,往往声泪俱下。”

20074月,中国唱片公司出版了朱仲禄生前的最后一张唱片《西北“花儿”王》,并获得了中国“金唱片”奖,这张由张君仁博士选编并撰稿的唱片,是对朱仲禄先生一生“花儿”演唱事业的总结。

如今,一代“花儿”王远离而去,留下的是响彻天地间的“花儿”曲调,远远的我们仿佛又听到了他的歌声:“哎吆吆……上去个高山望平川,平川里一朵白牡丹。”


分享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7-2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716514
  • 日志数: 2163
  • 图片数: 60
  • 文件数: 164
  • 书签数: 9076
  • 建立时间: 2009-10-24
  • 更新时间: 2021-07-2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