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台日志之二十七:日月潭与暨南国际大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6-18 07:36:11 / 个人分类:随笔感言

6月3日,晴

 

62早上9点多,我又出发了,目的地是暨南国际大学。暨南国际大学位于南投埔里,在日月潭附近。前几天游子安老师邀请我到暨南历史系作一个专题演讲,算来算去,我的时间只有62,游老师就安排在这一天。我正好也可以在回京前领略日月潭的山光水影。经过40多分钟的行程,我到达高铁台中站。这里有高铁的接驳车到埔里,收费130元。我上车之后给游电话,他告诉我在埔里酒厂下车,他在那里等我。又经过40多分钟,车到酒厂,我们如约相见。游告诉我这酒厂不一般,是台湾绍兴酒的著名产地,现在也是著名旅游景点。

我们首先看了酒厂历史文化展览“台湾绍兴故事馆”,看到了酒厂创立的经过。这里本来酿造普通米酒,供当地人饮用。1949年,两位来自浙江绍兴的周姓酒商,带来了家乡酿酒技术,用当地的爱兰泉水研制绍兴酒成功。1957年建立埔里酒厂。酒厂离日月潭不远,这里的泉水水质优良,有酿美酒的先天优势,加上当年蒋公常常居处日月潭涵碧楼,喜欢家乡风味的美酒,这酒成为台湾官方宴会用酒,名为“介寿绍兴酒”。因为蒋公的关系,本酒厂受到特别重视。

据说当年一心要光复大陆的老蒋,让酒厂酿了一批绍兴老酒,作为十年之后在南京的庆功酒。没有想到,随着历史的推移,老蒋不仅故去,他的“光复”梦也之飘散,这酒也渐渐被人遗忘。可是1999921南投经历了惨烈的地震,埔里酒厂遭受重大损失,从地震废墟中,人们发现了这批老酒。一位有心的商人以帮助酒厂重建的代价换取了这批特殊的老酒。据说这位商人在台北开了一家酒庄,每天销售一两瓶,以吸引酒客。

在老蒋时代,埔里酒厂属专卖企业,极为风光,随着开放时代的到来,人们逐渐被洋酒吸引,埔里酒厂产值直线滑落,为了挽救酒厂,埔里人改变了经营路线,将酒厂改为观光产业。“以文化酿酒,以艺术观光”,建立酒文物馆,由此吸引了百万游客,1998年成为台湾十大旅游景点之一。而酒的销量也显著增长。921大地震后不到一年,酒厂就完成了重建工作,举办了各色酒文化活动,如酒神祭、酒道文化、国际酒文化节等活动。

在故事馆中我们看到了绍兴酒史、酒与节气,酒与女性等介绍,还有大量的酒器实物。在酒窖中陈列着一排排上下六层长长的酒坛,酒坛阵颇为壮观。这里还有饮酒十诫,可摘出共赏:

一宜浅酌慢饮,不可喝急酒;二宜佐以酒菜,不可空腹喝酒;三宜让肝藏有休息时间,不可持续过量喝酒;四心情不好,身体疲倦时,宜避免喝酒;八午夜之后,不宜喝酒;九服用西药绝不可喝酒等。饮酒适量是养生,过量就是伤生,对酒这东西我们可得慎重。我们老家有句俗语:“抽一生的烟,烫一生的手;喝一生的酒,丢一生的丑”。就是劝告世人不要抽烟喝酒。

对于醉后出丑的形态故事馆总结为如下诸种:猴醉,大声唱歌,反应敏捷,跳来跳去;狮醉,大吼大叫,滋事寻衅;猪醉,舌头迟钝,言语不清,还要再来一杯;羊醉,自以为威风八面,大言不惭,但舌头不听使唤;狼醉,觉得异性都是帅哥美女,想挑逗玩弄;狐醉,假醉蒙混;哭醉,触景生情,涕泗纵横,有人劝慰,变本加厉;真醉,进入梦想。这八醉可谓阅尽醉客百态,生动形象。

正看之间,听到有人招呼我们,原来暨南国际大学历史系主任李广健教授来接我们,由于下午三点讲座,他开车先载我们去日月潭吃饭观光。在日月潭一家临湖餐厅,我们吃着农家菜,品尝着难得的湖鱼与山菜的香味,眺望着湖光山色,湖水已经很满了,据说前不久干旱水枯,几乎见底。近期几天大雨,水涨五公尺,由于时有微风,湖面碧波荡漾。可惜当时旁边有一桌当地的男女酒客,大声喧哗,我们不得不赶紧吃完离开。当然还是要到湖边走走。

我们沿着老蒋散步的湖边涵碧步道,欣赏新雨之后、光彩焕然的日月潭。微风中绉起的湖面与湖对岸云气蒸腾的山岚相映成趣,日月潭犹如一幅不断变幻的山水画,动静之间,生意盎然。我们在湖边看到了当年蒋公泛舟湖上的小船,蒋宋伉俪在离开大陆之后,在这里享受着难得的偏安与闲适。

往前走就到了育乐亭,育乐亭与湖中间的拉鲁岛、对岸青龙山脉上的玄光寺、玄奘寺、慈恩塔恰巧在同一中轴线上,这也是日潭与月潭的分界线。这条线就是所谓“青龙直线”,相传游人在育乐亭对着拉鲁岛与青龙山脉方向许愿,满足愿望的几率非常高,所以这里常常有情侣来许愿,由此这条线被称为“幸福连线”。许多结婚的年轻人选择在日月潭湖边拍婚纱照,我们在前面不远就碰到了,在他们面对湖水,手指对岸时,我拍了一张照片,意境奇好。

日月潭附近是山地民族邵族生活的地方,他们以前靠在湖上捕鱼为生。浮屿是邵族人的创造,他们在湖面竹筏上放置土壤,然后在上面种植水生植物,让湖里的鱼虾产卵生殖,同时浮屿也吸收了水力的冲击,减少了水波对湖岸的侵蚀,这种保养自然的方式,充分体现了邵族永续经营的智慧。我们还在湖上见到这样颇具生态价值的设施。我们走到水坝附近,看到有当年日本人修建水坝时死难的人士的纪念碑。日本人在这里修建了当时台湾最大的水力发电站,据说电站至今仍在使用。

由于下午三点的讲座,我们只能在湖边走这段步道,这也是一般游客不走的小道,日月潭的风光比我去之前想象的要好。

我们坐车回到暨南国际大学,大学建在高地上,面积很大,据说在台湾大学校园面积中列前几位。校内有大片森林,不同院系之间有成片林木草地。我们在人文学院会议室讲演,讲题依然是端午节。教授主持,讲演完后,有数位同学提问,他们对节日民俗还是很有兴趣。我对同学们说,台湾的民俗资源如此丰富,我们历史系同学应该有调查研究的担当,研究自己的文化是一件有意义的事。讲座完后,我住学人会馆,但这里没有吃饭的地方,需要下到埔里镇。由教授的朋友人类学所的教授在埔里客家餐馆请我们吃饭,我们聊了相关的情况,他主要作香港农村研究。我预备第二天一早坐学校到埔里的班车,然后由那里去台中高铁站。第一班车的时间是早上715分。

为了再看看暨南大学校园,我六点钟起床,沿着香楠步道,进到办公区,看到了人文学院楼下凤凰花在绿叶中开放,凤凰花开放的季节是大学毕业季,由此凤凰花被称为毕业花。在进入主要教学区路上有一条励学坡,坡道入口处有一个“生之成”的金属雕塑,以日月阴阳象征生生不息,希望进出四年的学子在未来社会能有所成就。这里有多条励志语录,如“骄傲的人有耻辱跟随他,谦逊的人有智慧陪伴他”;“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切的果从心发生”;“不能被第一个困难吓倒,否则你连解决第二第三个困难的机会都没有”等等。这样的提示对于每天进出的此道的年轻人来说,有着积极的意义。

尔后,我坐上了第一班校车,到了埔里,然后换大巴去了台中,在这里赶上了九点多的高铁,回到学校不到十一点。


TAG: 日志 日月潭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