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特别注明外,本空间所见博文的作者均为乌尔沁。专此说明。谢谢您的光临!

石库门田子坊 —— 海派文化和弄堂深处的炫目草根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5-04 15:14:32 / 个人分类:飞鸿远音管窥一见

查看( 590 ) / 评论( 4 )


石库门田子坊——
海派文化和弄堂深处的炫目草根












2012年这个初夏时分。自己再一次面临到了沪上田子坊。沪上泰康路田子坊的石库门文化街区。田子坊,一个新天地与桃花源的结合品,作为商居结合的完美典范而悄悄存在于上海卢湾安静的一隅。在大量的居民区内小小地点缀着几片雅致的店面,画廊、艺术家的小小工作室,远道而来的游客在里弄里安静地晃着,在不打扰居民的情况下将石库门的雅致情调映入脑海虽然其实石库门的居住模式早就和过去有了差别,由独门独户发展成了七十二家房客。


这里。天光。冷与暖嫁接时分的这一刻,新然觉得?看见田子坊。她的直观模样与洋派范式不由让我浓重抽吸一气。是看到了她的身体上面最大容量聚拢着女性仪止吗?是看到她最为叫人惊异着她身型与表情吗?抑或还是看到了她格外让人能够与她亲密地方?也许还是她并不刻求身价的平常面目:出口繁多与入口频常?而且她到身形毫无陌生感受。同时她更是拥有着乌央乌央巨大批量中西游者随时观驻并且食喝如常。好象真的如同民风坊间流行所言那般:田子坊间。远客归家。海派草根。







古凤凰城的画家黄永玉给这里的石库门起名田子方。田子方原来本是《庄子》当中一位画家名字,黄永玉取其谐音称为田子坊。泰康路210弄被名为田子坊的小弄内更有一股热流向你赴来;弄内的厂房构筑起泰康路上的精华高塔。同时厂房改成的工作室经过艺术的再现体现出不同的风格和氛围;陈逸飞先生曾经的工作室深入古朴,凝重古代,休息室里面的壁炉不仅仅只是表面摆设,还真的能够升明火。现在隆冬时节,如果围在壁炉旁边喝上一杯咖啡或者红茶,谈论关于生活关于作品关于明天,也许艺术家们会有良好感想。


今天花样沪上,各路民间游客或者一般旅客来到田子坊这里的游走目的,自然完全不大一样。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了多少是来体验代表上海文化的石库门文化的呢?有人说:田子坊什么也不是的时候。我又一次来到了她的面前。沿了红色地毯步大约深入十几步远处,便是举世重大画家陈逸飞先生原工作室旧址。现在的田子坊的发展是与有陈逸飞这批艺术家进驻这块里弄密切相干的,然后渐渐以它为核心,进一步吸引了一小撮艺术家跟着在周边入驻。






田子坊居住区的私密性开始被艺术工作坊、画廊所撕开扯破。有机可乘的石库门底层住户开始渐渐逮着这个机会将自己的房间出租给更多入驻的店家这个时候已经不仅是艺术工作室了。陈逸飞曾经的工作室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任意遗址,比如展出一些陈逸飞的生前画作,整栋建筑的内部几乎空空荡荡。原本应该可以是晨曦薄暮更替并且栀子花茉莉花飘香的小清新还有小文艺的弄堂到处四处弥漫着西餐的奶酪味。


再见陈先生逸飞的旧屋。她在国产所谓电影界中博抑并且息止之后,上海文化艺术界温存仍旧。居然仍能象他活着一样,给声名太佳的陈先生在沪上留有这样一块鲜活后园存念。外国游客来到被誉为上海文化名片的田子坊,吃的是比萨、烤肠、意面,就像我们中国人去纽约驰名的第五大街,却发现那里只有得卖兰州拉面、西安肉夹馍一样。盲目跟风,对于我们,对于创业者或者规划者而言,怎么那些情调休闲之类的字眼就只和西餐划上了等号?





因而我,也一口气的在这田子坊间,叫自已在公元2011年到秋冬稀雨中间,为陈先生曾经的这一处工作过的地方留拍下上百幅照片。转而一天,又去到了沪西庆龄公园探视了陈先生逸飞的墓碑身旁。由衷的为先生从事的那一桩子东方电光画面事页叫屈。为他泪流。真弄的不太值了。一个真正的大大大大好人是不是不该弄什么电影呢。不过田子坊的发展就是这样的:先有了陈逸飞这样一批感觉艺术家进驻到了这一块里弄然后渐渐以它走为核心,并且进一步吸引和变革了仿佛一小撮厚意艺术家跟着在田子坊周边入驻。于是的于是田子坊居住区的私密性艺术才灌溉开始了。被艺术的工作坊。被画廊强烈撕破。交融碰撞闪烁光和。





石库门田子坊——
海派文化和弄堂深处的炫目草根














TAG:

一个人的电影院-乌尔沁空间 乌尔沁 发布于2012-05-04 15:16:05
今天花样沪上,各路民间游客或者一般旅客来到田子坊这里的游走目的,自然完全不大一样。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了多少是来体验代表上海文化的石库门文化的呢?有人说:田子坊什么也不是的时候。我又一次来到了她的面前。沿了红色地毯步行大约深入十几步远处,便是举世重大画家陈逸飞先生原工作室旧址。现在的田子坊的发展是与有陈逸飞这批艺术家进驻这块里弄密切相干的,然后渐渐以它为核心,进一步吸引了一小撮艺术家跟着在周边入驻。
一个人的电影院-乌尔沁空间 乌尔沁 发布于2012-05-04 15:16:21
今天花样沪上,各路民间游客或者一般旅客来到田子坊这里的游走目的,自然完全不大一样。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了多少是来体验代表上海文化的石库门文化的呢?有人说:田子坊什么也不是的时候。我又一次来到了她的面前。沿了红色地毯步行大约深入十几步远处,便是举世重大画家陈逸飞先生原工作室旧址。现在的田子坊的发展是与有陈逸飞这批艺术家进驻这块里弄密切相干的,然后渐渐以它为核心,进一步吸引了一小撮艺术家跟着在周边入驻。
一个人的电影院-乌尔沁空间 乌尔沁 发布于2012-10-31 23:43:40
再见陈先生逸飞的旧屋。她在国产所谓电影界中博抑并且息止之后,上海文化艺术界温存仍旧。居然仍能象他活着一样,给声名太佳的陈先生在沪上留有这样一块鲜活后园存念。外国游客来到被誉为上海文化名片的田子坊,吃的是比萨、烤肠、意面,就像我们中国人去纽约驰名的第五大街,却发现那里只有得卖兰州拉面、西安肉夹馍一样。盲目跟风,对于我们,对于创业者或者规划者而言,怎么那些情调休闲之类的字眼就只和西餐划上了等号?
多多益善的民俗空间 张多 发布于2012-11-01 23:12:44
感觉还是不错的。只是觉得里弄的灵魂不见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