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特别注明外,本空间所见博文的作者均为乌尔沁。专此说明。谢谢您的光临!

《桃姐》:一个孤苦女佣对自己天堂的天方夜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3-27 11:35:15 / 个人分类:中国银幕情怀点滴

查看( 480 ) / 评论( 3 )
《桃姐》:一个孤苦女佣对自己天堂的天方夜谈









电影《桃姐》不能温暖女人之间。又又又叫人灯光一般联想到了日本电影《酋山节栲》。同样,电影《桃姐》我们在她的拐一个街角深处,仿佛能够看到一所隧道一般安老院。香港社会里面,老人孤独脆弱随处可见。但她们仿佛并不怎么沉默。电影《桃姐》里面的Roger与桃姐的主仆情谊,仿佛更是贵在仍有尊卑。电影开头吃饭的镜头刘德华有鱼有汤桌前少爷派头,桃姐在厨房里只端一只碗;电影温情,贵在节制。一个搀扶,一次对望,点到为止,哀却不伤。这是画面的表层。


香港本土家事电影或者工夫电影恐怕从来不太好能与今天世界电影同步。比如世界影片当中的所谓正常人性。香港电影里面的刻画人性基本属于无病咳嗽或者老病呻吟一路。比如香港画影当中《女人四十《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甚至《洗澡》之类之类社会老龄化问题电影等等,又绝然是不可以与世界电影比较的。比如《泰坦尼克号》《艺术家》《酋山节栲》《下女》画页《桃姐》只能跟电影《山渣树之恋》属于个中一味。《桃姐》里面的女佣更加可怜与颠覆。


看见和比较许鞍华电影《桃姐》时候。自己更加喜欢许鞍华导演的女人戏《天水围的日与夜》,喜欢她获得了第2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后的鲍起静的表演。鲍起静表达的电影《屈原》更是奕奕女性关怀风格。许鞍华导演认为现在的电影里面,佣人观念比如主仆之间关系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现在主仆之间比较像合同工,而以前的主仆关系好象比较深。所以我想拍下来,让现在的人知道过去是怎么样的。






电影《桃姐》里面的那个主仆关系其实还是比较复杂的。比如,他们本来是有上下之分的,尤其在香港社会里面他们应该根本不会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虽然两个人比较熟了,而且佣人看着少爷长大的,但是社会的要求需要佣人要对大少爷拥有特别尊敬的一方面。虽然他们关系十分密切。佣人就是佣人。尤其香港。电影告诉我们,除了父母,可以照顾你的迎面,就是佣人。父母与佣人相提并论。一个污区。精神污染。


不过感染之刻。干旱问题还有。这个社会上面的父母真的可以照儿顾女吗。电影《桃姐》里面没有父母的情感罐头。所以故事讲述了一位生长于大家庭的少爷Roger (刘德华饰)与自幼照顾自己长大的家佣桃姐(叶德娴饰)之间所谓主仆情谊。正常道理是,家佣照料主顾应当天经地义。但是发行电影《桃姐》口号成为,在末日之前温暖你。温情之外,影片似是一把利刃层层剖开老人群体面临的冷漠放任。今天老龄化问题已经变成了全球冰凌问题。不是温暖可以温暖的


电影《桃姐》不能温暖女人之间。又又又叫人灯光一般联想到了日本电影《酋山节栲》。同样,电影《桃姐》我们在她的拐一个街角深处,仿佛能够看到一所隧道一般安老院。香港社会里面,老人孤独脆弱随处可见。但她们仿佛并不怎么沉默。电影《桃姐》里面的Roger与桃姐的主仆情谊,仿佛更是贵在仍有尊卑。电影开头吃饭的镜头刘德华有鱼有汤桌前少爷派头,桃姐在厨房里只端一只碗;电影温情,贵在节制。一个搀扶,一次对望,点到为止,哀却不伤。这是画面的表层。








还有还有,感叹的是,电影《桃姐》就象一个正在发着炎的消费固体。朦胧而且霉烂。联想到了,今年奥斯卡收卷片子《艺术家》是明明白白拍给6000名中老评委看的。电影《桃姐》又是拍给什么人看的呢?造影观众只是花钱消费。奖项的事另有人群张罗。银幕上的黑社会太密紧太血惺了,是不是也渴望来一点点人性人情浇一浇?可惜的是:女佣不能言定社会制度。香港作家黄碧云所说:许鞍华导演电影就像她的生活她的人。她的作品不能逐一看,逐一看都会有缺点,但是整体看就可以看出她的求索。


韩国名片《下女》也是演绎女佣故事的。但是电影《下女》拍的属于人性中的终极。继都市爱情影片《无人驾驶》之后,导演张扬新片《飞越老人院》也开始聚焦社会老龄化问题了。其实这个电影命题,还是比较手工而且比较革命化的社会反抗。如今64岁单身的许鞍华仍跟母亲一起租房住,出行搭地铁,她心态淡然。她甚至要求媒体不要再同情她。她对《国际先驱导报》说,我不喜欢老是在传媒面前诉苦,老在说我租房子住啊又穷又老这些事情。恋爱结婚生子我没有经历,时间已经过去,我应该过得更加从容。


可能女士人生因此。所以有了电影《桃姐》。电影《桃姐》不算是大众百姓的水深生活。电影《桃姐》甚至也不大能算做是小众的艺术。电影《桃姐》只能算是一小撮有钱者们“做恶多端”之余幻想的天堂好果。是否可以想象:“做恶多端”其实也是有有钱人恃情上的一种炎症呢?为了消炎,刘德华先生饰演的电影《桃姐》男主人公少爷形象,对自家女佣投出半分廉价人情态。今日社会养一条狗还给吃给喝呢。何况桃姐是个人?








电影《桃姐》的小题大做比较假惺惺。让人恶心不巳。也许电影《桃姐》并没有怎么设置安排明白其内的“因果巢缘”?观看电影时刻,好象也来不及多想有虑什么缘份?画面上,一个有钱的公子哥,一个伺候公子哥的女佣,他们之间真的会有什么“缘份”吗?就算胡偏乱造也应当考虑到人物在香港地方的等阶吧?看见地铁里面那些游荡卖唱连饭都吃不上的穷苦人,有心觉得:在穷人的眼晴里,缘份是个忘八旦。


歌手艾敬曾经一首流行歌曲里面唱得那么的微妙:“香港啊香港你为什么这样香?”今日的香港电影从表面看去,大致拥有三个类别。一类黑帮故事片,比如《枪火》《大追捕》《黑社会》等等。二类是拳打脚踢玩命电影比如叶问》《精武英雄
》《杀破狼》等
等。三类则是吃饱了撑得难受故作言情画状比如电影《桃姐》《下女》之流之类。电影作为一种产品,她的归属是于社会属性。电影《桃姐》也自有她自己的社会属性。这个一如许鞍华所说,我也老了。归根结底,每一个人都是会孤单的………


电影《桃姐》实在是一个孤苦女佣的天方夜谈。电影《桃姐》一个有钱公子哥的伪人性炎症幻想。












TAG:

一个人的电影院-乌尔沁空间 乌尔沁 发布于2012-03-27 11:38:46
她对《国际先驱导报》说,“我不喜欢老是在传媒面前诉苦,老在说我租房子住啊又穷又老这些事情。恋爱结婚生子我没有经历,时间已经过去,我应该过得更加从容。”
笛威辛亢的个人空间 笛威辛亢 发布于2012-03-27 13:31:35
日本那个电影貌似是《楢山节考》,我上午上课刚讲过其中的片段呢。



一个人的电影院-乌尔沁空间 乌尔沁 发布于2012-03-27 14:00:06
笛威辛亢   瞩好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