嘤其鸣也,求其友声,有朋自远方来,四海之内皆兄弟! 疑义相与析,佳文共赏之。希望与广大师友一同探讨、交流有关口头传统、民族志、民间文化等方面的话题。

丽江病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2-13 12:15:09

昨晚,与林军一同去看望一个恩师。老师家依然坚守在古城里。从古城入口处到老师家也就一公里路程,以前约摸十五分钟就可走到。

一到古城入口处就陷入了人海中,接踵摩肩,寸步难行。老师家在古城五一街,如果照老路走,就得经过古城繁华地段,可能要花费一个多小时了,于是就决定从古城的环城北路绕行,想必那边相对冷清些。不料一路人潮汹涌,不亚于入口处。因为北路属于进入古城的交通要道,不少自驾游、旅行社的大巴车都在那边上下车,成了游客的一个汇聚地。挪到玉龙花园酒店的东边30米处,有一条小巷直通五一街,我俩就捡了那条小道走了下去。可能游客对这些偏僻小道不太熟悉,人流相对减缓了些,但仍是有三五成群的游客来来往往,不少是在古城里找不到客栈而无奈返回的,一路上听到骂骂咧咧的发泄。一到五一街又陷入到了空前的人潮汹涌中。只能随着人流慢慢挪动,将近半个小时才到了老师家。由此想到老师的家人住在这样的古城里真太不容易了,对原住民外迁成风的内因也感受尤深。

在老师家闲聊了两个多小时出来时,人潮未见消退,尤其是大石桥附近简直成了水泄不通的人海阵。

好不容易到了新城区,公共车已下班,准备搭个出租车回去,在寒风中等了半个多小时,不是等不到空车,就是有空车也只搭远程游客,有些黑车根本不理本地人。一路上遇到不少找不到住处,惶惶行走于街上的游客,有对夫妻还为此在吵架,孩子眼里吟诵着泪水。想起一句口头禅:要受罪,去旅游。

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说那个借摩梭走婚扬名的杨二车娜姆也离开丽江,把花房开到了香格里拉,理由是朋友都不堪忍受古城喧嚣、搭车难而外逃到大理、腾冲等地。这消息难掩炒作之嫌,但至少透露出丽江今日之窘境:为名所累,为名所困。

一叶知秋。丽江拥有今天知名度实属不易,但其美誉度能否可持续保持则更为艰巨。

一个不可置疑的事实——丽江病了!

丽江古城里的水已成稀缺物,小桥下的流水近似泪水,不忍相看;灯红酒绿,喧嚣浮躁,艳遇情色与古城风貌格格不入;至今仍坚守在古城里的原住民在古城里度日如年,他们无法再保持旧的的尊严与体面的生活;一个寸步难行、貌合神离、本地人纷纷外逃、外商蜂涌而入的古城沦为了一个病入膏肓的重症病人。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古城已经回不去了。原来私塾、书院中的老人用一句古文、一句纳西语的吟诵声已成绝响;春节期间街邻坊友评点各家门联的习俗已作古;三眼井畔的浣衣、洗菜、挑水的生活场景已不再;三五成群在街边晒着太阳,唠嗑的老人们已成记忆……这不是怀古,不是矫情,而是对一座千年古城失魂落魄的祭奠。

现代性的发展视域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最好的黄金时期:人流物流带来的多少滚滚黄金;为地方创造了多少GDP;丽江出了多少高官;有关丽江的报道、研究论著写了多少,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多少……但从一个地方的文化记忆、地方知识、传统传承、历史根脉而言,这又是一个痛苦的时代。如果所有的发展都要付诸这样的代价,值还是不值?这也是世界难题,也是人类所面临的共同命题,无法回避。

 


分享到:

TAG:

张勃的星空 引用 删除 张勃   /   2013-02-16 10:05:55
“如果所有的发展都要付诸这样的代价,值还是不值?”真是一个大问题。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6-24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97925
  • 日志数: 89
  • 图片数: 19
  • 文件数: 58
  • 建立时间: 2008-11-19
  • 更新时间: 2017-11-2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