嘤其鸣也,求其友声,有朋自远方来,四海之内皆兄弟! 疑义相与析,佳文共赏之。希望与广大师友一同探讨、交流有关口头传统、民族志、民间文化等方面的话题。

纪录片《云之南》:后1989时代的中国心跳[转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9-15 10:00:29

  • 文件版本: V1.0
  • 开发商: 本站原创
  • 文件来源: 作者提供
  • 界面语言: 简体中文
  • 授权方式: 本站共享
  • 运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鱼鹰

  1990年2月的某个清晨,英国人菲尔•阿格兰德在中国西南边陲的丽江古城里醒来,鸡鸣阵阵,薄雾未散,周围的人们在谈论着发生在北京的新闻,“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五十年来第一个住进这里的外国人,那种感觉真的非常超现实,很魔幻。”
  
  1989年春天,他第一次来到丽江,那时他正野心勃勃想要拍摄一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我希望建立西方观众与真实中国之间的连结,让我的观众有跟我一起在中国醒来的感觉。”他用了三个月周游中国,寻找理想中的拍摄地点,然后找到了丽江:一座古城与一座新城相互依傍,古老传统生活方式与快速启动中的现代化进程并存。这座边疆小城在菲尔•阿格兰德眼前展开了一幅巨大的图景,他看到的不仅是一座纳西族聚居的小镇,而是纪录转型期中国印迹的最佳样本。于是,他向中国政府递交了拍摄申请,那正是1989年6月。
  
  并没有耗费多少时间,他便获得了拍摄许可。二十年后回顾,菲尔•阿格兰德也承认他对那个时间节点把握的准确:“1989年4月、5月、6月,让外界了解中国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当时西方看待中国的视角,都是将复杂的事情简单化,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导也是千篇一律,而我表明自己对政治毫无兴趣、只是想纪录中国人的日常生活。”
  
  或许,在当时的中国政府外事官员看来,这个英国人也是一个异数。他谦逊的态度、不断对日常中的客观真实的强调、避开中央核心区域、对边疆的选择,都帮助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信任,菲尔•阿格兰德和他的团队在丽江一住两年,留下了1990年代初中国社会最完整、全面的一段影像纪录。这就是纪录片《云之南》,很多人忽略了菲尔•阿格兰德为他作品所取的完整名字——China: Beyond the Clouds——它不仅关于丽江、云南,它是一个时代的中国侧影。
  
  2010年4月25日,受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影视人类学实验室邀请,菲尔•阿格兰德带着长达7个小时的完整版《云之南》,在昆明北辰财富中心影院进行了马拉松式的放映,这是《云之南》第一次回家,第一次以全本的方式在中国的影院里与观众见面。从下午一点至深夜十二点,北辰影院最大的放映厅里都始终挤满了人,连走道上都没有留下空隙。这部拍摄于二十年前的纪录片,如今看来像是一座用影像搭建的博物馆,它不是民俗风情的旅游猎奇,更不是西方人“香格里拉”式的东方想象,在菲尔•阿格兰德细腻而克制的镜头里,传统中国小区中人与人紧密、温暖的关联,急剧变化的时代青少年的失业与犯罪、毒品对中国的渗透、拐卖妇女、教育医疗法律体制等等,都通过丽江凡常人物的真实生活一一呈现。
  
  这是后1989时代,最先传播到西方世界的中国心跳声。从筹划到剪辑完成耗时五年的《云之南》,为中国的对外宣传带来了无法估量的影响,包括挪威国王和王后在内,全世界数以万计的人寻着《云之南》的故事来到中国、来到丽江。这部电影直接帮助丽江古城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在申遗投票的现场,它被放映给评委们看;同样的,它也间接地影响了丽江的今天——世界各地游客的疯狂涌入,使它越来越像一个迪斯尼式的主题乐园,一个灵魂出窍的Party夜场。
  
  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4月21日至25日举办的首届社会学/人类学纪录影像论坛,甚至将《云之南》提升到了“《云之南》学”的高度,一部纪录片成了认识中国现实、认识西南边疆的坐标。
  
  
  用生态学的知识剖析小区
  住进丽江古城之时,菲尔•阿格兰德已经是一个富有经验的自然历史纪录片导演。他的第一部纪录片《克鲁勃:非洲雨林》引领了一场全球性的雨林保护运动,并促成1986年喀麦隆首个国家雨林公园的建立。之后他的获奖纪录片《脆弱的地球》继续探索野生动物和生态环境的关系。1980年代中期,他开始关注另一个重要议题:人与自然的关系。他重返喀麦隆的雨林,以生活期间的巴卡矮人族为题材,拍摄了自己最富盛名的作品《巴卡:雨林中的人》,该片为他赢得两项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以及1988年班夫电视节最高奖。
  
  雨林中的经历,使他探索出了独特的观察与纪录方式。他说生态学的知识让他将世界解释成各种各样的关系,在雨林里,是植物与植物、植物与动物、动物与动物的关系,而在丽江这样一个新旧杂陈的小区,他发现真相的方式,就是纪录人际关系的复杂交织,捕捉人与人交流碰撞的火花。
  
  《云之南》里有五六十个人物、上百个小故事,菲尔•阿格兰德说:“他们都在我的设想之中,我只是在等待事情发生。”初到丽江古城的半年里,他几乎没有开过摄影机,只是在古城里与人们一起生活,认识、观察所有的人。他有清晰的设想:这部纪录片里要有一位老师,一位医生,一些经常在市场里出现的人,几个老太太,还要有一桩罪案。
  
  当时刚刚从大学外语系毕业、分配到丽江外事办工作,现在任丽江外事办主任的李国武,是菲尔•阿格兰德拍摄期间政府事务的主要协调者。他记得当阿格兰德向他提出想拍摄犯罪案件时,整个外事办所感到的压力。北京方面要求阿格兰德写一份详细的计划,说明他要拍的究竟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是阿格兰德的第一反应。但他还是在丽江的住所里仔细写下了自己的全部想象,“第一,我希望拍摄的罪案发生在新城,然后观察它在老城里引发的反响,从中观察新城如何影响老城的生活方式,观众也能感受到中国的发展;第二,我想象的是年轻人之间的械斗,有人被打死,警察如何办案,这样我就能观察所有关系:国家与青少年、青少年与父母、少年与少年……”
  
  1991年2月,这份计划被提交北京,获得公安部批准。戏剧性的是,仅仅三个多月后的6月1日深夜,阿格兰德想象中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在丽江新城的公共汽车站,二三十名手持斧头、木棒的少年,将未满十八岁的阿三围殴致死,而阿三正是《云之南》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木屠夫的外甥。
  
  阿三之死震动了整个丽江城,这一条线索几乎贯穿《云之南》始终,将形形色色、原本松散的人、事,连结成了一个既像中国传统章回小说,又类似连续剧的全新纪录片结构。而每到转场,就回到四个身着传统服饰的纳西族老太太相聚闲谈的镜头,她们评论着谋杀案、毒贩、年轻人的缺乏责任感、以及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就像古希腊戏剧里的歌队,以副线的自由和声,回应时代的主调。
  
  
  真实到让人难以置信
  云南省社科院副院长杨福泉是丽江古城土生土长的纳西族,他这样形容1990年代初阿格兰德及其团队在丽江的融入程度:“有一个英国女郎跟老太太们学纳西语,她和丽江三教九流的人都混得非常好,在街上一招手小流氓们就跟着她走了。”
  
  台南艺术大学音像媒体中心教授井迎瑞、云南大学影视人类学实验室教师李昕都提到第一次看到《云之南》时的震撼:“摄影机仿佛随时在场,形式太过真实、自然,太不着痕迹,以至于让人不相信它是纪录片。”在西方,《云之南》获得巨大商业成功、获奖无数的同时,同样也没有免于争议。有人直接质疑它是摆拍,认为摄影机不可能在日常里捕捉到如此多动人、私密的瞬间,也不相信在当时的中国还存在《云之南》所展示的那种质朴、澄澈、温暖的人际关系。
  
  阿格兰德的诀窍是时间,还有信任。“我写的故事和拍下的是完全不同的,写的是理性、技术性,而拍摄的过程,是付出时间,与人们一起分享生活。”他从不把摄影机抗在肩上,而是像怀抱一个婴儿那样把它抱在胸前,这个低调的姿势更容易使被拍摄者忽略摄影机的存在,也因为承接住人们的目光而使镜头更动人。
  
  《云之南》开始在欧美各大电视台放映是在1994年,那时西方已经经历了传统小区的解体,人们搬进高楼或迁往郊外,变得越来越孤独、孤立。而阿格兰德所呈现的丽江,仿佛正处于现代化的萌动之初,西方的观众既能从青少年犯罪、毒品泛滥等全球普遍的问题中,对丽江居民的忧患感同身受,更多的则是通过影像,缅怀他们已逝的“good old days”。1990年代初中国西南边陲美丽的风景与人情,紧密、传统、并未因政治变迁而被撼动的社群关系,在二十年后的今天,让云南本地的观众都深受撼动,因为这一切现在仿佛也只是记忆了。
  
  一个很有意味的对照是:
  
  在《云之南》里,受人敬重的唐医生病了,他的私人诊所面临停业,女儿小唐决定去外地进修,以获得行医执照,承继父亲的衣钵。当小唐在一天晚饭时将这个决定告诉父亲,唐医生满饮一杯酒,感动得热泪盈眶,他郑重地谢谢女儿的决定,并说:“行医是一件艰难的事,无论时代怎么变,我们都不能变,要把病人的痛苦看做自己的痛苦,如果病人很穷,不收钱也应该为他们医治。”
  
  这个场景感动了所有看电影的人。但他们或许并不会想到,二十年后的今天,小唐早已不再行医,曾经的诊所也和丽江古城里其它的老房子一样,租出去变成了客栈、民宿。
  
  “我简直不敢再去丽江。” 诗人于坚慨叹。
  
  
  
  
  
  独家专访菲尔•阿格兰德:“改变丽江的是机场,而非电影”
  
  感谢李昕、夏本明协助翻译
  
  
  快乐,是连卧室都可以与人分享
  
  时代周报:你怎么看待丽江的变化?
  Phil Agland:1996年夏天之后我还没回过丽江。我不可能有什么意见。我只能通过别人的描述了解一些情况。比如很多人或卖或租了他们的房子,从老城搬出去,老房子开了饭馆、旅社,每个人都说变了很多,但我并不想发表意见。我能说的只是老城的重要性,小区感的重要性,当你把这种小区破坏掉的时候,人们变得更孤立、孤独,这对每个人都是有伤害的。《云之南》所展示的是小区的力量,当你生长在老城里,你知道牙医住在哪儿,你认识的这些老师、孩子、老人,形成你对整个地方的感受,这是我们内心深处的一种空间感。当你突然被从中抽离——这种事情在英国发生得太多,不仅是在中国,全世界都这样——你搬进一个高层公寓里,切断了与小区的联系,不得不开车去学校,人们变得越来越孤独,产生越来越多的心理问题。我认为从深层的基因密码来说,人是社会性的动物,越孤立越难以生存。
  当然,发展很重要,就像我儿子渴望所有的新技术,我都支持他,新一代总是有野心的。中国充满雄心壮志,中国的发展显示了它的野心,这是很积极的一面。这部片子是对丽江的一种礼赞,称颂它的过去,同时也预示通向未来的路径。当你建立一个新的城市,新的小区,重要的是把过去的元素纳入新的规划,过去总是对设计未来有益,不能被忽视。
  我曾与非洲巴卡部落的矮人一起生活过,他们一无所有,但他们是我见过最快乐的人,我觉得他们快乐的原因是他们连卧室都可以跟别人一起分享,人们无时无刻不在一起。我的朋友说,如果你把这些人从贫民窟搬进公寓楼,他们并不会快乐,反而想要回到贫民窟,因为他们希望和朋友们在一起。所以在我的经验中,最快乐的人是生活在小区里,尽管贫穷但分享一切;被孤立的人内心深处是最不快乐的。
  
  
  时代周报:《云之南》为丽江带来了国际性的知名度,但另一方面也使它变成了西方游客的游乐场,你怎么看你电影对当地的影响?
  Phil Agland:当我在一个地方拍摄时,我总是很担心人们忽然的涌入,改变了一切。对于丽江,我一直担忧。但是当时那里已经在修机场,是机场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因为人们非常容易抵达,我拍电影的时候需要坐两天车才能到丽江,非常闭塞,那时我就担心机场会改变一切。但发展对丽江人不是件坏事,年轻人有了工作,给地方带来财富,住在玉龙雪山上的彝族人可以从游客那里赚到钱,这些都是积极的方面。人们都喜欢看到传统的人在从事传统的事,但,年轻的一代渴望加入现代化的进程,只是我觉得政府应该掌控这种发展,学术机构应该建言如何掌控发展。
  《云之南》在欧美的影响非常好,它揭示了中国不为西方人所知的一面。有人因为喜欢唐医生而去丽江。人们从中看到普世的情感,抛开语言的障碍,触动心灵。我因此收到了成千上万的观众来信。
  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不太愿意回去丽江,我怕情况太糟糕我承受不了,但是我不想做判断,那不该由我来判断,而该由丽江的人。李国武先生(丽江外事办主任)就对于发生的一切持乐观的态度。我不喜欢游客。我喜欢英国人、德国人、美国人,但一旦他们变成英国游客、德国游客、美国游客,我都讨厌。但你无法阻止,大家喜欢体验不一样的文化。
  
  
  时代周报:你为什么对犯罪案件那么感兴趣?无论《云之南》还是你后来在上海拍摄的《上海爱与死》,都以罪案为主线。
  Phil Agland:我并不是对罪案感兴趣,但是,它是城镇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世界性的问题,我想从中发现新与旧的张力。我并不想把丽江拍成世外桃源,一个完美世界,因为生活是不完美的,就像黑与白、阴与阳,充满各种冲突。电影拍摄者想揭示这种矛盾。对我来说,展示丽江的现实是最重要的。只有这样观众才觉得可信。
  上海,作为中国大城市的样本,在1995年到1997年正经历巨大的变化,你无法忽视罪与罚,法律与秩序。中国现行的刑法与民法都是1979年才开始实施的,对于警察而言,一千二三百万人口的城市是个巨大的挑战。但这只是《上海爱与死》呈现的一方面,就个人而言我更喜欢孩子、老太太而不是罪案。但理性的讲,中国这种法律的程序是很有意思的。在现代化的急速进程中,民法的介入对警察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我们的确在丽江点了一把火
  时代周报:为什么当时丽江发生的所有重要的事都被你们拍到了?包括电影里的那场大火。以至于在丽江流传着一种说法,说那把火是你们为了拍片的需要,自己放的。
  Phil Agland:关于那场火,的确是我们设置的。那时在城里,有四所房子准备推倒重建,于是我们问可不可以先设置一场火灾。在整个七小时的片子里,那是唯一的一场戏。但是除了消防队,没有人知道会发生火灾。人们的反应是完全真实的,而且也不涉及我片中的主人公。火灾过后的检查是真实的,火灾事实上也是消防队的一次演习。当然有一点人工的痕迹。
  
  
  时代周报:那个遭遇火灾的人的反应呢?
  Phil Agland:失火房主的反应,被烧毁的书,那是绝对真实的。只是我们拍摄的被烧毁的房子,和火灾中的房子不是同一所房子。真实的火灾发生时,我们错过了。当然,没有这些(火灾重构)也不影响故事的发展,只是它说明了木建构房子存在的危险性。我们拍到那个家中失火的老人的反应,是在(火灾重构)之前。我跟随唐医生的妻子(居委会主任)去检查,发现有很多暴露的电线,确实很吃惊,可以想象,一旦一所房子着火,也许会烧掉半座城。当我拍到人们很真实的反应时,我真的很兴奋。
  
  
  时代周报:关于纪录片的伦理,你有怎样的考虑?在《云之南》里,有年轻人谈论吸毒的镜头,还有一个少年从看守所出来后抱怨警察对他随意使用暴力。你是否担心片子在中国公开放映会对纪录片中的人产生负面的影响?
  Phil Agland:现在不担心了。但之前我一直担心这部电影不会在中国公映。其实我每一部片子都会担心,在上海拍的片子就没有在中国公映,同样在法国拍的片子也没有在法国公映。我并不想让任何人为难,我只是非常关心这些年轻人的状况。我会跟公安系统的人,无论北京的还是丽江的,解释为什么我要拍这些,因为我想把各种类型的人都纳入这场旅程。年轻人尝试毒品并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也是我家乡城市的问题,也是全世界任何城市都存在的问题,这是全球性的。
  
  
  时代周报:怎么看待普通人在摄影机面前的表演欲望?
  Phil Agland: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但,其实他们并不确切地知道我什么时候开机拍摄。因此我并不担心他们为摄影机表演,我总是等着他们表演结束。使用胶片摄影机的美妙之处在于你不可能拍下所有的东西,除非很有必要,胶片只能每次连续拍摄15分钟,你必须要很有耐心。我得说大部分的人从不表演,他们难以置信地自然。当有人对着摄影机表演时,我只是手持摄影机坐在那里,不跟他们交流,我躲在摄影机后面,最终人们还是会恢复自然状态。语言不通会是一个障碍,大部分时候我都不知道我拍下的场景里人们在说些什么,但通常动人的只有那一瞬间,也许两小时只有一分钟,我总是能通过他们的身体语言捕捉到,这一分钟剪到片子里时,就变得意义重大。其实一个场景最重要的只是一个核心镜头,配上一些反应镜头,就构建了一个完整的场景。


  
China: Beyond the Clouds / 云之南的评论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分享到:

TAG: 纪录片 时代 云之南 中国 转帖

mjgnbsc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mjgnbsc   /   2015-05-16 10:30:54
刚买的紫砂壶如何开壶:http://www.juhutang.com/zishahu/zshrhkh/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9-12-13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85615
  • 日志数: 89
  • 图片数: 19
  • 文件数: 58
  • 建立时间: 2008-11-19
  • 更新时间: 2017-11-2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