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学研究对象与一方民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3-22 11:35:30

 

民俗研究对象与一方风俗

 

摘要:通过对学习多位民俗学前辈关于民俗学研究对象的阐述,避开传统的关于“民”的讨论,从地域的角度来界定民俗学的研究对象,认为民俗学是研究某一区域内,独特的、稳定的、自我认同的风俗文化的学问。

关键字:民俗学 研究对象 地域 风俗

 

研究民俗学理论,确定民俗学的边界问题;首先必须要做的就是确定民俗学的研究对象,这个研究对象必须是独立的、一体的,区别于其他任何学科,这样民俗学的“独立学科”地位才不容质疑;同时这个研究对象还必须具有现代性,这样才能解决民俗学的学科的发展前景问题。

一、民俗学的研究对象

关于民俗学的研究对象,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定义。

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谈谈民俗学》一文中,认为“以研究民间文学为主要对象的民俗学具有丰富的内容和广阔的前途”。因为“如果把民俗包括一个民族里流行于民间的全部风俗习惯,那么范围就宽广了。在没有文字的民族中,几乎包括了全部生活方式。如果民俗学以此为研究对象,也就等于现在西方社会所谓社会人类学或文化人类学了。而在有文字的社会里,它的范围就更不易划定了……民俗学和社会人类学就成了一而二、二而一的学科了”。

钟敬文先生在1982年写的《民俗学及其作用》中将民俗学的研究对象定为:一个国家或民族中广大人民(主要是劳动人民)所创造、享用和传承的生活文化。这样就将民俗从口头文学扩大到“生活文化”。

陈华文老师关于民俗学的定义是,“民俗学是对民俗存在形态进行研究的一门人文社会科学,其目的是通过这种研究来探索人们的”生活轨迹、历史,以及它与现实生活之间的关系,并揭示这种关系的规律,揭示这种关系所具有的民族精神和文化意识等深层次的心理活动”。在这里,民俗学的研究对象是“民俗存在形态”,而“民俗是一种在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在现实生活中不断循环往复并得到民众认同的,成为群体文化标志的独特的生活方式”。侧重于对“独特的生活方式”的研究。

刘魁立先生在其《民俗学的概念和范围》一文中,将民俗学的研究对象界定为:人民群众的生活和文化的传承现象。侧重于对传统生活文化的研究。

高丙中先生在《民俗生活与民俗文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中,以“民”和“俗”为抓手,通过中外民俗学基本理论发展历程的评述,区分了民俗学研究的两种学术取向:即将“文化事项”或“生活整体”作为民俗学的研究对象。并最终将民俗学定义为“具有普遍模式的生活文化和文化生活”,认为“民俗学的对象在“生活世界”中具有充分的一体性”,阐述了以“生活和整体”为取向的学术思想。

叶大兵、乌丙安《中国风俗大辞典》,风俗学是“研究和阐述民间社会生活文化传承事项的一门人文科学”。

王娟的《民俗学概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中认为:民俗学广义上是一门关于传统文化的学问,是关于发生在我们周围的各种生活现象的学问。将民俗学的研究对象定为:“书面文化传统之外的文化”,“以口头、风俗或物质的形式存在,以民间传承(或是口传,或者是模仿,或者是表演)的方式传播”。民俗学研究对象的这一界定,与美国民俗学者简·布鲁范德的“民俗学包含民众的未被记载的传统的东西:它包括这传统的内容和形式以及互相传播的方式、技巧”一脉相承。

《民俗学导论》叶涛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2年)民俗学的研究对象是“民俗”,民俗是在民众中传承的社会文化传统,是被民众所创造、享用和传承的生活文化。这种社会生活文化既是一种历史文化传统,也是民众现实社会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侧重传承中的生活文化。

《民俗学入门》(后藤兴善著 王汝润译)民俗学被称为“研究文明国庶民防级生活牛的传承文化的科学”。

从以上的观点可以概括出两个方面,其一、民俗学的研究对象是传承的;其二、民俗学的研究对象与生活息息相关。

二、民俗学的研究对象与一方风俗

在学习了很多学者和前辈的观点之后,笔者结合自己对民俗的感悟,有了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表述如下:

1、民俗学研究的是“俗”的学问

民俗学首先研究的是“俗”的学问,“民之俗”,在这里“民”是“俗”的载体,“俗”才是研究内容。也就是说民俗学研究的重点是“俗”而不是“民”,这是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相区别的关键。

  《说文解字》中解释“俗,习也”。一般来说“俗”的含义有两种:一种是习惯、风俗,《周礼·大司徒》“六曰以俗教安”;汉·贾谊《论积贮疏》“淫侈之俗日日以长,是天下之贼也”;《礼记·曲礼》“入国而问俗”;《荀子·乐论》“移风易俗,天下皆宁”;一种是俗民、一般人,如《吕氏春秋·情欲》“俗主亏情。注:凡君也”;《史记·管晏列传》“俗之所欲,因而予之”;清·刘开《问说》“是己而非人,俗之同病”。后来又延伸出“平凡、普、一般”和“庸俗、不雅、缺乏修养的”的含义。可见,“俗”含义不仅包括了“民之俗”,还包括了“俗之民”;民俗学之“俗”,研究的主要是“俗”的第一层含义:“习惯、风俗”。

“俗”作为“习惯、风俗”,是一个具有相对性的概念,它总是相对于一定区域或一定数量的人群来说的。“俗”的种类是无限的,但每一种“俗”的覆盖范围是有限的,各种不同类型的俗所波及的范围圈,可能是包含关系,可能是交集关系,也可能是对立关系。如果一个地方的风俗,与另一个地方的风俗一样或很类似,就没有必要强调这是某地风俗了,这类风俗应该有一个更大的定语范围。

“俗”是传承于传统,又展现于生活的,并在生活中受各种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的影响不断地流动和变异,因而形成了五彩斑斓的各地民俗。所以,“俗”包括了“传统”和“生活”两方面的内容。

2、“俗”的范围以“地域”来限定

“俗”所涉及的范围,不限于某个阶层、也不一定是整个全民,而是某一类“俗”所覆盖的那个区域或者阶层,而特定阶层的人一般都有特定的聚居范围。所以,“俗”不一定局限于某一个社会团体或社会组织,“俗”的得研究不应该以“民”的范围来限定,应该以地域的范围来限定。

因为人是活动的。无论是在地域上,还是在社会地位的序列上,人们都是不断流动、变化的。尤其在现在这样一个交通便利、日新月异的时代,一个人一旦换了社会环境其生活习惯很快就会被影响、被改变,即使一代改变不了,到了第二代,就已经变得没有之前所谓的“俗”了。如移居国外的第二代,城市化进程下形成的新市民。人类是一种伟大的高级生物,其“高级”就在于,不仅能够适应,还能够改变。

而地域是不动的。在一定的地域内的社会环境,是相对稳定的,那么在这一地域内形成的风俗文化也是相当稳定的;即使发展也是循序渐进有规律可循的。当然人的流动,也会带来风俗的传播,但个人的影响毕竟是有限的,某一风俗最完整的保留还是在它的发源地和周边地区。这个地域可以是一个国家、可以是一个村落、也可以是一个社区、一个社会组织。

而“风”具有风俗、风气的含义,如《资治通鉴》“今将移风易俗,其道诚难”,《汉书·赵尹韩张两王传》“奸党散落,风俗大改”。在《诗经国风》中,“风”则代表了一定地域。

所以,笔者认为民俗学应该是研究某一地域的独特风俗的学科。“民”是生活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民,“俗”是这一地域范围内的“俗”。这样民俗学研究对象的独立性和当代性问题就比较容易把握。

首先,研究某一地域的“风俗”而不是人群的“风俗”,在独立性和整体性上,容易把握。世界的学科建设中,研究文化的很多,但专门研究地域文化的很少,专门研究地域风俗文化的就只有民俗学。

其次,研究某一地域的“风俗”在学科的当代性上也比较容易把握,因为在特定地域内的,风俗文化的变迁不仅是循序渐进,有规律可循的;而且也总是以最新面貌出现的。

3、“俗”在一定区域内以一个整体的形式来表现

在一定的区域内,所表现出来的“俗”是作为一个整体呈现的。它潜移默化地存在于该地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行为模式、语言心理、社会规范、信仰禁忌、社会交往中,并且这些事项彼此联系、有共同的底蕴和文化背景,传承着共同的传统习俗、践行着共同的生活方式。所以从该地区以外的人看来,该地区的“俗”是以一个整体的面貌来呈现的,表现出一个地区独特的文化风貌,这就是一方之“俗”。而从中国这个范围来看,便是“一国之民俗”。包括了中华民族这片大地上,各个地区之间不同的风俗和整个中国相对于其他国家的独特文化。

所以,民俗学是研究某一区域内的人群所具有的独特的、稳定的、自我认同的风俗文化的学问。某一个地区独特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就影响了该地区文化,而这些文化中特有的那一部分就是“俗”。这些独特的文化,包括生活方式、也包括社会意识和社会结构。

民俗学所研究的风俗具有以下特征:

⑴地域性:“俗”总是表现为一定区域空间内的“俗”;

⑵独特性:独特性是风俗的根本特性,失去了这一特性,就不能称为“俗”,也就失去了研究的价值。

⑶稳定性:在任何一个地区能称为“风俗”的文化,都是相对稳定的,从历史上某个时期传承下来,并不断的积淀出一些相对稳定的内容和形式。

⑷自我认同:对生活在某一区域内的人群来说,他们对自身所处的“风俗”是自我的认同的。因为“风俗”所携带的那些相对稳定的内容和形式,经过了时间的考验被证明是可行的或着被认为是可行的,从而得到了人们的认同和自觉传承,从而渗透到该地区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

三、民俗学的研究

介于民俗学界线不清的问题,费孝通先生曾经建议做研究的人“首先要选择自己的研究对象,进行研究,而不要过分重视自己的研究工作应当划入哪个学科的范围”。关于民俗学的研究,笔者也一点自己的感想。

首先民俗学是自我的研究,中国人研究中国的风俗文化,研究对象定为中国独有,而世界其他地方没有或者不同的民俗事项,如“阴阳五行说”“养生”“中医推拿针灸原理”“天地人观念”“儒道思想”“中国红”“中式烹调”以及有此延伸出的仪式、行为与心理、禁忌。进一步说,每一个研究者,都有自己长期生活的地方,着重研究他所生长生活的地域的风俗文化,不仅更便于获得第一手研究资料,而且拥有其他人无法比拟的深层的认同性的思维背景。在这一研究做好的基础上,再去研究更大范围的风俗文化,并且通过对比、分析、概括等方式,把握共同点与独特性,扩展研究深度。所以,笔者认为研究范围如果太大,事项太多,反而不利于研究,不如先从研究某一地域的风俗做起;进而总结出民俗学的独特研究方法、建立民俗学的系统概念和研究理论。

其次民俗学是现实现世的研究,要把研究对象界定在当今依然留存着的民俗事项上。。钟先生曾经直接了当地说过:“从民俗学的一般性质来讲,它应当是现代学的,它的工作方法是对现存的民俗资料进行调查和搜集。也就是它的资料来源主要是现在的,研究的目的当然也是为了现代”。所以,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事项如何传承至今,在不同的历史经过了那些变异?为何变异成为今天的模样?这些民俗事项在当今社会以什么方式继续传承?对当今社会有哪些影响?这样才能使民俗学有一个现实的功能性:即研究一地一国风俗,服务一地一国人民,发扬一地一国文化。

最后,关于民俗的传承,笔者有一个建议:即将民俗的最小传承载体从“传承人”转移到“传承地”。因为中国社会是一个严密的、上行下效的单向行政体系社会。普通百姓,更多的是被当做集体成员来看待的。如果将传承的最后落于“传承人”身上,由于个人能力的有限,特别是“传承人”多为社会中下层民众的身份,会较容易出现难以为继的局面。然而,如果将传承任务落于村落、乡镇、县市等“传承地”,并将此作为该地的政务业绩考察的对象,无疑会调动该地区的所有积极因素来保护此项风俗,使这一风俗在该地区发扬广大。现在各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工作,就为“传承地”的设定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以上是本人的一些粗鄙观点,由于专业学习民俗学的时间不长,所读书籍有限,虽然在老师的指导下对民俗学有了一些体会,但这些看法还不成熟,有不对的地方请老师指正。

 

参考书目:

《民俗学讲演集》张紫晨编 书目文献出版社1986

《民俗生活与民俗文化》高丙中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

《民俗学概论》钟敬文 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

《民俗文化学》陈华文 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年 (及《民俗学理论》课程笔记)

《民俗学概论》王娟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

《民俗学导论》叶涛 山东教育出版社2002

《美国民俗学》 简·布鲁范德 1968年初版

《民俗学入门》 后藤兴善著 王汝润译 电子

TAG: 对象 民俗学 研究

孙希如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孙希如   /   2010-03-24 11:13:09
谢谢关注:)我会继续努力的。
木兰山人 引用 删除 木兰山人   /   2010-03-22 12:06:5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9-2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888
  • 日志数: 8
  • 建立时间: 2009-10-06
  • 更新时间: 2010-03-2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