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科技变革语境下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代重构 ——中国毛笔制作中心的民俗图谱勾勒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2-18 22:53:52 / 个人分类:邯郸学文

摘要:近代以来,由于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尤其是互联网技术的急剧冲击,毛笔书写逐步退缩至书画艺术领域,制笔业也因之不断衰微。我们知道,毛笔是独具东方文化神韵的典型符号,文化底蕴深厚,其独特的书写方式影响着中国人的思维习惯与文化心理。在古代,毛笔是文章才思的象征符号,地位近乎神圣,毛笔制作技艺因之也成为一项民间绝技,甚至文化名人也乐而研之。这样,制笔技艺不断推陈出新,制笔中心不断演变、民俗图谱不断丰富,造就了中国古代制笔业的繁盛。当然,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传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毛笔制作技艺传承也面临着难得的发展机遇,因此,积极推进国家相关政策落地、弘扬工匠精神、加强毛笔文化宣传教育、提升毛笔符号价值等,都是当下中国制笔业的重要发展路径。

关键词:民俗图谱 毛笔制作中心 工匠精神 发展路径

 

Vanishing and revitalization: The Outline of Folk-Custom Atlas of Chinese writing brush manufacture center

Liu Ai-hua1,Yuling2

1.Institute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Jiangxi Normal University, 2.College of Tuition-free Normal Student,Jiangxi Normal University, Jiangxi, Nangchang,330022

Abstract: Since the modern times, because of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nd especially the rapid impact of the internet technology, writing with brush has gradually retreated to the specialized art field of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As a result, the manufacture of Chinese writing brush has been declined. As we all know, Chinese writing brush is the cultural symbol which has the typically unique spirit of oriental culture and has a glorious cultural connotation. Its special writing style. influences on Chinese thinking ways and cultural psychology. In ancient times, Chinese writing brush was practically scared, which was the symbolism of the talent of writing. Therefore, the skill of making writing brush became a kind of folk stunt and the cultural celebrities are also taking their time on it. In this way, this skill was continually innovated. The manufacture center was also constantly evolved and Folk-Custom Atlas was enriched. All those promotedthe prosperity of the manufacture of writing brush in ancient China. Recently, the government has paid high attention to carrying forward splendid traditional culture. So the inheritance of the skill of making writing brush also gets a good opportunity to develop. Thus, development paths of promoting the current manufacture of Chinese writing brush include reinforcing the inheritance of the skill of making writing brush, carrying forward the spirit of the craftsman, strengthening the brush culture propaganda education, enhancing the value of the writing brush symbol and so on.

Key words: folk-custom atlas; writing brush manufacture center ; the spirit of the craftsman; development path

 

毛笔,是敏捷才思和闲雅情怀的物质载体和文化象征,“秉笔直书”、“笔扫千军”、“大笔如椽”、“妙笔生花”、“下笔如神”等成语,依然可以管窥毛笔在中国文化史上的突出地位。毛笔制作技艺,因毛笔承载的厚重文化底蕴,在文化史上也熠熠生辉。王羲之、张芝、韦诞等书法大家,据说亦曾制作毛笔,并留有记载制笔技艺的著作。

当然,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尤其是互联网技术的急剧冲击,毛笔依存的书画生态不断变迁,毛笔地位不断边缘化,不断退缩至书画家及书画爱好者的专业艺术领域。毛笔制作技艺的传承因之成为毛笔文化传承与发展的关键和难点,因此,如何结合时代需要,提升毛笔符号价值,加强毛笔文化赓续,是中国毛笔制作技艺即中国制笔业发展的必然路径。

 

一、渐逝的技艺:中国毛笔制作技艺的衰微

毛笔,是中国人的独特创造与发明,软性笔独有的汪洋恣肆、纵横捭阖的笔势、行云流水、变幻莫测的笔法,历来为文人所赞颂、推崇及至膜拜。西晋文学家成公绥对毛笔的丰功伟绩由衷赞叹道,“治世之功,莫尚于笔。能举万物之形,序自然之情;即圣人之志,非笔不能宣;实天下之伟器也”[1](P616)。对于毛笔的重要价值与功能,文人历来对之赞颂备至,在古代文献中比比皆是。专门性的研究著述亦有《笔方》、《笔经》、《笔墨方》、《文房四谱》、《图解文房四宝》等,对毛笔历史、毛笔赞咏、毛笔工艺、毛笔轶事、毛笔习俗均有加载,至于赞咏毛笔的诗歌则俯仰皆是,如“画乾坤之阴阳,赞宓羲之洪勋”、“军书羽檄教谁录,帝命王言待我成”、“自怜千万里,笔砚寄生涯”、“臣有奸邪正衙奏,君有动言直笔书”、“征南幕下带长刀,梦笔深藏五色毫”等等,而对于具体毛笔的赞咏,如宣笔、湖笔及其笔工的赞咏等,相关诗文也很多,如唐代白居易的《咏紫毫笔》、《鸡距笔赋》,耿湋的《咏宣州笔》,韦允的《笔赋》等诗赋,宋代欧阳修的《圣俞惠宣州笔戏书》,苏轼的《赠笔工吴说》,黄庭坚的《谢送宣城笔》、《山谷笔说》,梅尧臣的《次韵永叔试诸葛高笔戏书》等,对宣笔、湖笔制作技艺及其优秀笔工的赞咏,溢于言表。在历史某段繁盛时期,制笔工匠也一度成为“官差”。如唐代,科教发达,文化鼎盛,毛笔制作技艺也得到政府重视,制笔业除民间工匠外,还有官府工匠,“唐代都城长安的中央及东宫机构中弘文馆、集贤殿书院、秘书省、崇文馆和司经局等皆有官府制笔工匠,而这些工匠又可分为造写御书笔匠、造供奉笔匠和普通笔匠”[2](P65),中央及东宫机构制笔工匠数量也有具体的规定。官府工匠制度在五代时期仍有延续。可以说,在古代毛笔地位近乎神圣,文人对其极为推崇,因其是敏捷才思、锦绣文章的象征符号,具有厚重的文化底蕴。

毛笔是农耕文明的产物,讲究天人合一,不仅其书写要求心静、体悟,其制作技艺也是有情感、饱含温暖的体化实践的产物,洋溢着人的品性和体温的一种个性化的文化符号,甚至毛笔制作原料也具有类似的特点,纳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神韵,笔杆需采自深山立冬前后之竹竿、笔毛则需采自仲秋前后之山羊毛、山兔毛、鼹鼠尾毛,“惟笔软则奇怪生焉”的特性,从而使得毛笔书写能够随意挥洒、张扬个性。但是,随着书画生态的急剧变迁,20世纪初西方圆珠笔、钢笔、铅笔等硬性笔的引入,尤其是钢笔,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将盛行了几千年的毛笔书写挤压到仅剩书画艺术这狭小的领域。在上海,由于欧风美雨的浸润,钢笔销售市场尤为强势,这样,具有民族危机意识的国人,一方面自产钢笔以抵制洋货,如关勒铭公司的国产钢笔,另一方面对毛笔怀有深情,认为它在书写基本功练习方面仍具有重要作用,在这样的背景下,毛笔与钢笔之争,成为国货与洋货之争,甚至衍化为中西文化之争。“钢笔与毛笔的竞争,不仅反映了书写工具领域的变革,也反映了中国传统文明与西洋文明之间的碰撞与融合以及在西洋事物的侵入下,中国传统迎战与变革的历史进程。”[3](P22)尽管迫于社会舆论压力,政府不能否认毛笔的功用,但对于新技术的钢笔,政府秉持一种支持态度,这样钢笔和毛笔共存状态一直延续到20世纪40年代。毛笔的发展,激发了技术革新,在技术变革与社会需求的共同刺激下,印刷技术开始出现,印字机、石印机、复印机、气压印字机等不断产生,机器时代的到来也推动了书写领域的变革,包括钢笔在内的硬性笔也逐步被淘汰。

与此同时,电子计算机技术也不断发展,1946美国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台全自动数字式电子计算机“埃里亚克”,标志着电子计算机时代的到来。中国的计算机事业也不断发展,1958年中科院计算所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电子计算机。至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在全球化语境下,中国计算机技术开始普及,尤其是21世纪以来,计算机普及率高速增长并伴随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从此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或者说进入无笔化、无纸化时代。在互联网时代,书画生态变迁进一步加剧,人类无法离开电子计算机、互联网,尤其是手机移动网络业务的推广,使得“手机控”、“低头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可以说,今天毛笔书写已经完全被计算机、互联网所取代,不得不退缩至少数书画家及书画爱好者的狭小领地,甚至书画艺术本身都受到巨大冲击,用艺术字设计软件设计的实用美术字只要敲敲键盘就成为可能,而原来只有少数书画家珍藏的国宝珍品书画卷册,现在只要连上网络,基本都可以找到。“根据谷歌文化学院最新官网信息,目前可在线观赏的超高清画作已达45000幅,参与艺术机构也已超过250家,其中可使用谷歌街景技术浏览的画作也已超过60……美术馆的数字化之路并没有止于在线观赏和教育,今年2月,美国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下文简称Met)释出了馆藏375000件作品的图片资源和版权。[4]最近,国务院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持续释放内需潜力的指导意见》,将实施数字内容创新发展工程放在突出位置,以加快文化资源的数字化转换及开发利用,推动信息产品消费升级。可以说,传统书画的数字化利用也将成为一种趋势,互联网甚至已经渗入书画艺术的解构与重构。

在电子计算机及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背景下,传统书画生态急剧变迁,毛笔书写退出日常书写舞台,毛笔的实用性也骤然降低,其制作技艺日益衰微,市场需求不断萎缩,毛笔产业逐步边缘化。以毛笔史上曾经名重于世的宣笔、湖笔为例,在历史上,宣笔、湖笔均是毛笔制作中心,宣笔承载了唐宋时期的辉煌,湖笔赓续了元明清时期的灿烂,近年来,虽然在政府的高度重视下,毛笔制作技艺得以传承持续,毛笔产业也开始逐步发展,但整体而言,相比其他旅游产业、电机产业等,其产量、产值可以说微不足道。如泾县宣笔重镇黄村镇,截至20149月,该镇共有宣笔生产企业及加工作坊30余家。其中,规模较大的有5家,从业人员650人,年产宣笔630多万支,年销售额达4200万元。[5]相比宣笔,湖笔与市场对接更为紧密,在产业化方面走得更加成熟,发展速度更为迅速。如湖笔发源地和主要产地的善琏镇,2016年该镇共有制笔企业和作坊200多家,全镇湖笔及相关产业产值达2亿元。[6]尽管湖笔发展形势良好,但与往昔繁盛状况不可同日而语。当然,虽然整体毛笔制作技艺传承及毛笔产业发展形势不容乐观,但局部地区却辉煌“依旧”,甚至形势大好,如江西进贤县文港镇,毛笔发展一枝独秀,产业日益壮大,早已成为该镇的支柱产业,虽然也受到互联网时代的冲击,但其灵活的市场策略和完整的产业链条,使得其影响力和美誉度迅速提升,产量、产值快速增长,逐步取代宣笔、湖笔,成为新的毛笔制作中心。据统计,2014年,文港全镇大小毛笔生产作坊和经营企业增加到2200多家,销售窗口5100多个,毛笔产量达到6.6亿支,实现产值13.2亿元,市场份额占到国内外市场上升为75%[7](P330)

 

二、曾经的辉煌:中国毛笔制作中心的民俗图谱

毛笔,在中华文明五千年文明的历史长河中曾经极度辉煌,甚至被称为中国古代“第五大发明”,毛笔制作技艺亦曾璀璨绚烂,成为传统手工技艺中的一门“显学”。因此,积极追溯中国毛笔制作中心发展演变,勾勒其民俗图谱,有助于毛笔文化弘扬、毛笔制作技艺传承和毛笔产业发展。

中国毛笔发明在何时?鉴于文献的匮乏,学界看法莫衷一是。但人们往往会把它归咎于蒙恬,“蒙恬造笔”说很是流行。其实这种说法是立不住脚的,蒙恬不过是一个“箭垛式人物”。毛笔到底什么时候发明的,鉴于时代久远,很难考究,但学界普遍认为早在新石器时代中、晚期[1]毛笔已经出现了。战国时期,我国已经有毛笔实物出土。1978年在湖北随州的曾侯乙墓、1957年在河南信阳长台关一号战国楚墓均出土了战国早期的毛笔。战国晚期的毛笔则在长沙左家公山15号楚墓中出土,“毛笔在竹筐里,全身套在一支小竹管内,杆长18.5厘米,径口0.4厘米,毛长2.5厘米。据制笔的老技工观察,认为毛笔是用上好的兔箭毫做成的,做法是将笔毛围在杆的一端,然后用丝线缠住,外面涂漆。”[8](P8)随后1986-1987年,在湖北荆门包山大冢的战国楚墓中也出土一支战国晚期的毛笔,其束好的笔毫却插入了笔杆下端的銎眼(即毛腔)内,可见在此时毛笔制作技艺已经比较成熟。

秦汉时期,毛笔制作技艺不断革新,从“蒙恬造笔”说相关记载中可以看出制笔工艺的改进。晋代崔豹《古今注》记载:“蒙恬始造即秦笔耳。以枯木为管,鹿毛为柱,羊毛为被,所谓苍毫,非兔毫竹管也。”秦笔[2]制作分柱毛、披毛,这种“披柱法”成为制笔的主要方法,至今仍沿用。蒙恬被视为笔祖,自然不是因为他最早发明毛笔,其实可以理解为他对毛笔制作技艺革新方面贡献突出,人们对其极为尊崇而赋予其神圣地位。这个时期,毛笔制作技艺进一步发展,毛笔产区分布更为广泛,考古发掘的毛笔实物也较多,如湖北云梦睡虎地秦墓、甘肃天水放马滩秦墓、湖北江陵凤凰山西汉墓、山东临沂金雀山西汉周氏墓群、甘肃敦煌悬泉置遗址、汉代居延烽燧遗址等,尤其是甘肃武威磨咀子东汉两墓各出土一支笔杆分别刻有 “白马作”和“史虎作”字样的毛笔,表明毛笔已经成为一个专门行业,笔工通过刻名来保护自己的“品牌”。此时毛笔不仅仅是一种实用书写工具,也是一种艺术品,汉笔笔杆雕饰华贵富丽、雅致精美,极具艺术性。《文房四谱》载:“汉末一笔之柙,以黄金,饰以和璧,缀以隋珠,文以翡翠。非文犀之桢,必象齿之管,丰狐之柱,秋兔之翰。用之者必被珠绣之衣,践雕玉之履。”[9]P2《文房肆考图说》对汉笔雕饰之华美也有描述,“汉制笔,雕以黄金,饰以和璧,缀以隋珠,文以翡翠。管非文犀,必以象牙,极为华丽矣”[10](P24)。值得一提的是,此时,制笔已经超出民间工匠营生的范围,文人也偶尔为之。据说东汉大书法家张芝,不仅擅长书法,有“草圣”之誉,他同时也是一代制笔名家,“张芝笔”曾名重一时。这一时期,毛笔制作中心主要集中在关中地区,秦都咸阳、汉都长安、洛阳制笔业发达。

魏晋南北朝时期,毛笔制作技艺进一步精进,文人制笔传统依然,且出现了记述毛笔制作技艺的专著。如韦诞,以擅制笔、墨著称,尤其是制笔,有“韦诞笔”之称。韦诞将自己制笔心得,写成《笔方》一书。《齐民要术》详细介绍了韦诞制笔法,“先次以铁梳兔毫及羊青毛,去其秽毛,盖使不髯茹。讫各别之,皆用梳掌痛拍,整齐毫锋,端本各作扁,极令均调,平好,用衣羊青毛缩羊青毛去兔毫头下二分许,然后和扁,卷令极圆。讫痛颉之,以所整羊毛中或用衣中心名曰笔柱,或曰墨池承墨。复用毫青衣羊青毛外,如作柱法,使中心齐,亦使平均,痛颉内管中,宁随毛长者使深,宁小不大,笔之大要也”[11](P170)又如,“书圣”王羲之,不仅创作出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平时他也喜欢研究制笔工艺,撰述了一本《笔经》,对毛笔制作技艺也有记载。“采毫竟,以麻纸裹柱根,次取上毫,薄薄布,令柱不见,然后安之。”[12]P261这个时期,毛笔制作中心逐步由关中地区向河北、河南、山西等地迁移,晋室南迁后,南方一些地区制笔业也逐步发展起来,如宣州,此时制笔业已经很有名气,宣州陈氏所制毛笔就深受王羲之喜爱。

唐宋时期,毛笔制作技艺不断发展,由短峰笔向长锋笔转变,宋时则呈现出软熟、虚峰、散毫的特点。唐代[3]随着经济中心的南移,制笔业进一步向南方拓展,由黄河流域淮河流域、长江流域延伸,尤其是宣州,制笔业尤为发达,制笔名家辈出,成为当时声名远播的毛笔制作中心。在宣州制笔业的影响和带动下,歙州、黟州、广陵、钱塘等地制笔业也逐步发展。这一时期,涌现了一大批制笔名家,如诸葛氏(诸葛元、诸葛渐、诸葛丰等)、黄晖、吕大渊、吕道人、汪伯力等,宣州毛笔备受文人青睐。白居易曾赋有《紫毫笔》一诗:“紫毫笔,尖如锥兮利如刀。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饮泉生紫毫。宣城工人采为笔,千万毛中选一毫……每岁宣城进笔时,紫毫之价如金贵。”[13](P193)耿湋对宣笔赞不释手,欣然写下《咏宣州笔》一诗,赞道:“寒竹惭虚受,纤毫任几重。影端缘守直,心劲懒藏锋。落纸惊风起,摇空见露浓。丹青与文事,舍此复何从。”[14](P107)诸葛氏制笔技艺系承传祖业,制作的“三副笔”和“无心散卓笔”尤为文人所钟爱。北宋宣城诗人梅尧臣曾将家乡诸葛氏的“三副笔”赠予欧阳修,欧阳修试笔后很是赞赏,即赋《圣俞惠宣州笔戏书》诗一首:“宣人诸葛高,世业守不失,紧心缚长毫,三副颇精密,软硬适人手,百管不差一。”[15](P373)诸葛氏在原有工艺的基础上,省去了柱心,用毫料混匀散杂而成,“无心散卓笔”增加了毛笔的蓄墨量、柔软性,适应了书法艺术的发展,苏东坡在《书诸葛散卓笔》题跋中对其制笔技艺高度评价,“散卓笔,惟诸葛高能之。他人学者,皆得其形似而无其法,反不如常笔。如人学杜甫诗,得其粗俗而已”[16](P676)对宣笔的赞誉,韩愈、韦允、薛涛、僧齐己、梅尧臣、黄庭坚、苏轼等名人也留下了不少诗篇。

南宋王朝的南迁,富饶、秀美的江南地区便成为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毛笔制作中心也随之转移到南方,由宣州移到了以湖州为中心的江、浙一带,湖州吴兴、常州、杭州和扬州成为新的毛笔产区。到南宋末年,战争频繁,社会动荡加剧,大批宣州笔工进一步南迁至湖州地区,且由于当地生产白山羊,羊毛峰颖长而匀细、性柔软,是制作上等羊毫的佳品,因而湖州成为全国新的毛笔制作中心。至元明清时期,湖州毛笔产业进一步发展,适应书画艺术演变与革新,在兔毫笔继续发展的基础上,峰颖长、蓄墨多、劲健有力的羊毫笔引领新时尚。湖笔制作要经过选料、水盆、结头、装套、择笔等工序,讲究“尖、齐、圆、健”,笔锋坚韧、圆劲,成为中国古代毛笔发展的顶峰。这个时期,制笔名家辈出,灿若群星,冯应科、陆文宝、徐信卿、张进中、陆继翁、施文用、张天锡、王古用、王兴源、沈集元等,推动着湖笔制作技艺一步步走向辉煌。“善琏镇在府城东南七十里,一名善练……居民制笔最精,盖自智永僧结庵连溪,往来永欣寺,笔工即萃于此。”[17]明代文学家屠隆著有《考槃余事》一书,对文房雅具信息广有搜集、梳理,他对湖州制笔技艺甚为欣赏,“大抵海内笔工,皆不若湖之得法”[18](P22)。制笔技艺臻于纯熟,书家画师云集,称颂之文众多,“冯陆当年称第一”、“精艺惟数冯应科”、“吴兴冯笔妙无伦,还有能工沈日新”、“吴兴笔工陆文宝,制作不与常人同”等等,从中可以管窥湖笔发展的盛世。

元末明初,在湖笔的影响下,湘笔也逐步兴起,主要以湖南长沙为中心。广义上讲,浙江、江苏、上海、安徽以至北京等地所制毛笔,属“湖笔”流派,而江西、湖南、四川及西南地区所制毛笔则属“湘笔”流派。湘笔以兼毫、水笔见长,所制毛笔适用于百姓阶层。湘笔在文人中也有一定影响,赞咏之文也不少,如“魏国夫人翰墨香,爱拈湘管写幽篁”、“欲将浓艳惊鸿态,闲把湘毫赋洛神”、“写到春闺梦魂句,湘毫重拂墨重磨”、“眼空四海一知己,风味乃结湘毫端”等,对湘笔的喜爱、赞颂之情溢于言外。此外,湘笔之一支赣笔也迅速发展,进贤县李渡镇、文港镇成为此时期重要的毛笔产区,周虎臣、邹法荣、邹法惊等制笔名家进一步改进制笔技艺,走出家门,使得赣笔突出重围,熠熠生辉。至清末民国时期,随着国门打开,中西文化的碰撞,圆珠笔、钢笔也不断融入中国市场,毛笔书写、毛笔市场受到极大冲击,湖笔、湘笔等也逐步走向衰败。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书画生态发生急剧变迁,毛笔的日常书写功能退化,毛笔不断边缘化,退缩至专业性的书画艺术领域,湖笔进一步衰微。当然,相对来说,以进贤县文港镇为中心的文港毛笔,却一枝独秀,走向新的繁荣。仔细审视,源自文港人能够顺应市场[4],对制笔技艺不断进行革新,制作出类型多样的质优价廉的毛笔,从而推动江西文港毛笔走向繁盛。客观来说,无论产量、产值,今天文港毛笔均远远超过湖笔,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新毛笔制作中心。

 

三、传统的复兴:工匠精神与中国制笔业发展路径

在全球化语境下,各种文化在相互交流、影响、渗透的同时,不同文化、价值体系的冲突与对抗也日益显现。“在全球化条件下,多元化的价值观念冲突已成为新的特点,文化侵略或文化殖民主义的问题逐渐引起了许多国家的警惕。”[19](P197)在这种文化冲突与对抗中,西方文化尤其是美国文化凭借其强大的经济科技实力,在进行文化产品输出时,其价值观不可避免地渗透、影响、建构年青一代的思想。从我国实际来看,在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物质文化极大丰富,但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频繁的经济文化交流中,中国传统的社会结构、价值体系、伦理关系等都面临重大冲击与挑战,向往西方自由、民主、人权及社会制度的思想泛滥,对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及文化安全都造成严重威胁。

为了抵制西方价值体系冲击,弘扬、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党中央、人民政府高度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工作。2014224,习近平同志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指出,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根基。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中华传统美德是中华文化精髓,蕴含着丰富的思想道德资源。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要处理好继承和创造性发展的关系,重点做好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20]对中华优秀传统弘扬的价值、原因及方法进行了高屋建瓴式的阐述,对于未来国家文化发展走向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随后,党中央、中央政府及下属部门先后出台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等,站在民族文化振兴的高度,制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弘扬的具体实施方略,积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与创新发展,并取得了不少重大成就。

毛笔是中国的国粹和独具东方文化神韵的典型符号,积极传承毛笔制作技艺、推动毛笔产业发展,是中国书画艺术发展的工具载体、技术条件和物质基础,也是弘扬、振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具体落地和重要标的。今天,中国毛笔流派众多,以地域划分,有京笔、沪笔、豫笔、齐笔、宣笔、湖笔、宋笔、湘笔、赣笔、粤笔等,具体来说有李福寿毛笔、戴月轩毛笔、老周虎臣毛笔、泾县毛笔、善琏毛笔、文港毛笔、扬州毛笔、长沙毛笔、太仓毛笔、侯店毛笔、乐山毛笔、莱州毛笔等,各地毛笔规模大小不一、生存状态各异,其毛笔制作技艺传承很难具体探讨,针对其中国毛笔的区域差异性,笔者拟从宏观上对其发展路径谈一点浅见。

一、积极推进国家相关政策落地。近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推进及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视,重构中的书画生态有了很大改善,如200910月中国书法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对书法艺术发展来说,这是一个重大喜讯,即书法艺术价值意义、发展困境受到国际、国内政府层面的认同和重视,有助于持续推进相关保护措施。同时,书画艺术的发展对毛笔产业、毛笔制作技艺来说,也是一个重大喜讯,其发展必然促进人们对毛笔的关注、推动毛笔制作技艺的传承。201182日,教育部制定了《教育部关于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的意见》,明确规定中小学要开设毛笔书法教育课程。随后各省教育部门开始实施,推动所在地区的中小学开展书法课,推动传统书法教育。教育部的这个重大举措,自然有助于扩大书法艺术的群众基础和覆盖范围,提升其影响力、辐射力和文化力,同时这也间接有助于毛笔产业的发展、毛笔制作技艺的传承。2017年以来,《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等文件相继印发,是中国非物质文化保护工作的重要举措,因此,积极加强相关政策解读,有效落实国家政策,加强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有助于推进毛笔制作技艺的积极传承、毛笔产业的快速发展和毛笔文化的逐步复兴。

二、大力弘扬制笔大师工匠精神。201635日,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21],“工匠精神”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随后成为一个时代热点词汇。工匠精神的提出主要是针对当前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创新能力差、核心竞争力弱、品牌档次低等实际,因而积极倡导、弘扬工匠精神,加强科技创新,重视产品质量与生产细节,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推进品牌升级,有助于推动中国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工匠精神的内涵丰富,见仁见智,莫衷一是。笔者认为工匠精神是一种严谨认真、精益求精、执着坚守、勇于创新、乐于奉献的精神,工匠精神是一份执着、一份坚守、一份责任,也是一种追求、一种信念、一种情怀,工匠精神赋予主体踏实务实、摒弃浮躁、执着专一的人格属性。就毛笔制作技艺来说,当前中国社会处于快速转型期,积极倡导工匠精神、摒弃浮躁,深入钻研制笔技艺,推动制笔方法的传承创新,是应对书画生态急剧变迁的基本内功。我们知道毛笔制作技艺工序繁杂,有的地区多达128道,工作单调乏味,如果没有一种深沉广袤的文化情怀,没有一种虔诚执着的理想信念,寄希望其传承、发展毛笔制作技艺是不现实的。因此,要加强工匠精神教育、树立大匠典型、加强传帮带作用,同时开展毛笔制作技艺大赛、搭建与书画家交流的便利平台,切实提高制笔技师毛笔制作技艺水平,提升毛笔实用价值和使用效果,这是毛笔产业发展的基本条件和发展基础。

三、重视加强毛笔文化教育宣传。中国传统手工业及技艺的边缘化,与中国社会固有的“重道轻术”理念也是分不开的。总体而言,自古以来中国文人传统就轻视传统手工技艺尤其是民间工艺,认为其是“奇技淫巧”,难登大雅之堂,故而民间工艺多处于自生自灭状态,甚至文献也仅略载或不载。在民间文化不断受到重视的今天,我们应积极整理、挖掘毛笔文化,加强毛笔制作技艺研发,尤其要重视其教育工作,通过对大中小学教育,让我们的后代更多了解我们的毛笔文化,了解我们的国粹和珍宝,从而在观念上改变以往“重道轻术”的理念,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角度对其多关注、学习和传承,这是毛笔产业及其制作技艺发展的长远之道。

四、努力挖掘毛笔符号价值。毛笔是中华文明的国粹,塑造了中国文化的精神气韵与形态,被誉为中国古代“第五大发明”,对中国书画艺术、中国传统文化深远影响,“成为中国人观照自然、阐释世界和承载其观念意义和情感的重要工具和方式”[22](P1)。毛笔是书画传统传承、赓续、弘扬的物质载体和根基,是独具东方文化神韵的一个经典符号。毛笔也是敏捷才思、锦绣文章和书画艺术的物质载体,是才华与灵性的象征符号。在消费社会,积极挖掘毛笔的符号价值,有助于提升毛笔的整体价值,扩大毛笔的文化影响力、传播力和消费力。在当代社会,人们的消费观念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商品的符号性成为消费的重要考量,“我们已经看到当代物品的‘真相’再也不是它的用途,而在于指涉,它再也不被当做工具,而被当做符号来操纵。”[23](P108)在符号消费中,符号的差异性至关重要,“要成为消费的对象,物品必须成为符号……它被消费的——但(被消费的)不是它的物质性,而是它的差异difference。”[24](P223)因此,应深入挖掘毛笔符号价值,利用其符号寓意进行产品研发,可研发具有纪念价值的胎发笔、启蒙笔、情侣笔、结发笔、寿星笔等,亦可研发用檀香木、象牙、琉璃、玳瑁、玛瑙、玉石、珐琅、金银等作笔杆并进行微雕图案雕刻的纪念笔。当然,根据毛笔产区经济文化条件,还可以与旅游产业结合,建设集旅游、休闲、工艺、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文化主题公园,甚至可以抽离毛笔文化元素进行整合,进行影视、动漫、游戏创意开发,或进行主题会展、出版等,可以说深入挖掘其符号价值,毛笔产业在今天依然还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潜力。

五、有效利用互联网+技术平台。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要有效利用互联网+技术平台,做大做强毛笔电商,扩大毛笔产品的推广传播和毛笔文化、毛笔制作技艺的宣传教育。应更新理念,毛笔文化不是过去式,它是伴随人们成长的一种重要文化熏陶,在今天依然可以成为人们的精神源泉和文化归宿。因此,加强毛笔创意开发,积极借鉴互联网技术,借助高科技手段全面立体式地展示毛笔文化,切实让更多社会公众深入了解、体验厚重的毛笔文化,让更多消费者看到时尚、新颖、创意的毛笔文化衍生品。

 

四、结语

毛笔,在古代是重要的书写工具,在文人心中,其地位近乎神圣,各种赞咏的诗文俯仰皆是。源于对毛笔的尊崇,毛笔制作技艺也成为一项重要技艺,甚至不少文人也参与研制,在某些繁盛朝代,制笔工匠一度成为“官差”。随着书画生态的急剧变迁,20世纪初,西方圆珠笔、铅笔、钢笔尤其是钢笔的传入,毛笔逐步退出日常书写领域,其后电子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尤其是21世纪初电子计算机与互联网的普及,毛笔书写遭遇毁灭性打击,不得不退缩至书画艺术的狭小领地。毛笔产业也深受重创,宣笔、湖笔、湘笔等均日益衰微。

在古代,毛笔是主要的日常书写工具,毛笔制作技艺发达,披柱法、散卓法不断赓续,优秀笔工层出不穷,灿若群星。先秦时期,中国毛笔制作方法比较简单,毛笔制作中心主要在北方地区,尤其是关中地区,秦汉时期,制笔技艺进一步发展,毛笔制作中心开始向河北、河南、山西等地迁移,晋室南迁后,南方一些地区制笔业也逐步发展起来,如宣州,此时制笔业已经很有名气。至唐宋时期,宣州成为新的毛笔制作中心,大批艺人荟聚,鸡距笔、枣心笔、散卓笔等名笔不断涌现。南宋王朝的南迁及南宋末年的动乱,大批宣州笔工躲避战乱,迁徙至富饶、秀美的以湖州为中心的江、浙一带,湖州成为新的毛笔制作中心和主要毛笔产区。元末明初,在湖笔的影响下,湘笔也逐步兴起,主要以湖南长沙为中心。清末民国时期,随着国门打开,中西文化的碰撞,圆珠笔、钢笔也不断融入中国市场,毛笔书写、毛笔市场受到极大冲击,湖笔、湘笔等也逐步走向衰败。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西李渡、文港毛笔异军突起,尤其是文港毛笔,积极发扬“出门一担笔,进门一担皮”的“跑市场”精神,加强与市场对接,毛笔产量、产值快速提升,成为中国新的毛笔制作中心和主要毛笔产区。

在中西文化频繁交流的时代背景下,如何保护文化安全,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党中央、人民政府清醒认识到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因此,站在这样的高度,加强毛笔文化弘扬、毛笔制作技艺传承和毛笔产业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笔者认为,应从宏观上把握以下五点:一是积极推进国家相关政策落地;二是大力弘扬制笔大师工匠精神;三是重视加强毛笔文化教育宣传;四是努力挖掘毛笔符号价值;五是有效利用互联网+技术平台。从这些方面出发,结合各毛笔产区实际,积极挖掘其特色,形成良好的书画文化氛围,从而有助于进一步推动中国毛笔制作技艺的繁荣和毛笔文化的逐步复兴。

 

 [参考文献]

[1][]成公绥.故笔赋[A].[]严可钧.全晋文·中[C].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2]陈涛.隋唐五代的制笔业[J].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3).

[3]王申.传统与变革:20世纪初的钢笔与毛笔之战——以《申报》为中心的考察[A].俞克明主编.现代上海研究论丛·11[C].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14.

[4]李茜.文化资源大趋势:数字化与公开化[EB/OL].新浪网,(2017-08-14)[2017-08-28]. http://tech.sina.com.cn/roll/2017-08-14/doc-ifyixipt1496190.shtml.

[5]马卫兵,文陈玲.黄村镇中国宣笔文化园入选首批宣城市文化产业园区[EB/OL].中国宣城网, (2014-09-01)[2017-08-23].http://www.xuanwww.com/news/ms/2014-09/01/content_180882.htm.

[6]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月光倾城

月光倾城

刘爱华,汉族,江西南昌人,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博士,南京大学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博士后,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江西师范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江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民俗学会理事,中国民俗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

日历

« 2020-04-10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0656
  • 日志数: 28
  • 建立时间: 2009-09-22
  • 更新时间: 2019-02-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