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半市场化笔业竞争与权力秩序重构 ——交换理论视角下的文港毛笔业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3-18 22:35:44 / 个人分类:邯郸学文

 要:半市场化笔业竞争失序,根源于交换中权力失衡,制笔者在交换中处于“平等”的弱者地位,权力交换趋向非均衡化。而权力均衡化对半市场化笔业来说,其运作机制不免标本化。因而,权力均衡化运作需要引入第三方——国家(政府)的力量,以重建市场秩序和权力运作机制,推动半市场化笔业竞争在动态平衡中发展。

关键词:文港毛笔、半市场化、笔业竞争、交换、权力

 

    近年来,文港[1]毛笔业发展欣欣向荣,2004年,文港镇被中国轻工业部、中国制笔协会、中国文房四宝协会联合授予“华夏笔都”的荣誉称号,但这只是一种光鲜的表面繁荣,毛笔业半市场化属性,作坊式生产机制,凸显了传统现代的磨合压力,文港笔业实际上隐忧重重。基于此,笔者尝试从交换理论视角去探讨笔业市场竞争的权力交换问题,以期对笔业发展有所启发。

一、权力失衡:笔业竞争失序的根源

     竞争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但也可能成为阻力,这就要看竞争的秩序由谁掌控。以文港笔业来说,虚假繁荣的表象掩盖着竞争的无序,主要表现为:一、利润至上。半市场化笔业分工,使得很多制笔技艺高超的农民能够成为专业技师,这是一个进步,但同时也以其政治、经济、文化地位受损为代价。现代技术社会重视技术而忽略其他,容易诱导社会唯“利”是从,“导致人只从技术的标准、特定的视角去看待万物,市场价值、利润大小成了衡量一切事物的标准”[1],而忽略技艺本身及其文化价值;二、产权置换。按常理,商品的产权属于生产制作者。但半市场化笔业不尽然,生产制作的传统性与市场交易的现代性并存,而且毛笔制作是民众谋生的手段,具有市场趋向性,制笔者需要依赖市场,来换取生活来源或“扩大”再生产。而在市场交易中,处于优势地位的经济实力较好的笔商,他们聘请笔工组装购买来的质量较好的笔头和笔杆,并贴上自己的商标,因而毛笔制作的产权在“公平”交换中被置换;三、广告虚华。广告是一种重要的宣传手段,广告宣传需建立在诚信、真实的基础上。笔者在调查中发现很多广告虚而不实,对陌生者极具欺骗性,诸如擅用“制笔世家”、“世代制笔”及至“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等标签;四、价格控制。在文港笔业社会,由于社会分工与分层,行业内部形成了不同的大资本,他们可以调控毛笔及其附属产品的价格,从中榨取高额利润。

   文港笔业竞争的无序,根源于权力交换的失衡,我们可以运用埃默森(Richard  Emerson)的交换网络理论进行阐析。

   埃默森认为,社会结构是由寻求提升其资源价值的行动者之间的交换构成的。其交换理论的核心概念包括:1)权力(power);(2)权力运用(the use of power)(3)平衡(balance)。行动者所具有的权力严格依赖于其他行动者对其资源的依赖。也就是说,权力大小取决于行动者对稀缺资源的控制程度,如果其他行动者找到了相应的替代性资源,那么行动者的权力优势也就渐趋消失。因此,行动者A对行动者B的权力,取决于BA所拥有资源的依赖,反之亦然。

在埃默森的理论体系中,依赖(dependence)被看作权力的终极源泉,依赖程度的大小取决于:(a)

他人手中资源价值的大小,和(b)其他替代资源数量与获得成本大小。在B认为A的资源很有价值且没有替代资源的条件下,B高度依赖于A,因此,AB的权力就大,反之亦然。

当某一行动者比其他行动者拥有更多的权力,则他就会进行权力运用(the use of power),借此从其交换对象中掠夺额外的资源或者降低其从交换对象中获取资源的成本。假如B依赖于A,则AB就拥有权力,那么,A就有权力优势(power advantage)并将运用它。这样的关系是权力不平衡(power imbalance)[2]291-292

从以上理论阐述中,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交换关系的失衡是拥有不均衡权力的行动者进行权力运用的结果,权力的形成源自不同行动者对稀缺资源的控制。具体到文港毛笔,笔业竞争的失序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笔业主体权力的不平衡。

在文港,由于社会分工的发展,门类繁多,这里只选取三个主要环节的行动者:供料者(毛料供应者)、制笔者和售笔者来进行分析。

文港毛笔制作历史悠久,从业队伍壮大,如文港周坊村周氏,祖籍河南汝州,“东汉末年迁至江西进贤县文港,靠制造毛笔起家,世代繁衍。‘承泽丰镐’是说这个家族的制笔技艺渊源远在秦都咸阳(西周称镐京)……从晋代开始制作毛笔。家家是作坊,人人会制笔”[3]也就是说,文港制笔传统深厚,制笔者人数众多,制笔技艺作为一种资源是丰富的。制笔者需要原材料,需要寻求质优价廉的制笔毛料,而这些毛料文港本地没有,需要供料者从各地贩运或专门制作(如人造尼龙毛)。对于制笔者来说,由于分工的原因,他们缺乏各地毛料的价格信息或没有精力从事毛料贩卖,而质优价廉的毛料是其必须的资源。这样,制笔者就必然对供料者产生依赖,后者对前者就拥有了权力。同样,由于制笔技艺资源的丰富,不是稀缺资源,售笔者不依赖于制笔者的技艺,因此,他们就拥有了对制笔者的权力。“足够的权力使某些人能够垄断资源,并使其他人越来越依赖于他们。”[4]275制笔者需要售卖自己的产品,依赖于售笔者所掌握的全国各地市场信息与销售渠道,从而收回成本,挣取盈余。对一般制笔者来说,这种依赖性就更强烈。因而,售笔者的权力优势使得其不必顾及制笔者的利益,他们可以尽可能降低制笔者的产品,而提高市场销售价格,从中挣取更多额外利润。

 

二、权力均衡运作机制的标本化

对于群体类间交换的研究,埃默森引入了单边垄断和劳动分工两种基本社会形式。在不平衡交换关系中,随着新的资源或行动者的嵌入,依赖、权力与均衡会发生变化。这里把制笔者看成诸B,售笔者看成A把埃默森单边垄断趋于平衡的相关理论概述如下: (l) A与多个B之间的交换关系越是趋于单边垄断,每一个B带入的额外资源就越多,而A的资源效用保持不变或减少;(2) A与诸B之间的关系越是趋于单边垄断,对于诸B来讲,A通过持续交换提供的资源就越没有价值;(3)如果诸B之间可以有效沟通,就可能形成一个联合体并要求A与这个联合体进行交换;(4)如果某个B可以提供其他B所没有的资源,就会出现诸B之间的劳动分工。或者,如果有其他替代资源,A1的权力优势就会减弱。[2]293-294

      在文港笔业中,制笔者和售笔者在交换中因为对资源的依赖程度不同,彼此之间容易形成权力不均衡。埃默森认为不均衡的权力运作会激发权力的平衡化,但是,文港半市场化笔业权力均衡运作机制并非如此。主要原因有:

     第一,在笔业半市场化条件下,制笔者很难寻找到适合的替代性资源。半市场化笔业生产虽然遵循价值规律,以市场为导向,但仍是手工作坊的生产方式,很难适应现代市场经济的节奏。这种经营模式,它依托传统作坊,主要采用手工劳作,产品不仅凝结了技艺,还有劳动者的情感、体悟及价值认同。对制笔者来说,他们没有精力、时间去业务以外的相关工作,技艺就是他们的谋生手段和唯一可以依赖的资源,换句话说,他们无法找到替代性资源。按照埃默森的理论,如果行动者能够寻找到替代性资源,那么就会促进社会分工的发展,降低对交换对象的资源依赖性,或者说减少交换对象的权利优势。因此,制笔者无法寻找到替代性资源,他们只能永远处于“平等”的弱势地位。

   第二,在无法寻求替代性资源的条件下,制笔者很难提高提供给售笔者资源的价值。民间手工艺价值的提升主要有两条途径:一是提高手工艺品内在价值,二是增加手工艺品的外在价值。以毛笔制作来说,内在价值的提升表现在制笔工艺的精细化,在毛笔制作质量上下功夫。毛笔是一种特种工艺,学会容易学好难,且工序繁杂,制笔技艺的提高很不容易。以外在价值的提升来说,这种增值的空间也不大,因为外在价值的增加,主要体现在毛笔装饰上,通过加工、包装增加其附加值,而文港毛笔行业经过长期的发展,分工已经很细化,笔业社会阶层基本固化,市场也基本饱和,其外在价值的提升空间不大。

   第三,在交换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制笔者很难保持社会独立性。布劳认为“通过向别人提供所需要的服务,一个人建立了对于他们的权力”[4]179。他分析了权力产生的两种来源,一种是直接来源,即能够被扣留的经常性的基本报酬;一种是间接来源,即惩罚的威胁。在现实中,权力的这两种来源都可能存在,但在现实中,由于资源占有的不对称性,往往导致权力的非均衡化。这种发展,必然使提供的资源产生强烈的束缚,使物服务于人颠倒成为人服务于物,导致资源依赖者失去自身社会独立性。

第四,在保持自身社会独立性存在困难的情况下,谋求制笔者之间的联合仍是一个疑问。交换具有相互性,“交换被定义为通过相互刺激的社会交互特性——如果违反了这种相互性,从长远来说交换也就不可能持续”。[5]权力交换也一样,只有相互的持续交换才能维持,而这种相互性因其依赖性的差异,易于形成单向化的权力依赖偏向,形成单方面的依赖与义务。毛笔制作是一种半市场化的民间手工艺,在生产制作上具有很强的传统性,依存家庭作坊的劳作方式,是“现代”小生产者。从理性选择理论角度来说,小生产者联合起来进行集体行动,容易产生“搭便车”困境。“公共物品[2]一旦存在,每个社会成员不管是否对这一物品的产生做过贡献,都能享受这一物品所带来的好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想让别人去为达到该目标而努力,而自己则坐享其成。”[6]2这样,往往导致“群体中的人越多,每个人参加集体行动的可能性就越小。[6]3以半市场化的毛笔业来说,这个公共物品就是维护制笔者在交换中的平等权利。集体行动容易创造无责任主体,制笔者虽是作为一个集体而存在,但每一个制笔者都寄希望集体的行动而坐享其成。因此,制笔者作为小生产者的集体行动,无法避免“搭便车”现象,无法形成制笔者的集体权力优势,仍无法摆脱对售笔者资源的依赖。

三、秩序重构:国家(政府)主导的角色期望

在笔业交换中,由于制笔者对售笔者资源的依赖,导致权力的非均衡化。这样权力均衡化运作就成为一种期待,站在动力学的基点上,我们知道权力总是在失衡与均衡之间流动,逐步推动半市场化笔业在动态平衡中发展。在内部运作失效的情况下,国家(政府)作为第三方的介入就成为一种外在推动力量,从而实现权力的均衡化运作。

理性选择理论认为,一个行动发生的可能性是行动者所期望从多种可能的行动结果中获得的功利的函数。行动者的这种行动所追求的是价值或利益的最大化。不同的行动(在某些情况下是不同的商品)有不同的“效益”,而行动者的行动原则可以表述为最大限度地获取效益。[7]从效益最大化的角度来说,推动半市场化笔业的动态平衡与快速发展才是国家(政府)所应扮演的角色,但在具体行动中国家和个人的利益既重合又分裂,在工作中,一些地方官员所追求的并不是公共利益的效益最大化,而是极力追逐个人私利的效益最大化,这种个人私利的最大化,不仅包括个人的短期经济利益,还包括追逐诸如权力、地位的长期利益。这种利益取向和我国当前的科层制与晋升制不无关系,当政府官员们热衷于追逐个人私利的效益最大化,必然影响各级政府的决策方式。

具体到文港,地方政府应充分发挥毛笔文化保护的主导角色,主导不等于主宰,充当全能角色,更不是不作为。从现实来看,文港毛笔只是虚假繁荣,其传承令人堪忧。“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学毛笔制作了,因为这个行业很苦很单调,又挣不了多少钱……随着发展机遇与社会诱惑的增多,许多年轻人不再固守家乡,从事与社会发展‘脱轨’的传统制笔手艺。[8]

发挥国家(政府)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主导作用,从效益最大化的角度来说,不仅需要抑私扬公,还需要重建市场秩序,依托地方政权的调适作用,推动交换中权力运作的均衡化,或者简单地说,有必要向劣势的制笔者实行政策倾斜,保护其合法利益,激发其技艺传承的积极性。

当然,要真正推动制笔者与售笔者之间的权力均衡化不仅需要国家(政府)的力量,还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参考文献

[1]许良.技术哲学[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64.

[2][]乔纳·H.特纳.邱泽奇,张茂元等译.社会学理论的结构[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6.

[3]陈良学.明清川陕大移民[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343.

[4][]彼得·M.布劳.李国武译.社会生活中的交换与权力[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8.

[5]Milan Zafirovski.Social Exchange Theory under Scrutiny:A Positive Critique of it Economic-Behaviorist Formulations[J].Electronic Journal of Sociology,2005:3.

[6]赵鼎新.集体行动、搭便车理论与形式社会学方法[J].社会学研究,2006(01).

[7]侯钧生.西方社会学理论教程[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1:376-377.

[8]刘爱华.现代毛笔老大的隐忧[N].中国文化报,2010-6-22(05).



[1]江西省进贤县管辖,为著名的江南毛笔乡。

[2]这里的公共物品(public goods)指的是一经产生全体社会成员便可以无偿共享的物品。国防、不付费公路、社会福利、公共教育、法律、民主等都是常见的公共物品,但社会上大多数有形物品不是公共物品。


分享到:

TAG: 毛笔 笔业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月光倾城

月光倾城

刘爱华,汉族,江西南昌人,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博士,南京大学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博士后,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江西师范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江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民俗学会理事,中国民俗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

日历

« 2020-06-04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1725
  • 日志数: 29
  • 建立时间: 2009-09-22
  • 更新时间: 2020-04-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