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符号、消费与遗产建构:乡村振兴战略下海昏侯国遗址 旅游业态发展探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4-27 21:27:51 / 天气: 晴朗 / 心情: 平静 / 个人分类:邯郸学文

 要:海昏侯国遗址作为近年来国内的重大考古发现之一,不仅文物价值突出,在文化经济迅猛发展的今天,其旅游价值也逐步凸显。在乡村振兴战略大刀阔斧推进的当下,注重海昏文化符号提炼,顺应、引导其符号消费,积极发展遗产旅游,成为当地产业振兴的重要发展路径和努力方向。因此,围绕遗址景区,注重当地旅游资源整合,积极拓展“遗产+旅游”“遗产+农业”“遗产+民俗”“遗产+体育”“遗产+民宿”等延伸旅游业态,在深度把握其内涵、价值及目标的基础上,大力推进当地产业振兴,以切实提升人们的生活水平。

关键词:乡村振兴;海昏侯国遗址;海昏文化;符号消费;遗产旅游

 

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包括海昏侯墓园、紫金城城址及贵族、平民墓葬区,文物丰富、价值重大,是我国目前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作为文物价值突出的遗址,在乡村振兴时代大潮下,海昏侯国遗址保护成果如何更好惠及广大人民群众,成为海昏文化品牌塑造的重要内容。笔者拟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时代背景下,充分挖掘海昏符号,推动海昏符号消费,并立足遗产旅游,探究海昏侯国遗址旅游的可能业态。

一、乡村振兴战略与海昏侯国遗址

乡村振兴战略是十九大提出的唯一一项新战略,是和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可持续发展战略、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并列的七大战略之一,也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内容和战略部署。乡村振兴战略立足国情,从城乡融合发展的高度看待农业农村发展问题,是新时代中国解决“三农”问题的新战略新部署新布局,是党对中国乡村发展规律科学研判基础上的宏观决策。“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1]

我国是农业大国,在新中国建立初期为了建设完整的工业体系,国家对农业农村实行了“汲取”的政策,全力支持城市工业发展,大量农产品、原料源源不断涌向城市,农业农村为城市工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推进,农村经济活力极大激活,乡镇企业快速发展,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亮点。“乡镇企业从业人员从1978年的2800万人增长到19961.35亿人的顶峰,年增长率达到了9%。乡镇企业的增加值从1978年占国内生产总值不到6%,增长到了1996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6%。”[2](P244)但由于产权制度改革的失败及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的束缚,曾经辉煌一时的乡镇企业逐步衰败,对农村劳动力的吸附性大大降低,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市,形成中国独特的“候鸟一族”即农民工群体。乡镇企业的衰败,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导致农村的空心化,“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不仅形成农村人口的空心化,而且还产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农业产业人才流失、留守群体社会救助缺失、农村整体布局严重破坏以及乡村文化发展后继乏人等。”[3]农村空心化的后果,又进一步导致了人才的空心化、服务的空心化、土地的空心化及文化的空心化。21世纪以来,城乡差距进一步拉大,“三农”问题进一步凸显。党和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将“三农”问题摆在首位,出台了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统筹推进城乡协调发展,通过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反哺乡村,实现了农业连年丰收、农民收入持续增长、农村社会和谐稳定,新农村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绩。当然,由于城乡二元分割体制依然存在,农村产业的空心化,极大地制约着农业农村的持续快速发展。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可以看成是新时代新阶段新农村建设的新探索、新航向和新启程,城乡融合发展的理念,也是以往统筹城乡发展、城乡一体化等探索的继续和深化,且将农业、农村并列,提出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突出了“三农”的首要、基础地位。乡村振兴战略对于新农村发展的前景、内涵也做了深入精准的顶层设计,在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基础上,提出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发展总要求,高标准、严要求、宽视野地设计好乡村发展定位、目标及走向。

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包括海昏侯陵、紫金城城址及贵族、平民墓葬区。以紫金城城址为代表的海昏侯国都和以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为代表的墓葬区,是我国目前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海昏侯墓,位于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附近,其被专家考证为第一代海昏侯即汉废帝刘贺陵墓,因墓主身份的独特性、传奇性,故其社会知名度、关注度、美誉度大为提升。海昏侯墓园以海昏侯刘贺墓和侯夫人墓为中心,还包括七座袱葬墓,一座车马坑,堂、寝、厢房、门阙及道路设施、排水系统等构成,面积4.6万平方米。紫金城遗址,位于大塘坪乡接壤的铁河乡陶家村,为海昏侯国都城遗址,东邻赣江,北依鄱阳湖,平面呈曲尺形,分内城和外城,总面积约3.6平方公里。花骨墩、祠堂岗、墎墩(刘贺墓园)、苏家山等几代海昏侯的墓葬区分布在紫金城的西面和南面附近。此外周边还分布着贵族和平民墓葬区。

海昏侯墓所在的大塘坪乡,地处新建区东北部,赣江西岸,滨临鄱阳湖,距省会南昌45公里。东南与象山镇接壤,南与金桥乡毗邻,西北与永修县三角乡隔河相望,东北与铁河乡相连。全乡面积56平方公里,辖18个村委会和2个社区居委会,总人口3.1万人。全乡耕地面积5万亩,其中水田4.6万亩,旱地0.4万亩,以传统农业为主。2014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8000元。[4]该乡人均收入比较低,生活比较困难,而作为海昏侯墓附近的观西村,据报道,该村为一个行政村,由8个自然村组成,总共400多户农户,1900多人。自古以来这里人多地少,平均每人分不到2分田地。[5]而紫金城遗址所在的铁河乡,属于传统农业乡,以水稻种植为主导产业,水产养殖为辅,无其他工副业,经济发展也比较落后。铁河乡位于新建县最北端,地处赣江下游,东临赣江,南连象山,西邻大塘,北靠鄱阳湖,与闻名世界的鄱阳湖候鸟保护区一湖之隔,距离南昌市区60公里。全乡面积50.1平方公里,辖3个国营分场、4个集体行政村,总人口1.2万余人。全乡耕地面积34881.32亩,养殖水域面积15530亩。2014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7600元。[6]

海昏侯国遗址是近年来我国重要的考古遗址,在发掘保护方面取得了重大成绩,2015年入选中国文物报社和中国考古学会主办的素有考古界“奥斯卡”之称的“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入选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考古杂志社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5年中国考古新发现”揭晓的“2015年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入选经中国考古学会田野考古奖评审专家组投票选举的全国田野考古奖(20112015年度)二等奖等,2016年入选国家大遗址保护“十三五”专项规划,2017年入围国家文物局公布的第三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因其重大的文物价值、历史价值、考古价值,江西省委、省政府对海昏侯国遗址公园建设提出了高标准,即“三四三”目标定位[1],全力打造江西文化旅游“新名片”和全国大遗址保护建设的“江西样本”。对当地来说,海昏侯国遗址是一个富矿,其隐含的意义,不仅仅是重要文物遗址,也是重要经济发展资源,不仅仅是重要的文化名片,也是重要的旅游名片。在乡村振兴战略大力推进的今天,如何有效利用海昏侯国遗址资源?笔者认为,应在注重保护的同时,积极整合当地人文资源,带动当地遗产旅游产业发展,助推扶贫工作,提升人民生活水平,全面决胜建成小康社会,让遗产保护最大程度地惠及当地群众。

二、文化遗产符号与海昏文化符号消费

在全球化的今天,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污染严重、交通阻塞、能源短缺、人际淡漠,现代性的危机暴露无遗,人们对以往简朴、温馨的前现代生活无比留恋,文化乡愁汹涌袭来,“在快速城镇化过程中所有城市居民、农民工都存在无助感、失落感和排斥感,‘城乡之愁’也就蔓延至全国,对城镇化发展失落与期待并存,‘乡愁中国’成为乡愁主体对当代中国城镇化发展忧喜交织心绪及对‘乡村中国’美好温馨一面镜像化放大等混杂心态的一种直观写照[7](P120)。文化遗产旅游作为文化旅游的一种形式,蕴含了人们对过去简朴、温馨生活的一种缅怀与追忆。通过对遗址符号的认知、解读和思考,拉远其与现实的距离,从而实现对文化乡愁的融入、凝视与体悟。

“在当代,个人不是作为生产者实现人生价值,而是作为消费者,尤其是作为一个符号消费者存在。”[8](P7)符号化消费是消费社会重要特征和呈现形式,文化遗产符号化能够更好地展示其历史价值、文化内涵。保护、“发明”文化遗产符号,推动文化遗产符号化,成为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重要趋势和发展路径。这样一方面文化遗产的本真性多元化解读成为可能。通过口头讲述、文本书写、舞台展演、数字媒介等传播途径,文化遗产符号的所指不断被制造,其真实性不断被转译、重构,政府、媒体、地方学者及游客对其理解、解读的差异,使文化遗产客体的真实性因消费主体的不同而产生差异,形成多元化的解读。另一方面符号化提升了文化遗产的展示价值。通过高科技的应用,文化遗产符号化突出,符号的传播更为便捷、高效,文化遗产内涵不断被消减又不断被深化,在文化遗产客体不断隔离化、抽象化、虚拟化的同时,由于多元媒介的播布、遗产科技的融合、消费体验的升级,其内涵不断被转译、重构、延展和深化。

海昏文化符号源自海昏文化,是海昏文化形式与内涵的符号化。海昏文化是指自西汉海昏侯国建立起在鄱阳湖地区不断融汇南北文化包括周边文化而逐步形成的一种区域文化,它是豫章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包括海昏县文化、海昏侯国文化、海昏侯文化、海昏侯墓文化及以海昏为核心概念的相关文化五大块。基于海昏文化的构成,海昏文化符号则包括两个层面,一个是历史维度的,即上述五大块文化的符号体现,不仅仅是指文物,也包括历史上相关的社会文化、区域社会、贵族生活等符号化表达、展示形式,另一个是现实维度的,即上述五大块文化相关的现实符号制造、生产,立足于海昏文化保护与利用所采取的一些列措施所产生的符号化表达、展示形式。

海昏文化符号是一套内涵丰富的符号体系,内容庞杂,既包括遗址本身的符号,也包括遗址生产的符号,简单来说,可归纳为两大类:一是文字符号。海昏侯墓出土了5200多枚竹简和近百版木牍,大量青铜器、漆器、玉器,其文字大致有篆书、隶书和楷书三种。青铜器上的铭文、玉印上的刻字等属于篆书,如“昌邑籍田铜鼎”、“大刘记印”等。漆器、竹简、木牍上的文字属于隶书,如“瑟禁漆铭”、“昌邑九年造”等。马蹄金、麟趾金上、中、下三个字,金饼上题记属于楷书,如金饼题记“南海海昏侯刘贺凑金一斤”。这些文字书写风格多样、技法纯熟、拙朴俊朗、端庄大度,是书法艺术研究的重要参考范本。这些文字符号也包括海昏文创产品中使用的文字符号,如文件袋、文件夹中使用的从竹简木牍抽离出来的文字。二是非文字符号。海昏侯墓中除去文字符号以外的所有信息均属于非文字符号,主要包括图片、色彩、雕塑、建筑、布局等符号。图片符号是指二维空间的各类图像符号,如孔子像、“四灵”图像、玉舞人图像、玉神兽图像等符号及各种纹饰[2]如涡纹、麦穗纹、谷粒纹、卷云纹、柿蒂纹、梅花鹿纹、龟背纹、饕餮纹、羽人纹、朱鸟纹、凤鸟纹、缠枝纹、龙纹、虎纹、天象纹、几何纹等符号。在紫金城遗址采集的夹砂印纹陶片、灰质陶片、灰陶瓦当等标本上亦有方格纹、盆纹、网结纹、米字纹、兽纹等符号。色彩符号是指海昏侯墓中依托文物所展现的红、白、青、黑、黄、金等各种颜色符号。雕塑符号在这里是泛指,既包括采用雕刻、塑造方法制作出的立体形态造型艺术,也包括三维空间的具体文物,如伎乐俑、铜螭龙、说唱俑席镇、嵌贝鹿形席镇、雁形镇、编钟底座、藉田鼎、博山炉、雁鱼灯、蒸煮器、染炉、温鼎、编钟、提梁卣、马蹄金、麟趾金等造型符号。建筑符号是指海昏侯墓中两座主墓、七座祔葬墓、一座陪葬坑和园墙、门阙、寝、祠堂、厢房、园寺吏舍及道路系统和排水设施等建筑基址构成的符号,也包括未来创意开发建设的海昏侯国遗址公园、遗址博物馆及其他融入海昏文化的建筑符号。还有紫金城遗址双城墙、护城河、角台、马面等防御设施的建筑符号。布局符号是指海昏侯墓园的总体布局,既包括由一座大墓、一座夫人墓、七座袝葬墓、一个车马坑、两座水井祠堂、寝、厢房、墓园墙、道路、排水系统等组成的墓园整体布局的指示符号,也包括海昏侯主墓中钱库、粮库、乐器库、酒具库、衣笥库、武库、文书档案库、娱乐用器库、厨具库(“食官”库)、乐车库、车马库的结构分布及墓室内棺椁、案、几、床等放置所构成的位置符号。

在消费社会,符号消费不是它的物质性,而是它的差异性。法国著名哲学家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在《物的体系》中明确指出:“要成为消费的对象,物品必须成为符号……它被消费的——但(被消费的)不是它的物质性,而是它的差异difference。”[9](P223)海昏文化作为符号,具有稀缺性、差异性、唯一性,这种特征避免了日常消费的同质化、单一化、山寨化,在符号消费中,游客能够通过对符号的破译、转译,重构具有一定历史深度的海昏侯国遗址的真实性,尽管这种真实性并非是遗产客体本身的真实性,如海昏文创产品、汉风小镇等,但它源自海昏文化符号,在能指的有限范围内,其所指却更具弹性空间,真实性的体验也更具有个性化的特色。“消费者期望通过特色产品的消费,来彰显自我的身份感,并在‘他者’对‘自我’消费的产品的回应中,探寻自我。”[10](P61)这种个性化的追求,通过对“我者”世界紧张的逃离及“他者”世界舒缓的欣赏,从而提升深度的遗产体验、历史感悟和文化认同。当然,海昏文化的符号性消费,不仅仅包括在遗产旅游中的情感共融,也包括购置的特色文创产品,固化、延续、重构遗产客体的真实性,符号性地构建一个超越自我的“他者”的文化形象,甚至还包括游客通过相机、微信照片展示出来的及时体验,“我去过了”,通过符号的传播,消解、缓解“我者”世界日常的紧张、压抑,从而凸显、放大边缘化、机制化、隐蔽化的自我的个性张力。

三、海昏文化遗产的多元建构

文化遗产是稳定的,通过对遗产客体的深度解读,可以接近历史的本来面貌。从物质文化遗产来说,它是静态的、固态化的,通过文字、纹饰、图像、造型、色彩、建筑等元素或符号,其历史文化内涵能够被破译、解读,其历史性、区域性、差异性等得以体现和展示。而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通过一定的物质载体展现的,尽管它是动态的,但其在历史长河中也有一些恒定的东西,如精神、规制、文脉等,在传承中基本不变的,也就是说其符号元素在发展中具有相对不变的一面。因此,文化遗产是稳定的,是由多元符号组合构建起来的一个相对完整的表意系统。

同时,文化遗产又是发展变化的。遗产客体虽然是固化的,但它不可能远离人们的生活,它总会不断烙下人类不同阶段的时代痕迹,构成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如历史街区、传统村落等。“文化遗产并不意味着死气沉沉或者静止不变,她完全可能是动态的、发展变化的和充满生活气息的。许多文化遗产仍然在人们的生产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充满着生机与活力。”[11](P155)且对于相对静态的固化的物质文化遗产的遗产客体,基于自我需求和个性展现的需要,遗产主体会主动地对其进行选择、筛选,从而使其需求呈现出一定的个体性、异质性、独特性。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它是变动不居的,具有活态性,它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不断汲取时代因子,使其呈现出既是原物又非原物的特点,不断融入人们的生活并改变人们的生活。

海昏文化遗产虽然是静态的,固化的,但它作为一种媒介走进人们的生活,却总会因为遗产主体的目的意图、信息获取及素养能力的差异,对遗产客体破译、转译程度不同,使得其在保护、传播、利用等方面呈现出多元性的符号意义。也就是说,海昏文化遗产融入了人们的生活,其被解读的高度、深度、广度均有差异,谁更接近历史真实,并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虽然不能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海昏文化遗产却因融入了遗产主体的主观解读,呈现出来的形象也就具有差异性。在保护、传播、利用过程中,政府、媒体、研究者、社会大众等都是其主体,从各自的利益需求出发,都在按照自己的“图像”讲述海昏故事,在多元主体互动中,不断建构、重构海昏文化遗产。当我们认清遗产真实性本质的时候,我们就会在内心思考这样的问题:谁的遗产?遗产价值如何?遗产怎样传播?遗产如何利用?“人类遗产事实上从一开始就是一种‘建构’,而且一直处于‘建构’之中。”[12](P190)

海昏文化遗产符号、价值也是一个不断建构的过程,如海昏侯刘贺的形象,遗产主体对其建构就有差异。对政府来说,政府出于经济发展需要,将刘贺作为一个大的筹码,更看重其身份地位,重视挖掘其亮点、看点和卖点,对于刘贺形象并不很在意。201632日,当海昏侯墓墓主身份确定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时,在北京首都博物馆礼仪大堂举办了由江西省人民政府主办的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新闻发布会和《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的开幕式,利用新闻媒体的集中宣传,放大、提升了海昏侯墓的文物价值。201667日,副厅级单位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管理局正式挂牌成立。随后江西省委省政府积极推动海昏侯国遗址公园申报工作,并对其高标准提出了三四三的目标定位,以期将它打造成为大遗址建设的江西样本”,江西文化的新名片。因此,政府看重的并不是刘贺形象好坏,或者说那不是它最关心的,而是看重海昏侯墓的墓主是汉废帝刘贺,拥有帝王侯民四种角色,在历史上具有传奇色彩,且海昏侯墓出土的大量文物精品,其影响力、知名度也为其所看重。对媒体来说,更看重的是新闻价值,新闻的吸睛指数,除了对“孔子屏风”、“火锅”、雁鱼灯、凤鸟纹提梁卣、铁编钟、马蹄金、麟趾金、金饼、金板、玉神兽等素材进行新闻制造外,对于海昏侯刘贺的形象,媒体也企图进行“翻案”。从新闻标题来看,《刘贺“归来”》《“海昏侯”刘贺的余生:疲病交加仍然心有不甘》、《西汉海昏侯刘贺“在位27天坏事做尽”是史书的丑化?》、《班固,你跟海昏侯有仇?》、《带你还原“汉废帝”刘贺的多面人生》、《刘贺荒淫?文物翻案!》、《海昏侯刘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海昏侯刘贺文化程度有多高就看5000多竹简能读出啥了》、《海昏侯身后,是一幕幕宫廷政治大戏》等等,都旨在“翻案”,撩拨大众的探秘的心理和神经。至于网络电影《海昏侯传奇之猎天》、《海昏侯传奇之藏锋》、《守墓人之海昏侯迷踪》、《守墓人之龙棺海昏侯》四部曲更是“还原”了海昏侯刘贺的形象,认为刘贺生前受过良好教育,喜好舞文弄墨,刘贺完全是政治斗争牺牲品。对研究者来说,对刘贺形象的认识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观点:一种是延续《汉书》的传统,认为刘贺完全是一个昏聩荒淫的纨绔子弟,“行淫乱”、“清狂不惠”“其天资喜由乱亡,终不见仁义”等。朱绍侯(2016)、张显传(2016)、臧知非(2016)等学者持此观点。另一种观点是完全相反,认为刘贺年轻气盛无法掌控动荡的宫廷政局,是一个受害者。宋超(2016)、廖伯源(2017)、李峰(2017)等学者认为刘贺形象被历史“遮蔽”了。至于社会大众,作为吃瓜群众,限于信息的不对称及兴趣、关注点的变化,对于刘贺形象的认识更多是随从主流,尤其是媒体的报道,相对来说,社会大众更希望从刘贺的身上找到自己期望的优点、共同点。他们更喜欢刘贺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皇家子弟,喜欢读书、爱好书画、擅长音乐等,从遗产客体中找到另一个美化的“自我”,或者从中找到一些共同点,即刘贺是一个吃货,喜欢“喝酒”、吃“火锅”、喜欢吃香瓜等等,这样的刘贺,更让他们感到熟悉、亲近,这时,遗产便成为主体的一种投影或映射。

海昏文化遗产的建构由于遗产主体的目的意图、信息获取及素养能力的差异,往往会建构出不同的海昏文化遗产符号、形象,也就是说在海昏文化遗产建构过程中,不同遗产主体存在矛盾与斗争,都会按照各自的需求塑造自己的遗产符号、形象。但在建构过程中,遗产主体之间也会达成互动或妥协,如考古学者对海昏侯墓价值的评价,影响了政府、媒体及社会大众对海昏文化遗产保护、传播、利用的参与程度,媒体的全方位传播,又影响了政府、研究者对待海昏侯墓价值的意义,推动了政府在遗产旅游上的顶层设计,也促进了研究者对海昏侯墓这一个学术“热点”的持续关注及思考,而社会大众也不是完全被动的,随着海昏侯墓文物精品展的推出,社会大众对海昏侯、海昏侯墓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兴趣,通过现场留言、微博公众号留言等形式,对海昏侯墓保护、利用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有时甚至要求媒体能够进一步传播海昏侯墓考古的专业知识,推动了公共考古学理念在海昏侯墓发掘中的逐步成熟。也就是说,海昏文化遗产其符号形象是一个动态的建构过程,是政府、媒体、研究者、社会大众相互妥协相互协商的结果。

四、海昏侯国遗址旅游业态发展探究

乡村振兴战略内涵丰富,包括经济振兴、社会振兴和文化振兴,对治理体系创新和生态文明建设也有规划,是中国新农村建设发展到新阶段的发展战略和科学布局。要推进乡村振兴,必须仅仅抓住产业发展这个推手,大力促进农村“产业兴旺”,加快农村农业现代化建设。“乡村振兴的关键和重点是产业振兴。因为只有农村产业振兴了,才有可能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岗位,为农民增收和农村富裕拓展持续稳定的渠道。”[13]海昏侯国遗址作为一种遗产资源,具有突出的文物价值、良好的社会影响、广阔的产业前景,且源自其多元建构的特性,作为主体的对象化,它能吸引消费者探寻“自我”,符号内涵丰富,旅游价值突出,消费潜力巨大,因此,笔者认为,结合当地丰富的人文、自然资源,积极探索“遗产+”旅游业态是一种比较可行也比较合宜的发展路径。

鉴于海昏侯国遗址公园相关规划的保密性,笔者拟以大塘坪乡、铁河乡规划地带为中心,以规划地带相邻村落为实验对象,并整合新建区相关资源,以促进环规划带相关村落的产业振兴。仅仅围绕遗产旅游,以海昏侯国遗址为中心,探索“遗产+”的具体旅游业态,具体来说,可进行以下业态的探索:

(一)积极发展“遗产+旅游”业态。新建区旅游资源丰富,紧邻生态环境优良的鄱阳湖候鸟保护区,境内有“江南小朝廷”汪山土库、“江南第一沙漠”厚田沙漠、“白鹤王国”南矶山、净明忠孝道祖庭西山万寿宫等,此外还有梦山旅游风景区、梦山水库水利风景区、象山森林公园、溪霞怪石岭、溪霞水库水利风景区、小平小道陈列馆、宁王朱权墓、万达主题乐园等。要根据旅游资源优质度、粘合度及距离远近,以海昏侯国遗址为中心,对全区旅游资源进行合理整合、深度挖掘,加强创意设计,构建精品旅游线路,扩大遗产旅游的延伸范围,提升游客旅游体验质量。

(二)大力推进“遗产+农业”业态。海昏侯国遗址周边地区经济落后,但农业资源、水资源丰富,以传统农业为主,养殖业为辅,渔业较为发达。在产业振兴过程中,要注重保留乡村特色,整合本土人文资源、自然资源,深挖原乡文化内涵,建设有乡土气息的田园综合体。“在旅游过程中,只有让游客感受到原乡文化中所蕴含的价值观,让游客体验到乡村建筑、乡村活动中蕴含的生存智慧和精神世界,才能真正了解和认识所看到的乡村社会,领略乡村文化的内涵,传承乡土文化的精神,体验到当地的文化特色。”[14](P64)因此,要立足本土文化,积极利用当地优质农业资源,一方面发展休闲农业,规划种植草莓、桔子等经济水果,吸引游客前来参与采摘水果活动,或者根据季节不同,种植各种具有经济价值的应景花卉,开展以花卉为主体的节日活动,增加环景区地带旅游资源的吸引力、影响力。依托景区发展农家乐,规划鱼塘建设,提供优质垂钓服务。建设有机农家菜园基地,有选择地饲养鸡鸭鹅等家禽,增加素朴、温馨、温情的田园氛围,为游客提供绿色餐饮或自助餐饮。建设烧烤休闲基地,规划绿色烧烤场地,提供餐具、食材、帐篷等后勤服务;另一方面推出特色农副产品。积极推出生米藠头、大塘东坡肉、大塘清明酒、松湖米粉肉、鄱阳湖桂鱼、藜蒿炒腊肉等特色农副产品,加强宣传推介,对部分产品设计精美礼品包装,积极打造特色农副产品品牌。

(三)有效利用“遗产+民俗”业态。当地民俗资源丰富,具有厚重的文化内涵,对于猎奇、求异、求知的游客来说,具有很好的吸引力。大塘坪乡、铁河乡应有效利用公共空间或修建展馆,整合新建特有的民俗资源,根据其特性,选择性地选择一些具有较强参与性、观赏性、展示性的项目,如昌邑走马灯、石岗梅烛灯、新建得胜鼓、昌邑下河调、生米打狮子、上新建轿舞、下新建祭轿、厚田捏泥人手工技艺、流湖粽编制作技艺、张氏“微缩农具”雕刻、西山涂氏圆雕手工技艺、筱岭“桥烛灯”、望城青山街“双狮舞”等。积极利用这些民俗资源,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加强民俗文创开发,拓展衍生产业链条。总之,积极探究“遗产+民俗”业态,有效发挥民俗的资源价值、符号价值、产业价值、品牌价值,有助于拓展遗产旅游的空间,增强区域文化的吸引力、影响力和品牌力。

(四)合理挖掘“遗产+体育”业态。体育旅游的融合是近年来旅游产业衍生的新兴业态,它在利用优质旅游资源的基础上,探索户外体育的可能空间和多元形式。从当地实际来看,大塘坪乡多山林,山林面积1.1万亩,北有蚂蚁河沟通赣江,[4]铁河乡多水源,赣江和铁河由南往北贯穿,且紧邻鄱阳湖候鸟保护区,境内大小水库6个,溪流众多。[6]这利用大塘坪乡的山林资源,建设大塘坪乡山林体育休闲基地,开展登山、探险、寻宝、露营、拓展训练等山林生态体育旅游活动,如大塘坪考古探险国际大赛、大塘坪登山休闲华东区域大赛、大塘坪户外拓展趣味赛等。利用铁河乡水资源,在铁河乡建立水上运动休闲基地,积极开展垂钓、漂流、龙舟赛、皮筏艇、游泳大赛等,如铁河潜水训练夏季营、铁河国际垂钓大赛、铁河国际龙舟赛、铁河皮筏艇国际挑战赛等,亦可建立铁河生态体育野外基地,利用优质水资源发展马拉松赛、自行车赛,如铁河秋酷跑、铁河嬉戏跑、铁河竞走赛、环鄱阳湖马拉松国家大赛(鄱阳湖一段)、铁河跑骑行国际挑战赛、环鄱阳湖湖自行车赛、父子骑行娱乐赛等。通过这些体育旅游活动,增强了游客对景区的旅游黏性,发掘了当地的旅游资源,有助于传播绿色运动、健康生活理念,弘扬拼搏坚韧的体育精神,展示大塘坪乡、铁河乡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人文风情和文化底蕴,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体育旅游胜地,塑造国内著名体育赛事品牌。

(五)规划建设“遗产+民宿”业态。海昏侯国遗址公园预计201912月完工, 其开园即意味着当地旅游人流量将大幅增长,如何利用这难得的契机,拓展旅游资源,吸引游客住下来,是一个综合性的重大工程。就民俗来说,一方面要全面规划民宿风格,尽可能使之与景区协调,突出汉文化元素,并加强统一管理,严把卫生关,让游客住得放心、安心、舒心;另一方面又要因“房”制宜,突出个性,加强创意设计,注重细节,塑造温馨民宿环境。此外,在条件允许情况下,可建设供小型会议、单位培训等活动的会场,拓展民宿业务。

(六)合理开拓“遗产+养生”业态。当地生态资源优良,环境宜人,应积极引入社会投资,开展大健康产业。并注重资源整合,加强与江西中医药大学、桑海生物制药产业基地等单位合作,打造标准化生态旅游养生康健综合体,大力推进养生康健产业。

(七)逐步建立“遗产+电商”业态。加强大塘坪乡、铁河乡人民政府的协同办公、服务职能,统筹行政资源,建立电商培训平台,选拔一些具有较好文化素养的村民,进行电商业务培训,壮大电商队伍。在推进景区“智慧旅游”“旅游电商”的基础上,逐步建立环景区电商服务系统,加强与国内外著名信息科技公司的合作,探索旅游景区VR & AR技术与应用,推出AR导览、VR网游、VR影视、VR购物、VR教育,全面宣传推介景区自然资源、人文资源、生态环境、习俗风情。在旅游产品同质化、趋同化、单一化的当下,大塘坪乡、铁河乡人民政府要加强景区周边规划,提升遗产旅游的特色,改善服务质量、水平和档次,尤其是针对散客的电商服务,“当前个性化、零散化的旅游消费正逐步取代传统的团队旅游,旅游景区电子商务可以全天候、跨地域地为散客旅游者提供旅游景区预览和决策参考信息”[15](P51)。同时要大力提升环景区的电商综合服务水平,全方位立体式深度推介环景区旅游项目、旅游指南、文创产品等,将当地旅游信息推出去,推动线上线下互动,旅游电商深度融合。

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综合性系统性的宏观战略,涉及乡村发展的方方面面。海昏侯国遗址周边地区发展,需要紧紧围绕遗址景区,加强产业延伸、业态探索。在探索“遗产+”业态时,政府部门要深刻理解乡村振兴战略的内涵、目的及深层意义,一定要心存关怀,给予村民更多理解、同情和帮助,一定要有宽广胸怀,深远眼光,积极创新旅游业态,一定要有事业情怀,将振兴当地旅游产业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和终生事业,为乡村振兴付出自己的心智、汗水,在精准扶贫工作上迈出坚定、坚实、坚韧的步伐,以推进当地早日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共同梦想与追求。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EB/OL].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zhuanti/2017-10/27/content_5234876.htm.

[2][]巴里·诺顿(BARRY NAUGHTON)著,安佳译.中国经济:转型与增长[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

[3]范东君.农村空心化挑战及其化解之道[M].光明日报,2015-06-03.

[4]大塘坪乡简介[EB/OL].新建区人民政府网,http://www.xinjian.gov.cn/Item/43397.aspx.

[5]吴齐强.海昏侯墓,江西怎样打好这张牌[EB/OL].人民网,http://data.people.com.cn/rmrb/20160329/20.

[6]2014年铁河乡简介[EB/OL].新建区人民政府网,http://www.xinjian.gov.cn/Item/43812.aspx.

[7]刘爱华.城镇化语境下的“乡愁”安放与民俗文化保护[J].民俗研究,2016(6).

[8]赵毅衡.符号学原理与推演·修订本[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6.

[9][]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林志明译.物体系[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

[10]吴兴帜.文化遗产旅游消费的边界体系构建[J].民族艺术,2017(4).

[11]单霁翔.历史文化街区保护[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5.

[12]李士全.品牌文化遗产概论[M].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13.

[13]魏后凯.坚定不移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N].经济日报,2017-11-3(011).

[14]曹雯.乡村旅游与农业现代化融合发展的路径[J].农村经济,2015(5).

[15]李云鹏,黄超.基于综合旅游服务商的旅游电子商务[J].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Symbol, Consumption and Heritage ConstructionResearch on the Development of Tourism Formats to Haihun Marquis State’s Site under the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Liu Ai-hua

(College of Historical Culture and Tourism,Jiangxi Normal University,Nanchang 330022,China)

 

AbstractIt is one of the major archeological discoveries on Haihun Marquis State’s Site In recent years,which is obvious  to not only for its utstanding value of cultural relics but also for its conspicuous tourism value,in today's rapid development of cultural economy.At present, the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has been greatly promoted,we should focus on refining Haihun cultural symbols , follow and guide its symbol consumption, speed up the development of heritage tourism, which has become an important development path and striving direction for local industry-revitalization.Therefore, focusing on the site scenic spots, paying attention to the integration of local tourism resources, expanding the extended tourism forms actively, such as "Heritage + Tourism", "Heritage + Agriculture", "Heritage + Folklore", "Heritage + Sports", "Heritage + Homestay",ect,We should give great impetus to local industry-revitalization on the basis of in-depth understanding of its connotation, value and goal, so as to improve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effectively.

Key wordsRural Revitalization  Haihun Marquis State’s Site  Haihun Culture  Symbol Consumption  Heritage Tourism



[1]“三四三”目标定位为“三个一流”、“四个结合”和“三个目标”。“三个一流”是指一流的考古水平、一流的文物保护水平和一流的展示水平;“四个结合”是指坚持遗址公园建设: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相结合、与当地群众生活水平相结合、与当地城乡基本建设相结合及与当地环境改善相结合;“三个目标”是指将遗址公园建设成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国家5A级文化旅游景区和世界文化遗产。

[2]从整个画面来看,纹饰在图片中居于次要地位,起修饰作用,与图像在功能上有差异。

原文发表于《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1期。


分享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月光倾城

月光倾城

刘爱华,汉族,江西南昌人,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博士,南京大学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博士后,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江西师范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江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民俗学会理事,中国民俗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

日历

« 2020-06-05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1726
  • 日志数: 29
  • 建立时间: 2009-09-22
  • 更新时间: 2020-04-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