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鹏随笔:找不到承载自己的载体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6-01 21:44:09 /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

找不到承载自己的载体

 

前一阵子,从周村回来时想写点什么。可到现在,也未能如愿。烦事、琐事、社区事,事事太多。我的才情已被村庄的麦田淹没,思想渐趋麻木……

说实话,我不是在为人民服务,更不是为人民币服务,而是虚度年华。我想到了电影《走着瞧》里文章的反复诵读……

来诸城从事基层工作,纯属偶然。毕业前夕的一次考试,竟让我骑驴难下。也许是现实的残酷,现在的毕业生好像一旦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就牢牢揪住,舍不得松手。原因许多,摆脱毕业时的迷茫就是其一。

速度与诗意成反比。我不喜欢高速度和快节奏,那样的工作和生活毫无美可言。我喜欢夜晚捧读,那样可以自我沉醉。白天,想停下来去喝杯茶,是不可能,也没有那个心情。

来诸城后,我的情绪有些躁。我仇视那些带有政治色彩的号令。手机,从此成了手雷。

有时候坐在电脑旁,明明要处理的公务很多,但我却呆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对现实的无力反抗吧。

去年,马老师在电话中跟我说,实在压抑,就破釜沉舟吧。破釜,即砸掉自己的饭碗也。我沉默了,沉默直到现在。一个农村人,像家乡的小河一样沉默,连哗哗的流水声都没有。

前些日子,在济南参加文明兄的书展,济南的街街巷巷还是那么熟悉,可我却融不进那种氛围。就像农村人进城,那种奢华与自己相隔太远。下午,在省图的展厅,我在文明兄的签名册上多余的写下了“人上佛山即名士,才溢明湖惊易安”的诗句,诗句非我所写,只是一时涌上心头,略表心情。在当天的晚宴上,文明兄一时兴起,当众诵读我的小文,我有些感动。在所有的书法评论者中,我是唯一没有体制内身份的。与书法,我只能算一个忠实的爱好者。别的,没有了。当晚的山师,我们几个80后谈笑由己,当晚的山师格外尽兴。

济南的解放阁正在修葺,济南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城变,唯有那小桥流水,还在依旧……

小文一直无题,因今晚有朋友说:找不到承载自己的载体。遂为题。

结尾时,我收到了远在江苏的友人短信,甚慰。

 

 

201161日沂郎赵鹏于百尺河畔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沂郎赵鹏

沂郎赵鹏

赵鹏,80年代末出生于沂蒙山区,2010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马知遥弟子,喜好民俗,诚交良师!

日历

« 2021-09-16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7507
  • 日志数: 15
  • 建立时间: 2011-03-01
  • 更新时间: 2011-06-0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