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坛巨人——孔孚(转)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21 21:57:33 / 个人分类:文艺大家

 

                                                           诗坛巨人——孔孚

孔孚简介:

      孔孚,男 (1925—1997)著名诗人,原名孔令桓。先后发表了数百首诗,晚年诗专写山水,独辟蹊径,并且成为“现代东方神秘主义诗歌”的开拓者

1949年参加革命工作,历任《大众日报》文艺编辑。

1950年开始发表作品。

1957年被划为“胡风分子”,后被打成“右派”,流放到农村改造。

1979年调入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1986年离休。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1997年4月27日病逝。

      著有诗集《山水清音》、《孔孚册水诗选》,诗论集《远门之扪》等, 他的小诗清新、深邃、空灵,得到了许多读者的喜爱。生前感到些寂寞。共发表了诗作三百多首,诗论三十多篇,共出版了六本书,但总印数不足两万册,印数最少的一本只印了231册 “孔孚先生是一位生不逢时的诗人”,“他在一个文化贬值的时代投身于文化,他在一个没有诗意的时代选择了诗歌,他在一个金玉满眼的世界里固执地寻觅一种素朴而纯洁的境界。”。

 

孔孚生平:

      1925年农历4月1日生于董庄北村一户耕读之家。一岁学步时随大人在麦场上不慎被铡刀伤其右手。

      6岁进曲阜完小读书,后到泰安萃英中学再到济南正谊中学读书,1947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学院。曾执教于资阳一中(现兖州一中),曲阜师范学校。不久南下在奔牛一带教书。1948年末,由上海到青岛投奔解放区,到济南后进华东大学学习。1949年春分配至大众日报社任文艺副刊编辑。

      从此开始工作,有时配合中心任务也写写诗。长住到济南由熟悉久之产生热爱。南登历山,北眺黄河。暮色苍茫中走街串巷,与那些石板下汩汩涌流的泉水成了好朋友。不久写成一本《泉城诗抄》。之后,“反胡”和“反右”运动受到许多不公正待遇,“文革”中更是备受折磨。直到1979年上半年右派问题才得以改正。此时应田仲济教授之约,于1979年秋,进山东师范大学从事现代文学研究工作,直到1986年离休。

      这期间,在准备写作《新诗发展史》的过程中,孔孚读了不少书。在探索诗歌发展脉络中,他注意到山水诗这一门类。令他惊讶的是源远流长的山水诗,到“五四”新文学运动就断了线。这一发现,对诗人十分重要。此后他决定致力于山水诗的写作,来完成“接线”任务。

      冰河开通,目标确定,诗思便立刻喷涌而出,从那时起他创作并发表了大量的山水诗。到1985年“胡风”问题得到平反,他的第一本诗集《山水清音》由重庆出版社出版。1987年又由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山水灵音》。两部诗集面世后,引起巨大反响,钱钟书先生认为孔孚诗是“开门户”之作。贺敬之称“五四”以来的新诗到孔孚是一个“新的突破”。
      1990年4月在历史文化名城曲阜召开了“孔孚诗歌研讨会”。这个研讨会由大众日报社、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曲阜师范大学、济南市文联、《黄河诗报》、曲阜市政府等7个单位联合举办。出席人研讨会的有来自全国各地诗人、专家、教授80余人。时任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部长的著名诗人贺敬之也出席研讨会并作了重要讲话。

      孔孚的山水诗,不泥于“第一自然之实”,彻底从模山范水中跳了出来,并邀“第二自然”(人类改选中的社会)入诗。糅合升华为艺术的“第三自然”,重在写神。他的诗不是“再现”,也不是“表现”,而是“隐现”,求一种隐秘之趣。诗多层次,冲淡简远,呈现一种“空灵”之美。给诗坛吹进了一股新鲜空气。

      孔孚自立门户,跳脱“以物观物”,走向“以虚观虚”,创造东方神秘主义“远龙”。这一点被他的好朋友哲学家辛冠洁看到了。他情不自禁写诗写文,称赞孔孚是“新诗里程碑”,并决意要为孔孚出一本大书。1996年1月,一部诗与论合壁的《孔孚集》终于由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孔孚集》的面世在诗坛乃至哲学界又掀起了一次波澜,报刊宣传称《孔孚集》为一部经典著作,美伦美奂堪称一流。不少诗家慨叹,人生出此一部书也就够了。

     1991年8月,山东省作协组织肖平、李心田、孔孚赴新疆采风。回到济南家中,孔孚像坐禅般而壁思悟。终于在1992年夏天写成一批咏叹西部的作品。这些诗不但艺术上更加老道,而且那种宏阔的宇宙意识和爆裂的生命意识,以一种内敛而高贵的姿态独步诗坛。

      1993年孔孚身患绝症,不再写诗。重拾书艺。1996年春天,由大众日报社、山东师范大学,在山东省美术馆联合举办孔孚书展,共展出80余幅作品。孔孚不拘不束,放胆创作,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他说“书艺”应向“书道”层次转换,“书道”亦“从有到无”也!

      1997年4月27日凌晨一时,孔孚阖然辞世。临终的前一天,曾手书“黄河”二字条幅,气势恢宏。一个赤子的拳拳之心跃然纸上。

      孔孚去世后,人们没有忘记他。山东文艺出版社为其出版了《孔孚诗》、《孔孚文》、《孔孚论》三册透视本,再现了孔孚从手稿到成稿的创作全过程。无论对诗人还是对研究者,都将是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

      天上月色好,诗魂归来兮。2004年9月,在济南市园林局的大力支持下,于中秋佳节在五龙潭公园竖起了第一块孔孚诗碑。著名诗人贺敬之书写孔孚诗《泉边》刻于石上。省市60多位诗人、专家、教授及生前友好出席了揭幕仪式。之后,又在黑虎泉边竖起第二块诗碑。由著名书法家魏启后书写《答客问》刻于石上。孔孚挚爱着泉城,泉城也永远怀念着孔孚。

 

孔孚诗集:

     《山水清音》、《山水灵音》、《孔孚山水》、《孔孚诗:透视本》;诗论集《远龙之扪》、《孔孚山水诗研究论集》;诗文集《孔孚集》等。

 

孔孚诗歌例举:

《答客问》

请教泉有多少?去问济南人的眼睛吧。愿闻济南人的性格,你去问泉水吧。

《泉边》

掬一捧泉水,洗一洗眼睛,心也绿了。

 

另:

      “他在一个文化贬值的时代投身于文化,他在一个没有诗意的时代选择了诗歌,他在一个金玉满眼的世界里固执地寻觅一种素朴而纯洁的境界。这是时代的可悲,诗人的可悲,还是诗歌的可悲?  

      除了他的诗,孔孚可以说是不如意的:作为建国前参加工作的大学生,一个在新时期开创一代诗风的开拓者,他一生只得了一个副教授的头衔,而这个时代却是教授满街、博士遍地;在这个大奖满天飞、国际明星招摇过市的时代,他一生只得了一个省级三等奖的荣誉;即使在物质生活上,他临终也只是住在那三间潮湿而破旧的小屋里……

      也许可以说,是因为物质生活的贫乏与生活经历的坎坷造就了孔老诗人的高贵,是极度贫乏的物质生活与高度丰富的精神追求之间的落差,磨练了孔孚作为一个大诗人的真正秉性,那么我们要说:为什么诗人就只能两手空空,只能寄情于山水?孔孚的山水诗创作,真正开始于晚年,他留下的作品,太少了。”­

                                                                                                                                                                ——嗟尔的旅程(博客)


TAG: 东方 巨人 开拓者 山水 神秘主义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沂郎赵鹏

沂郎赵鹏

赵鹏,80年代末出生于沂蒙山区,2010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马知遥弟子,喜好民俗,诚交良师!

日历

« 2022-07-04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7544
  • 日志数: 15
  • 建立时间: 2011-03-01
  • 更新时间: 2011-06-0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