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照亮:岁月不泯红嫂情(拯救沂蒙红嫂影像工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04 21:38:13 / 个人分类:故土杂碎

   申照亮:岁月不泯红嫂情

 

申照亮
摄影师,《光明报》鲁南记者站、光明网山东(鲁南)频道主编
1974年生于沂南县大官庄 
1989年学习摄影 
1994年开始自费拍摄“沂蒙红嫂”人物专题 
1999年于中央工艺美院专修摄影  
2001年出版个人摄影集《穿过硝烟》
2007年即将出版关注100位沂蒙红嫂的影像集  
10多年来走遍八百里沂蒙寻访拍摄革命老人及红嫂式人物近200位

      一位哲人说过: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10多年来,一位热血青年成为这句话的忠实实践者。他倾其所有,甚至变卖房产,足迹遍步全国,默默构筑着寻找   

    沂蒙红嫂和革命老人的挽救性工程……
    他想通过自己的镜头,让更多的年轻人铭记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从中感受博大精深的沂蒙精神。
    他做得很苦、很累,但也很充实。


                                                           文/陈克锋

红嫂网站献礼“三八节”

      不苟言笑,没有太多寒暄,一脸络腮胡子……如果初次接触申照亮,你也许会因他表面的冷漠退避三舍。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职业摄影人,抛家离业,以极崇敬的心态与满怀的热情,开创着一项高尚的公益事业。
      从22岁开始,他对逐渐进入垂垂暮年的沂蒙红嫂和革命老人的资料,进行着抢救性挖掘。
      2005年的“三八”节,申照亮以“红嫂网站”与“沂蒙红嫂”为名申请成功的网站投入运营。申照亮意识到,10多年来的艰辛积累,终于到了厚积薄发的时刻。他要通过网络,让更多的人们透过战争弥漫的硝烟,关注这些已故抑或健在的革命老人,并深深怀念他们赴汤蹈火视死如归的青春岁月。
      “只要你点击hongsao.com.cn,就可进入红嫂网站,那段血与火洗礼的岁月,再次生动地展现在你的面前……”介绍起创建网站的初衷,申照亮显得颇为自信。他说,他是带着历史使命感和满腔激情来创办这一网站的,每幅图片,每段文字,都饱含着他难以计数的血汗。毫无疑问,作为亲自拍摄、采访、收集红嫂资料的职业摄影人,申照亮的红嫂网站也不可争议地带着“中国第一”的味道。
      申照亮心中有杆称,在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沂蒙先后有120万人参军作战,近3万优秀儿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红嫂”成为那段历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共和国不能忘记,广大的人民不能忘记!
   

明德英的去世让他感到了时间的无情和紧迫

      申照亮痴迷这项公益事业,很具偶然性。
      故事的源头要追溯到1994年10月7日。当时,申照亮在沂南县邮电部门从事宣传报道工作。他陪同《山东邮电报》的记者“寻访战邮路”,要去采访红嫂人物原形明德英。申照亮从小生活在富有“山东小延安”之称的沂蒙革命老区,革命故事听了一篓又一篓。那时,申照亮最贴切的感觉是正义始终要战胜邪恶;诸如红嫂乳汁喂伤员等故事,申  照亮也是耳熟能详,如今,他要去一睹英雄风采了,内心自然无比兴奋。
       然而,申照亮见到的明德英却是佝偻着背,矮小瘦弱,走路需要人搀扶,居住的低矮的草房内,家徒四壁。当时,申照亮就想,这么一位老人,是哪里来的力气拖动伤员的呢?像她一样付出的其他红嫂,如今生存状况怎么样?尽管成了名人,明德英仍然从未向政府做过索求,申照亮油然而生崇敬之情。此后的几个月内,申照亮几次想去看望老人,都因事务推迟了。1995年4月,申照亮乘坐客车给明德英送照片时,意外地获悉老人去世了。
      申照亮说,当时我以为明德英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老人的去世,给了我紧迫感。于是,爱好摄影的申照亮开始拿起相机,开始了收集红嫂资料的历程。他想,许多年后,如果我们只能凭借零星的记忆,回想这些为共和国的诞生作出丰功伟绩的老人,那将是历史多大的缺陷啊!


革命先辈的精神境界打动了他的心灵

     申照亮当初没有想到自己会做成庞大的革命系列。他只是想在本县小范围内拍摄收集资料,一些类似于红嫂的革命老人当然也在他的涉猎范围之内。
      一年多的时间内,申照亮利用休息日挤乘城乡客运、骑自行车,穿街走巷,翻山越岭,拍摄了60多位革命老人。在申照亮拍摄的这些革命老人中,有一小部分是很有名气的,更多的是鲜为人知的。革命老人们高风亮节,对生活乐观的态度深深感染了申照亮。申照亮觉得,很多革命老人体弱病残,需要吃药、打针,需要生活,他们在没有任何外援的情况下,不向政府伸手开口,精神境界无比崇高。而这些,正是年轻一代需要学习的。
      在采访毛德明时,老人躺在只有一张席的床上,裹着一床破破烂烂的单子,骨瘦如柴。旁边,是一口棺材,还有三个木板凳,两个只剩三条腿。毛德明目光呆滞地凝望了一阵眼前的陌生年轻人,转过身去,稍后,又转过身来,咿咿呀呀地“讲”了一堆申照亮所听不懂的“话”。临别,申照亮掏光了身上的10多元钱,放在了老人床头。第二年,申照亮再次回访时,见到的是毛德明和大儿子的坟墓。
     1998年,申照亮考虑到一边上班,一边拍摄,肯定做不好,便毅然辞职。当他铺下身子寻找红嫂时,遇到了比意想中要大得多的一系列困难。除却经费无源等因素外,被采访者或有关部门的不配合,给了申照亮巨大的挑战。有人看着他的破包和旧自行车,甚至以为他是骗子,在那段日子里,申照亮承受了很多难以入耳的风凉话。
      1998年底,申照亮东借西凑地筹集了2万多元,告别故乡,到北京求学。他想提高自己的摄影技术和理论水平,为红嫂们拍摄出更多高水准的图片资料。在就读期间,每每想到可能会有一些红嫂撒手人寰,申照亮便心急如焚。为了获得扎实的基本功,申照亮尽可能控制住内心的浮躁,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学业。

历尽艰辛组成革命系列

      回到沂蒙,站在养育了自己的这片神圣的土地上,申照亮无比的自豪,他想,是该大干一场的时候了,我要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献给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无数个日子里,申照亮对准“红嫂”,调好焦距,一次次按下了快门。
      沂蒙红嫂侍振玉11岁即当儿童团长,为八路军站岗放哨埋地雷,受到毛泽东、刘少奇、朱德等首长接见。这位“女民兵战斗英雄”离休后一直默默生活在临沂城的一个角落。为了找到侍振玉,申照亮费尽周折,在他询问的很多年轻人中,几乎无人知道这个名字(这又给了申照亮一次很大的触动,从而促使他将这项工程进行到底,给年轻人以教育和启迪),后来是通过一位老人,申照亮才大海捞针般把红嫂找到。
      侍振玉已是近70岁的人了,她对革命的忠贞和对生活的热情感染了申照亮。侍振玉回忆起受到中央首长接见的情景,情绪激昂,幸福和自豪在皱纹中闪现。为了给申照亮找图片资料,老人翻箱倒柜,还拿出她参加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时发的泛黄的笔记本……侍振玉鼓励申照亮,你收集这些资料不容易,和我们当年干革命一样,也是十几岁离家出去。在给申照亮的赠言中,侍振玉写道:学到老,干到老。
      2000年夏,申照亮到沂水某山村采访一位老革命,半路上下起了瓢泼大雨。泥巴粘住他的自行车,申照亮迫不得已扛着走。后来,为了防止照相机不被淋湿,申照亮将车子一扔,抱着摄影包钻在了一块大石头下。相机是他的命根子,没有它,一切的寻访都化为泡影。正在躲雨之时,山坡上传来轰隆隆的响声,随即,一块山石滚下来,从申照亮头顶上一掠而过。申照亮醒神之后,才觉得出了一身冷汗。
      2004年11月12日,辽宁抚顺零下8摄氏度左右。当申照亮乘坐20多个小时的火车赶到这座城市时,空中飘起了鹅毛大雪。为了节省时间和费用,申照亮忍受着寒冷,在医院里找到了“拥军模范”胡玉萍。老人身体虚弱,不能说话,申照亮就通过她的家人和出租车司机等进行调查采访。拍完照片,申照亮当晚坐上了返程的火车。夜里,申照亮只穿一身毛衣毛裤,几乎冻成了冰棍。
      申照亮说,当时,在前去抚顺的列车上,广播中报道了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去世的消息,他边为胡玉萍祈祷,边想:作为民族领袖,阿拉法特奋斗一生,他给世人留下了什么?如果胡玉萍离开人世,她的精神是否还能够流传千古?虽然胡玉萍没有说出一句话,但是,听说老家的人来了,她的眼角有了晶莹的泪花。
      就这样,申照亮从不放过一个有用的线索,他还和红嫂及其她们的亲人成了亲戚。为了记住红嫂们的生日,申照亮专门有个记录本,如果健在的红嫂过生日了,只要他有时间,都尽量赶到庆贺、拍照。沂南县红嫂范贵军,申照亮前前后后拍摄了6年,与红嫂家人结下了深厚的友情。2004年11月3日,红嫂贾玉珍的儿女为老人上坟,申照亮跪在坟前,郑重地磕了三个头,以此告慰黄泉之下长眠的革命老人。在申照亮的心目中,红嫂不是母亲胜似母亲,他一生都要敬而仰之。
      10多年来,申照亮足迹遍布济南、南京、浙江、辽宁、北京等城市,拍摄图片资料6000多张,记录文字15万字,组成了庞大的革命老人系列。其中,2001年6月,申照亮沂蒙革命老人纪实摄影集《穿过硝烟》自费结集出版。2007年秋天,申照亮又要自费出版一本关注100位沂蒙红嫂的影像集。

如果纯粹为了钱,他不做这苦差事

      有人说过一句颇有哲理的话: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金钱万万不能。你要有所研究、有所成就,赤手空拳地去做,肯定举步维艰。为了拍摄红嫂专题,这些年来,申照亮花去了20多万元的经费。2003年,为了更好地拍摄红嫂,他还卖掉房子,购置了新的摄影器材和一辆二手车。这在外人看来,无外乎疯子般的行为,不可理喻。
      每当有人问申照亮,你上有老人,下有老婆孩子,只有往外出的钱,除了商业摄影外,没有多大的收入,你为得什么?申照亮的心头立即掠过一丝凄凉和愧疚,他对自己说:是啊,只要拍照,就得有胶卷;只要车子跑,就得喝油;我还能坚持多久?很多次,申照亮有过很多次的疑惑,他不知道现在是否就得停下来,把方向转到赚钱上面去。然而,一考虑到红嫂们的无私奉献与自己从事的事业相比微不足道时,这种念头转瞬即逝,翌日,申照亮又打点行囊,踏上了寻访红嫂的路途。
      目前,让申照亮恼火的是,个别别有用心者连连侵犯其权益。当他看到自己辛苦拍摄的图片一次次被出版、展览时,申照亮感到了维权的重要性。
      尘埃落定之时,申照亮有了新的打算,他想通过网络,让更多的年轻人铭记红嫂和革命老人们的丰功伟绩,珍惜眼下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他还想在全国举办一定规模和影响力的革命老人摄影展……

延伸阅读:

                                          一种精神令我感动    一种力量让我前行

                                                               文/申照亮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现在有人说“红嫂”是明德英、祖秀莲或王换于等等,其实,她们过去都曾冒着生命危险,为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后勤保障作出了突出贡献,可以说沂蒙山区无数拥军支前模范妇女都是“红嫂”。
      有人把沂蒙红嫂誉为“和平女神”,实则“红嫂”是一群实实在在的人,并不是神话传说,而是“革命的先进妇女光辉形象!”她们为自由与和平而奋争的精神硕果印证了一切。     当年的“红嫂”式人物和“识字班”成员,如今许多已去世,或已步入暮年。健在的人,她们还好吗?她们的后代生活的怎么样?
       带着一种无比崇敬和渴望了解的心情,我于1995年踏上了一条漫长而又崎岖的寻访之路。
       为了掌握更多的线索和资料,我翻阅了20多个县区的党史资料及有关沂蒙妇女运动史,并通过被采访者介绍,向老同志请教、从有关媒体摘录等多种渠道,尽量搜集一些可靠的史料和信息。由于历史沿革变动较大,我千方百计找来最详尽的地图等资料,查找一个个不明村落。有的地名、人名、时间不符,查找起来犹如大海捞针,再加之经费紧张等多方制约,致使我的行动不止一次陷入困境。但是,总有一种精神令我感动,一种力量让我前行。

      我去采访费县妇救会员王彦凤,那天却是她去世第13天,低矮的草房里还摆放着灵位,她的老伴、年近八十的老革命李玉山孤独地守在那儿。我的泪夺眶而出,我把身上仅有的50块钱掏给了大爷。还有烈士遗孀刘美荣,我通过电话了解到这位80岁的老模范还很好,想不到过了些日子去采访时,老人却在一个月前摔了个跟头去世了。惋惜、怀念、失落和焦虑之情不时涌上心头,同时也坚定了我的信念。
      2005年5月5日,我驱车去沂源采访张志兰,下了大雨,在狭窄泥泞的乡间小路上险些翻下沟崖,只好把车停下来步行进山。当找到老人的时候,浑身都被淋透了。
      采访沂源的唐左英时,却不想眼前这位80岁的老人竟然不是资料上记载的那位唐左英,但她也是一名共产党员,事迹与“资料上的唐左英”相仿,并且两位唐左英彼此间很熟。后来,我辗转400多里路,又在沂南县莱坪村找到了“资料上的唐左英”,这位老大娘非凡的经历感人至深,催人泪下。

     根据各种资料核实查寻,计划采访的“红嫂”式人物90%以上被我找到。无数次的感动令我热泪滚滚,辛酸与不平使我心底流泪,也不乏遗憾、惊喜和欣慰。总之,酸甜苦辣的滋味都亲切体会到了,而更多的则是“红嫂精神”给予我的感动。
     10多年来,我只身走遍沂蒙,并且远到辽宁、北京、上海等地,寻访拍摄了200多位当年拥军支前、上战场的女英模。她们一个个可亲可敬,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几乎每天都要在我的脑海中浮现。从她们的身上,我看到了不同的个性和共同的优良品质。这些令人肃然起敬的人们,至今身上仍闪耀着永不更褪的“红色”,对共产党和国家依然是那样的忠诚和热爱。虽然,她们中有人过的日子并不如意,但她们对社会和生活却充满了爱和满足。从她们的言行中不难看出,她们骨子里流淌着的坚韧不拔的精神始终是不畏牺牲,无私奉献。
     愿崇高的“红嫂精神”永生,鼓舞我们胜利前进!

 

(聋哑红嫂——明德英)


TAG: 山东 摄影集 摄影师 记者站 沂南县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沂郎赵鹏

沂郎赵鹏

赵鹏,80年代末出生于沂蒙山区,2010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马知遥弟子,喜好民俗,诚交良师!

日历

« 2024-06-13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8521
  • 日志数: 15
  • 建立时间: 2011-03-01
  • 更新时间: 2011-06-0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