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何庄》~《村庄记忆》之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6-24 07:08:09 / 个人分类:村庄记忆

关注古老村落

讲述乡土故事

序 言

 村庄,是我们的根,村庄,是我们的源,她让我们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随着城市建设步伐的加快,村庄正在逐渐消失。许多年以后,我们的子孙后代该如何去寻找那些村庄曾经的踪迹?

那古老的传说

散失的农耕物件

古朴的乡风民俗

还有那一个个发生在村里的故事……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提速和工业园区项目建设的加快,大部分“城中村”和工业园区附近的村庄已被拆迁或将要拆迁。村庄拆迁后,村民变成小区居民,由平房院落到单元楼房,原来村头家庙里供奉的神位也随着村庄的拆迁而被拆掉,一些传统祭祀活动也因场所的变化而发生变化。此次,笔者以菏泽市经济开发区岳程办事处何庄社区何庄自然村“吃会”习俗为切入点,以迁往新居后对祭祀活动的影响为主题进行调查采访,从中管窥村庄拆迁、重建对民间信仰和祭祀活动的影响。

村庄扫描

何庄社区位于菏泽城东10公里,东临李楼村,西临程海社区,北临辛集地界,南临淮河路,村内有3条东西街,2条南北大道,东西宽780米,南北长560米,面积约436800平方米,有4个生产队,272户,1200人。

村内有陈、何、顾、王、潘、刘、赵、张、孙、郑共十二姓氏。据《何庄村碑史料》记载:明成化(1465—1487)年间,陈氏由双河集迁此建村名陈胡同。清雍正年间,何氏由城内迁居该村,因何氏居官改为今名。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隶属菏泽县辛集公社南庞大队。1984年,改建乡镇,隶属菏泽市辛集镇。2001年,改建城镇建置,隶属菏泽开发区岳程办事处何庄社区居委会(辖何庄、米庄、李楼3个自然村),至今。但村庄已于2014年11月被拆迁,村民全部搬迁到离原村庄3公里外的“和福祥嘉苑”小区居住。

何庄社区何庄村每年有三次民间习俗祭祀活动,何庄人称为“吃会”。参与祭祀活动的人员主要是村里的中老年妇女,原来分为两班,一班各九人。

村庄拆迁前,祭祀场所主要是村西头的关帝庙和村东头的泰山奶奶庙。2014年11月村庄拆迁,村民陆续搬入离原村庄三公里的新居楼房“和福祥嘉苑”小区。在“吃会”人员的强烈要求下,社区干部在新居小区后面的预留空地上建起了三间房屋(神庙),将原来何庄村庙里的神位和其他同时拆迁的四个村庄的神位一并迁移到此处,祭祀仪式也改在这里进行。

“吃会”礼程

“吃会”作为祭祀活动开始于哪一年?由谁发起?村里人谁都说不清楚,但村里人都知道这是女人们的活动。祭祀活动每年进行三次,以农历计时,分别是二月十九日“泰山奶奶生日”;六月十九日是“太阳神生日”、六月二十四日为“关帝爷生日”(由于太阳神和关帝爷生日较近,多合并于六月十九日祭拜);十月十日为“大仙爷生日”。现在参与吃会祭祀仪式的人们,全都是接续婆婆的传承。婆婆因身体不好或去世后,要由儿媳妇承接下来。据石玉真老人说,如果媳妇不接,会对家里人不好,她也是接了婆婆的,已“吃”了五十多年了。

祭祀仪式分别在村西头的关帝庙和村东头的泰山奶奶庙举行。据社区会计顾洪成介绍,这两座庙存在已久,“破四旧”时曾被推倒过,现在的庙是在以前的庙址上重建的。“关帝庙”是一间不足十平方的房屋,坐北朝南,位于村里主街的北侧,里面供奉着五尊大神,分别是关帝爷、财神、龙王爷、土地爷、井王爷,另有两个站班,分别是关平和周仓。“泰山奶奶庙”和“关帝庙”坐落在同一条街上,里面供奉着九尊大神,分别是大泰山奶奶、二泰山奶奶、三泰山奶奶、大送子奶奶、二送子奶奶、三送子奶奶、地母奶奶、眼王奶奶和麦王奶奶。从中可以看到,关帝庙里供奉的都是男性神,而泰山奶奶庙里供奉的都是女性神。虽然“大仙爷”被单独列出了祭拜的日期,但却没有找到大仙爷的神位。据说,大仙爷是老百姓的保护者,没有官衔,属于草根神仙,不能位列仙班。十月初十祭拜大仙爷,也是在这两座庙里进行。

吃会的主要成员是村里的18位中老年妇女,她们都是接替自己的婆婆坚持将“吃会”延续下来的人。2014年之前,她们分成两班,每班各9人,一班是“老年班”,年纪最小的75岁,最长的83岁;另一班是“年轻班”,年纪最小的55岁,最长的80岁。

参与“吃会”祭祀仪式的人每次交10元钱,用于请香买蜡、购置供品和“吃会”成员的午餐等。吃会以轮流坐庄的方式,按顺序排好,该谁承办的时候,就由谁负责午饭,这也成了她们定期聚会的日子。大部分的“吃会”是将供品折回来,把鸡、鱼、肉等再做深加工,家里再配上些菜品,大家热热闹闹、快快乐乐地团聚一次。“吃会”习俗

何庄沿袭了至少百年的“吃会”习俗是典型的按照民间传统习惯、在固定的时间和场所、自筹自办的民间文化和民间信仰祭祀活动,并形成了一整套独特的礼仪和程序,充分体现了村民祈福禳灾、善行福祉的美好愿望,营造了浓郁的乡土文化与和睦美满、友善相处的邻里关系。“吃会”这种具有浓厚的民俗特色的祭祀习俗,早已成为何庄村民生活的组成部分。

每年三次的“吃会”之所以能够坚持不断地传承下来,跟村民的祈愿达成和满足度有着密切关系。虽然三次“吃会”都是同一种祭祀模式,但他们能够各求所需。如身体不好的,就会求华佗爷保佑;求子求孙的,就会求送子奶奶保佑,大多数人的祈愿是:他们就那样虔诚地举行着祭祀仪式,为全村人祈求福祉,保佑全村人(或一家人)平平安安、没灾没难。

何庄村多年来人口性别比是平衡的,基本保持一对夫妻生育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头胎生了女儿的人家,会在“吃会”的时候祈求送子奶奶为他们送个儿子;如果头胎生了儿子的,会祈求送子奶奶为他们家送个女儿。即便是计划生育政策紧张的时候,政府对村里违背计划生育政策的人只有罚款,村里人觉得拿些钱能多生个孩子,也是值得的。“吃会”的人们认为能够儿女双全都是求神保佑的结果。

泰山奶奶庙里的送子奶奶塑像上披着黄色绸绢布,求子求孙的人要祭拜三位送子奶奶,上香、烧锡箔纸元宝或纸钱,然后用64开大小的草纸卷成一头尖的小圆筒,将小圆筒挂在泰山奶奶塑像胸前,只要小圆筒能挂在送子奶奶身上,就相当于送子奶奶答应了人的请求,第二年就会生下小孩。要在小孩出生后的第一次“吃会”那天送去大红色包装的糖果,以示报喜还愿。参与“吃会”祭祀的李秀红说,她前年为自己出嫁两年没有怀孕的女儿求了一对龙凤胎,全家人可高兴了。

在一次“吃会”仪式上,77岁的朱凤莲和笔者说起邻村一户何姓人家的事情,男主人在“破四旧”时带头拉庙(将村里的寺庙推倒),神像被砸毁,庙里的神不能饶恕他,没过几年,那人就死掉了。后来,他的大儿子夫妇和两个孩子开车走到辛集,与火车撞上了,四口人全部碎崩,没有一个全尸。三儿子在附近一家工厂上班,上夜班路上被汽车轧死了。神还不想放过他的二儿子,前几年盖房子,他开车去窑上拉砖,突然眼睛就看不见了,差点掉进窑坑里。后来,村里人劝他去庙里上香求神保佑,他听了村里人的话,去关帝庙烧香磕头,现在家里平安了。

村里人相信“人在做天在看”的道理,他们会将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归咎于一种超自然而神奇的力量,并与祭祀和信仰联系起来。他们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如果谁超越了,自然会遭到一种无形力量的惩罚。村里有句常说的话:“不怕不信神,就怕家里有本人。”这种朴素的信仰常令人怀有敬畏之心,能让人懂得自警与自省,有助于规范和约束言行举止,可以促进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形成的和谐关系,可以凝聚人心,这也是“吃会”习俗祭祀仪式得以持续传承的根基。

楼房里的“吃会”习俗

据何庄村的会计顾洪成介绍,何庄人于2014年11月迁入楼房新居,他们村和李楼、米庄、南庞、坡刘等五个村庄共3600多人,全部搬迁到了离原村庄三公里的“和福祥嘉苑”小区。

2016年7月22日(六月十九),笔者来到“和福祥嘉苑”小区,这个占地二百多亩、有八十八座楼房的小区里,花树成荫,环境整洁,安安静静,完全没有了村庄里的嘈杂和喧闹,这和原来热闹的村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搬入新居后,每次祭拜活动每人要交30元,置备完供品后,剩余的钱全部交给饭店,由饭店里看钱做饭,一次一结。

笔者参加了乔迁新居后的“吃会”仪式,没有了响器班子,也没有了“吃会”以外的人参与,“吃会”的人员有了些许变化,年老身体不好的退出了几个,有些年轻的儿媳妇不愿意承接也不能勉强,现在住在一个小区里的外村人却有愿意参加“吃会”活动的。石玉真老人说,这样去去补补比以前还多了两人,有想参加的,都可以参加。

这次参与“太阳神生日”祭祀仪式的人仅仅是“吃会”里的人,依然是用柳编筐盛放着供品,用三轮车推过去,一小盘鞭炮响过,她们上香、烧纸钱、许愿、磕头等,空旷的院子里,显得有些安静。

祭拜完之后,石玉真老人邀请笔者去她家里参观,这个楼栋里有他们家五套房子,老人和儿子、儿媳住在一楼对门的两套房子里,三个孙子住在二楼和三楼。三个孙子都娶了媳妇,有了五个重孙子,她儿媳妇说,到年底第六个孙子就该出生了,现在是三男两女,但愿能再生个女孩子。

随着村民居住环境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一些原来的习惯、习俗也会发生一些相应的变化,对“吃会”祭祀活动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并不妨碍她们的虔诚和对信仰的执着。

“吃会”从村庄到小区,也有了新的祭祀场所,他们告别了田野,告别了原生态的村庄,由那样开放式的街道院落搬迁到一家一户的单元房,从村民变成了小区居民,虽然都在一个小区里,但以前的老街坊、老邻居却很少见面了。他们说,好像做梦一样搬迁到了这里,很怀念以前的村庄,但更喜欢现在的居住环境。

何庄的“吃会”习俗是鲁西南地区民间信仰的一个缩影,它反映出人们把求福、求财、求子、求健康等种种世俗需求的希望寄托于神灵保佑,这是千百年来中国百姓精神寄托的延续,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的心理诉求,是人们生活中重要的民间信仰活动。从另一角度讲,这种民间信仰活动也有其正能量的成分,它起到了教化民众、惩恶扬善、约束行为、规范人们伦理道德的作用。

(发表于2017年12月21日《壹周刊》)



分享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