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村273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8-28 11:41:52

查看( 18 ) / 评论( 2 )
下乡村273

王永平谈及五十年前旧事,感慨万端不能自已。
那年母亲三十六岁生日,王家大院子里摆了二席,招待客人。说是客人,其实就是院子里家门,附近的左邻右舍罢了。那是1969年,例行凑份子过生日的,每逢谁个庆生,都是大家你一毛线我二毛钱,最多五钱,那种情况极少,是拿工资的亲友,而且大方阔气的。生产队挣工会,一天一个满劳力十分,合一毛一分钱左右,农业队的工会傎低的。普通多送二毛钱,那就是说相当于一个人两天的工资吧。
大院封闭,六家王姓人。王永平家居大门楼南侧,院外搭了一个茅草棚,算是偏厦,也是他们的厨房,土灶,烧柴火,烟囱泥糊靠墙而上,木板一块挡了一片。草杆火盛,火苗烤燃了木板,窜上棚顶,抬手就是两葫芦瓢水,算是熄灭了。那时的母亲能干剽悍,是队的能人。菜园子里东扯一把西捋一手,凑够了满满当当两桌子菜,当然无非是青菜萝卜洋芋红薯,盐菜酸菜干菜凉菜,肉一定要有,大块肥肉油油乎乎的,大块骨头放在正中间,不多。鸡子肯定没会有,鸡屁股是要挤出油盐钱的。
母亲生日那段时间,也正是王永平父亲开始挨整的时间。那可是文化大革命哦。
想想如今的生活,楼下楼下,电灯电话,王永平感慨万端不能自己。人不能忘本,不能忘记过去的岁月,忘记过苦日子的时光。更要感谢党感谢政府的好政策。



TAG:

ppaazz123发布于2020-09-02 14:33:59
谢谢楼主分享


fav link:
網頁設計

[ 本帖最后由 ppaazz123 于 2020-9-8 14:09 编辑 ]
沈霁臻的个人空间 沈霁臻 发布于2020-09-03 11:55:49
今日来访空间,冒犯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