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杨绛《百岁感言》

[访谈]专家眼中的──“寻访燕赵古镇”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9-11 16:41:01 / 个人分类:生活历程

专家眼中的──“寻访燕赵古镇

(《河北日报》2006-07-07 )

 

特邀嘉宾:

阮仪三(上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

吕舟(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教授,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主席)

陶立璠(中央民族大学民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委员会委员)

郑一民(中国民协副主席、省民协主席)

卢振川(《河北省志》(续修)编纂委员会总顾问)

梁勇(社会学者)

编者按 燕赵古镇承载着燕赵文化的基因和符号,守望着古老的文明和技艺,见证着社会历史的变迁和发展,反映着燕赵古老的民俗和生活方式。"寻访燕赵古镇"采访系列报道活动自去年5月开始,本报文艺副刊部的编辑、记者历时一年,遍访我省50座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的知名古镇,真实地记录了燕赵古镇的历史沿革和文化脉络,并以古镇为线索展示了河北的文化魅力,弘扬了燕赵的文化精髓。为让世人了解河北、走进河北,让河北走向世界打出了一张闪亮的名片。

在"寻访燕赵古镇"系列报道中,我们着墨最多的是古镇的发展演进中抢救与保护这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也是"寻访燕赵古镇"系列报道活动的初衷和宗旨。在本次采访报道活动结束之际,本刊特邀部分省内外有关专家、学者就这一话题进行如下讨论,以期寻找到抢救和保护古村镇历史文化的可行之路。

古镇留菁

□阮仪三

城镇是历史文化的物质载体,是社会文明的集中体现,历史古城镇以其深厚的历史渊源,丰富的文化沉淀,多彩的物质遗存,生动地反映了社会发展的脉络。在我们祖国辽阔的疆域里,留存了众多的历史城镇,这是先人留给我们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好这些遗产是我们的神圣使命,而保护的第一步首先是要识宝,要认识它们的价值,而有识者的调研就是先行者的先智行为,并通过传媒、教育、引导人们都来保护这些有可能遭到无知或无意识的破坏的历史城镇。

论及古镇,其义如下:

古代始于南北朝,北魏时设镇之地有两点:一是在边要形胜之地设镇,以驻兵戍守,镇将兼军民政务;一类设于州郡治所,镇将绾军而刺史,太守管理民政。唐代镇戍之权转轻,《新唐书·兵志》:“唐初,兵之戍守者,大曰军,小曰守捉,曰城,曰镇”。镇将只掌防戍守御,品秩与其会相等。宋初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号镇使、镇将,将其权归于知县。宋以后镇是指县以下小商业都市,这个概念一直沿袭至今。

这些古镇是商品经济的产物,镇的生活围绕着“市”,因而历史古镇的建筑类型也染上了商业的特性而颇具特色,庙、寺等宗教场所前的广场吸引了各地商人来此开设各种会馆,镇里相应出现了为商业人员服务的娱乐和社交场所,茶楼、酒肆、戏楼、墟场。此外,以四乡农业副业为依托,镇中与之配套的家庭手工业和加工业亦十分发达,镇上居民大多是商人、作坊主和手工业者,前店后坊、前店后宅是镇上很常见的一种建筑形制,由于店铺的密集而形成了长长的商业街,繁荣了镇的经济,造成了独具特色的城镇风貌。

经济的繁荣,促使了文化的兴盛,这些古镇留下了许多文化活动的遗迹,学宫坛庙、塔寺楼阁、亭台风景、先人题刻以及许多名人故居、大院深宅,都能印证历史上发生的事件,和许多动人的故事。

近二十年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人们过分地追求物质文明的城镇建设,希望尽快地改善生活条件,同时片面地看重时效和政绩,普遍出现了大拆大建的破旧立新,忽视遗产保护和城镇特色的留存。再由于缺乏科技设计力量,全国各地城镇使用的建筑材料,建造的房屋式样以及城镇的布局都互相雷同,以致在一个时期内到处是白面砖、黄琉璃、蓝玻璃、平屋顶,弄得万屋一面,万镇一貌,原来各有特色的城镇风光丧失殆尽。

城镇是历史文化的载体,每一个城镇都是历史片段的积累,城镇还是一个地域性的社会有机体,带着显著的地域特征。城镇的特色,作为这种特征的外在表现和它所具有的内涵而成为一种文化资源,这是城镇今后能赖以发展的财富和潜力,那些出了名的如茶马古道上的丽江、水乡风光的周庄等古镇也就是有赖于此。城镇的居民在城镇生活中体验城镇,从这些文化资源中汲取营养,受其浸染沐熏,从而体会到自身的时空定位和自身的价值存在,获得生活意义。保护历史城镇是我们每一个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的公民神圣的职责。

赞曰:燕赵大地,慷慨悲歌,古风留菁,名都故里,史迹遍野,卓著于世。始创寻访古镇,披荆斩棘,慧眼识宝,钩沉万千,诚盛世佳作,裨益社稷,功泽乡里,当继之以恒,并举保护之实,至为幸哉。

读“寻访燕赵古镇”

□吕舟

燕赵大地是一块历史深厚、负载着无数慷慨悲歌的土地。在中国整个文明的历程中,这块土地抚育了无数仁人志士,他们构成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灿烂的群星,他们的精神赋予了我们民族精神中“仁”和“义”的深刻内涵。这片土地同样也培育了纯朴的民风和独特的城乡面貌。河北日报文艺副刊的“寻访燕赵古镇”再一次让我们感受到这片土地泥土的芳香,感受到它人文的魅力,感受到它独特的传统风貌。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人类逐步超越了自然环境、资源环境、语言环境的束缚,在经济交流的同时,知识的交流、技术的交流、文化的交流已成为今天人类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人们在分享人类整体文明成就的同时,却越来越为地区和民族的多样性伴随着科学与经济的全球化浪潮的逐步淡化和消失而忧虑。许多历史上辉煌的都市、许多在人们心中引起浓浓的乡恋的村落、街区,在这历史的轮回中已悄然逝去,这些我们意识到的和尚未意识到的先人的创造、历史的印记的消失,实在令人惋惜。“寻访燕赵古镇”或许正是我们心中这样一种情感的表述。

河北是我国的文物大省,保存着极为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这里不仅有万里长城、有著名的京杭大运河,有反映早期佛教文化传播的南北响堂山石窟、有我国现存最高的砖石结构的楼阁式塔料敌塔、有我国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皇家园林承德避暑山庄、有着中国历史上重要的窑址磁州窑、有着中国革命的重要纪念地西柏坡,更有着那些风格独特、处处洋溢着浓郁的地方文化气息的古城、古镇和古村落。这些体现了燕赵大地独特的人文魅力,体现了这片土地文化的多样性。这种文化的独特特征正是构成了现代人内心深处的文化之根。“寻访燕赵古镇”让我们有机会更深切地感受到我们自身和养育了我们的这片土地之间的联系,唤起了许多曾经埋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情感。

20年中国城市化的进程极大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的城市环境,而即将开始的新农村建设,又必将带来中国农村的巨大变革,如何在这样一个大变革中保护好我们的文化遗产,特别是乡土文化遗产,使其成为我们社会重要的精神资源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物质资源已成为我们的历史责任。

愿我们共同努力保护好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

保护的意义媒体的责任

□陶立璠

河北日报文艺副刊部与河北省地方志办公室共同策划,在河北省境内进行的大型文化采风活动———“寻访燕赵古镇”,历时一年多,记者的足迹遍布全省50个历史文化古镇,并在《河北日报》连续刊发报道和图片,介绍这些古镇及其相关的民俗文化。这件事在全省乃至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为他们的这一举动鼓掌叫好。媒体介入文化遗产的寻访与保护,在全国已有先例,但像他们这样长时间的跟踪寻访和报道却很少见。这说明河北日报和河北省地方志办公室对文化遗产的重视和高度的文化自觉。当我们迎来中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的时候,看到河北古镇的风貌,无疑是一种文化享受。

目前全国范围内正在展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与保护,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已经建立。在这一抢救和保护过程中,人们发现一种很独特的现象:即在全国城市化的进程中,当城市,包括文化名城的传统建筑和文化遭到破坏时,一批古镇和古村落被发现,而且这些古镇和古村落大都保存完好,成为文化遗产的一种罕见的遗存。这里用“遗存”二字形容古镇和古村落的现状,说明这些古镇和古村落,在很大程度上,是靠民间的力量得到保护和保存。现在到了政府重视民间文化资源并加以保护的时候了。全国有3000多个县,每个县都有古村落和古镇保存,这些古村落和古镇承载着历史文化,村落民俗,是相当丰富的文化遗产。我们希望它的命运不要像城市化一样,在新农村建设中遭到毁灭。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许多民俗文化都是以古村落和古镇为发祥地,古村落和古镇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宝库,那里蕴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文化智慧和宝藏,等待我们去发掘和保护。应该学习河北日报“寻访燕赵古镇”的精神,对全国的古镇和古村落做一次全面的普查,在普查的基础上,做好保护、开发和利用工作。

保护我们的精神家园

□郑一民

在全国抢救保护民族民间文化遗产热潮中,河北日报文艺副刊部策划组织的“寻访燕赵古镇”系列报道,为世人深入研究燕赵历史文化遗产发展流脉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和打开了开发利用的新视野。

人们关注古村镇历史文化的抢救和保护,是因为古村镇中的历史文化对中华民族的发展和传承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村镇都是中国最基层的政权和文化的基本单元。相对大都市来讲,它虽然小,却既是承上启下的政权组织,又是诞生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军事等各种人才和精英的摇篮。从某种意义上讲,古村镇积淀的历史文化应该是中国农耕社会文明最具资格的代表。因此,保护古村镇的历史文化是历史和时代落在当代人身上义不容辞的神圣使命和责任。

燕赵大地既是先祖开创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又是历代游牧人与农耕人争夺中原的争战走廊和元明清以来拱卫京师的屏障。多民族在这块大地上一次又一次的水乳交融,加上京师之地的长期安定繁华,使燕赵大地古村镇的历史文化在全国独具特色,既有多民族文化元素的丰富遗存,又有太平盛世经济文化密集写照。据田野调查,目前我省保存完整和比较完整的古村镇还有近200个。他们分散在全省各地,除了采访报道的50个古村镇外,还有邢台县英谈村、皇寺镇、井陉石头村、永年临铭关、正定城角村等等。这些数以百计的村落犹如一根根支柱共同支撑着燕赵文化大厦,构成区域文化的特色和个性,是研究燕赵文化难得的珍贵资料和依据,也是一笔潜力巨大的开发文化产业的财富。

江苏周庄、山西乔家大院的保护和开发就是成功的范例,在那里游览的人们感受到的不仅是中国历史和文化的博大和厚重,还能获得的民族自豪和传统美德洗礼,这是其它教育形式所不能替代的。因此,在当前开展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中,如何保护古村镇、发挥古村镇中的历史文化在当今精神文明建设中的作用,已经成为一项极其迫切的具有重要意义的战略之举。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河北日报“寻访燕赵古镇”大型采访活动,无疑是一件功在当今、利在千秋的举动。

寻访古镇风韵 展示燕赵雄风

□卢振川 梁勇

河北省地方志办公室与河北日报文艺副刊部联合开展的“寻访燕赵古镇”的系列报道,历时一年多,遍访几十座燕赵古镇,深入反映了燕赵古镇的历史风韵、现代风貌和深厚的文化内涵,从一个侧面展示了燕赵雄风和古镇新貌,可读可看可赏。这是一项意义深远的文化工程,对于提升燕赵文化品牌、弘扬优秀的燕赵文化精髓,具有重要意义,此事可喜可贺可嘉。

在燕赵大地上,人类祖先的文化厚重而璀璨。有谁不知道,从泥河湾走来了东方人类的祖先;从涿鹿的阪泉、釜山,走来了炎帝、黄帝、蚩尤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三祖;在太行山深处的唐县,中华制陶工艺的祖先陶唐氏尧帝,留下了唐侯国都城的美丽传说。河间、献县古镇,不仅是西汉河间献王刘德“实事求是”的发祥地,也是中华诗经文化集大成的圣地。景县古镇,诞生了中国历史上最了不起的思想家董仲舒。诸如广府古城,黄粱梦古镇,滹沱河畔的正定古城,太行山中的天长古镇,靠近京师的涿州古镇,都保存着璀璨的历史文化遗存,积累了厚重的历史文化遗产。

这次寻访燕赵古镇活动,是对燕赵古镇的一次全面展示,一次新闻式的大型博览,一次纸质媒体的展览会,是一次开启历史宝库的启蒙,也是构架一座沟通历史与现实的桥梁,它打开了封存的历史记忆,再现了燕赵文化的辉煌。

历史的印记是不能复活的,古镇的历史文化遗存一旦毁灭,就不能再生。寻访燕赵古镇的活动,为一座座古镇的历史文化遗存,做了醒目的标注。新农村建设中,它将对处理好保护历史文化遗存与优化村容村貌的关系,处理好发展与维护历史文化原貌的关系,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次活动,提高了人们对燕赵古镇的认知,对于提升古镇文化品牌,发展古镇文化旅游,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Link URL:http://taolifan.bokee.com/viewdiary.28383948.html

TAG: 访谈 燕赵古镇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