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杨绛《百岁感言》

旧时说唱艺人为何喜欢编排孔圣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9-30 09:04:58 / 个人分类:美文欣赏

旧时说唱艺人为何喜欢编排圣人?
2008年09月29日 北京青年报

旧时的说唱艺人编排了不少有损圣人形象的段子,这是什么缘故?双方的梁子得从历史上去找。
◆无声戏
作为对中国社会至今影响深远的儒家思想创始人,孔子历来受到世人的景仰和尊重,千百年来,儒家文化一直牢牢占据着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地位。可是,令人不解的是,旧时的说书人偏偏对这位被尊为“圣人”的孔丘先生不太感冒。原因何在?
这话说来可就长了。
■孔子下令诛杀的优施,正是被后世说书人视为前辈的同道
春秋时期,鲁国与齐国分据泰山之阴阳,两国之间纷争不断杀伐频繁。公元前500年,即鲁定公十年、齐景公四十八年,这一年,孔子五十三岁,时任鲁国大司寇兼行宰相职权。“鲁用孔丘,其势危齐”,眼看鲁国国力日渐强大,齐国可坐不住了。齐大夫黎鉏的一番话,促使齐景公决定假意与老对头鲁定公会盟修好,地点就在夹谷,然后借机要挟。《史记•孔子世家》中,“齐鲁夹谷之会,孔子摄行相事”,记录的就是此番会见的详细情形。长话短说,孔子显然早已识破对方的醉翁之意,当场撵走了武士假扮的鼓乐手,又不由分说将齐国带来的优倡砍手断足,令齐景公惊惧不已。后来,为了赔罪,“齐侯乃归所侵鲁之郓、汶阳、龟阴之田以谢过。”
关于历史上的齐鲁夹谷之会,《史记•鲁周公世家》及《齐太公世家》等篇目中也有简略记载。《左传•定公十年》侧重记述的是孔子的一番义正词严,而《谷梁传•定公十年》则给孔子的言行做了特写:
颊谷之会,孔子相焉,两君就坛,两相相揖,齐人鼓噪而起,欲以执鲁君。孔子历阶而上,不尽一等,而视归乎齐侯曰:“两君和好,夷狄之民何为来?”为命司马止之。齐侯逡巡而谢曰:“寡人之过也。”退而属其二三大夫曰:“夫人率其君与之行古之道,二三子独率我而入夷狄之俗,何为?”罢会,齐人使优施舞于鲁君之幕下,孔子曰:“笑君者,罪当死!”使司马行法焉,手足异门而出。
好一句“笑君者,罪当死!”如此强悍严酷的表现,与后人普遍印象中温文尔雅、笑容可掬的孔老夫子形象,着实大相径庭。
也正是这句狠话和砍手断足的举动,“导致”了说书艺人对孔子的不满和成见。艺人中流传的版本与史书所载基本一致,双方结下梁子的关键,乃孔子下令诛杀的优施,正是被后世说书人视为前辈的同道。
优倡本就命苦,整日强颜欢笑,自轻自贱,只为在人主跟前讨口饭吃,不想竟被手无寸铁的一个读书人说砍就砍了。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嘛,想来说书人的愤懑积怨也是正常的。可是艺人的社会地位历来低下,尽管耿耿于怀,却也无计可施,只能选择对这位至圣先师及其地位显赫的衍圣公府(即孔庙)敬而远之,以示抗议。在山东众多的曲种及艺人中,除了由读书人下海的鼓儿词艺人自称“儒门弟子”,以及清初演唱小曲子的标榜自己为“儒门传清”外,其余均不敬孔子。

也许正是由于这个缘故吧,过去的说唱艺人不仅不敬这位名满天下的孔子,还在行艺过程中编排了不少显然有损圣人形象的段子。插科打诨、嬉笑怒骂,本来就是民间艺人的拿手好戏。最脍炙人口的当数传统相声《吃元宵》了,大伙儿恐怕都对马三立的表演记忆犹新吧。殊不知,就是这个段子当年差点让他吃苦头。

那是1942年的冬天,马三立在济南府的一个戏园子演出。这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雪,外面行人寥寥,园子里却是座无虚席,台上吹拉弹唱,好不热闹。台下有客人花钱点“活儿”,点的正是《吃元宵》这个段子。马三立早就注意到台下坐着的这衣着考究的三男一女有点不同寻常,他只认得其中有当地的警察局长和夫人,旁边还有一瘦高个,另一位则正襟危坐,旁若无人。眼见前台老板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的样子,马三立不明就里,当然也没法儿打听。

说起来,《吃元宵》这个段子纯粹就是拿至高无上的孔大圣人寻开心的,不仅在《论语》上找“包袱儿”,还把孔子描绘成了又是抽大烟又是扎吗啡的瘾君子,一身衣物和家具全都送了当铺,直穷得好几天揭不开锅了。演到孔夫子带着弟子子路、颜回上街找饭辙的时候,马三立故意扎着两只细胳膊两边摇晃,说孔圣人肚里好几天没食儿,这么走才“稳当”,台下立马笑开了。
段子的“底”是说孔子故意把人家小吃店门口的招牌“江米元宵桂花果馅一文钱一个”的“一”字当中添了一竖,然后大摇大摆地带着弟子进店吃元宵,最后撂下一个老钱抬脚就走。小伙计不干,双方争吵起来,掌柜的出来了,孔圣人还大言不惭地说:“告诉你吧,这还是读书人笔下留情。不然,一竖上边再添一撇,一文钱就吃一千啦!”

马三立将这个艺人杜撰的荒诞故事表演得着实精彩,他越是装得一本正经、假斯文又装傻充愣、蛮不讲理,台下观众越是看着可乐。马三立一边使活,一边注视着台下那桌茶客的反应,只见那个瘦高个听到一个“包袱儿”就拿手指着旁边那位穿西装的男子,又是摇头又是拍大腿的,笑得是一塌糊涂。

节目演完了,马三立下台来谢赏。这才知道,点活的瘦高个竟是县长,赶忙拱手致谢。乐不可支的瘦高个一指旁边西装革履举止斯文的那位,故意神秘地问道:“知道他是谁吗?”不待回答,又道:“不知道吧?他就是孔夫子的七十七代孙,袭封衍圣公的孔德成!”

“啊!?”马三立差点没吓得坐地上,连忙一迭声地赔礼道不是,心里更恨那个存心拿艺人开涮的县长。孔德成的表情倒是很平静,微微一笑,说:“没事,这只是笑话,笑话嘛。”当然,他满心的不痛快或许不便当面发作也未尝可知。

回到后台,摸着怦怦直跳的胸口和吓出的一脑门子冷汗,马三立心想:看来,以后这《吃元宵》的段子可不能到哪儿都使了,尤其这圣人故里戏孔子的罪名可担不起啊。
相关阅读:

TAG: 说唱艺人 圣人 编排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6-2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88343
  • 日志数: 465
  • 图片数: 190
  • 影音数: 4
  • 文件数: 84
  • 书签数: 190
  • 建立时间: 2008-09-09
  • 更新时间: 2021-04-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