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杨绛《百岁感言》

[陶立璠]怀念巴•布林贝赫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0-14 16:34:33 / 个人分类:闲客日志

查看( 964 ) / 评论( 0 )

怀念巴·布林贝赫

陶立璠

  10月13日浏览乌丙安先生的博客,惊闻蒙古族诗人巴·布林贝赫去世,14日噩耗不断从E-MAIL传来,使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蒙古族失去一位杰出的诗人、文学家、教育家,我们失去一位很好的朋友。

  我和诗人巴·布林贝赫相识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时我和吴重阳、白崇人都在中央民族大学汉语系任教。我讲授文学理论、吴重阳讲授现代文学,白崇人讲授写作课,由于在民族院校工作,我们自然地关心少数民族文学,特别是少数民族作家文学,想使自己的课堂教学显示出民族特色来。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回想起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对于我们这些从“四人帮”桎梏下解放出来的人,随着政治思想上的拨乱反正,迎来了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时总想多为民族文化事业做一些事情。就在这时,蒙古族作家玛拉沁夫从呼和浩特调到北京,负责筹备《民族文学》杂志的创刊,召开少数民族作家创作座谈会,举办少数民族文学评奖。这些举措震撼了我们,也将我们卷入其中。就是在这些活动中,我们和来自全国的少数民族作家相识、相知,成了很好的朋友,巴·布林贝赫也在其中。当时他正当盛年,其诗作和诗歌理论引起学界广泛的注意,我也萌发了想研究他的诗歌的想法,并写过《澎湃的激情,清新的风格——读巴·布林贝赫的诗集<星群>》、《巴·布林贝赫的诗歌创作及诗歌理论》在刊物上发表,还用了许多精力编辑成《巴·布林贝赫评传》,这一评传交由内蒙古一家出版社出版,从此没有了消息。此后我从事起民间文学和民俗学研究和教学,隔了一行,也就没有追寻《评传》的下落。

  巴·布林贝赫是蒙古族作家中的佼佼者,既是诗人、学者,又是文学家,教育家。他为人持重、热情,从不张扬,他的诗作清新自然,激情澎湃。他是草原的儿女,舒写着民族真情。读他的诗总会给你一种感知和享受,诗歌美学体现在他的诗作中如行云流水、表现的则是大漠胸襟。八十年代初我们是经常见面的,表面上看来,他是很内向,我也如此,所以我们见面时彼此间的话语并不多,默然相向。我想他的话语在诗中,还需多言吗。现在想起他清瘦、睿智的面孔和我们促膝而不谈心的情景,是那样心照不宣而又一往情深。之后很长的时间里,我已经改行从事民俗学教学和研究,也就是去了联系的机会,但思念常在心中。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对于我们这些从事少数民族文学教学和研究的人来说,既关心少数民族文学的历史,更关心少数民族文学的现状,讲起现当代少数民族作家文学来,不能说如数家珍,也是了然于心。那时我们很关注少数民族文学对中国文学史的贡献,关注蒙古族作家群、朝鲜族作家群、维吾尔族作家群的形成和长成历史,特别是蒙古族作家群,从古至今,堪称大漠方阵,对中国文学史的贡献良多。在现当代作家中,我们可以随意说出云照光、敖德斯尔、玛拉沁夫、布林贝赫、达木林、扎拉嘎胡、查干等一连串闪光的名字来,他们使草原的星空亮丽动人。

  如今又一颗智慧之星陨落,我不能用诗意表达,只能遥望星空致深切的哀思。

 

                                                    2009年10月14日

 


分享到:

TAG: 布林贝赫 怀念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