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呆与找乐(35):醉酒的感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9-24 19:43:45 / 个人分类:随笔杂谈

发呆与找乐(35):醉酒的感觉

 

                       王宪昭

 

    酒,是什么东西?一言以蔽之,是东西,也不是东西。

说是东西,因为它可视、可感,可以装到大小不等、货色各异的容器,有标签,有定价,有红有白,有时貌似鸡尾,有时清澈见底;说它不是东西,因为它法力神奇,可以使好人变坏,坏人变好,智叟变混蛋,懦夫变英雄,大丈夫变草鸡……

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仍然认为,酒出现在世界上,是人类智慧之结晶,社会进步之必然,日常生活之需要。它出现得恰如其分,如久旱甘霖,正合心意。

但,酒这家伙的确厉害。据说诸葛亮老先生当年就很老谋深算地发表了一篇题目大概是《饮酒识人性》的研究性论文,提醒酒虫列位饮酒时一定要谦虚谨慎,藏头缩尾,装个忍者神龟,切忌弄得猪鼻子里插葱,洋相出尽,像疥蛤蟆过门槛蹲腚栽脸,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可悲的是,孔明先生即使如此瞻前顾后,鞠躬尽瘁,也只不过落得病倒五丈原,一死而已。

罢了。不惑之年过半,活与不活,还是回顾一下自己的喝酒工作吧。回忆录程式云:喝酒经验总结要充分,不足也要查找。好吧,既然就不是东西,令人神魂颠倒,胆大妄为的事情也自然在预料之中。写点喝酒故事,发呆找乐,乞丐牵猴,不图治病,也不救人,更不会如今日的一些老先生从家丑外扬之癖中博得快感。只是心随风,意追云,风高云淡之秋,斜阳将隐之时,击打键盘,聊做丝竹之乐;思溯饮酒,触摸人间性情。

个人喝酒的具体历史时间早已如风。只记得在过年或者村子里与关系很近的婚丧嫁娶时,才能随着几个年龄相仿的伙伴,在长辈的残杯剩羹中品尝一下酒气。那时的酒虽然都是老白干之类的干活,今天想来都是精心酿造的真酒,完全不是现在酒桌上许许多多狗兑的酒精液体,当为了友谊干杯时,不喝朋友伤心,喝了自己伤身。这时突然觉得,酒如人,品质高下,不看广告,看疗效。

再一次,是结婚后一段相当长的时间。这一段时间每次喝高都与庆贺有关,当一个人能发自内心地为别人高兴的事而高兴的时候,那绝对是一种很好的感觉。所以,自己的朋友娶媳妇,就觉得像自己的事一样,帮着写广告,发请帖,买酒买菜下厨房,列队欢迎丈母娘。大功告成之后,兄弟数人喝酒总结,推杯换盏,乐极不悲。当十冬腊月数九天的深夜被酒友骑着自行车反反复复终于送到家门口后,看见屋里的妻子抱着孩子徘徊的身影,映在窗帘上……而更多的时候,是一堆朋友围坐在自己家中的煤球炉子周围,一边谈天说地,表现出国事家事天下事什么事都关心的雄心;一边花生米,斟酌着不知谁带来的老白干,周围人已静,夜已深。妻子静静站在旁边一直看着这些高谈阔论的人们,盘中之物全无时,她就再做一个或两个菜,壶中无水时,就续上水,只是听,不插话。没有不散的宴席,一个个朋友打着带着酒香的饱嗝离去,自己也如一滩烂泥躺在沙发上,这时隐隐约约听到,叮叮当当收拾杯盘的声音,似乎还听到屋外的鸡叫声。

后来为了理想到了北京。足以欣慰的事情之一,就是劳累不堪时,一个人装作斯文第跺进老胡同里的小饭馆,这些饭馆一般有45张小桌,不大却干净。然后点一碟花生米,一瓶小二,一碗米饭,与孔乙己先生主要不同就在于孔先生站着喝酒,而我则是坐着。酒要慢慢品尝,其实,自己喝与不喝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周围小桌上各种各样身份喝酒的人,有的是打工的妹子请远道的姐妹吃饭,吃饭点菜时几毛钱都挂在脸上,既想让小姐妹吃好,又知道从牙缝里挤钱的不易;有的是一家老北京吃家常饭,操着浓重的皇城根语音,老爷子与鬼孙子打打闹闹,其乐融融;有的是时不时相互蹭饭的朋友,喝着二锅头,说着自我膨胀的话,好像他们都是国家领导人;还有看似是刚上班的工薪族……这里有世俗与温馨,也有做人的真实,因此,也常常被这种真实所感动。人,应该穿衣服;但真心是不应该有外衣的。我一直这样认为。

那夜我喝醉了。是教师节前的一天。主题思想是为老师祝寿和庆祝节日,喝得好不痛快。当然也有美中不足。由于连续多日的加班、熬夜,通宵赶材料,端起酒杯时,就产生了“此酒只有天上有”的错觉,数杯下去就露出李白斗酒诗百篇的征兆。当深夜骑车回家时,恰赶上一场京城的秋雨,瓦凉瓦凉地如菩提灌顶,浇醒梦中人。只好把车子停泊在一个24小时吐纳客人的避风塘夜店,叫上一杯热咖啡。静听雨声时,竟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做起春秋大梦。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利。自己却忽视了一个问题,手机在12点自然定时关机,周边的夜客也很文明地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不会打搅他人。时间就这样分分秒秒幸福地运行着。

第二天7点整,手机定时开机。这一下子麻烦大了:无数个短信、电话铺天盖地而来,有妻子的,同学的,老师的,其中有个短信这样说:“你死到哪里去了?老师和师母全家一晚上都在找你,整个世界都找遍了!”

事实就是这样。当自己一个人做梦的时候,老师、同学、妻子却熬过了一个难眠之夜。当急急回到家中的时候,妻子先是笑,后是哭。这只有自己知道为什么。我没有理由责怪她把我书桌上本子翻了个底朝天,去查找老师的电话号码;更不能因为她半夜三更打电话……醉酒是痛苦的,是对亲人无情的伤害;同时也是欣慰的,因为再一次感受到人间的美好和真情。

当一个人知道自己还被别人关爱的时候,够了。人生匆匆,还能何求?

 

 

                                        写于泉城

 

                                        2011.09.24

 


分享到:

TAG:

土家寨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土家寨子   /   2012-05-29 13:15:39
王焰安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王焰安   /   2011-10-03 16:54:12
有意思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王宪昭

王宪昭

爱好神话,尤其是中国少数民族神话。走近神话,也感悟了一点民俗。愿意拿些自家产的东西到这个blog集市上与大家分享,更希望从别人那里学到美好的东西。

日历

« 2022-06-29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10230
  • 日志数: 305
  • 图片数: 18
  • 文件数: 207
  • 书签数: 521
  • 建立时间: 2009-09-01
  • 更新时间: 2014-07-0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