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神话杂谈(2-5):民族神话意义:例证2:《人类迁徙记》(纳西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1-12 23:48:58 / 个人分类:神话杂谈

  • 文件版本: V1.0
  • 开发商: 本站原创
  • 文件来源: 作者提供
  • 界面语言: 简体中文
  • 授权方式: 本站共享
  • 运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人类迁徙记

纳西族

   

上古时候,天和地在不息的动荡之中,树木会走路,石头会说话。天地日月、石木水火、山川河流还没有形成,然而天地的影子、日月的影子、石木的影子、水火的影子、山川的影子、河流的影子已经出现了。

   后来由气息和声音的变化,生出了一个名叫依格窝格的神。依格窝格一变化,生出一只白蛋。白蛋一变化,生出一只白鸡。这只白鸡没有名字,自名为东家【东:是古代纳西族部落社会的一个酋长。东是简称,正名是米利东主】的恩余恩曼。

   过了一些时间,又出了一个名叫依古丁纳的神。依古丁纳一变化,生出一只黑蛋。黑蛋一变化,生出一只黑鸡。这只黑鸡没有名字,自名为术家【术:是与东敌对的一个酋长。术是简称,正名是米利术主】的负金安南。

   恩余恩曼呵!白生生的,多好看呵!它用天上的三朵白云作被,用地下的三丛青草作巢,于是生下九对白蛋。白蛋孵化为神和佛。

   负金安南呵!黑黝黝的,多难看呵!它生下九对黑蛋。黑蛋孵化为鬼。

   开天的匠师,是九个能干的男神;劈地的匠师,是七个聪明的女神。他们开天没有成功,劈地也没有成功,天和地依然在动荡不息。到了后来,他们才想出了办法:

   在东方竖起白海螺天柱,在南方竖起碧玉天柱,在西方竖起黑珍珠天柱,在北方竖起黄金天柱,在中央竖起白铁天柱,用蓝宝石补天,用黄金镇地,于是天和地方始分开了。

   不久,神和佛互相商量,能者们与智者们商量,立意要建立一座灵山。这时集合一切力量,在大力神九高那布带领之下,灵山终于建成,天和地也不再动荡了。

   灵山还没有名呵!天神便为它取名,叫作居那若倮。

   在居那若倮山上,原来先已有了鹊鸽鸟。据说它是白的化身。然而它的尾巴上有一根毛是黑的,可见它并不是白的化身呀!

   在居那若倮山上,原来先已有了黑乌鸦。据说它是黑的化身。然而它的翅膀有三根毛是白的。可见它并不是黑的化身呀!

   白蝴蝶呀!据说它是白的化身,可是它的生辰不好。它生在严寒的冬三月。它的翅膀呀,为冬天的大风刮得失去力气,飘飘荡荡,一直飘到山脚底下。这十足表现出它的纤柔衰弱,于此可见,它也不是白的化身呀!

   黑蚂蚁呵!据说它是黑的化身,可是它的生辰也不好,它生在酷热的夏三月。它的细小腰身呀,经不起夏天洪水的冲击,一直被冲到遥远的海洋之中,这样怎么会是黑的化身呢?

   原来先在高处出现了喃喃的声音,低处出现了嘘嘘的气息。声音与气息相结合,生出三滴白露。三滴白露变成三片大海。大海中生出恨仍。恨仍生每仍。每仍以后七代,便是人类的祖先,他们是:每仍初初、初初雌玉、雌玉初居、初居九仁、九仁姐生、姐生从忍、从忍利恩。

   到了从忍利恩一代,有五个弟兄和六个姐妹,他们没有适当配偶,互相结了婚。这可秽气冲天,触怒了天神。于是日月无光,山和谷也啼哭起来。这是山崩地裂、洪水横流、灾难临降的预兆。

 从忍利恩走到大山上去,想捕捉树上的白鹇鸟,可是他来得太晚了。他走到高原上去,想放牧白云似的羊群,可是已经太迟了。他本来不会做工,就向蚂蚁去学习。他本来不会玩耍,就向白蝴蝶去学习。他也不会耕田呀!但他用一条黑眼的公牛,一具黄栗木的犁,走到东神和瑟神的地方,开起荒来。东神和瑟神大为愤怒,便放出一只凶恶的长牙野猪,他白天耕了的地,晚上全被野猪翻平。于是从忍利恩带了下活扣的器具,到新开荒的地中,去下活扣。他白天等在地边,白天没有下着;晚上等在地边,晚上也没有下着。直到第二天早晨,才下着野猪。他看到野猪,多么高兴呵!

   他拔出腰间的大刀,正想愉快地开剥野猪,没想到有一个白发老翁,胡须长得如同麻束;还有一个老婆婆,执着一根黄金拐杖,已经站在他的面前,脸上似笑非笑。从忍利恩一时手足无措,全身渗出冷汗急忙地抬起犁来,想逃回去。由于举动慌张,犁梢撞着白发老翁,把老翁头上戴着的白银笠帽差一点撞破。老翁叫了一声,声音震天。他去取犁铧时,一不小心,又碰了老婆婆的拐杖,差一点把拐杖碰折。老婆婆也叫了一声,声音动地。

   利恩害怕极了,他对老翁恳求道:“老人家,你痛不痛呵?我给您抚摩一下吧!”他又对老婆婆恳求道:“老人家,撞坏您没有?我给您包扎一下吧?

   老翁说:“从忍利恩呀!你想到树上去捕捉白鹇,去得太晚了。你想到高原去牧放羊群,也太迟了。你们兄弟姐妹负的罪太重,苦难即将到来。”

   利恩闻听,就跪在两位老人面前,恳求他俩搭救他的生命。两位老人看见利恩真心悔悟的态度,于是对他说道:“你要杀一头白蹄的公牦牛,剥下牛皮,做成皮鼓,要用细针粗线来缝,鼓上系起十二根长绳,三根系在柏树上,三根系在杉树上,三根系在高空,三根系在地底;把肥壮的山羊,金黄色的猎狗,雪白的公鸡,以及九样谷种,装在皮鼓之内;还有呢,当然你是不会忘记这些的:一刻不离身的长刀和金火镰,也要放进鼓里。这一切都准备好了,你也就可以坐在鼓里了。”

   利恩回到家里以后,把这事告诉兄弟姐妹。于是他们也去向老翁恳求。老翁叫他们宰一头猪,剥下猪皮,制成皮鼓,用粗针细线来缝,什么也不要带在身上,什么也不要装进鼓里,只要坐在里面就行了。

   利恩的兄弟姐妹各自照着老翁的话做了。

   过了三天,天吼起来,地叫起来;上面山崩谷裂,连老虎豹子都不能存身;下面洪水横流,连水獭和鱼也不能通行;日月无光,白天黑夜都一样阴沉暗淡。

白松树被雷劈得粉碎,利恩金古【利恩金古:是从忍利恩的兄弟】被抛到九霄云外,尸首丢在哪里,埋在哪里,都不知道。

   红栗树被雷炸得粉碎,利恩夸古【利恩夸古:是从忍利恩的兄弟】被抛到七层地里,尸首丢在哪里,埋在哪里,也不知道。

   从忍利恩坐在皮鼓里,又骇怕又愁闷,皮鼓里漆黑一团使他感到害怕和恐怖。这时真是呼天不应,求救无门呵!皮鼓漂在大海中,过了很多时候,冲在一座新长出的高山旁边。皮鼓撞着山坡,震动了从忍利恩,于是他拔出腰间的长刀,割开鼓皮,走了出来。他立刻呆住了:左边一匹马也没有了!右边一头牛也没有了!当中呢,只有高山和深谷布列在他的眼前。他一看到这个情景,不禁恸哭起来。

   他走到一棵大杉树下,从皮鼓里放出来的山羊“咩海咩海”地叫个不休。

   “你为什么叫呢?

   “我不是因为高兴才叫的!小时候给我青草吃,长大了不给我青草吃了。大地上的青草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我是叫青草哪!

   从皮鼓里放出来的小狗“汪里汪里”地叫个不休。

   “你为什么叫呢?

   “我不是因为高兴才叫的!小时候给我白面汤吃,长大了不给我白面汤吃了。人间香甜的白面汤不知放到哪里去了。我是叫白面汤哪!

   从皮鼓里放出来的小鸡“叽哩叽哩”地叫个不休。

   “你为什么叫呢?

   “我不是因为高兴才叫的!小时候给我白米吃,长大了不给我白米吃了。村里的白米不知藏到哪里去了。我是叫白米哪!

   大地上,没有了人类,没有了牲畜,只见苍蝇满天飞,从忍利恩到了这时,又寂寞,又伤心,眼泪汪汪,直往下流。高山融化的雪水呵,人说那是非常寒冷,可是从忍利恩的心比雪水还要冷呵!

   利恩身穿毛布衣裳,背着皮制的箭囊,把桑木大弓当作手杖,嘴里唱着歌,但是没有人应和,只有山鸣谷应是他的伴侣,他这样没精打采地走着,过着孤苦凄凉的生活。不知过了多少日子,他不觉来到一座高山脚下,两眼向前一望,看见了利从利那坝子。在那里,白天有火烟,像线香的烟子一样细微,从地上直向上升;到了晚上,火光像雄鸡的冠子似的闪亮着,火光虽小,却照得满天通红。

   利恩于是走到那里去,有一个老人接待了他。那个老人呵,胡子很长,如同麻束,而且白得像雪一样。他似在自言自语,说:“世间没有人类了呵!……”

   利恩又惊又喜,便跪在老人面前恳求道:“老人家,您可怜我吧,我独自一个,实在太寂寞,太凄凉了!我要一个白天一同劳作、晚上一处谈心的伴侣。可是世上已经没有人类了呵!您说我该怎么办呢?

   老人说:“在‘那美山根俺’的一座高山底下,住着一对天女。那个直眼女,是最漂亮的;那个横眼女,是不漂亮的。但是你要千万记住,不可要直眼女,只可与横眼女结婚。”

   利恩记住老人一切吩咐,满心欢喜,走到那座高山下面,果然看见两个天女,正在嬉戏。一个是善良的,容貌却不好看;另一个是不善良的,却有一双勾人的媚眼。利恩身体虽很壮实,能够控制身外一切,但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他想:身巧不如心巧,心巧不如眼巧,于是违背白发老人的告诫,娶了貌美的直眼女。

   结婚不久,天女怀孕了,就要生育,利恩非常高兴。可是到了产期,天女生的不是人!她连生三胎,头一胎是熊和猪,第二胎是猴和鸡,第三胎是蛇和蛙。利恩满头大汗又急又怕,就跑到老人那里去请教。老人说:“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马跑的时候只顾逞兴,却不防越跑快,越会把蹄子跑脱。你呀!真是个不知利害的小家伙。把熊和猪丢到森林里去!猴和鸡丢到高岩中去!蛇和蛙丢到阴森和潮湿的地方去!”利恩这回不敢违拗,就照着老人的话去做了。

   米利东阿普是个聪明能干的神。他做了许多木偶,有男有女。有一天他变成一个老人,见了利恩,把木偶给了他说:“你的伴侣不久就会有了。你把这些木偶拿去,但是不满九个月,你不要去看他们!”利恩过了三天以后,心里放不下,他很好奇,就去看看木偶。木偶有眼不会看,只会眨;有手不能拿,只会拍;有脚不会走,只会跺。利恩又把这些情形去告诉米利东阿普。阿普听说,生起气来,拔出腰间长刀,把所有木偶砍得七零八碎,拿了一些丢到山岩中,于是山岩中便有了回声;拿了一些丢到水里,于是水里便有了波浪;拿了一些丢在森林里面,于是森林中便有了四脚的猛兽。

   从此,利恩便开始漫无目的地旅行,一路见蛇就宰,见猴就杀,心里懊恨,他的手不停地揩着泪水,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去……

   利恩走来走去,来到高高的雪山山顶,用手摘下一片树呀,噙在口中,轻轻吹着。树叶越吹越响,但是他越听越觉无味。他自己问自己:到底吹给谁听呢?于是立刻把树叶塞在嘴中嚼烂。

他又来到滚滚的大江旁边。江水清澈,往里一看,使他又惊又怕。他看到自己的影子,清瘦清癯,异常难看。他不敢再看下去,从地上拾了一个石子,用力投入江中,便即离开。

利恩来到了黑白交界的地方,那个地方呵,美丽得难以形容。有一棵树,开着洁白美丽的花朵,其中有两朵尤其引人注目,因为两朵相对开着,仿佛一朵离不开一朵似的。他正看得出神,忽然看见一个极其漂亮的姑娘,她名叫衬红褒白命,走了过来。利恩出了一身冷汗,不知如何是好。他想,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来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呢?正在犹豫,衬红褒白命用甜蜜的语气,向他说了话:“黄莺孤独地飞翔,飞得跟平常不同,请问要到哪里去呢?

   “我曾听人说:这里是个好地方,梅花呵,一年开两度,树下有一个好姑娘,因此特地来找她。”

   他俩互相介绍了自己的来历,谈得非常投机。

   原来,衬红褒白命被她父亲子劳阿普许给了天上的美罗可洛可兴家。美罗可洛可兴家有九兄弟。衬红褒白命不愿嫁到他家去,但又不敢直接向父亲提出不同意的话,所以很是苦闷。

   这一天,天气非常晴好,天空明净得没有一朵云影,她就变了一只美丽的白鹤,从天上飞到地下来,翩跹翱翔,散散愁闷,却不想在梅花树下,竟遇见了这个刚强的青年。她想到利恩的遭遇,对他十分同情,并且在心里爱上了他。

   于是,利恩躲在仙鹤的翅膀下面,飞上了天宫,到了天神子劳阿普的家里。

   衬红褒白命为了掩蔽别人的耳目,便把利恩装在一个大竹箩中,把他隐藏在门后角落里。到了晚上,阿普放羊回来,他把羊群赶进羊圈,可是羊群惊得直往圈外奔窜;他把牧羊犬关在门外,可是牧犬反倒回头向家里狂吠。阿普生气地叫喊起来:“有什么不祥的东西来到家里了!”于是,无论早上、夜晚,只见他磨刀、擦刀。

   衬红褒白命对父亲说:“父亲,你为什么磨刀呵?为什么擦刀呵?蜂巢的石板不热,蜜蜂不会搬家呵!主人不狠,奴仆不会逃跑呵!池水不干,游鱼不会离去呵!父亲呵!山崩地裂的那一年,他没有被炸死在山上,洪水横流的那一年,他没有被淹死在水里,他是多么能干而又勇敢的青年呵!我爱他,所以把他领进家里来了。父亲,请不要生气吧。天晴的日子里,可以叫他晒粮食,看管粮食;下雨的日子里,可以叫他挖沟灌田。这难道不好吗?

   子劳阿普不耐烦地说:“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要亲自看一看,把他领来吧!

   利恩用九条大河的水洗了澡,洗得又白又净;用九饼酥油来擦身,擦得又滑又亮。衬红褒白命把他从屋后插着九把利刃的桥上领了进来,去见子劳阿普。阿普很仔细地对他打量了又打量,端详了又端详,从头直看到脚,好久好久,才说:“你呵!要不是手指甲和脚指甲,身上就没有一点血色啦!要不是手掌和脚掌,全身就没有一点纹路啦!——你的家乡,阿扣鲁来坡的父亲可没有把自己的威灵传给儿子呀!——你呀!水流在松林里,就没有松树生存的地方!有蒿草滋长的地方,就没有青草生存的地方!青草呀,终究会枯死的!

利恩听了这番话,觉得事情不妙,赶忙跪在阿普面前恳求道:“阿普呵!大地上的人类已经绝迹,单独剩下我一个。我要生活下去,您把您的好姑娘嫁给我好吧!

阿普说:“我知道你是个能干的小伙子,好吧!你去给我把九片森林统统砍伐回来!

利恩晚上和衬红褒白命商量,衬红褒白命暗暗把办法告诉了他。第二天早晨,利恩拿了九把大斧,放在九片森林之中,口中喊道:“白蝴蝶来做工,黑蚂蚁来做工,利恩自己也做工。”果然,九片森林都砍伐全了。利恩高高兴兴走回来,对阿普恳求道:“我要的,你给我吧!

   阿普说:“你的确是很能干!但是我的姑娘还不能给你。你去把砍过的林地烧干净!

   利恩晚上和衬红褒白命商量,衬红褒白命暗暗把办法告诉了他。第二天早晨,利恩把九支火把放在九片砍过的林地,口中喊道:“白蝴蝶来做工,黑蚂蚁来做工,利恩自己也做工。”果然,九片林地烧完了。利恩高高兴兴走回来,对阿普恳求道:“我要的,你给我吧!

   阿普说:“你的确是能干!不过我的姑娘还不能给你。你去把九片火地种上粮食!”于是交给他九袋粮种,叫他好好开荒、播种、浇水、灌田、看苗,直到收获完毕,再来见他。

   利恩于是便去辛勤干活,一边工作、一边轻轻地唱歌。直到粮食已经成熟,他头顶大簸箕,手拿小筛子,肩上搭了九个口袋,便去收割。他到了田边。口中喊道:“白蝴蝶来做工,黑蚂蚁来做工,利恩自己也做工。”然而这一次他自己却并未动手。他像麂子和獐子一样蜷曲在田边睡起来了。一觉醒来,庄稼都收获完毕。回家以后,他还没有开口,阿普就说:“你收的粮食短少了三粒,两粒在斑鸠的嗉子里,一粒在蚂蚁的肚子里,能干的小伙子,你想法去取回来吧!

   第二天早晨,斑鸠飞来停在阿普家园中的树上,衬红褒白命正在纺线,看见了斑鸠,急忙叫利恩来。利恩弯弓搭箭,想要射死斑鸠。但是他由于过度紧张,看了又看,瞄了又瞄,还是没有把箭射出。衬红褒白命看他这样,很是着急,便用织布梭子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利恩一箭射出,正中斑鸠的胸脯,于是两粒粮食便取了出来。据说,斑鸠胸前所以有斑点,就是因被利恩的箭射过的缘故。

   利恩一时高兴,顺手就将旁边一块大石掀起。石头下面有许多蚂蚁,立刻骚动起来。其中有一个蚂蚁,腰间有一个疙瘩,利恩便用一根马尾拴住蚂蚁腰部,用劲一勒,谷种就挤出来了。据说,蚂蚁的腰所以这样细,就是因为被利恩勒过的缘故。

   利恩拿了三粒谷种交给阿普,说:“我要的,你给我吧!”阿普说:“你确实很能干!但是我的姑娘还不能给你。今晚我俩一同去岩头捉岩羊。”

   利恩答应了,把这事告诉衬红褒白命,衬红褒白命悄悄对他说:“利恩哪,你要当心!他哪里是要叫你真去捉岩羊啊,他是想把你变成死岩羊。”于是,她教了利恩一个办法。

   晚上,阿普和利恩一同去捉岩羊。到了岩头,阿普说是倦乏了,叫利恩和他一同在岩洞里睡觉。阿普头朝洞里,利恩头朝洞外。阿普打算乘利恩睡熟时把他一脚蹬下岩去。到了三更,利恩没有睡着,阿普倒睡着了。利恩悄悄起来,把一块大石包在白披毡里,放在阿普的脚边,自己轻轻溜回衬红褒白命的身边。阿普睡梦中用劲蹬了一脚,把那块大石头蹬下了岩去,石头正打在一只岩羊的额上。第二天鸡叫之前,利恩走到岩头一看,岩下有一只死岩羊,就把岩羊背了回去。

   阿普睡醒,也往家里走。利恩走的是直路,阿普走的是弯路,利恩先到,阿普后到。利恩对阿普说:“岩羊肉已经挂在厨房里,请做阿普晚饭的酒菜,请做阿仔【阿仔:阿普之妻,衬红褒白命的母亲】早饭的汤菜。我要的,你给我吧!”阿普说:“现在还不能给你!

   过了几天,岩羊肉吃完了,阿普对利恩说:“你确实很聪明,确实很能干!今晚咱俩到江里捕鱼。”

   利恩答应了,把这事告诉了衬红褒白命,衬红褒白命说:“利恩哪,你要当心!他哪里是要叫你去捕鱼呵,他是要把你变成死鱼。”于是,她又教了利恩一个办法。

   晚上,阿普和利恩一同去捕鱼。到了江边之后,阿普说倦乏了,叫利恩和他一同在江边睡觉。阿普头朝着岸,利恩头朝着水,阿普打算乘利恩睡熟时把他一脚蹬下江去。到了三更,利恩没有睡着,阿普倒睡着了。利恩悄悄起来,把一块大石头包在白披毡里,放在阿普的脚边,自己轻轻溜回衬红褒白命身边。阿普睡梦中用劲蹬了一脚,把那块大石头蹬下江去,石头正打在一尾鲤鱼的额上。第二天鸡叫之前,利恩走到江边一看,江里漂着一条鲤鱼,就把鱼背了回去。

   阿普睡醒,也往家里走。利恩走的是直路,阿普走的是弯路,利恩先到,阿普后到。利恩对阿普说:“鱼已经放在水缸上了,请做阿普的酒菜,请做阿仔的汤菜。我要的,你给我吧!

   阿普说:“你确实很聪明!很能干!你真想娶我的姑娘吗?你去挤三滴虎乳来,就算你能干聪明到家,我的姑娘就可以嫁给你!

   利恩听了这几句话以后,出了一身大汗。他对阿普说:“无论什么绳子呵,都是人搓出来的,而且搓得很紧;可是呵,这一根绳子叫我怎么搓得紧呢?无论什么事情呵,都是人做出来的,而且做得很好;可是呵,这件事情叫我怎么做得好呢?

   利恩又生气又伤心,也没有和衬红褒白命商量,就一直跑到荒地里,挤了三滴野猫乳,拿回来交给阿普。他以为野兽的乳汁都是白花花的,怎么分辨得出呢?可是阿普自有办法,他把乳汁放在牦牛和犏牛圈上,牦牛和犏牛一点也不骚动。他又把乳汁放在马圈和牛圈上,马和牛仍然一点也不骚动。最后将乳汁放在鸡圈上,所有的鸡全都惊骇动乱起来。阿普怒喝道:“这哪里是虎乳呢!小伙子,还是放老实些,不要学骗人!”

   晚上,衬红褒白命知道这事,悄悄来安慰他,并给他出了主意:“明天早上,你到高岩间去。母虎在阳坡处找食,小虎在阴坡处酣睡,乘这时候,拿一块大石头把小虎打死,剥下虎皮,穿在身上。等到早饭时候,母虎会回来喂乳,母虎跳三跳,你也跳三跳;母虎吼三声‘阿各米各’,你也吼三声,母虎便会躺在地下翻开肚皮喂乳,这样你就可以把三滴虎乳挤到。”

   利恩在这生死关头,心情十分沉重。衬红褒白命见他如此,就说:“在那黑白交界的地方,说过的三句知心话,难道你忘记了吗?你既然相信自己,也要相信我。俗话说:不经一苦,何来一乐?你已经经历了这许多难关,这是最后一次了,难道就不相信我了吗?……”利恩听说,伤心地哭了起来。

   第二天早晨,利恩到高岩间去依照衬红褒白命教给他的办法,果然挤得三滴虎乳。中午,回到家里,交给阿普。阿普这次试验得格外仔细。他先把虎乳放在鸡圈上,鸡群安静如常。他再把虎乳放在牛圈和马圈上,牛马都骚动不安。他又把虎乳放在牦牛和犏牛圈上,牦牛犏牛一齐惊惶动乱起来。阿普微笑着说:“这才是真虎乳!

   这天晚上阿普与阿仔商量女儿的事情。阿仔不停地说:“衬红褒白命是你和我的好女儿,从忍利恩何尝不是你和我的好儿子呢?有什么办法能使他俩分离呢?

   阿普还是不大甘心。第二天,他向利恩说:“你既然这样聪明,这样能干,你是哪个父族,哪个母族呢?

   利恩说:

   我是九位开天的男神的后代,

   我是七位辟地的女神的后代,

   我是连翻九十九座大山也不会疲倦的祖先的后代,

   我是连涉七十七个深谷也不会疲倦的祖先的后代,

   我是大力神九高那布的后代,

   是把若倮山吞下也不会饱的祖先的后代,

   是把江水灌下去也不能解渴的祖先的后代,

   我是永远不会被征服的祖先的后代,

   我是任何恶人都打不死的祖先的后代,

   我是所有利刀和毒箭都不能伤害的祖先的后代,

   一切仇敌都想消灭我的宗族,

   可是我毕竟生存下来,

   阿普呵阿普,我要的,你给我吧!

   阿普听说,无话可答。他又说:“你既然要娶我的女儿,你带来了什么聘礼呢?

   利恩说:“天是高的,布满了星辰,地是大的,滋生着百草。这样辽远的路程呵,我怎把羊群从地上赶到天上来?怎样背得动金银财宝?这些日子里,我曾经为你砍伐森林,烧辟火地,收了一季又一季的粮食。我曾经到岩头捉过岩羊,我差一点变成死羊;我曾经到江里捕过鲤鱼,我差一点变成死鱼;我曾经到阴坡剥过虎皮,到阳坡挤过虎乳,我差一点被老虎咬死。这一切比羊群和金银财宝恐怕更为宝贵,难道当不得聘礼么?阿普啊阿普,我要的,你给我吧!

   阿普听了无话可说,而且对利恩的看法已经改变,就答应把女儿给他。

TAG: 例证 纳西族 人类 神话 杂谈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王宪昭

王宪昭

爱好神话,尤其是中国少数民族神话。走近神话,也感悟了一点民俗。愿意拿些自家产的东西到这个blog集市上与大家分享,更希望从别人那里学到美好的东西。

日历

« 2021-08-05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07302
  • 日志数: 305
  • 图片数: 18
  • 文件数: 207
  • 书签数: 521
  • 建立时间: 2009-09-01
  • 更新时间: 2014-07-08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