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文章均系博主原创,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并及时通知,有稿酬多多益善,否则视为侵权,且欢迎约稿,邮箱:youxing12008@126.com。

湘中民间叙事长诗系列之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8-03 11:26:43

查看( 437 ) / 评论( 2 )
·丧鼓歌《三国演义》之·

七擒孟获



唱有理来道有音,七擒孟获唱详情。白帝托孤保阿斗,镇守西川管万民。


只因孟获来造反,建兴三年兴了兵。赵云魏延为大将,蒋琬费祎为参军。


王平张翼为副将,张凝马忠为先行。不觉来到益洲地,杀了反贼雍闿身。


收了高定杀朱褒,孔明计策不差分。永昌太守名王伉,开城归附赏三军。


吕凯献了指掌图,扶助孔明把蛮平。忽又关索马稷到,孔明当日喜十分。


孔明兵马来得快,孟获闻知吃一惊。就把三洞洞主调,好与孔明定输赢。


三洞人马分三路,孟获接应在后行。孔明智激赵魏将,使他二人立奇功。


金环三结赵云斩,杀得螯兵走如云。子龙提头来缴令,张凝张翼到来临。


张凝捉得董茶那,张翼捉了阿会喃。孔明当时将言说,放他回去做好人。


孔明又把兵来点,铞带山上埋伏兵。使派王平去挑战,只许输来不许赢。


诱得孟获来追赶,暗使魏延捉他身。捉得孟获跪大帐,孔明上坐问原因。


先帝待你这样好,为何背叛要胡行。今日将你捉到此,看你服人不服人。


孟获即忙将言答,丞相在上听原因。今日是你巧用计,我心还是不服人。


丞相若是肯放我,二次与你定输赢。下次再要捉到我,甘心吐胆服你身。


孔明一次将他放,放了孟获重整兵。孟获回家心怀恨,誓要报仇杀孔明。


回到泸南把寨下,召集蛮兵把兵兴。孟获当时传下令,泸水河边筑土城。


城上多设弓箭炮,不怕孔明再来兵。军士报与孔明听,泸水阻住难进军。


孔明听了把车上,来到江边看分明。就遣吕凯住前去,离此百里下大营。


树林深处把寨下,要使孟获不知情。孔明正在把兵点,马岱解粮到来临。


孔明当时心欢喜,就要马岱把兵兴。此外一百五十里,浅水滩头好渡兵。


料他后路得粮草,不怕孟获不被擒。马岱领了孔明计,带了人马向产行。


三千兵马把河渡,泸水毒气伤了兵。马岱一见如此样,连夜回营见孔明。


孔明就把土人间,沪水毒气是何情。土人即便回主答,丞相在上听原因。


六月炎天热如火,泸水毒气往上升。人若中了这种毒,泸水毒气往上升。


人若中了这种毒,口鼻流血命归阴。要等夜尽更深后,扎起木筏才渡兵。


孔明当时就传令,砍竹造筏才渡兴。又选精兵六百个,随着马岱向前行。


不觉已到夹山峪,截断粮草不放行。夺了粮草百佘车,孟获知道怒冲冲。


就点副将忙牙长,要与马岱定输赢。二人交战只三合,马岱一刀杀他身。


后又董茶那来迎,又被马岱骂一轮。骂得荼那无言答,满面羞渐转回程。


孟获当时大发怒,大骂荼那不是人。前次你受孔明恩,今日假败起反心。


传令吩咐刀斧手,推出营门要斩人。一众酋长齐来保,军棍一百不容情。


荼那回来心怀恨,私通门官起反心。灌醉孟获来大帐,孔明开言问原因。


前次将你放回去,今又被捉有何论。孟获即便将言答,丞相在上听原因。


此次不是你捉我,内部荼那起反心。叵要我来服从你,再决胜负我甘心。


孔明听得开言道,二次再放你回程。下次再要被我捉,必不容情杀你身。


吩咐手睛就松绑,放了孟获转回程。孟获回寨心怀愤,要杀荼那报前情。


即忙心中生一计,就差心腹请他身。假说孔明有令到,要请二人议事情。


董荼那和阿会喃,即忙来到大帅门。孟获嫌他营帐下,传令杀他二人身。


杀了二人回本洞,商通兄弟孟优人。我被孔明两次捉,不报此仇不甘心。


兄弟二人把计定,假作进贡与孔明。孔明必中这个计,里应外合破蜀兵。


军士报与孔明听,孟优进贡到营门。孔明听得如此话,就知来意不作声。


孔明故把马谡问,看他知因不知因。孔谡回言丞相首,不敢明言我之情。


孔明一听哈哈笑,此计如何谋我身。孔明即时点人马,暗暗埋伏四路兵。


王平魏延来埋伏,赵云埋伏点了身。又叫马贷兴兵去,泸水西河捉蛮兵。


孔明发过兵马后,就将孟优接入营。又命马谡并吕凯,陪伴孟优众蛮兵。


暗将哑药下酒内,哑了南蛮一干人。不唱孔明下药事,且唱孟获暗兴兵。


听说孔明受礼物,心中欢喜有十分。点起三万蛮兵将,各带火具向前行。


不觉来到蜀营内,一个空寨没一人。只见孔是孟优众,不醒人事不作声。


孟获知是中了计,唬得三魂少二魂。急忙收兵往后退,正遇王平杀一场。


二队魏延又来到,子龙三路也来临。杀得孟获无路走,匹马单枪走如云。


走到泸水河边过,正是马贷在此等。他今受了孔明计,假扮蛮兵哄蛮兵。


船上捉了孟元帅,解来营前见孔明。子龙又提孟优到,一众酋长捉来临。


孔明一一未过问,只把孟获问原因。你弟用礼业诈降,如何瞒得我的心。


今番三次被我捉,看你服人不服人。孟获即时回言答,这是我弟不小心。


贪图口福失大事,计不成功被你擒。孔明再次开言道,三次放你若何论。


早定良策与我战,整顿人马定输赢。四次于若被我擒,必不轻赦杀你身。


孟获听得如此话,拜谢孔明转回程。当时回到自己寨,赵云早已夺了城。


孟获当时无何奈,只得收兵回乡邻。记得当时诗一首,不妨今夜道一轮。


五月驱兵入不毛,月明泸水瘴烟高。誓将将略酬三顾,岂惮征蛮七纵劳。


孔明推兵又前进,不觉已到西洱河。孔明吩咐把寨下,西洱河边兵似云。


孟获受了三擒气,忙去各洞颁救兵。颁的都是牌刀将,裸衣赤身果吓人。


来到蜀营乱叫骂,蜀将大怒禀孔明。孔明当时来阻住,自有妙计破蛮兵。


孔明登高看一阵,窥探蛮兵喜十分。回营就把兵来点,子龙魏延埋伏兵。


王平马忠来埋伏,吩咐马岱听原因。弃此三寨回兵转,拆毁湖桥往下行。


吩咐张翼守寨宅,多点灯光照蛮兵。并叫关索护粮草,只等孟获到来临。


不唱孔明把计定,且唱孟儿兴了兵。当时杀进蜀营内,三个空寨不见人。


只想孔明弃寨走,打马加鞭追孔明。看看追过河西洱,连珠号炮响沉沉。


孟获听得吃一惊,传令蛮兵打转身。又从原路把兵退,正遇赵云杀来临。


马岱伏兵也来到,孟获唬得战兢兢。引得蛮兵向前走,只见孔明在前行。


孟获一见心大怒,要杀孔明把怨伸。吩咐军士向前走,猛力和前捉孔明。


看看追上不多远,连人带马落坑中。魏延兵马一齐到,围住土坑笑吟吟。


一个一个来捆绑,解入大寨见孔明。张翼捉得孟优到,孔明开口骂一轮。


你不谏兄莫升兵,你倒助战为何因。今日我宽不斩你,放你回去做好人。


又将孟获推来到,孔明大怒不容情。你今四番被我捉,看你服人不服人。


孟获回告丞相道,你用诡计捉我身。孔明当时心大怒,推出营门斩他身。


孟获他真全不怕,回头言语诉孔明。若要再放我回去,定班人马分输赢。


那时再若捉住我,倾心吐胆服你身。孔明吩咐解了绑,礼送孟获出营门。


孟获拜别往外走,带领残兵向前行。正遇弟优来相会,哭诉来因泪淋淋。


我们如此遭大败,再往何地班救兵。孟优即忙开言道,兄长在上听原因。


此去西南有一洞,秃龙洞是此洞名。洞中大王是朵思,我们正好去联兵。


二人商议要前进,一齐来到洞大门。朵思大王闻听得,就带洞兵在外迎。


进洞宾主来坐下,孟获开言说原因。数被孔明如此败,要求洞主把仇伸。


朵思一听开言道,叫声大王听原因。莫说一个诸葛亮,就是十个也易擒。


哪怕孔明计谋多,定要叫他转回程。此处只有两条路,一条活路可行兵。


西北大路难行走,山险岭多毒蛇存。更有四个毒水井,人若吃水见阎君。


就在东南把寨扎,要使孔明西北行。大王不用人和马,要他兵马全丧尽。


孟获用手抚额笑,大叫洞主助我行。不唱孟获兄弟事,再唱孔明把兵兴。


连日不见孟获到,催动三军往前行。就叫王平前引路,西北小路向前行。


只见前面有个井,人马前去把水饮。看看吃了一时辰,人人不能再开声。


王平见了吃一惊,急急忙忙报孔明。孔明一听前来看,只见泉内冷清清。


一眼井水深无底,冷气漂漂好惊人。孔明知道中了毒,心中思想怎样行。


下了小车抬头看,步上高山看分明。只见前山一古庙,攀藤附葛到庙廷。


将身且把庙廷进,伏波将军汉朝神。孔明礼拜来祝告,神将在上听原因。


亮受先帝重托咐,今奉对旨把蛮平。不识地理错路行,误饮毒水人难声。


伏波神将赐恩义,通灵显圣佐三军。祝告一番出庙门,对面来了一老人。


形象奇异仙骨体,孔明上前就开声。他把饮水事情说,老者听得忙开声。


此水吃了转来症,数日之后命归阴。此泉之外有三个,三泉毒水实难分。


东有柔泉南黑泉,软身脱肉命归阴。西有灭泉黑肉死,四个毒泉有名声。


人若吃了四泉水,妙药难医丧残身。毒泉之外有怪兽,毒蛇毒气难过身。


只有未申酉三时,三个时辰方可行。孔明听得如此话,就若撞死在毙庙。


老者起身来扶起,叫声丞相放宽心。此西北有万安溪,内隐万安有名人。


溪内一泉名安乐,此水可以解毒精。庙后韭菜檀香草,人含口内保安康。


孔明听得心欢喜,就问老者高姓名。老人当时回言答,我是本处土地神。


奉了伏波将军令,特来指引丞相行。孔明一听回营寨,就点王平庵堂行。


万安先生庙内坐,闭眼胡须仙家人。孔明就把毒泉讲,万安先生听分明。


我等到此无别事,求点仙草救残生。万安先生开言道,就唤童子引王平。


王平来到安乐井,吃了井水保安宁。军士又寻檀香草,求了水草出庙门。


孔明就把先生问,姓甚名谁哪里人。万安先生回言答,我与孟获是亲兄。


我的名字叫孟节,孟获二弟不同行。他二兄弟不听训,我改姓名来修神。


记得当时诗一首,也在此中道一轮。高士幽栖独闭关,武候曾此破诸蛮。


至今古木无人境,犹有寒烟锁旧山。孔明回寨设一计,平地挖井取水吃。


挖了二十余丈深,不见出水急杀人。孔明焚香敬天地,祭了天地满井泉。


此事还有诗一首,不妨今晚道一轮。为国平蛮统大兵,心存正道合神明。


耿恭拜井甘泉出,诸葛虔诚水夜生。果然人马多快乐,孔明兴兵到洞边。


孟获一听吃一惊,吓得忙忙问主张。孟获孟优朵思王,不甘等死要兴兵。


银冶洞内来助战,洞主杨锋同出军。杨锋洞主有五子,共带蛮兵三万人。


孟获一见心欢喜,就摆洒席倍六君。杨锋席中捉朵思,五子捉了孟弟兄。


杨锋父子解出洞,一齐押往孔明营。孔明就将孟获骂,五次捉你不服人。


我今再放你回去,六次捉来斩你身。孔明传令放回洞,封赏杨锋六个人。


孟获回去到三江,三江洞主是贵宾。名字叫做带来主,孟获妻弟原是亲。


孟获思想无计路,妻弟面前诉苦情。带业洞主说一句,兄弟不要太伤心。


西南有个八纳洞,洞主木鹿大王兄。木鹿深知仙术法,身骑黑虎好惊人。


他出战阵无人马,豺狼虎豹是军兵。还有三万神兵助,百战百胜有名声。


孟获修书与妻弟,带来自去求救兵。朵思孟获来计议,三江洞内作前军。


孔明兴兵到城下,看清虚实把令行。退了二十余里路,扎住营盘屯住兵。


断黑时节狂风起,孔明传令要行兵。各人衣甲要一副,蔸土填沟好攻城。


一更之后要点卯,早到一刻要赏银。包土包包齐齐整,堆在三江与城平。


众军来到江城上,朵思被杀获逃身。孟获回洞叫妻子,祝融夫人忙问因。


孟获说来祝融听,祝融大怒要出兵。马忠张嶷来挑战,又被蛮兵促了身。


夫人就把飞刀放,杀中马忠左肩身。张嶷出兵来交战,又被蛮兵促了身。


二将都被夫人捉,孔明听报怒气生。孔明就把兵来点,马岱魏延把兵兴。


吩咐赵云一齐去,绊马索子捉夫人。魏延领兵去交战,且战且退诱她身。


夫人推兵来追赶,子龙马岱捉夫人。绊马索子来捆住,解起夫人见孔明。


孔明传出话出去,二将换取夫人身。孟获就将二将放,救得夫人转回程。


孟获接得心欢喜,木鹿传令要出兵。一把大刀手中执,蛮兵尽力要捉人。


豺狼虎豹一齐出,唬得蜀兵起如云。孔明命把木象放,口吐烟火烧蛮兵。


孔明催军一齐进,杀死木鹿命归阴。蜀兵进了银坑洞,杀得孟获走如云。


带来洞主生奸计,诈解孟获见孔明。孔明早知她来意,埋下伏兵捉她身。


孔明升帐骂孟获,大骂孟获不是人。今日定不轻铙你,看你服心不服心。


孟获就把丞相叫,六次捉我不服人。七次之中捉了我,倾心吐胆服你令。


孔明又令放回洞,七次擒来罪不轻。孟获回洞无计路,思量无计破孔明。


带来洞主回言道,何不别洞班救兵。此去东南七百里,乌戈国内有强兵。


国王叫做兀突骨,身长丈二有余零。不要五谷来充饥,生蛇恶兽做饭吃。


遍身都是鱼鳞甲,刀箭不能近他身。手下将士穿藤甲,刀斧不入好爱人。


孟获喜得心花放,就住乌戈国内行。孟获离洞去求救,要求国王救我身。


兀突骨主将言说,孟获你且放宽心。莫说一个诸葛亮,就是十个也要擒。


忙起三千藤甲兵,来到桃花洞内存。桃花洞内有毒水,本国吃了添精神。


若是他国人吃了,三日之内命归阴。不提孟获要来战,且唱孔明把令行。


孔明又要提兵进,来到桃花渡口津。隔岸望见蛮兵到,不类人形尽丑人。


孔明忙把土人问,土人说与孔明听。此洞之水不可饮,人马吃了命归阴。


若是本地人吃了,倍加精神胜十分。孔明一听忙吩咐,吩咐魏延与赵云。


要把寨宅紧紧守,不准轻出把战迎。孔明就把车来上,营外四处看分明。


观看此处好埋伏,都是树木与山林。孔明又把土人问,此地名叫甚么名。


土人回答丞相道,此处名叫盘蛇谷。谷口大路答郎甸,出口就是三江城。


孔明见了心欢喜,发号施令把计行。马岱镇守盘蛇谷,且把火炮告山林。


又把子龙来吩咐,你去把守三江城。又唤魏延进大帐,叫他与敌把战迎。


两军对阵要出战,只许输来不许赢。你把蛮兵诱来到,只望白旗好退军。


又唤张翼来大寨,张嶷马忠听令行。兀突骨主来交战,魏延败走往后行。


一连败了五十阵,败进蛇盘谷口门。蛮兵一见心欢喜,放心大胆向前行。


催兵进到盘蛇谷,孔明看见笑盈盈。就叫军士把路垒,磊断谷口路不通。


蜀兵一齐来放火,几座火炮大开心。三千藤甲都烧尽,国王烧得化灰烬。


孟获一见孔明到,勒马便走往别行。又被马岱来捉住,王平张翼捉夫人。


三将捉得二人到,解回营前见孔明。孔明在上高声骂,骂他孟获不是人。


今番七次捉住你,看你服人不服人。孟获低头来下拜,我今愿服丞相令。


孔明吩咐松了绑,令他今后永为主。所夺之地退还你,镇守蛮方你为王。


孟获即忙来称谢,丞相在上听原因。我虽本是他外国,颇知礼义和忠信。


我地世代也不反,不能再反动刀兵。孟获当初忙谢罪,拜请丞相转回程。


记昨当初诗一首,不妨今晚道出情。羽扇纶巾拥碧幢,七擒妙策制蛮王。


至今溪洞传威德,为选高原立庙堂。七擒孟获唱完了,孔明班师转回程。


孔明此时来吩咐,魏延来到泸水河。忽见阴云起四方,水上狂风黑胡胡。


水上狂风呼呼刮,鬼哭神嚎好惊人。魏延忙把营扎住,去见孔明将话行。


孔明一听问孟获,神哭鬼号为何因。孟获回答丞相道,必是水毒众三军。


此处原有朋猖神,人头牛马祭他身。人头原要四十九,亲到泸水祭孤魂。


孔明当时用一计,粉作人头是真情。粉作人头四十九,又作祭文祭孤魂。


亲到泸水来祭奠,更令董厥读祭文。此篇祭文孔明做,今晚歌堂也说明。


    维大汉建兴三年秋九月一日,武乡候、领益州牧、丞相诸葛亮,谨陈祭仪,享于故殁王事蜀中将校及南人亡者阴魂曰:我大汉皇帝,威胜五霸,明继三王。昨自远方侵境,异俗起兵,纵虿尾以兴妖,恣狼心而逞乱。我奉王命,问罪遐荒;大举貔貅,悉除蝼蚁。雄军云集,狂寇冰消;才闻破竹之声,便是失猿之势。但士卒儿郎,尽是九州豪杰;官僚将校,皆为四海英雄。习武从戎,投明事主,莫不同申三令,共展七擒,齐坚奉国之诚,并效忠君之志。何期汝等偶失兵机,缘落奸计:或为流矢所中,魂掩泉台;或为刀剑所伤,魄归长夜。生则有勇,死则成名。今凯歌欲还,献俘将及。汝等英灵尚在,祈祷必闻。随我旌旗,逐我部曲,同回上国,各认本乡,受骨内之蒸尝,领家人之祭祀,莫作他乡之鬼,徒为异域之魂。我当奏之天子,使汝等各家尽沾恩露,年给衣粮,月赐禀禄,用兹酬答,以慰汝心。至于本境土神,南方亡鬼,血食有常,凭依不远。生者即凛天威,死者亦归王化。想宜宁帖,毋致号啕。聊表丹诚,敬陈祭祀。鸣呼哀哉!伏维尚飨!


祭文读毕三军哭,孔明哀切头一声。祭物尽弃泸水内,顷刻烟波浩渺平。


孔明推军到永昌,五伉吕凯守此城。孔明吩咐孟获去,嘱其抚民重农屯。


孟获拜泣回家转,孔明班师到成都。后主排銮下辇接,迎接孔明并三军。


七擒孟获唱完了,再不多言向前行。

 


分享到:

TAG:

一笑堂 宁锐 发布于2013-08-04 04:08:33
孟获六擒诸亮
孟获拜泣回家转,孔明班师到成都。后主排銮下辇接,迎接孔明并三军。七擒孟获唱完了,再不多言向前行。--还有孟获六擒诸亮,只有云南才会唱。孟获当了监察官,丞相也要归他管!
曾有幸民俗空间 曾有幸 发布于2013-08-04 09:06:00
回复 2# 的帖子
听说过,但没见过原文。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曾有幸

曾有幸

1964年生人,不食政府俸禄的民俗学、民间文学草根学者,中国民协会员、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湖南省娄底市民协副主席。出版有专著《湘中民间故事》一部并获奖,编写内部资料《湘军卧龙刘蓉》、《湖南丧鼓歌研究》等多部。

日历

« 2024-02-2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1662
  • 日志数: 26
  • 图片数: 1
  • 文件数: 1
  • 建立时间: 2010-12-30
  • 更新时间: 2014-09-03

RSS订阅

Open Toolbar